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最後頭目女王為人民犧牲奉獻》影評:暴君變明君 理想願景成真

文/蔡宜霖

《成為悲劇元兇的最強異端,最後頭目女王為了人民犧牲奉獻》劇照。(木棉花提供)
人氣: 653
【字號】    

【大紀元2023年09月22日訊】人們有時難免會幻想,若各類暴君、知名惡棍均能變成好人,這個世界會變得如何?日本動漫成為悲劇元兇的最強異端,最後頭目女王為了人民犧牲奉獻》(The Most Heretical Last Boss Queen: From Villainess to Savior)便以此為前提發想故事,儘管劇中角色均為虛構人物,但仍足以營造足夠的觀賞性。

故事背景為,女主角本來是一位普通的日本學生,在死於交通事故後,她發現自己竟轉生到一個與電玩遊戲內容相同的世界中,而且自己的新身分還是該遊戲的大反派普萊朵公主。早已知道故事劇本她,並不打算照既定劇本走,而是打算以普萊朵的新身分當一個好人、賢明公主,這種善惡翻轉的重大改變,也為普萊朵的王室生涯帶來諸多看點。

成為悲劇元兇的最強異端,最後頭目女王為了人民犧牲奉獻》劇照。(木棉花提供)

女主角轉生後決定讓原本的惡棍變成好人,是《最後頭目女王為人民犧牲奉獻》的重要看點。就敘事層面而言,作品其實並未將普萊朵原本的邪惡人生完整呈現在觀眾面前,而是透過普萊朵的內心戲,將此類面向逐步補強、逐一追溯。資訊量的呈現或許有一定限制,但就劇情呈現而言,仍能讓觀眾感受到壞人變成善人所帶來的可觀變化,在整體氣氛的營造上,足以使善惡翻轉的觀賞性得到保證。

惡棍變好人的面向 得到飽滿刻劃

對於普萊朵如何翻轉原本的惡棍形象,本劇的塑造也較為完整,能涵蓋人生活中的待人處事、人際關係以及國家政治等多重面向,確保故事輪廓較為飽滿。部分內容的塑造風格屬於可預期的範圍,能透過他人驚喜於女主角的態度與此前有所不同,體現個人特質改變後的良善影響。儘管不屬與曲折離奇的驚喜內容,但能為善惡翻轉的故事調性打下基礎,發揚合適的鋪陳作用。

《成為悲劇元兇的最強異端,最後頭目女王為了人民犧牲奉獻》劇照。(木棉花提供)

女主角所處的新世界與其前世玩過的遊戲相同,而她又帶有前世的記憶,這類設定也能讓故事不僅止於善惡轉變帶來的變化。普萊朵與父親的對手戲,便能有效體現事先知道故事劇本所帶來的優勢,除了能透過當下的情境營造戲劇效果外,還足以體現改變他人人生有可行性。就故事格局的刻劃而言,能讓看點不僅止於普萊朵個人的變化,而是發揚蝴蝶效應,讓眾多角色的命運變得更有變數,使劇情更有擁有扭轉命運的氛圍。

王子年紀雖小 已頗具賢臣風範

最後頭目女王為人民犧牲奉獻》有時也能讓其他角色為作品增色,普萊朵的弟弟史提爾王子便是典型例子。該角色屬與養子、非血親的特殊定位,能為故事走向增添姊弟手足之情逐步建立的變化曲線。在原始的電玩劇本中,普萊朵對史提爾可謂大肆欺壓、大幅踐踏道德底線,如今女主角變為好人後,則能讓善惡翻轉所帶來的力度給予有力塑造,透過諸多情節的詮釋,使孽緣扭轉為善緣得以顯得頗具分量,深化討喜氛圍。

《成為悲劇元兇的最強異端,最後頭目女王為了人民犧牲奉獻》劇照。(木棉花提供)

史提爾一角的個人特色,亦能得到合理體現。儘管其上處於年幼階段,但在諸多對手戲所展現出的待人處事風格,其實頗具小大人的風範。角色的早熟也有助於提升作品觀賞性,能讓史提爾的價值不僅止於親屬,還得以增添「賢臣」層面,透過角色能耐推升整體娛樂性。其與宰相吉爾伯特的交鋒便屬於典型例子,能為角色的宮廷生活帶來權謀色彩。

騎士團戲碼能增添戰鬥看點

普萊朵的新人生中,除了王宮生活外還包含扛起王室責任的面向,拯救處於險境的騎士團便屬於重要內容。騎士團屬於武力性質的組織,也具有除暴安良的使命,該團體的登場自然有助於豐富作品內容,透過戰鬥戲碼塑造場面看點。普萊朵對該故事線的影響,亦不僅止於透過當好人改變他人命運,而是讓作戰能耐與軍事策略推升戲劇張力,使女主角的英雄光環顯得較為耀眼。

《成為悲劇元兇的最強異端,最後頭目女王為了人民犧牲奉獻》劇照。(木棉花提供)

除了普萊朵外,騎士團團長羅德里格以及其兒子亞瑟均能在相關情節發揚角色價值。羅德里格的個人形象,能將責任感與騎士精神得以化抽象為具體,讓當下情節成為體現良善事物的基石。亞瑟屬於尚待成長的年輕一輩,其與普萊朵結緣後的人生發展,能展現年輕人逐步成長為騎士的過程。而女主角與騎士團成員的戲碼,固然也符合化孽緣為善緣的故事調性,但部分角色互動得以包含趣味性,使善惡翻轉的戲碼更有喜劇風格,適度增添不同面貌。

宰相善惡定位長期不明朗 深化故事懸念

女主角與宰相吉爾伯特的交鋒,也是《最後頭目女王為人民犧牲奉獻》中的重要面向。吉爾伯特的角色定位在片中屬於長期不明朗,其角色的一舉一動能突顯「亦忠亦奸」的特殊性,使劇情發展得以透過角色定位不明深化懸念。而故事走向趨於明朗化的過程,則能與吉爾伯特的過往經歷、人生背景、個人能耐等面向良好結合,角色所作所為的背後原因,在充分的鋪陳下顯得較有分量,並深化情感張力。

《成為悲劇元兇的最強異端,最後頭目女王為了人民犧牲奉獻》劇照。(木棉花提供)

而就最終高潮的部分而言,《最後頭目女王為人民犧牲奉獻》的刻劃並不僅止於當下發生的新危機。與該危機有關的配角華爾,其登場的時機點稱得上相當早,早在騎士團的戲碼中便能展現角色作用,使新危機的發生在其帶動下,得以具有長久鋪陳的厚度。

惡人改邪歸正 體現教化的難度

華爾在劇中的角色定位,屬於惡人逐漸改邪歸正的類型。這種將角色「洗白」的情節在影視作品中並不罕見,本劇的刻劃則更為寫實,能展現「教化」遠比懲處難。過程塑造亦能兼顧說服力,一方面活用虛構國度的設定,讓奇幻元素成為制約人再行惡的絕佳保險;另一方面也透過角色的良善影響,使心態逐步改變成為可能;過程中的對手戲與角色應對,則能將心境轉變與成長曲線一點一滴地逐步勾勒完整,使角色定位的翻轉不會流於太過理想化。

《成為悲劇元兇的最強異端,最後頭目女王為了人民犧牲奉獻》劇照。(木棉花提供)

應對危機的過程,便在華爾一角的帶動下得以更有劇情含金量,過程中亦發揚影視作品的娛樂本色,讓普萊朵、史提爾、亞瑟、騎士團等要角,各自根據角色定位發揚價值,並藉著以身犯險與能力的發揮,保證場面看點。故事的收尾則能透過他人舉止與心境變化,彰顯普萊朵的正面影響力,使棄惡揚善、扭轉人生的故事調性,得以顯得有始有終。

期望暴君變明君、壞人變好人,是人類長久以來的願景,《最後頭目女王為人民犧牲奉獻》雖屬於虛構故事,但足以成為對願景的情感寄託,過程中的冒險經歷與角色詮釋亦能兼顧娛樂性,使本劇得以在抒發理想的層面上,展現良好價值。◇

《成為悲劇元兇的最強異端,最後頭目女王為了人民犧牲奉獻》劇照。(木棉花提供)
《成為悲劇元兇的最強異端,最後頭目女王為了人民犧牲奉獻》劇照。(木棉花提供)
《成為悲劇元兇的最強異端,最後頭目女王為了人民犧牲奉獻》海報。(木棉花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