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的神奇针术

文/颜雯
有许多疑难杂症、用药物无法治愈的疾病,古时中医用针术就能应手而愈。(Pixeljoy/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259
【字号】    
   标签: tags: , ,

现代人对中医或许存在着这样一种误解,认为中医治病疗效慢,不如西医那么立竿见影。其实,药到病除的真实例子在中国古代的医籍中可谓比比皆是。还有许多疑难杂症、用药物已无法治愈的疾病,用针术就能应手而愈。

大家熟知的“一针见血”,本就源于《后汉书》中神医郭玉“一针即瘥”的典故。而在郭玉之后的历朝历代中,掌握着如此神奇针术的医生与术士也依然层出不穷。不需要仪器,就能知道经络与穴位的准确位置,这是西医怎么发展都望尘莫及的。

在宋代,不少隐于民间的奇人异士都能用针治病。比如一个叫范九思的,不知是何方人士,一施针就能治好那些久治不愈的顽疾。他曾治过一个喉咙里长出了蛾子的病人。因那人怕针,他便将针藏在笔内,一边说着用笔来上药,一边迅速地将针扎进了穴位里。没过多久,那人的病就好了。在番禺,一位酒官的妻子即将临盆,但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孩子却没生下来。这时,一个名叫屠光远的异士见到她,便立刻说道:“孩子的手扯住妈妈的肠子了,那肯定是出不来!”说完,他隔着产妇的肚子施针,一会儿孩子就生下来了。

宋代文人在亲笔记下这些故事时,也十分感慨地评说道:针砭之妙,真有起死之功。盖经络之会,汤所不及者,中其俞穴,其效如神。

东阳士大夫用针术驱虫

据《嘉兴府志》记载,南宋年间,浙江东阳县有位精通针术的读书人,名叫李明甫。一次,义乌的县令患了心痛病,久治不愈,人已经不行了。李明甫去看他,对他说:“这病是因为肺下有虫,服药是不管用的,惟今之计只能用针,但也并非易事,我尽力一试吧!”

李明甫先在他背上点了几个穴位,然后偷偷取来水,含一口在嘴里。突然,他将水喷在县令的背上,就在县令猛然一惊时,他立刻将针扎进穴位里。这时,只听李明甫说道:“虫子都死了。”过了一会儿,县令的肚子开始疼起来。当他拉出数升黑水之后,虫子的尸体就全部从体内排出来了。没过多久,县令就痊愈了。

陇州道士用针术驱鬼

据《西斋话记》所记载,陕西陇州有位道士,名叫曾若虚。他懂医术,能给人治病,其针术更是出神入化。当地有位寡妇得了重病,看起来已经死了,但过了好几天,胸口还有热度。她家人把曾若虚请去,让他看个究竟。

他到了病家,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病人,然后对她家人说:“你们别哭了,她还有救。”他立刻施针,没过多久,病人就醒过来了。等他走后,寡妇开口说话了,她对家人说:“刚才好像做了个梦,梦见我死去的丈夫来找我,他带着我往城外走,经过一片田地,走过一段桥梁,又钻进一大片杂草丛生的林子里。我紧紧地跟着他,一直往前走。突然,他好像被什么东西扎到脚,再也走不了了。于是,我只能一人独自前行。但没走多远,我就醒过来了。”

后来,有人去问曾若虚怎么回事。他回答:“这是早在《黄帝内经》里就有的针法,我只是照这样的针法扎了那人的‘八邪穴’而已。”晚年时,他编写了《针灸大成》一书,并流传于后世。他的弟子姚可久得其真传,后被征召入宫,任尚药奉御一职。

无为军名医针到病除

《闻见后录》上说,北宋时,在安徽无为军这个地方有个名叫张济的医生,擅长用针术治病。以前,有位异人将一种秘术传给了他。从那时起,他就能透视人体,还能清楚地看到人身体里的五脏和经络。后来,他用针时也更加得心应手了。

一位孕妇突然扑倒在地,起来后她的肚子就开始往左偏。张济在她的右手上施针,肚子马上就正过来了。有人脱肛多时,请了很多医生都治不好,遇到张济,在他心口上施针,病很快就好了。还有一个人得了伤寒,一直吃不下饭,胃里不停地翻腾,已呕吐多日了。张济在他眼眶上扎了一针,这人马上就能进食了。

有一年,当地收成不好,闹起了饥荒。饥民流窜,很快使疫病蔓延开来。那时,张济只带着一根针走街串巷。他一共看过一百七十人,经他施针后,那些人都恢复了健康。

名臣陈瓘在为张济写传时说,他所用的针术是在任何方书里都找不到的。

殿前司医生用火针治肺痈

据《夷坚志》记载,宋孝宗在位时,宫里有个名叫盛皋的禁军侍卫突然得了重病。他每天都吃不了东西,只觉得胸口发闷,还有刺痛感。很多医生来看过,都不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堂堂六尺男儿就这么一天天饿着,人已经瘦得不成样了。

几个月后,他听人说起殿前司有个叫刘经络的外科大夫医术了得。想着他也在禁军中当差,盛皋就把他请到家里来。刘经络一看盛皋就说:“你得的是肺痈,不是普通的病症,一般人治不了。况且,你病了这么久,病根也很顽固了,用艾灸和汤药是不管用的,不妨试试我的火针吧!”

盛皋的妻子起先不同意,但盛皋却说:“我这样度日如年,生不如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不管怎样,我都要试一下;就算死了,也没有遗憾了。”

这时,刘经络已从药箱中取出两根针来,约有一尺长,根部有筷子那么粗。他一边将针放在火上烤,一边拿笔点了一下病人左臂和右臂上的两个穴位,然后再把两枚“当三大钱”(宋代的钱币)放在穴位处。

他先在左臂的穴位上施针,尽管针扎进去好几寸了,但病人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两边的手臂被扎完针后,也丝毫不见脓血流出。刘经络让他将身体往前倾,然后轻轻地拍着他的背部,不一会儿血就流出来了。

临走前,刘经络嘱咐盛皋的妻子:“这血还得再流两天呢,不用管它,千万不要去止血,给病人喂点清粥就行。”第三天,刘经络再次登门,当他看到盛皋时,高兴地对众人说道:“他体内的毒已经排干净了,再过三五日,就能彻底康复了!”他在病人出血的伤口处贴了两枚膏药,就离开了盛家,后来果然都如他所言。直到盛皋去世,他的肺痈都没再复发过。

说起肺痈,宋代医书《太平圣惠方》上是这么描述的:由于寒邪入肺后无法排出,长期郁结所致。刚开始病发时还能治,一旦形成了脓血,就没法治了。刘经络只用两枚火针就治好了膏肓之症,可见其针术决非一般。

参考资料: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望、闻、问、切的治病方法在中国古代被承传了千年。仅切脉一术,就令人叹为观止。无需用大型设备来拍片照相,亦无需将器械插入体内进行窥探。医生仅用指尖搭在病人的手腕上,就能准确地查出病灶,并洞悉发病原因。西方的仪器构造精良,却看不到遍及人体的脉络运行。中医通过切脉,就能立刻对症下药,甚至药到病除。
  • 在中国古代,没有高尚的德行,即使再聪明的人,也不会被名医授以超凡的医术。悬壶济世、成为医者之前,此人必得心怀仁善、且有着治病救人的志愿。正因为心胸宽广、豁达,只为福荫于百姓苍生,才放得下自己的名利得失,才会一心利他却不求回报。
  •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现代西医在病人停止心跳后、感到束手无策时,常用来安慰其家属的一句话。无论家属再怎么请求,能力有限、相信眼见为实的西医大夫都很难再去试着挽救病人的性命了。
  • 人体玄奥无穷,非源于现代科技的医疗设备、电子仪器所能探知。比如遍及全身、细密繁杂的穴位与脉络,用再高倍的显微镜也难以洞见、识别。然而相比之下,源于道家修炼文化的古代中医却能窥探其奥妙所在。
  • 中药掺朱砂造成铅中毒事件引起民众担忧,但卫福部中医药司表明此为个案。应如何安心使用中药?(Shutterstock)
    在中国古代,令人大开眼界的神奇医术似乎无所不在。无论是深居在乡野村头,还是在市井街巷中一走一过,总能遇到家有仙方、能秘制良药的民间大夫。他们的医术或经由高人传授,或经由祖辈代代继承,其药到病除的妙术不仅惠泽了一方百姓,在机缘巧合下也曾为深宫中的皇族排忧解难。
  • 在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淡泊名利的高贵品行似乎已成奢谈。在腐败横行的当下中国,连医院也都成了追逐名利的场所。不收红包、不求名利,甚至还倾囊相助的医生,或许只能在史书中看到。
  • 听过扁鹊这个人吗?他可是大名鼎鼎的神医呢!他看病究竟有多么神呢?我们就来听听神医扁鹊的故事。
  • 中医治病对医者德行的要求是非常高的。那些疗疾如神、能治奇症的古代名医,往往都怀揣着“大慈恻隐之心”、“普救含灵”之愿。道在先,术在后,术只是道的延申与外化。当后人叹服于古代医者将神妙的针术、奇准的脉术运用得炉火纯青时,就该想到他们必是心性超凡、境界高远的有德之士。本篇将介绍几位精于脉术且德行出众的清代名医。
  • 古代有许多文章、典籍都详细记载着民间医者的超凡医术以及难能可贵的悬壶之德。在那些彰显着其人品、医德的诸多逸事中,既有不收谢礼、不取酬劳的,也有乐善好施、接济穷人的,而形式并不限于此。本篇所讲的是清代几位名医行侠仗义、洗雪冤情的奇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