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紅朝無蘇秦之才 缺弦高之德

人氣 945

【大紀元2024年05月11日訊】中共黨魁習近平剛剛結束了他對歐洲法國、塞爾維亞和匈牙利三國的訪問。回顧習近平的訪問計劃和達成的協議,除了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共同發出的「奧運休戰」的口頭倡議,其訪問對國際和平和穩定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貢獻,也對中國國內經濟狀況的惡化於事無補。並且,習近平之行充滿了離間歐美、分化歐盟、拉幫結派和在紛亂的世界中到處煽風點火的陰險計謀。可以說,目前的中南海及其外交和經濟團隊,沒有正義的原則,只有唯利是圖,還無才無德,既無蘇秦、張儀的合縱連橫之類的卓越才幹,也缺乏真正解救中國經濟於倒懸、如弦高的捨己為國、利國利民之類的胸懷和德馨。

第一站:法國

在法國訪問時,中共的謀略顯然是在利用法國在外交政策上刻意疏遠美英的「獨立性」,重蹈60年前法國總統戴高樂率先承認中共政權的舊轍,繼續離間歐美,試圖讓法國和德國在歐盟調查和可能制裁中共新質生產力的電動車傾銷時,幫助中共一把。習近平甚至拒絕承認中國有產能過剩的問題,也否認中共對俄羅斯在晶片、傳感器、電子產品,和用於武器製造的機械設備方面的支持。但歐洲的企業界顯然不會因為中法在政治上的熱絡而沖昏了頭腦,已經從中國經濟嚴峻的現實中醒了過來。

習近平在歐洲的訪問剛剛結束,歐洲企業明確表示對中國的信心跌至新低。歐洲商業遊說團體中國歐洲商會(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發布最新的2024年度《商業信心調查》,將中國列為首要投資目的地的歐洲企業比例創下歷史紀錄的新低。 在中國營商前景也處於該報告發布20年以來的最低水平,超過四分之一(26%)的受訪者對當前的成長潛力持悲觀態度,44%對未來前景持悲觀態度。中國歐洲商會還警告說,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恢復對中國的信心。中國歐盟商會還表示,歐洲企業正在繼續將原本計劃在中國進行的投資轉移到替代市場,這些替代市場被認為更可預測、更可靠、更透明。

法國獲得中共當局首肯,讓中國汽車廠家在法國投資,在歐洲生產中國品牌的汽車。但這最後很可能是一張空頭支票。因為中國國產電動車只有在中國生產,才會帶動中國的就業和GDP,才會出口賺來中共緊缺的外匯。如果真的在法國投資設廠,中國需要帶外匯資金進入法國,需要僱用法國當地的勞動力,還要磨合中國式的管理方式和歐洲工人的工作態度,中國廠家會失去價格和成本的優勢,還不一定能夠很快得到歐洲專業機構的安全評估和測試。

第二站:塞爾維亞

習近平訪問歐洲的第二站,是塞爾維亞。塞爾維亞是俄羅斯傳統的盟友和夥伴,在先前的兩次世界大戰中,俄羅斯和塞爾維亞人都站在一起。這次的俄烏衝突中,塞爾維亞也站在俄羅斯一邊。塞爾維亞人信奉東正教,與俄羅斯人有共同的信仰。阿爾巴尼亞人為主的科索沃從塞爾維亞獨立出去,俄羅斯也贊同塞爾維亞強硬的反對立場。

習近平這次去塞爾維亞,如同之前的中共大撒幣策略一樣,據悉帶了三件大禮:一座合作的大型體育場即將落成,從匈牙利布達佩斯到貝爾格萊德的塞匈鐵路的塞國段年底提前通車,一座建在舊的中共大使館遺址上的紀念館建設落成。這個中共大使館,就是1999年因為窩藏美國被擊落的隱形轟炸機而被美國飛彈直接炸掉的那棟建築。

中南海跟塞爾維亞加強聯繫,有對俄羅斯示好的因素,而塞爾維亞成為第一個與中共建立「命運共同體」的歐洲國家,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科索沃和台灣的問題。塞爾維亞需要中共在科索沃問題上的支持立場,而中共需要塞爾維亞在台灣問題上的支持立場。

中共黨魁的歐洲之行,還開啟了一個惡劣的先例,把歐洲國家塞爾維亞的政府,也拉入了行為上如專制政府、侵犯人權的陷阱。塞爾維亞當局在中共黨魁訪問前,拘留了六名法輪功學員,直到習離開塞爾維亞後,才又將他們釋放。實施拘禁的塞爾維亞警方告訴被拘押的學員,你們是無辜的,沒有違反任何法律,就是檢察官在中共的無理要求下做出了這個決定。在塞爾維亞採取這項舉動前幾天,俄羅斯當局也在普京和習近平會晤前突襲搜查了5處住宅,並無端逮捕了4名法輪功學員。中共外交官員對他們的無理要求被採納而感到慶幸,說這是外交上的突破。但中共這種專制的輸出、霸道無理的要求,迫使東道國的政府侵犯人權,會種下未來的惡果。中共的惡行雖然得逞,但不會贏得人們的尊重,只會收穫世界的鄙視。

第三站:匈牙利

據悉,中共黨魁本次訪歐的重點,原本不是法國也不是塞爾維亞,而是匈牙利。原定的行程是第一站是匈牙利,然後再去塞爾維亞,最後是法國。後來法國要求優先,結果次序翻了過來。要知道,在蘇聯和前東歐社會主義集團國家中,中共原來最親近的是南斯拉夫(現在的塞爾維亞就是前南聯盟的一部分)和阿爾巴尼亞。而對匈牙利,以前中共是不那麼看好的。以前,匈牙利曾經有一個「裴多菲俱樂部」,這是1955年匈牙利共產黨批准成立的學習小組,屬於匈牙利勞動青年聯盟。

「裴多菲俱樂部」當時建立的本意,是在現行制度內允許黨內年輕知識分子有一個暢所欲言的場所,可以自由討論經濟、哲學、歷史、和新聞等話題,其成員包括知名經濟學家、作家、歷史學家、教授 、科學家、哲學家等學者、名流、知識分子、和軍官。裴多菲俱樂部的辯論,有時在軍官府的大廳舉行,常常聚集近七千人。演講者公開支持新聞自由和匈牙利斯大林主義的共產黨領袖下台,顯示匈共領導集團的權力開始崩潰。裴多菲俱樂部後來成為1956年匈牙利革命的導火線,布達佩斯數十萬民眾舉行示威遊行,反對共產黨政府的政策並很快發展為武裝暴動,但最後被蘇聯出兵鎮壓了下去。

中共對匈牙利事件耿耿於懷,心有戚戚,生怕類似的知識分子的聚集和評論時政,會引發對中共的聲討和反抗,所以長期以來對匈牙利的發展和演變保持低調。但如今匈牙利總理奧爾班‧維克托(Orban Viktor)是一個傾向於右翼的保守派政治人物,奉行社會保守主義、民族保守主義、和歐洲懷疑主義,他非常贊同美國總統川普的主張,川普也非常認同奧爾班的理念。由於奧爾班對左派政客統治的歐洲國家理念不一,所以受到歐洲左翼政客的排斥;而匈牙利跟歐盟的間隙,也成為中共認為的可乘之機。中共在東歐的前社會主義國家中,特別看好了與西方關係最糟糕的南斯拉夫(塞爾維亞)和匈牙利。

中國在歐洲的投資,在德國之後,最大的是匈牙利。匈牙利似乎是中共與歐洲未來合作與產業發展的支點,包括從寧德時代的電池到比亞迪汽車,中匈貿易和投資高達八成都是高新科技和產業。匈牙利最近發現了大量的鋰礦,而金屬鋰正是新能源電池和電動車的關鍵原料,中共顯然是有目的而來。中共刻意將在歐洲發展高科技的據點設在匈牙利,試圖把匈牙利這個歐盟內部的「異數」和「刺頭」,作為中國產業進入歐洲的跳板。中共甚至計劃在匈牙利建立復旦大學的分校,作為中國大學在歐洲的第一所分校,專門按匈牙利的需要設置學科。

事實上,匈牙利是歐盟內部支持中共、擁抱一帶一路、引進中國投資的重要夥伴,也是中國車企進軍歐洲的跳板。中共在利用匈牙利與西方的隔閡,打造「中匈新時代全天候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有的觀點認為,匈牙利是中共和俄國植入西方體系的「特洛伊木馬」。但在筆者看來,匈牙利領導人可能現在因為不認同西方左派領導人的政策而與西方疏遠、保持距離,但隨著國際共產主義的破滅、傳統和保守主義的回歸,包括在美國川普的回歸,匈牙利終究會認同自由民主的理念,及其「裴多菲俱樂部」式的自由主義的傳統,而不會繼續跟中國共產主義政權同床共眠。

總而言之,對於中共試圖改變世界的野心和努力,離間西方世界的目的,習近平訪問的三國的支持和協助的程度似乎有所不同。塞爾維亞對中共當局似乎有更多的支持,而匈牙利應該是半推半就,而法國應該只是略表同情、內心存疑。

美國當年以大國實力拓展外交、取代英國成為世界霸主的時候,既有軍事的優勢、道義的高點和神啟的智慧,又有發達的經濟、優質的美元和科技的實力,從道德到財富上都有制高點。中共試圖擺脫經濟困境,卻堅守邪惡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還在經濟泡沫破滅之際逞能逞強,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前幾天,在新唐人電視台的《熱點互動》節目上,主持人韓菲女士問了一個很好的問題,說正如許多外國經濟學家所指,如疫情期間的美國一樣,想要挽救中國經濟,應該透過增加內需來刺激消費,如果中共能夠促進中國百姓的消費,就能確保經濟進一步增長,但中共卻遲遲不這麼做。為什麼中共不願意推出政策、增強民眾的消費能力?中共從來不像其它政府一樣,從來不給中國民眾發錢,是因為中共與中國人民在根本利益上是完全對立的。中共當局和既得利益集團,撈錢和割韭菜還不夠,自己又要破產了,哪裡有錢給民眾返稅、發錢呢?

紅朝末日,中共黨魁的歐洲之行,多有聯合各國抗擊美國的「合縱」之願,但全無蘇秦深諳縱橫之術的辯才和遊說力,所以只能以經濟利益作為誘餌,以金錢的淫威壓制正義。

從經濟實力來看,中共不願意與國人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國進民退,國富民窮,民眾的財富像韭菜一樣割割不已,沒有半點弦高捨己為國、利國利民的胸懷。弦高是春秋時期鄭國的商人,經常來往於各國之間做生意,在國家危難之時,假裝犒師智退秦軍,捨棄自己的財富,而救了自己的國家——鄭國。中共呢,一心只是為了自己的「趙國」,空有房地產的泡沫,沒有真正的科技實力和藏於民間的真正財富,妄想對抗天地神明、對抗國際正義社會,是根本沒有希望的;無才無德,無財無富,政權也註定是難以持久的。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共黨魁將訪匈牙利 安保細節提前曝光
專家:北京欲分裂歐洲 美有一招助歐抗共
專家:中共對歐洲國家威逼利誘 效應不長久
鍾原:中共黨魁出訪的一些尷尬瞬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