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灵感泉源的季节

诗歌和美国风景画中的秋天
Lorraine Ferrier撰文/吴约翰编译
托马斯‧莫兰(Thomas Moran)的作品《秋天的午后,威萨希克顿河》(Autumn Afternoon, the Wissahickon),1864年作。油彩、画布;76.8x114.9公分。丹尼尔‧特拉(Daniel J. Terra)收藏,特拉美国艺术基金会(Terra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Art),伊利诺州芝加哥。(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美国作家史丹利‧霍洛维茨(Stanley Horowitz)写道:“冬天就像蚀刻版画,春天是水彩画,夏天像油画,而秋天是综合四季的马赛克(镶嵌画)。”几世纪以来,诗人与作家用笔歌颂四季,而画家用色彩使之流传千古。

霍洛维茨先生笔下的秋天犹如马赛克映入眼帘。清爽湛蓝的天空点亮午间的漫步时刻。树叶转成火红,像燃烧的泪珠般坠落。岁末将尽,树木拉开帷幕谢幕。

美国风景画之父托马斯‧科尔(Thomas Cole,1801~1848年)赞赏大自然及其赐予的礼物。1836年1月,他在《美国月刊》(The American Monthly)发表颇具影响力的《美国风景随笔》(Essay on American Scenery)一文,其中提到:“以充满‘爱的眼神’(loving eye)观察大自然的人,远离家园时也不会忘记大自然的美;即使在城市里,蔚蓝的天空和飘逸的云彩仍会吸引他。”

当我们顺应自然时,内心就会充满真、善、美。

我们可以经由散步体会秋天之美,也可以从杰出的艺术作品中拥抱秋天之美。依照科尔的逻辑,每幅风景画都必须是“美的巡礼”(salutation of beauty),透过艺术家充满“爱的眼神”描绘美的画面。

美国画家托马斯‧莫兰(Thomas Moran,1837~1926年)体悟到描绘美国风景之美的重要:“美国要想在艺术界占有一席之地,必须具备国家级特色的艺术来证明实力,身为艺术家的我们唯有运用在欧洲学校或过去研究所学的一切专业技术和知识来描绘自己的家园方能办到。”

卡茨基尔山的初秋

浪漫主义艺术家科尔把风景理想化,将平凡的场景变成令人赞叹的画作。他特别喜欢横跨纽约与新泽西的哈德逊河谷(the Hudson River Valley)。

在《卡茨基尔山景,初秋》(View on the Catskill—Early Autumn)中,科尔描绘夏季最后的欢呼(即入秋之际的风景)就位在卡茨基尔镇自家附近。远处的卡茨基尔山脉笼罩在薄雾中,大片绿地在秋天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有些叶子变成了红褐色和金色。前景中,猎人躲在桥边,一位母亲手持野花奔向刚从午睡中醒来的婴儿。中景处,一名男子正追赶两匹马,而另一名男子在卡茨基尔溪上划船。画面中央,好几栋屋子冒出袅袅炊烟,显示山谷中有人群聚居。

托马斯‧科尔的作品《卡茨基尔山景,初秋》,1836~1837年。油彩、画布; 99.1×160公分。1895年乔纳森‧斯特奇斯(Jonathan Sturges)的孩子为纪念他而捐赠。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公共区域)

科尔在1836至1837年间创作了《卡茨基尔山景,初秋》,当时他也正完成《帝国历程》(The Course of Empire);这一系列五幅作品呈现人类文明的兴衰:《野蛮国度》(The Savage State)、《阿卡迪亚或田园国家》(The Arcadian or Pastoral State)、《帝国的圆满》(The Consummation of Empire)、《毁灭》(Destruction)和《荒凉》(Desolation)。 到了1837年,卡纳乔哈里村(the Canajoharie)和卡茨基尔铁路(Catskill Railroad)将作品《卡茨基尔山景 ,初秋》中的风景一分为二。

宾州的秋天

《秋天的午后,威萨希克顿河》

莫兰遵循前人绘画的传统。他的风格最初反映科尔的哈德逊河学派,尤其在他早期作品里,例如宾夕法尼亚州的秋景。

莫兰的作品《秋天的午后,威萨希克顿河》(Autumn Afternoon, the Wissahickon)描绘宾州费城西北部宁静的田园风光。秋天的树木和岩石峭壁耸立在河谷上方,牛群在小溪中解渴,还有一辆马车快要消失在远处扬起的尘埃中。欣赏这平静的水流能舒缓心灵,助于沉思。

托马斯‧莫兰的作品《秋天的午后,威萨希克顿河》,1864年。油彩、画布;76.8×114.9公分。丹尼尔‧特拉收藏,特拉美国艺术基金会,伊利诺州芝加哥。(公有领域)

《树下》

莫兰的画作《树下》(Under the Trees)歌颂秋天缤纷的色彩,也像诗人威廉‧卡伦‧布莱恩特(William Cullen Bryant )诉说的秋天:“年末最可爱的微笑。”画面左边,有位可能是艺术家本人的男士躺在河岸边,凝视着火红的树木与遥远的湖泊。

托马斯‧莫兰的作品《树下》,1865年创作。油彩、画布。私人收藏。(公有领域)

《托希肯溪风景:秋天》

托希肯溪(the Tohickon Creek)是特拉华河(the Delaware River)的支流,位在宾州东南部巴克斯郡(Bucks county),莫兰在作品《托希肯溪风景:秋天》(A Scene on the Tohickon Creek: Autumn)描绘善变的秋天。金色、琥珀色和鲜红色的叶子让清爽沁凉的小溪容光焕发。我们几乎可以感觉到凛冽的微风沿着小溪呼啸吹过,远处还可见当地闻名的湍急涌流。不久后,河谷将进入休眠状态,树木会变得光秃秃的,英国诗人威廉‧华兹渥斯(William Wordsworth)说得很对:

秋风演奏出荒凉的乐曲,穿梭在褪色的树林间。

托马斯‧莫兰的作品《托希肯溪风景:秋天》,1868年创作。油彩、画布;76.2×114.3公分。弗朗西斯‧安德鲁斯荒野基金会(Frances E. Andrews Wilderness Fund),纪念母亲玛丽‧亨特‧安德鲁斯(Mother Mary Hunt Andrews)而成立。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美术馆(Minneapolis Institute of Art)(公有领域)

莫兰最为出名的是与同僚阿尔伯特‧比尔施塔特(Albert Bierstadt)绘制辽阔的美国西部景色,一般称他们为洛矶山派(Rocky Mountain School )画家。莫兰在描绘美国西部时,深受英国浪漫主义艺术家约瑟夫‧马洛德‧威廉‧透纳(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的影响,以一种更具表现力和超凡脱俗的风格呈现。

艺术:最好的灵丹妙药

伟大的作家、诗人和艺术家能激发我们的好奇心,丰富我们的人生。科尔在他的《美国风景随笔》中写道:“人们大多认同博雅教育(liberal arts)可以修正我们的举止;其实不只如此,它还有疗愈心灵的力量。”英国诗人伊莉莎白‧巴雷特‧白朗宁(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在她的诗《秋天》( The Autumn)中施予这般灵丹妙药:

走吧,到高山中坐卧,张开双眼环顾四周,摇曳的树林、湍急的流水一起哼唱秋天的乐章。夏日阳光的身影不再,当然,夏日花朵也已离去。静静地坐着,仿佛周遭一切已幻化成石头,唯独你的心不断涌现灵感。

原文:Autumn: A Golden Mus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洛琳‧费里尔(Lorraine Ferrier)为《大纪元时报》撰写美术和手工艺相关文章。关注能传达美和传统价值观的作品,聚焦北美和欧洲的艺术家或工艺师。希望能为稀有而鲜为人知的艺术和手工艺品宣传,进而保存传统艺术遗产。现居英国伦敦郊区,从事写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文徵明以“白描法”钩出娉婷玉立的莲花,用极婉约匀称的细线来钩勒。为了显现花瓣的精气有神,画瓣尖,下笔时先以书法中的“顿笔”为之,再提笔上来,一上来就见真章了。我们看到文徵明的花瓣线条是那么细致温和,好像随手不经意地就画出来似的,柔中带刚,刚中有柔。显得韵味无穷。
  • 南梁 张僧繇《雪山红树图》(台北故宫博物院提供)
    光凸凸的山,除了轮廓线以外,不添加任何线条也就是没画皴法。 这幅画怎么和常见的中国山水画迥然不同呢?
  • 来自比利时的法兰德斯风格画家安东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公元1599年–1641年)是一名臻求完美的肖像画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替英国国王查理一世所绘的肖像画,优雅地呈现了查理一世和他的宫廷样貌。范‧戴克也是一位色彩大师,他善于运用色彩和大胆的笔触来表达光线、物体的移动和布料质地。这项特长也让他得以在作品中描绘出高度精准却仍具有绘画特点的蕾丝质地。蕾丝这种非常精致又复杂的布料是16至17世纪时富有的艺术赞助人流行配戴的服饰配件。
  • 华丽夸张的定型角色(stock characters)、简单的情节、即兴对白和户外表演,是即兴喜剧(Commedia dell’Arte,又译艺术喜剧)的核心特征。其幽默剧情常围绕着年轻恋人的种种考验。演员们不受台词限制,可以根据观众的反应调整表演。这些喜剧常含有对时政的讽喻和接地气的幽默,可以巧妙避开查禁。这种意大利民间戏剧形式也成了18世纪洛可可(Rococo)艺术运动的理想题材。
  • 冬天多少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沉闷些,有些人觉得天空乌云密布缺少阳光令人提不起劲来。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就算在最昏暗的日子里也有色彩。最近我坐在一家咖啡馆里望向天空,当天刮风下雨天色昏暗,天空不再出现彩虹,反倒像是大理石般带点细微的灰色、蓝色甚至紫色。
  • 意大利伟大的艺术宝藏之一是位于帕多瓦(Padua)的斯克罗维尼小礼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么让小小的斯克罗维尼神妙不凡,且意义重大?
  • 丁托列托在自己画室的墙壁上写有这样的座右铭,作为灵感之源的提醒:“米开朗基罗的造型与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创造动物》这幅画是向两位大师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动态地描绘了神体,并满怀愉悦地赞美自然界。此画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Gallerie dell'Accademia)。
  • 聚会宴饮的传统,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早期。在古希腊,有一种称为“会饮”(symposium)的特殊宴会,是当时社会的有机组成部分。随后,宴饮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十分盛行,并以不同的形式传承至今。
  • 早在1855年,也就是多雷(Gustave Doré)二十三岁时就计划为但丁《神曲》着手绘制插图。他的艺术才能大多体现在为文学作品创作插图上。除了神曲之外,他还为其它文学名著制作精美的插图,如《圣经》、《失乐园》、《唐吉柯德》等等,而神曲插图的面世,即被大众认为文学结合视觉艺术的一大杰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