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米莱上台 阿根廷右转 历史大变局

人气 429

【大纪元2023年12月20日讯】53岁的“政治素人”哈维尔‧米莱(Javier Milei)12月10日正式就任阿根廷总统,任期4年。这位传奇总统身上有太多的标签:足球队守门员、摇滚乐团主唱、演员、脱口秀演员、电视节目主持人以及经济学家、大学教授等。由于他的“素人”背景,由于他诸多语出惊人的承诺,由于他的反共立场,他被称为是“阿根廷的川普”。在他当选后立刻占据世界各大媒体头版,似乎注定将成为影响世界的风云人物。

奉行经济自由主义和财政保守主义的米莱主张“小政府”,表示要废除央行,以美元为官方货币;主张国有企业私有化;计划将现行的18个联邦部门裁减为8个,以此削减政府开支,减轻国民税收负担等;他还直言要与中共政权完全“脱钩”,全面加强与美国的关系。

米莱表示,“颓废的模式走到了尽头,没有回头之路。”他竞选时挥舞着电锯誓言要砍掉无效率的政策以及相关机构,“给阿根廷的衰落划下句点”。他的主张击败了奉行“贝隆主义”的左派执政党候选人。

社会主义导致阿根廷从富有跌入贫困

阿根廷民众厌恶的“贝隆主义”用中共的语言来形容就是“阿根廷特色的社会主义”,它导致阿根廷从富有落为贫困。

在一战和二战时期,阿根廷都位居世界十大经济体之列,其富有程度一如“阿根廷”的西班牙语意思——白银之国。然而二战后,左派政客上台推行社会主义,从此“白银”黯淡失色,阿根廷由此跌入贫困长达约60年至今。

1971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库兹涅兹(Simon Kuznets)从独特的经济角度,把世界上的国家分为四类: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以及日本和阿根廷。库兹涅兹以日本和阿根廷为例,阐述了经济发展与政治制度的密切关系。这两个国家在二战后因选择不同政治制度,分别创造了教科书级的“富有”与“贫穷”。

二战后,缺乏资源的日本接受美国倡导的尊重自由人权的民主宪政,得以迅速发展,跻身发达国家前列,创造了从废墟上崛起的“奇迹”;而拥有得天独厚各种资源的阿根廷则因左派政客胡安‧贝隆(Juan Perón)1946年上台后,推行阿根廷特色的社会主义——“贝隆主义”,创造出另一个“奇迹”——阿根廷迅速从世界十大经济体急速跌落为贫困、高通胀国家。

虽然贝隆1955年在一场军事政变中被迫下台,流亡西班牙。但之后的几十年中,阿根廷一直在“贝隆主义”与“反贝隆主义”之间左右摇摆,轮番交替政权,始终无法摆脱“贝隆主义”的梦魇。

从足球少年华丽转身成经济学家

提到阿根廷,大家通常想到的是球星梅西(Lionel Messi),而经济学家想到的则是通货膨胀。通胀在阿根廷是常态,目前的通货膨胀率接近不可思议的150%,全国四成以上人口处于贫困状态。经济衰退,外汇准备为负100亿美元,经济依赖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40亿美元的纾困贷款计划。

阿根廷在1975年到1990年的15年中,年通膨率高达300%,这意味着平均每过几个月物价水平就要翻番。有时商店里商品价格一天内要变好几次。

米莱1970年10月22日出生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他的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父亲是一名巴士司机,后来成为一名公交驾驶行业的商人。可以说通货膨胀伴随着米莱的儿童和少年时代。

1989年,物价上涨年率暴增至不可思议的1,000%。这一年19岁的米莱是小农夫体育会少年队的守门员。据说他的目标是进入曾培养过马拉多纳的博卡青年队。

然而高通胀促使米莱做出他人生中首次重大抉择:他放弃投身足球,选择转行研究经济。之后,米莱获得了贝尔格拉诺私立大学的经济学学士学位,随后又获得两个硕士学位。之后他在经济领域崭露头角,曾担任一家私营养老金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一家金融咨询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还是汇丰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还曾在其它国家和政府公共机构担任首席经济学家,成为一名具有丰富阅历、名副其实的经济专家。现在他被阿根廷国民选为总统,期待他带领阿根廷走出经济困境,重回富有的“白银之国”。

阿根廷急速右转 欲与中共彻底“脱钩”

为重建阿根廷经济,米莱开出的处方是彻底废除危害阿根廷半个多世纪的“贝隆主义”,也就是阿根廷特色的社会主义。由于米莱的主张彻底、果断,被经济学家称为“休克疗法”。

另一方面,这位“政治素人”的横空出世立刻触动到世界的左派势力,左派媒体以及中共媒体称他是“极右”“激进”的“政治狂人”,似乎预示着这位“阿根廷川普”在未来将重复美国前总统川普的遭遇,少不了要面对来自左媒以及中共的明枪暗箭。

作为急速右转的标志性选择,米莱在代表自由的美国与代表专制共产主义模式的中共政权之间,做出明确选择:全面与美国发展关系,对于前左派政府的亲共路线做出彻底改变,欲与中共政权“脱钩”。

为何要与中共脱钩,米莱在选前多个场合表示,在中国,百姓没有自由,那些渴望自由的人往往性命难保。“你愿意跟杀手们做生意吗?”

他在选战期间尖锐地批评中共及其主导的“金砖五国”(BRICS),并坚决地表示“不会与共产主义者签订协议”。

当选后,米莱再次重申他对国际、国内问题的重要立场。他说:“我们同美国、以色列和西方的同盟关系乃是重中之重。其次,我不会推动与极权、共产党、以及那些对和平、民主价值视而不见的政权和个人发展关系。”

在临近总统就任前两星期,米莱团队11月30日再次表示,阿根廷不会加入“金砖”国家行列,一反现政府热衷成为“金砖”成员国的立场。金砖国家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五国组成,也称金砖五国(BRICS),被指是中俄主导,对抗欧美G7经济团体的组织。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米莱班底宣布这一决定前一个星期,中共党魁在第一时间发贺电祝贺米莱赢得大选。

然而米莱的“不领情”令中共党魁灰头土脸,意味着阿根廷由左派主导的,与中共长期的友好关系将宣告结束。

此前,代表左派政党联盟竞选总统的马萨(Sergio Massa)今年6月访问北京期间,曾半开玩笑提到以“阿根中国”(Argenchina)取代阿根廷(Argentina)。为支持这位左派候选人,在第一轮大选投票前几日,中共宣布给予阿根廷65亿美元贷款。事后,即将离任的左派总统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对媒体透露:“我们希望借贷50亿美元,他们给了我们65亿。”

全面加强与美国合作关系

米莱与中共做出脱钩决策的同时,选择全面与美国发展关系。米莱赢得大选后,立刻以私人身份,携带几名幕僚,访问美国。米莱选择在第一时间访问美国,被指与他下一步试图关闭阿根廷央行,并用美元取代阿根廷比索的政策有关。11月24日米莱办公室在X平台再次重申,关闭阿根廷央行的计划“没有商量余地”。

近期,阿根廷通货膨胀率再次回到100%以上,米莱试图尝试直接导入美元来解决高通胀等棘手问题,这意味着阿根廷将首次闯入一个未知领域,这项挑战性政策离不开美国的有力支援。

11月28日米莱在白宫与美国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会晤。会谈后,米莱晒出了他们在白宫的合影,并称与沙利文的会面“超棒”(extraordinary)。米莱办公室在随后的公开声明中说,沙利文代表拜登政府表示,美方了解阿根廷目前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等领域面临的挑战,有意愿在阿根廷内阁交接过程中,与下一届阿根廷政府合作。

白宫之后发声明中说,沙利文和米莱一行讨论的话题包涵经济和支持全球范围内的民主等议题。

阿根廷或成美中对抗的另一焦点

米莱新政府寻求美国的支持也有自己的筹码,这一筹码就是阿根廷丰富的矿产资源——锂矿。近年,美中在普世价值等意识形态上的对抗,延伸到尖端半导体、AI人工智能等科技领域,以及制造电动汽车电池关键的锂矿产。而全球一半以上的锂储量位于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玻利维亚的探明储量居于首位,约2,100万吨,其次是阿根廷1,930万吨,智利960万吨。

中共已深耕阿根廷锂矿产资源多年,在锂矿方面的商业合作投资巨大,仅在2022年就宣布在萨尔塔、卡塔马卡和胡胡伊地区至少有九个投资项目。

与此同时,中共自然资源部长王光亚在今年1月初曾透露出担心,中国一些重要的矿产资源对外依存度很高,一旦国际情势发生变化,必将影响经济安全甚至国家安全。随着阿根廷大选变天,中共的担忧正成为现实。

全球危机管控基金会负责人大卫‧戴伊(David Day)表示,这些年来,北京政府在美洲地区攻城略地,影响力日益增大,近乎势不可挡。而阿根廷这次发生政局巨变,对北京政府而言,局势确实将向反方向发展。“可以预见未来中方会以软硬兼施的方式,企图让阿根廷回到中方主导的阵营。”

另一方面,拜登政府在2022年的一份声明中说:“关键矿产是许多现代技术的基石,对国家安全和经济繁荣至关重要。”

智库大西洋理事会阿德里安娜‧阿尔斯特拉美中心副主任张佩佩称,“美国正在积极寻求加强其在关键矿产和绿色技术的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这意味着“锂被证明是美国和中国之间技术和地缘政治竞争中一个越来越关键的领域”。

二战爆发前,阿根廷曾是全球第8大经济体,其成就令世人瞩目。二战后左转搞社会主义,国家迅速从富有跌入贫困。如今,米莱当选阿根廷再次迎来一个历史性大转弯,誓言彻底抛弃社会主义,回归传统市场经济,其急速右转是否能成功,不仅受到世界关注,更受到与阿根廷有同样经历的南美国家的关注。

——《人物真相》制作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人物真相】张忠谋 为世界创造两个产业
【人物真相】台湾大选“战猫”萧美琴
【人物真相】奥特曼复职Open AI CEO之谜
【人物真相】日本“抗共大使”垂秀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