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情詩:自由,我親愛的

三表姐
font print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15日訊】

含一枚果汁軟糖在口裏
關上大門
在這個夏天的夜裏
我與世無爭
拒絕風
拒絕火
還有一具具灼熱的肉體
只有頭頂上的星星可以接受
還有身旁靜靜生長的莊稼
喧囂從此結束
我準備轉身離去

敲門聲驟然響起
穿過時空,於腦海再次響起
那個烏雲壓天的夏夜
我曾面若桃花
以為陽光和星星捉迷藏
以為是你站在門外
神祕地笑著,雙手藏在背後
我猜,那一定是玫瑰
而手銬鏗鏘作響
是愛情的匕首,劃破長夜
血,濺在天上
噩耗,在城市裏穿行
你站在門外,說我的玫瑰
倒在血泊裏了

我的玫瑰倒在血泊裏了
浸染著凄美的笑
我竟然沒有覺得痛
直到深深愛上
遠方那簇燃燒的燈火
所有的表情在那個夜裏凝固
自由,我親愛的
你帶著我的初戀
連同那轉身時的淚光
跟著月亮走了
留下的
全是陰影

邁過一具具屍體
我躺在陌生人的懷裏
像個妓女一樣
聽著活命的小錢叮當作響
看著廣場上受了驚嚇的鴿群
各自找一個安全的角落
沉沉睡去
一切被擋在了,永遠關閉的
記憶的門外
我們那場六月的愛情
如曇花一現
你曾經火熱的嘴唇啊
幾乎灼傷了我的軀體
然後是終年積雪
層層覆蓋

這怪誰呢,親愛的
自從你離去
我就趕不走無邊的空虛
其實,我又何曾擁有過你
越想抓住你
就越感覺沒有力氣
那年夜裏
我眼眸中一汪清澈的湖水
如今漂浮著血絲
看著你迅速的向幕後的群山退去
直到我越來越辨不出你
那絕望的愛情
猶如西天慘烈的火燒雲,所依托的落日
該離去的
注定要離去嗎

該離去的注定要離去嗎
有些問題
一想起就會疼痛
為何上帝從不眷顧我腳下的土地
自由之燈塔,為何總在夢裏閃爍
為何我痴情的腳步,又無法停止
走進你,這唯一的方向
是智者發現了光
還是疲憊的旅人走失了自己
既然人們無法理解火
又如何解釋飛娥的心思
我煉就金剛之身
依然能目光如水
每當月亮升起來的時候
我就感激
感激這曾落滿灰塵的心靈
如今被愛的光澤覆蓋
一切變得新鮮
眼睛裏,依然有嬰兒般的好奇
需要觸摸嗎
需要廝守終生嗎
這些問題依然讓我疼痛
自由,我愛親的
其實我要的不多,只需咫尺
只需咫尺
讓我看看你的樣子

點一支香煙在手裏
掩上心扉
頭頂上的星星一明一滅
我坐在院子裏,與世無爭
如一尾緘默的魚
坐在岸上
閉口不談那些驚濤駭浪
和海底里的憂傷
只聽著巨浪拍打著命運
聽著哽咽聲,漸漸平息
在這寂寥的六月天
在這孤獨的夜裏
我把掙紮和痛苦埋進土壤
情欲和相思藏進心裏
剩下微笑,淚水和詩句
自由,我親愛的
在這六月的夜裏
淚水留給自己
我只把微笑和詩
送給你

三表姐 於 June 04, 2005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常聽說機會是給 給已準備好的人 這群已退休的火車頭 已住進扇型火車旅館 他們早站上正確位置 檢修完畢隨時可出發
  • 不確定的氣候 山謹守嵐霧自由 默默聚散,讓光 繞射無比美好生態 樹了解喜鵲叫聲 堅持常綠
  • 最偉大的藝術家 是誰啊 一定該是大自然 一幅海上的風景 早晚時時都不同 山上海邊也不同 昨天今天更不同
  • 八九六四, 這是個刻骨銘心的日子。 青血之光, 映紅了北京的天空。 學子們, 用身軀和生命, 築成了一座自由的豐碑。
  • 層巒胸膛裡 飛泉如瀑 水聲嘩嘩 幽微山徑,老叟踽踽獨行 歲月的流淌中 深邃的瞳眸裡褪去茫然恍惚 重新面對塵世,逆光邁步向前
  • 你是一朵聖潔的蓮, 靜靜地美麗不知多少時間。 悄然含苞、淡然地開放 幽幽遠遠的清香瀰漫著那層宇天。 忽然一天靈機一現, 感受著創世主慈悲的召喚。
  • 城市如一幅流動畫 色彩繽紛向八方流竄 人、車、陽傘、招牌看板 各式的字體洋溢不同線條 行走的我好比 手中握著電視遙控器 選擇串接的巷道頻率
  • 面向上游,逆著流水 我站在河水中 河水匆匆,急速 衝向我 穿過我 向下游流去 我堅持站立 不為所動
  • 對不起 早上吃了你的魚 對不起 昨晚踩了你的腳 還有好多好多事 對不起啦對不起
  • 點點星空 搖晃燈影 曾經的誠意 還留在地瓜稀飯裡 接近過的心 曾在脈搏裡交流擁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