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中共地方政府拖欠工程款 拖垮企業

人氣 3466
PlayListen to More News

【大紀元2024年05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韻採訪報導)中國經濟危機四伏,地方政府負債纍纍。日前,大陸知情人士爆料,自己的親友接手政府力推的舊城改造項目,完工後被拖欠工程款,導致企業被拖垮、公司倒閉,甚至背負巨額債務,生活都難以為繼。

5月上旬,廣東民眾李慧香(化名)女士告訴大紀元,她的閨密在廣州開了一家投資公司,接手一處舊樓改造項目,被政府拖欠工程款,導致公司倒閉。如今生活難以為繼,無法支付房租、貸款等。

李慧香說,「我的閨密跟地方政府合作,大概3年前承包廣州南沙一處的舊城改造。靠搞關係走後門送禮拿到這個項目,反正不是很正路的。那時候都是一大捆一大捆的現金,拿去找縣長那些有點權力的人去賄賂。」

「她還靠關係在銀行貸款幾千萬,投資南沙一個村的舊城改造項目,在村裡都設了一個辦公室,一批人在那裡上班,跟村書記的關係都搞得很好。就差那一步,只要那筆錢一下來,她說能有一大筆政府的撥款,她就可以翻身,結果政府沒錢。」

舊房改造是指中共國務院辦公廳2020年4月推出的「城鎮老舊小區改造工作的指導意見」,該意見旨在刺激消費、拉動經濟增長。中共聲稱對老舊小區改造投資額為4萬億人民幣,加上服務,市場規模遠超此數。但很多公司墊付資金,在工程完工後,卻收不到工程款。

接手政府項目 墊付工程款打水漂

李慧香表示,「現在房地產都崩潰了,她還接手地方政府的舊城改造項目,根本就做不起來。直到現在,她也沒收到一分錢,前期投入的裝修費、材料費、工程費、給工人開的工資等,全部打了水漂。」

「去年上半年,她的公司已經癱瘓了,發不出工資了。」「現在公司都沒了,連租金都交不上,然後整個公司寫字樓都全部給房東沒收了。她租的房子也沒錢交租,都是用自己的父母那幾千塊錢退休金過活,現在很可憐。」

李慧香曾跟其閨密一起共事多年,她說,其閨密開著寶馬車,家裡還有幾輛豪車,全是貸款,每個月都要還貸,而公司的流動資金也都是背後不浮出水面的老闆給的錢。

李慧香在深圳有兩套房產,被她的閨密騙取抵押給財務公司,在銀行貸款後,連利息都還不上,連累李慧香賣掉房子,替其閨密還了二百多萬的貸款。

「現在加上我的房產,她欠我的錢、利息都幾百萬了。我當時剛離婚帶著我女兒,真的被她騙得快一無所有了,我自己兩套房子窩在她手裡。那時候的生活費,我都是不知道怎麼弄出來的,然後,每個月我還要替她還上萬塊錢的利息。」

「原本說好她每個月給我幾千塊錢的生活費,但是她現在已經一年沒給我一分錢了。她告訴我她欠銀行幾千萬。她父母都八十多了,現在他們全家都靠他父母的退休金勉強過活。」

中共地方財政困難 拖欠工程款

中共地方財政困難,拖欠工程款,拖垮不少大小企業。

5月上旬,遼寧瀋陽女子劉可欣(化名)告訴大紀元,她家親戚開工廠生產防水裝飾材料,還有多家公司專門與政府合作接大項目,因為參與舊房改造項目,導致公司深陷泥潭。

「他們都屬於行業內的挺有名的企業,做二十多年了,屬於特別大的代理商。散戶都在他們那裡拿貨,像我家那邊有三處舊樓改造,在不同的小區、不同地段全都是他家做的。

「他們家裡房子車子老多了,然後又買山莊又買地的。但是現在行業內卷挺厲害的,去年他們家都老慘了,接一個遼寧開源市的政府項目,把活幹完後,老往開源市跑找政府要錢,現在還沒有要回來。」

「開源那個錢就是裝修費、材料費、工程費,還有工人的工資。後來,大批工人來瀋陽鬧,沒辦法了,他們自己掏錢把工錢付給了工人,這個項目搭進去很多錢。」

劉可欣透露,地方政府拖欠無數企業的工程款,以各種理由推脫不還錢。

劉可欣說:「政府欠錢人們敢怒不敢言,因為你要是特別大勁去找政府要吧,人家可能要急眼了,還說你尋釁滋事。如果說你小來小去地要,人家今兒一個理由、明兒一個理由打發你。」

之前媒體報導,貴州省六盤水市女企業家馬藝珈伊向地方政府追債8年,不但未拿到欠款,反而遭刑拘抓捕,包括她的律師團隊的十餘人也被拘捕。

一些大公司沒倒,但一直賠錢經營

劉可欣說:「他們家這個情況也不是個案,與政府合作做工程的企業現在也都是這種情況。他們家大業大,不像小公司,今兒不行明天就關門了,那種大公司倒閉的話,也得倒一段時間。現在沒完全倒下,但一直在賠錢經營。

「他跟我說,現在他們做散戶都是在賠錢做。他們原本定下今年不再賒帳,能賣多少賣多少,只要保本就行了,結果發現不賒帳,貨就出不了手。完了就得賒,結果賒完之後,這個錢左要要不來、右要要不來。

「他說賠就賠了,幹哪一行都在賠錢強撐著,因為你不賠錢,現在上貨都上不起了。現在賠錢賣完後,還能有現金流。你要是貨擱那兒,只能等死,天天還搭上人工。他合計再維持到明年,有現金流再繼續這麼滾吧。」

劉可欣說,現在她親戚擔心企業垮掉,準備再墊錢接一項北京政府的舊樓改造項目,再賭上一把。但親戚家的孩子一直在勸阻,說「接北京的活錢得墊更多,要不回來的話,賠得更多,可能加速公司倒閉的速度」。

「現在他們家人開會在討論這件事。孩子說,現在經濟形勢不好要走穩點。但家長說那是婦人之見,你不接大項目你不墊錢,這買賣還能幹下去嗎?不也是在等死嘛。」

劉可欣說,現在經濟蕭條,各行各業內捲都特別厲害,大公司都撐不下去了,小公司基本都黃了,因為租金還有工人工資都墊付不起了,當地經營裝飾材料的普通門店基本都關門了。

中共地方財政和國民經濟處於崩潰邊緣

中共3年疫情封控重創中國實體經濟,2023年至今,中國房企、信託資管機構等爆雷滾滾,樓市股市下滑難收,地方政府債台再築高。

不少中國企業主表示,一家接一家企業因虧損嚴重而倒閉。圖為廣東東莞市一家光學產品工廠。(Zhan Youbing/VCG via Getty Images)

去年8月,《中國經濟觀察報》曾稱,在經濟衰退、財政困難的情況下,不少地方財政局長天天被人排隊堵門要錢。不少地級市的連「三保」(保運轉、保工資、保民生)都難以做到。以前財政靠賣地支撐,現在主要是「爭取上級支持」。

當時有人總結這篇報導說:「節流很難,開源更難,地方財政和國民經濟處於崩潰邊緣,隨時會爆雷」。

《金融時報》去年8月披露,中共地方政府債務估計高達94萬億元人民幣,國務院已派出工作組到地方上「查帳」,尋找削減債務的方法。

而網易曾報導,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公司研究院副院長袁海霞判斷,截至2021年底,中國債務達到336萬億,等於人均負債24萬元。

責任編輯:李仁和#

相關新聞
地方政府缺錢 中國多省市公務員降薪
地方政府債台高築 對中國經濟增長構成挑戰
【名家專欄】美國印太戰略可對抗中共
【翻牆必看】梅州開農家樂男子淚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