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人生】寒士未婚妻被改嫁 遭逢奇遇得挽回

作者:泰源整理
王皇后與永曆帝感情非常好,在顛沛流離的日子裡,他們患難與共,相互扶持,將風雨飄搖的南明苦苦撐了十六年。示意圖。(公有領域)
結婚人生大事,背後有許多悲歡離合的洗禮,苦盡甘來。(圖: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916
【字號】    
   標籤: tags: ,

清朝時期,兩江總督陳某,有一次在金陵甄別書院親自督察考核,當他與院長敘述交談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面人聲洶湧,加上鼓樂花炮的聲音,就派官員出去察問。

官員回來說考生不顧攔阻,爭相開門出外觀看迎娶新娘的隊伍。總督面帶怒容,兩手反交在背後走了出去,到各考室巡查。發現考試的用具都在,而考室內空無一人的。最後他發現後一排有一人,坐在那裡低首構思。總督感到很奇怪,以為他是一個沉靜好學的學生,想和他談一談,於是走到他前面,原來是一個年輕後生。那人抬起頭,看到總督走過來,立即站起來。

總督問:「其他考生都出去了,唯有你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這裡寫文章嗎?或是還有其它的原因?」那年輕人忍不住失聲大哭。

總督急忙詢問原因,他回答說:「學生吳某,父親曾是翰林(負責修書撰史、起草詔書、侍讀),今天外面鼓樂花炮所迎娶的新娘,是學生原來下聘訂婚約的妻子。」總督笑著說:「你的家教為何如此嚴厲,既然是結婚之日,為什麼還要在這裡應試?你去完成你的婚事,如果母親和老師責備,可以說奉我命令給你放假為由,想必沒有不可以的。」

這個考生吳某更加悲傷地回答說:「不是這個意思啊,我的未婚妻現在已經被改嫁他人了。」總督詳細詢問事情的經過。

吳某告訴他說:「學生未婚妻的父親是已經退休的河南省河工觀察許某,原來是一位職位很低微的官員,學生先父當時是這個省的學政,許某為了往上爬,想藉助先父的力量,就和學生家締結姻緣,讓先父為他遊說、宣揚,推薦他升為大員。前一年先父死在都城中,學生家中一無所有,殯殮之事都是靠親戚朋友的幫助。學生跟隨母親扶靈回原籍安葬。聽聞未婚妻的父親許某一向不得人心,庇佑他的上司——我的父親又已經亡故,想必自己將難免被罷官,也就退休回家了。他聽說學生家現在很窮,就萌生了悔婚之意,叫我到他家,說給我一百兩銀子,換回當初的庚帖(訂婚時互換的帖子)。我不同意,他就生氣地說:『我女兒現在安富尊榮,怎能嫁給你跟你過貧賤的日子呢?你即使不退還庚貼,我另外選擇夫婿,你又能把我怎麼樣?』

「學生回去跟母親商量,母親說:『因利益而結交的人,利益沒有了,就會絕交;明明是欺負我家潦倒中落。然而上天是明白的,現在唯有聽之任之罷了。』後來許某竟將女兒改許配給楊兵部家,聽說今天是迎親的日子,迎娶的隊伍攀比奢侈浮華,所以學生們都跑出去觀看,想必此時正在迎接新娘了。」

總督聽完事情的梗概後問他:「你會騎馬嗎?」他回答說:「會!」於是總督命人準備兩匹馬,令武官跟隨著吳生回家,迅速將庚帖取回來。他們一會兒就回來了,總督查看了庚帖,傳令中軍(主將的代稱)帶領部隊隨從前往楊家祝賀。

此時楊兵部正在京任職。他只有一個兒子,聽說總督親自前來稱賀,大為榮幸,很遠的就迎接車馬到門前。賓客中有地位的人都共同迎接總督入坐,總督一一向他們還禮。一打聽才知道媒人為鍾、徐兩位進士。獻茶完畢,總督說:「我聽說天下各地的風俗不同,婚禮尤其如此,一向知道這裡與我省有很大的不同。」

不久,爆竹聲震耳欲聾,嫁妝先到,媒人跟著相隨。總督喝令立即將媒人捉拿起來,讓士兵們俘獲運嫁妝的車輛,命令中軍拿著令箭,攔截載新娘的彩車和人員,全都送入到書院,就在書院堂中設立案板,提徐、鍾二進士入跪,責問他們說:「你們身在儒林(稱儒家學者、讀書人群體),為什麼竟敢敗壞風俗,與有夫之婦為媒?」兩位進士驚駭地說:「我們是這兩家人的親友,從不知道許家女兒之前有過婚約,是何凶徒竟敢這樣誣告?」總督從袖子中抽出庚貼,扔給他們看。

兩位進士認得是許某親筆所寫,共同怒斥說:「許某愧受官爵和俸祿,所幹的竟然是非人的事情。然而他早年在河南聯姻,離這裡遠隔幾千里,他存心相瞞,我們怎麼會知道?這是他故意陷人於罪,請大帥一定要認真追究。」楊兵部也說:「許某心像豺狼,行為如同鬼魅,我如果早知道,決不與他聯姻,我願與許賊對質,請從嚴辦理。」總督看到他們的語詞和神色都十分驚恐,諒他們都不知道真情,下令查清實際情況後處理之。

於是借了楊家的喜筵和新郎的冠服回到書院,剛好是學生交卷的時候,下令他們不要離開,大家都來參加筵席,將書院內的東西搬到院外,以內宅作為新房,令請吳生的母親穿著盛裝前來,以觀看花燭之喜。吳生就穿著楊女婿的衣服,與女子合拜成禮。書院內外擺了數十席婚宴,官員和胥吏、差役一起喝酒,大家盡歡而散。

第二天,催促主管監察事務的官員迅速追究以上報,總督親自下筆書寫奏摺。許某非常害怕,急忙跑到書院見女婿,向女婿叩頭搗蒜,自稱死罪,說:「如你能救我,我所有家財,願和你一起共同分享。」吳生遲疑不決。

吳母訓誡他說:「新娘的父親雖然猖狂,但新娘本人很謹慎。你不是見到,她知道這件事後才醒悟說:『如果不是總督之力,我幾乎被父母欺騙了!』同時痛哭不已。新娘的處境也是很可憐的,讓這件事情和緩地解決吧。」吳生聽從了母親的勸導,就去見總督,把家母的勸導告訴了總督。

總督說:「如果是這樣,就命他將田宅和所有的財產報出來,我來為你們分判,以贖他的罪;你們分得的財產作為你讀書的費用。若稍微放縱他,我走後這老傢伙一定會反悔和改變,你不是他的對手。」

於是命令監察事務的官員將許某提來,依照總督的判決立案,吳生於是乎驟富。他奮發努力讀書,這一年入學,隨即在考試中榜。

總督平時剛愎自用,所以被仇人陷害,奉旨被捉拿審問。吳生追隨他進京,後經過吳生父親的門生和故舊為他積極營救,最終得以開釋和復用。而吳生也經過選擇錄用得縣令,出來做官了。@*

資料來源:客窗閒話

看更多 【古道人生】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杭州人邵藝洲,性情爽直,喜於交遊。有一次他在街市上偶然看見一個賣藝乞丐。這乞丐舞弄的刀劍棍棒,各種各樣,都能出神入化,絕妙異常。邵藝洲心裡明白此人本領高強,不是尋常的乞丐。……後來他們怎樣變成了生死之交?
  • 清朝的華亭人汪瑾,五十多歲時在京城仍然布衣不第。秋風吹起,他十分厭倦在外客遊,動了思念家鄉之情,便乘船南歸。在歸途他遇上了不尋常的事。陰陽兩界人事相通的事給世人展現了善惡終有報的道理。
  • 一對來自不同家境、貧富差距極大的男女同學,有志竟成終成眷屬,但是,後來遭逢戰亂生離死別……,道盡人生無常。
  • 距離嘉興三塔灣二十里,有一座塔孤零零地立在官塘旁邊。塔上下共七層,高約十餘丈,中層刻有「鶴秀」兩個大字。塔面臨大河,背後全是農田,旁邊並無寺廟。路過的人以為是當地人為鎮壓風水方面建造的塔,但卻不知道塔名是什麼意思。後來問秀水縣的人,才知道塔並非為風水修建,而是有一段動人的故事。
  • 浙江海寧地區有一姓查的人,在科舉考試上一直很不如意,考到了四十多歲時還沒有考上,家中十分貧苦。有一天,他來到了關聖祠祈禱,隨後求得一籤,籤詩中有「南販珍珠北販鹽」一句,於是打算放棄科舉考試,進入都市去經商。經商無著,因緣際會,因為幫助了他人,助成了他的事業。
  • 何醫生給兩人病情相似的人開了同樣的藥,結果卻大不同。他茫然若失地說:「今天才知死生在命,不在藥的功效,也不在醫生的技術啊。」從此閉門謝客,許多年不再談醫術了。
  • 粵語中有這樣一句方言:「財來自有方,唔使咁彷徨。吃幾多,著幾多都系整定噶。」意思是說:一個人發起財來自有它的方法,無須你煞費苦心地去籌謀。吃多少,穿多少,用多少,都是註定的。本文的故事就能反映出這一點道理來。
  • 成公為人耿直,性好善良,老了就在水邊建了一座茅廬,以捕魚為生。有一天,天快黑的時候,有個穿著濕衣服的人,哭泣著走來,成公以為他是個掉落水中而爬上來的人,於是就叫他進來,準備辦了酒飯,要招待他吃一頓,暖暖身子。後來這兩「人」發生了一段「超人」而感人的故事。
  • 父親欠下巨債憂悶喪命導致家庭變故,一個豆蔻年華的女孩子和母親被騙入「瘦馬家」,等待她的是養肥後被出售的命運。直到「買主」來「挑貨」那一天,她才豁然明白!面對艱苦餘生,她怎樣選擇?屈從偷生?還是「寧做乞丐而死,而不受辱而生」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