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印合作由冷转热 学者建议未来合作五面向

图为2020年在中印边境冲突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武装冲突后,印度军队的增兵资料图。(Yawar Nazir/Getty Images)
人气: 107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4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世勋台湾台北报导)台湾和印度同为印太地区重要的民主国家,但由于历史、国际情势等因素,两国以往的交往并没那么热络,但这一切在美中贸易战、中印边界冲突、中共病毒(COVID-19)大爆发后开始改变, 台湾、印度未来该如何更密切合作?

印度总理莫迪。
印度总理莫迪。(Kena Betancur/Getty Images)
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独立日庆祝活动上发表演说,他指中共的“扩张主义”是印度的重大挑战。
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独立日庆祝活动上发表演说,他指中共的“扩张主义”是印度的重大挑战。(Money Sharma/AFP via Getty Images)

印度学者戴先卡(Dhruva Jaishankar)在文章《印太的印度与台湾》(India and Taiwan in the Indo-Pacific)中解释,台湾与印度虽然在1995年互设办事处,但印度由于“一中政策”的关系(虽然不像中共自己说的“一中原则”那么严格),与台湾的交往一直没那么热络,台湾对印度向来有不结盟传统、区域关注不同等因素也有所顾虑,台印双方也没有军事合作的传统(不像台湾与新加坡、美国那样),更多的合作也难以想像。

但这一切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而改变,一方面中共对台湾的武赫压力不断增加,中共“战狼外交”也让国际社会看清中共面目,这些都让世界对价值同盟感到重要,加上2020—2021年间中印间的流血冲突,还有中共病毒大爆发后产生的供应链重组,台印双方开始觉得应该有更多的合作。

图为中印边界的两军军人。
图为中印边界的两军军人。(Getty Images/AFP)

那么,台湾与印度接下来该如何更紧密合作呢?戴先卡提供了五个面向的建议。

面向一:经贸应更紧密合作

戴先卡认为,双方目前最该着重的是经贸关系,他表示,印度必须演进成为台湾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投资与制造的目的地,一起整合进入全球可信任的价值供应链里。

台湾有强劲的科技业,特别是在半导体产业,而不少企业正在离开中国,转往别地制造,印度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双方没有自由贸易协定,印度有着关税的问题,许多厂商必须藉由第三地输入材料到印度,增添不少麻烦与成本,同时印度也有缺少技术劳工的问题。

中华经济研究院台湾东南亚国家协会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指出:“如果双方都能开放并逐步减少关税,台湾的研究机构估计,相比现在的关税而言,印度可省下约6,515万美金,台湾可省下25,000万美金。”

台印聚焦于双边投资和自由贸易等协议的洽签,以及设立半导体中心、培训产业所需高专业人才。图为半导体工厂。
台印聚焦于双边投资和自由贸易等协议的洽签,以及设立半导体中心、培训产业所需高专业人才。图为半导体工厂。(Kazuhiro Nogi/AFP via Getty Images)

而现在有消息指出,双方正在谈贸易协议,去年12月《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就报导,知情人士透露,印度与台湾已开始就洽签自由贸易协定(FTA)、设立半导体生产中心展开协商;两国2021年稍早已成立了四个工作小组,聚焦于双边投资和自由贸易等协议的洽签,以及设立半导体中心、培训产业所需高专业人才。

为吸引半导体投资,印度还通过一项约100亿美元生产激励机制,推动半导体和显示器制造生态系统的发展。同时,印政府还承诺300亿美元支持将印度打造成为电子零组件及半导体制造中心。

外贸协会会长黄志芳,今年二月接受英文《大纪元时报》专访时提到,疫情打乱了世界供应链,他认为台湾与印度可以好好借此机会共同创造“新常态”,“重整的全球供应链将定义‘新常态’的情况,印度加上台湾,我们双方的能力是互补的,整合起来将非常有前瞻性。”

面向二:更多的科技合作

戴先卡建议台印双方可在科技上多合作,他指出,中印边界冲突以来,印度对中方的科技产品开始不信任,对中方争取公共设施的案子开始严审,并将中共的设备排除在印度的5G建设之外。

的确,印度对中共科技产品开始提高警觉,今年2月时印度政府就禁止包括腾讯、阿里巴巴、网易等公司旗下超过54种应用程式(App)在印度上架,并指这些App对印度人的隐私和安全构成风险,之后,印度所得税单位针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多处据点展开搜查。

在印度对中共科技不信任下,台湾可争取成为可信赖的合作伙伴,而且双方在商业上很有合作潜力,台湾科技业在硬体上很强,而印度的软体业也有实力,且价格有竞争力,双方有互补的合作潜力,戴先卡指出:“在地缘政治与安全问题以外,在很多科技领与双方都有很强的商业潜在发展。”

外贸协会会长黄志芳对英文大纪元说,世界经济接下来的三十年主轴将是软体业,印度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很有能力抓住这商机,“可预见的是,我们的日常生活很快会比以往数位化,我们可想像一个线上线下、实体虚拟复杂交汇连结的世界,下一个三十年将建立在根本革命性转变的科技上,像是区块链、卫星连线、人工智慧、智慧移动等。”

黄志芳说:“你们(印度)有这经济体,你们(印度)有这科技,你们(印度)有这人口,我很有信心在这数位时代大放光采。”

面向三:军事安全的合作

戴先卡指出,台印双方可在军事安全上试着多合作。他提到,虽然直接的军事合作仍受限制,但通过“四方安全机制”、东南亚、欧洲的伙伴,台印或许可有间接的合作。

而且近年来,印度较多参与太平洋事务,或是对东南亚的人道援助,或是派遣舰队加强与友好国家的军事合作,他表示:“军事合作的谋合得花很多时间,但(台印)双方在策略评估、情报、语言、科技训练、双方系统的发展上,仍有不少可能性。除此之外,包括这些面向的安全合作,是可以由民间机构来领导进行的。”

台湾与印度在军事安全上可有多点间接合作。图为天弓三型飞弹发射车。
台湾与印度在军事安全上可有多点间接合作。图为天弓三型飞弹发射车。(中央社)

远景基金会执行长赖怡忠在《后疫情时代的合作:印度与台湾关系》(India-Taiwan Relations; Post-Pandemic Cooperation)指出,台湾对中共的军事情报可帮助印度,而印度对共军在海陆行动上的观察可帮助台湾。

赖怡忠指出,台印双方都有非正式的武官随着办事处互驻,可启动更好的交换资讯,军舰也可停泊到双方的港口,军事智库人员的交流也对防卫上更深层的合作有助益。

面向四:教育合作还有很大潜力

戴先卡指出,教育上双方还有很大的合作潜力,他提到,台湾是个民主社会,是印度了解中文世界理所当然的凭借。教育上与语言训练上的合作,尤其是对国安领域人员的语言训练合作,提供了双方拓展战略合作上的机会。

戴先卡表示,但这就得要台湾提供更多高等、专业的教育机会,像是研究生奖学金,某些领域学程得提供英文教学,互相承认学位,更方便的签证,以及提供短期工作机会,或是短期交换学程,这些都可以加速大学间的交流。

台湾、印度可以有更多的合作。图为2017年12月2日至中华民国总统府参与“Icredible India!不可思议的印度”歌舞表演之舞者资料照。
台湾、印度可以有更多的合作。图为2017年12月2日至中华民国总统府参与“Incredible India!不可思议的印度”歌舞表演之舞者资料照。(中华民国总统府提供)

印度驻台代表戴国澜去年在接受中央社专访时就透露,台印双方在教育上的交流偏少,还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戴国澜当时说,目前在台湾攻读硕、博士学位的印度籍学生约3,000人,其中包括台湾高科技产业的储备人才。戴国澜指出,这数据在全球总计75万名印度海外留学生的占比极小;同样地,台湾每年约1万人次造访印度,这数据在台湾平均每年1,500万出国人次的占比也不高。

戴国澜说,印台互访人数近年稳定成长,但幅度不大。印度提供台湾多样入境便利措施,包括申请程序简便的电子签证。他期待全球疫情稍歇后,印台将有更频繁的人员互访。

面向五:非政府间的对话

戴先卡表示,非政府间的对话也将是重点,这些对话可以是智库学者间的,也可以是商业界的对话,未来可以扩展谈论到如何应对资讯战与外国影响力作战的议题。

他举了瑞辛纳对话(The Raisina Dialogue)的例子,这会议由智库“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与印度外交部合作主办,这是每年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多边会议。自2016年成立以来,该会议已成为印度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旗舰会议,台湾的智库也有不少合作。

拜登总统9月24日在白宫与日本、澳洲和印度元首举行“Quad”峰会。
拜登总统9月24日在白宫与日本、澳洲和印度元首举行Quad峰会。(Pool/Getty Images)

这些交流可以渐渐拓展到不同领域, 像是投资、供应链合作、科技发展、军事意见交流、公卫领域,甚至是国际组织的改革。

戴先卡最后表示,台印关系虽然还在萌芽阶段,接下来还有许多变数,包括中共二十大后的政治情势、台湾之后的大选、国际所担忧的台海冲突,都在牵动两岸情势,也影响着印度对台湾的关系,但不管如何,把握住这五面向——经贸、科技、安全、教育、智库——的交流,在未来的数十年里,台印交流可以有更多成果。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