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四十年專題(一):廣西人吃人

人氣 74
標籤:

【大紀元4月5日訊】(自由亞洲電臺何山採訪報導)何山這個月會專題時間系列報導40年前的文化大革命,第一集討論當年“人吃人”事件。

聯結收聽

義大利總理貝盧斯科尼在為了今年4月9日大選,在選前造勢的一番言論:“去讀讀《共產主義黑皮書》,你會發現毛澤東時代的中國,他們不吃小孩,而是將他們煮了,當成肥料來灌溉田地”,觸動了中國大陸的神經,40年前中國文化大革期間的荒唐事,再次成為海外右翼政黨攻擊共產黨的助證。

中國外交部例牌是出來否認,發言人秦剛說:“我們對這種毫無事實根據的講話感到不滿”,傷害中意人民感情之類。聽一下秦剛怎樣說?–“有關講話毫無事實根據,義大利領導人的言論,應有利於兩國友好關係穩定發展。不過,義大利總理貝盧斯科尼並沒有表示要收回他的言論,他還拒絕道歉。他只承認評論可能“不大得體”,但也稱中方的抗議只不過是來自一個“官僚機構”。

貝盧斯科尼說他讀資料是引自1997年在法國出版的《共產主義黑皮書》,究竟義大利的民眾是否相信他們總理的言論呢?

記者致電羅馬,身為基督教徒的王傳亮弟兄就說,貝盧斯科尼為了大選,對親北京立場的左翼反對派政黨是不太有善。但致于總理會否撒謊?王傳亮弟兄說,“沒有證據說出來對自己也沒有好處。”

王弟兄三代都是基督徒,本身也經歷了文化大革命,八十年移民到義大利後才可以自由的信仰。文革期間,他還是中學生,但對文功武鬥還是不能夠忘記。“我們在讀書的時候,中學的時候,經歷到大除四舊,接下去就是文攻武鬥,所以對當時的社會,對國家是帶來很大的破壞。”

究竟毛澤東統治時代,中國有沒有出現過烹煮嬰兒呢?記者再致電倫敦。對中國文化歷史頗有研究的吳呂南博士就對記者說,烹煮嬰兒他並沒有聽過,但是文革期間的“人吃人”就有發生。他說:“好多人吃人的事件,我們看很多的報導都看到。人吃人的事件,我相信在很多械鬥的事件、黨派的鬥爭中應該是有發生的。是否有嬰兒煮成化肥就沒有聽過,所以我不敢肯定這一點。”

四十年前的文革,吳呂南博士還在香港,廣東械鬥的慘況,他還記得有浮屍就沿著深圳河漂到香港。他說:“文革的年代我在香港,很多時候有一些浮屍在深圳河漂過來,覺得(大陸)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是在鬥爭中的。後來紅衛兵到了香港,聽他們講,看了很多書,知道很多械鬥和殺人事件,甚至有些鄉村地方因為貧窮,鬥爭之後人吃人都有發生。”

記者於是再致電現旅居美國的中國著名作家鄭義,鄭氏是《老井》及《紅色紀念碑》的作者,70、80年代在中國大陸無人不知。鄭氏被譽為披露文革期間廣西“人吃人”的第一人,這些史料都記載在1992年出版的《紅色紀念碑》一書,而該書在大陸是禁書。

“為了要把階級鬥爭推向高潮,為了要打階級敵人刮十二級颱風,在這樣的情況下,開始了革委會的領袖,當時掌權的一派,煽動群眾來鬥爭地、富、反、壞、右,以及他對立派的這些人……”

鄭義在接受記者訪問的時候說,1986、1988年,他兩次到廣西實地調查,並沒有聽說有烹煮嬰兒的事件,但文革期間的人吃人,10年來連共產黨都不敢對他說不。他說:“打死了人了,大家覺得人肉據說不錯,可以吃,尤其是心和肝,就偷偷的在夜裏將死者剖腹,悄悄地拿回去,大家幾個人湊在一起煮來吃了……”

根據鄭義的調查,文革期間的“人吃人”有的是被默許的、有的是公開的,而目的是要將階級鬥爭推到極至。毛主席說“階級鬥爭是你死我活”,邏輯再往上推就把人給吃掉。他說:“在鬥爭會上就等於是群眾宣判,比如大家說臺上的人都是地主富農,甚麼壞份子,然後簡單的問大家這些人應該怎樣處裏?毛主席說階級鬥爭是你死我活,專制是群眾的專政,下面就一窩蜂的說殺掉,殺掉!實際上是有組織的,當場就上來,把這些人打倒在地。”

而據《紅色紀念碑》的記載,“人吃人”的事件就發生在廣西的武宣縣、賓陽縣等五個縣。鄭義說,“在很多情況下,人還沒有咽氣的情況下,就把人的肚子拿開,把肝、心挖出來就吃了。”而心肝吃光了,就連肉也吃了。“後來的這些人搶不到肝和心,就把身體其他部位的肉都割光了,像有些學校吃掉了他們的校長,就是連所有的肉都割光,就剩一骨頭架子。”

《紅色紀念碑》一書,在1997年已經被翻譯成英文,網上購書公司郵購。鄭義說,他當年到廣西調查,起初也不相信文革期間有人吃人,所以才兩度前往廣西。但經過採訪廣西文化大革命遺留問題領導班子、當地政法機構、公安局、法院、司法部門、監獄服刑中的兇手、有份吃人幫兇、被吃死者的遺屬,還有人吃人的現場的證人等等,他確信廣西確實發生人吃人。鄭義說:“吃人最多的一個縣,就武宣縣。這個武宣縣縣革委的食堂裏面,都煮過人肉,這種現象是非常令人不可思議,而且是極其殘忍的。”

目前,海外有關文革期間人吃人的資料,已經包括了被判刑、被開除出党的兇手的名單,公安機關的判決、審訊、判決書等人證物證。鄭義說,他唯一缺乏就是人吃人的現場拍照檔案,但事實是沒有討論的餘地。他說:“發表《紅色紀念碑》這本書,那是1992年的事,沒有一個人敢和我來辯駁我的論據,我唯一做不好的,我想也是做不到的一點,是我沒有找到當然吃人、殺人現場的照片。因為我後來與很多人瞭解,第一當時照相機很少,第二場面太恐怖了,沒有人敢去拍照,你要拍照的人也把你吃掉了,所以這是一個很令人遺憾的事情。”

四十年前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的廣西的人吃人,目前仍是大陸的禁地,《紅色紀念碑》亦是禁書;不過,禁書的作者鄭義說,烹煮嬰兒的事情他並沒有聽過。

各位聽眾,我是自由亞洲電臺何山,文革四十年專題(一):廣西人吃人,就告一個段落啦,你當年是否亦身處廣西的武宣縣和賓陽縣,歡迎你透過電話熱線同我們講你的經歷,電話是:108-10-800-728-5617。(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楊天水:海嘯和礦難
高爾基參觀勞改營
俄媒體:當今中國社會仍然“人吃人”
結束中共統治對中國的未來太重要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