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人生】船夫疑似強盜? 後來卻成了自己的媒人

作者:泰源整理
亂世中,旅途上風雲詭譎。(意文/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631
【字號】    
   標籤: tags:

亂世中風雲詭譎,有人看似強盜,卻是地道的好人;有人看似好人,卻是真正的強盜。

有個臉上長滿鬍鬚的艄公(撐船為業的船夫),人們已忘卻他的姓名。他是武昌人,以操船為業,常駕著一艘船,在吳越兩地往來。由於他長了一臉鬍鬚,平時行事多俠氣,因而得到「髯俠」的稱號。

崇禎末年,楚地有個叫陳大岩的人,是個有名的文人。陳剛喪妻,心情鬱悶,寂寞無聊中去金陵訪友,剛好坐的就是髯俠的船。他見髯俠鼓棹如飛,行止十分隨意,常在荒地無人處停船,因而心中十分害怕,以為他是強盜。

髯俠看他神情緊張,笑著說:「請你放心,我船停處,從未有人敢來騷擾,你怕什麼!」一天傍晚,髯俠停船歇息,忽見十多頭牛在河中戲水,有礙停船。於是,他用左右手各提著一牛的蹄,將牛扔到岸邊,就如擲鼠那樣輕鬆自然。陳大岩在船艙中看到這種情形,十分驚奇。

有一天,陳大岩見髯俠的船尾帳篷內有一位妙齡女子,長相姣好,看似官家女,頗感奇怪。他故意對髯俠說:「您能為我去買些酒嗎?」髯俠說:「好!」說完,拿了錢就上岸買酒去了。

陳大岩見他遠去,就叫那位女子過來,問她:「你是誰家的女孩?為什麼跟著髯俠在船上到處漂泊?髯俠是什麼人呀,你只要告訴我,我可以幫助你離開這裡。」

女孩聽了,掉下眼淚說:「我是杭州人,父母曾在粵西為官,任滿回家, 途經湘潭。晚上遇到強盜在船上搶劫、殺盡我全家。因為強盜想把我娶為小妾,才留下性命。不一會兒,髯俠從其它的船上跳過來,揮刀殺死了這十餘個強盜。我叩頭請死。可他說,我不是強盜,而是殺強盜的人,如今你父母的仇已經報了,我將尋訪你的兄弟和其他家人,送你回家團聚,假如找不到的話,我將為你擇一佳婿。請放心,我不會欺侮你的,你不必害怕。說完,就叫我到他的船上,而他則獨宿艙面上,忍受著風雨雷電之苦。平時,髯俠常常和四五個朋友來往,不斷地入蛟宮,探虎穴,打死了虎蛟後就把這虎蛟肉作為佐酒的食物。開始時,他們竊竊私語,也不知說些什麼。只見時哭時笑,放浪縱酒。有時他們登山觀看天象後,回船悶悶不樂,取酒來喝,直至酩酊大醉,醉後又大哭不止。我不知髯俠是什麼人。」女孩說完,髯俠買酒回船了。

陳大岩迎拜髯俠,對他說:「開始時,我對您有懷疑,但聽了這女孩的話,認定您真是一位異人,我幾乎和你失之交臂,不知我們是否可以交個朋友?」說畢,便和髯俠同飲。酒酣,慷慨談天下事,不禁聲淚俱下。

髯俠說:「我本來以為您是文人,如今才知道您也是一個有心人,您這樣有文無武,辜負了一片熱心腸啊!金陵城內不久將有大亂,您去是為了何事?」

陳大岩說:「我喪妻無聊,頗覺寂寞,前往金陵訪友消愁罷了。」髯俠聽後,默思良久,忽然說:「您是個喪偶之人,如今我的船上有一女子,可為您的繼室。今日是個良辰,請為您成此美事。」即呼女子更衣取酒,合卺成禮, 並把該女子一家從前被強盜們劫去的所有錢財全歸還於她。

陳大岩婚後思歸,髯俠用船把兩人送到九江。臨別時告辭說:「天下從此多事,君宜入山自愛,我亦從此別了!」陳大岩夫婦苦苦地牽著他的手,邀其不可,決絕而去。

後來,從海外歸來的人說,髯俠在海外倡議義旅有功,然而事情並不如意,決心棄武入山。有人在武夷山上曾經見過他,披髮仗劍,最終不知其所。

下面再說一個「假冒書生,卻是一個真強盜」的故事:

亂世中,好人不沉沒。(shutterstock)

明熹宗(1605年-1627年)時,天下並不太平,盜賊橫行,亡命之徒到處都有。洪州有幾位舉子雇船進京考試,攜帶了很多錢物。經過淮安、徐州的地界,有一位少年請求搭船。問他的來歷,他說自己施姓,也是進京參加春試的,因為單獨行走怕遇上強盜,所以請求搭船。

聽他口音像是吳地人,穿戴整齊,像是富家子弟。上船後,他從竹箱中取出了上等的佳茶,以江水煎煮,和那些學子們一起飲茶交談,大家都很喜歡他,將他當作好友,還擔心配不上他呢。

此時江邊的夕陽返照,水面流光閃爍,船停泊在蘆葦之間。這位少年說:「江面的天空在黃昏時最美,我有一隻短笛,很樂意在此時為大家演奏一曲。」於是拿出短笛,靠在船篷邊輕輕吹奏,笛聲悠揚,使得水中的魚龍驚飛、月裡玉兔起舞。大家都打著拍子說:「東晉笛聖桓伊如今復活了!」

話還沒有說完,忽然一個豪客跳入船中,拿著一柄鐵傘,用力將少年打死,將其墜入水中。並大聲呵斥道:「忤逆的奴才,不去村落討飯吃,走來這兒幹什麼?」眾人一看,來人身形魁偉,容貌古怪,鬚髮根根豎立。大家都嚇得趴倒在船上,一個個結結巴巴地高喊:「賊、賊……」

豪客問:「你們不都是去趕考的嗎?」回答:「是」。又問:「帶有很多錢物嗎?」回答說:「有的,願獻出給大王,請大王不要殺我們。」

豪客笑著說:「今天我不殺賊,賊真的要殺你們了。剛才他吹笛,就是用笛聲來招集其他人過來的訊號。」眾人都站起來向他表示感謝。

豪客又說:「賊人人數眾多而且凶悍,夜裡將會來報復我。害怕的人可以暫時離開,前去前面三里村的高老頭的店住一晚;不怕的留下,看我怎樣去殺賊。」於是船中人走了一半,一半留了下來。

豪客讓留下的人先去睡覺,聽到他呼叫時立即起來看。接著,他自己連喝幾十杯酒也沒醉。飲完,取出鐵柄傘枕在頭下睡覺,鼾聲如雷。大家便裝睡等著。半夜,忽然聽到豪客高喊道:「賊寇來了。」他拿起鐵柄傘蹲在船頭,當時月黑星繁,隱約可見到人影。

一個強盜持刀跳上船奔向豪客,說:「你殺了我弟弟,現在我來取你的頭。」豪客不答話,舉起鐵柄傘去格擋他,盜賊應聲撲倒在船板上。其他的強盜拿著刀矛一擁而上,豪客從容揮動鐵傘,帶動風聲呼呼作響,與風吹蘆葦的瑟瑟之聲相應。

一幫盜賊紛紛從船的左右兩側落水,也有的狂奔而逃。這時,豪客已經奪得賊人的弓箭,連發數箭,逃跑的賊人也全部斃命。在場觀看的人則嚇得雙腿發抖,汗流浹背。

然後,豪客挾著鐵傘進艙坐下,神情瀟灑。眾人酙酒酬謝他,他又一氣喝了十幾杯酒,掀起鬍子對大家說:「你們這些人整年都在家裡讀書,足跡不出三里之外,哪知道出外行路的艱難呢!」眾人都俯首稱是。

他又說道:「國家正在用人之際,自然是具有一定才能的人才能被錄取。假如才能平庸,寧可在家中床頭和兒子玩耍,也不要讓父母給予的身體,輕易送入虎狼之口。現在前面的路上再沒什麼危險了。」

大家圍著他叩拜,說:「剛才我們不敢發問,如今將軍救了我們的性命,請問將軍大名,以便將來我們能回報!」豪客將眾人扶起,用傘敲著船舷說:「我不是什麼將軍,也沒有姓名,也不指望回報,我走了!」然後一躍上岸,轉眼間就見不到人了。

資料來源:《虞初廣志》、《耳食錄》@*#

─點閱【古道人生】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何醫生給兩人病情相似的人開了同樣的藥,結果卻大不同。他茫然若失地說:「今天才知死生在命,不在藥的功效,也不在醫生的技術啊。」從此閉門謝客,許多年不再談醫術了。
  • 粵語中有這樣一句方言:「財來自有方,唔使咁彷徨。吃幾多,著幾多都系整定噶。」意思是說:一個人發起財來自有它的方法,無須你煞費苦心地去籌謀。吃多少,穿多少,用多少,都是註定的。本文的故事就能反映出這一點道理來。
  • 成公為人耿直,性好善良,老了就在水邊建了一座茅廬,以捕魚為生。有一天,天快黑的時候,有個穿著濕衣服的人,哭泣著走來,成公以為他是個掉落水中而爬上來的人,於是就叫他進來,準備辦了酒飯,要招待他吃一頓,暖暖身子。後來這兩「人」發生了一段「超人」而感人的故事。
  • 父親欠下巨債憂悶喪命導致家庭變故,一個豆蔻年華的女孩子和母親被騙入「瘦馬家」,等待她的是養肥後被出售的命運。直到「買主」來「挑貨」那一天,她才豁然明白!面對艱苦餘生,她怎樣選擇?屈從偷生?還是「寧做乞丐而死,而不受辱而生」呢?
  • 平日作人做事不貪不取、一塵不染的人,對人存一份厚道、一份好心的人,可能在經歷人生坎坷之後,得到豐厚的回報。請看本文講的兩個這樣的故事。
  • 明末清初著名詩文作家王猷定說:「古往今來,因為琵琶彈得好而聞名於世的人多了,可沒有一個人能與湯(應曾)先生相比!人如果沒有至性,情感就不會深入專一,那怎麼能流傳後世呢?」湯應曾彈奏琵琶怎般地感人呢?
  • 清朝未年時,武昌事發,北京大亂。書生呂居翰家住北京,請求母親去避亂,他的母親說:「人心瓦解,清室固亡。但是也沒有什麼地方可去。假如革命軍是救民的,就不用避;假如是害民的,到哪裡也不能倖免。皇宮裡,京師內都還算安靜,我們家又窮,沒有必要去匆忙避亂。」呂生也就順從了母親的意思,後來亂兵來打劫,呂生怎樣在亂世中保住一家人和鄰人的平安又締結了良緣呢?
  • 世上之人,都以物質利益為交際原則,往往由於一錢之爭則至死不放,而陳國瑞和張翁兩人反而互相推讓,這樣的人在世上應是打著燈籠也難尋了!
  • 地處廣西邊境,世代多出美女,但多有一種奇怪的病。有錢的人家的女子到了十五歲,就用千兩銀子引誘遠方的外地人來假結婚……。陳綺就這樣不知情地成了這不幸的「女婿」,他怎麼逃脫不幸的命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