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军队金门战役为何失败?

人气 2030

【大纪元2024年01月18日讯】1949年10月24日,中共建政后的第24天,发起金门战役。

金门乃台湾的门户,地处厦门湾。明朝郑成功、清朝施琅攻取台湾,都以金门、厦门为出发地。

当时,中共已着手夺取台湾。拿下金门,就是夺取台湾的关键一战。

但是,国军与共军激战三天两夜后,至27日,共军全军覆没,9,086人,或战死,或被俘。

此役被中共称为1927年建军以来“唯一一次彻底的败仗”。

在中华民国战史上,此役被称为“古宁头大捷”。因共军第一梯队登陆地点在金门西北角的古宁头,故名。

捷报传来,国民党主席蒋介石总算松了一口气,说:“这一仗我们全胜了……台湾安全了。”

无金门之战,便无今日台湾。此一役,为中华民国在台湾延绵至今,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那么,共军在金门战役中为何失败?

综合我看到的有关资料,概括起来,主要原因有六:

第一,指挥不当。

共军此役的总指挥,是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司令员叶飞。叶飞选择十兵团中的28军打金门。

28军善守不善攻。当时,28军军长朱绍清在上海治病,政委陈美藻治理福州,参谋长被调走,军中只有副军长萧锋负责。

叶飞手下具体指挥金门战役的,就是萧锋。

1949年10月24日晚,萧锋以三个团约9,000人为第一梯队,分乘300多艘大小各型机帆船,从福建同安县沿海出发,驶向金门。

这三个团分别隶属于三个不同建制的师:主攻团244团属82师,助攻团251团属84师,253团属85师。

三个团登陆后,竟然没有一名师长随同登陆统一指挥。三个团在团长指挥下,各自为战。上岸后,一个劲地朝纵深猛插,没有立即修筑工事,巩固滩头阵地。

仅有在古宁头突破的助攻团团长刘天祥,留下一个营,巩固登陆场。正是靠了这个登陆场,共军才勉强坚持了三天。

最后,登上金门岛的三个团,被国军各个击破。

第二,骄兵轻敌。

当时,金门岛上的守军主要是由李良荣任司令的国军第22兵团,约两万人。

叶飞统领的中共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有10万大军。这10万大军从山东打到福建,一路都很顺。叶飞根本没有把金门守敌放在眼里。

1949年10月,在福建泉州召开的十兵团作战会议上,叶飞自信满满地说了四个字:“此役必胜!”

叶飞在老虎洞宴请厦门地方领导时,用筷子指着菜盘说:“金门就是这盘中的一块肉,想什么时候夹,就什么时候夹,跑不了。”

叶飞还对具体指挥金门战役的萧锋说:“看来大陆再也不会有什么大仗打了,你们28军就扫个尾吧。”

进攻金门的船只本来就很紧缺,但是,主攻团的几条船上却载着大量新印制的人民币,据说是准备用来庆功时论功行赏的。另一个团的船上装了肥猪,是准备开庆功宴时大快朵颐的。还有的船上还载着办公桌、椅,准备战斗结束后,建立“新政权使用”。

主攻团的作战计划中有一则命令:“每人携带熟给养三餐,准备苦战一天。”意即一天结束战斗。助攻团则准备“在金门县城吃中午饭”。

金门岛上有一支装甲部队,有美制M5A坦克22辆。叶飞和萧锋都知道,但没有当一回事。

共军登陆部队确实带了打坦克的火箭筒。当时,火箭筒分为前筒、后筒和火箭弹三部分,需三人配合才能发射。

因欠准备,结果前筒装在甲船,后筒装在乙船,火箭弹装在丙船。共军强行登陆后,因建制混乱,甲找不到乙,乙找不到丙。火箭筒全部无法使用。

而国军的坦克却派上了大用场,给共军以重大杀伤。国军东南军政长官陈诚称:“金门作战,装甲兵居于首功。”

第三,准备不足。

中共第三野战军副司令粟裕,对攻击金门曾经有过“三不打”的指示:没有一次运载六个团的船只不打;敌增援不打;要求山东沿海挑选六千名久经考验的船工支援十兵团,船工不到不打。

但是,粟裕提出的三条,金门战役打响前,都没有准备好。

就船只而言。仅准备了300多艘,只能运三个团。由于船只不够,只好等这些船把第一梯队运到金门后,再回来接运第二梯队。但是,这300多艘船一艘也没有回来,就全部被摧毁在金门海滩上。

当时,一位县委书记说:“福建这么大,我看筹一千条船也能筹到。”一个船工在战后说:“什么没船?我住的那湾子里就有一百多条哩。”

就敌增援而言。金门战役打响前,蒋介石下令驻广东潮、汕的胡琏所属12兵团增援金门。有关胡琏兵团正被调往金门的情报,频频传来,却一直没有引起共军指挥系统重视。10月24日,胡琏兵团已在金门海面停留一天一夜,即将登陆,共军还浑然不知。

当共军在金门北岛登陆时,胡琏的12兵团在金门南岛下船。

当共军在北岛与金门守军激战的关键时刻,胡琏的12兵团源源不断从南岛增援北岛。共军越打越少,国军愈打愈多。最后,在国军南北夹击下,共军一败涂地。

国军的海军、空军对金门岛上的陆军的增援,对国军取胜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共军既没有海军,也没有空军,为登陆金门的官兵提供海、空支持。

至于山东六千名久经考验的船工,一个也没有到。

第四,知彼不足。

当时的福建省政府主席兼厦门警备司令汤恩伯,在厦门失守后,蒋介石严令汤:“金门不能再失,必须就地督战,负责尽职,不能请辞易将。”

金门岛原无永久性工事,由于受到蒋介石的特别关注,1949年10月初,金门国军开始大规模建永久性工事。在古宁头到一点红之间,宽达10公里的海岸线上,建了200多个碉堡。

汤恩伯从厦门退守金门后,成为金门战役的最高指挥官。他判定:共军登陆金门,必在古宁头至一点红之间。

10月24日下午,国军22兵团在古宁头和一点红沙滩上举行大规模反登陆演习,到黄昏才结束。

几小时后,共军果然在古宁头至一点红一线登陆,登陆点的选择与汤恩伯的判断不差分毫。战斗的情景又与白天国军演习的情况如出一辙。

这一线的200多个碉堡,国军22兵团全体将士,包括被共军轻视的装甲兵,以及及时赶来增援的海军、空军、陆军,给来犯共军迎头痛击。

第五,民心不顺。

共军征集的船只、船工大多来自福州、泉州等地。每船三两黄金,每人三两黄金,再加鸦片。

即便如此,这些船工对共军攻打金门并不热心,有的要么藏匿不出,有的要么故意捣蛋。

战役最激烈时,十兵团从厦门重金募得一艘火轮,拟增援金门,但船主竟疯也似地把船开上沙滩搁浅。

上了船的船工也贪生怕死。尽管事先给他们先吸食了鸦片,仍胆小如鼠。接近金门海滩时,面对隆隆的枪炮声,吓得龟缩船底舱不敢出来。

共军登上金门岛后,金门百姓不仅不支持,反而与之为敌。

国军飞机来轰炸共军时,古宁头村的村民们聚在附近山头看热闹。村史记载:每当飞机投中目标,村民都大声欢呼。

国军押解共军俘虏和伤员下战场时,村民皆喊:“打!打!打!”

六,天意使然。

共军在偷袭金门岛的过程中,出现三大意外:

第一个:国军炮弹意外击中共军船只。

10月24日深夜,当共军244团在古宁头登陆时,白天参加军演的国军,有三辆坦克意外留在古宁头的沙滩上(一辆出故障,另两辆留下护卫)。

其中,一辆坦克意外地将炮口对着海面;一位射击手意外地踩到脚部的击发器,将一颗穿甲弹打出去了;这颗穿甲弹意外地命中了共军登陆的244团的弹药船。“轰”的一声巨响,引发大爆炸。

一时间,火光冲天,引燃周围的船只,警醒沉睡的国军。三辆坦克随即投入战斗;其他国军官兵迅速各就各位,参加战斗。

第二个:国军中尉意外踩响地雷。

古宁头大战前,凌晨一点多,国军201师的突击排排长卞立干中尉查哨时,意外地踩到地雷受伤。当时爆炸声很大,惊醒防线上睡觉的官兵,以为共军上岸了,纷纷拿枪警戒,带着弹药冲入战壕。炮兵营迅速将各炮位的炮弹推入炮膛,开始备射。

半小时后,第一波抢滩的共军真的来了。他们一下船,便成了国军枪炮射击的目标。

第三个:上涨的海潮意外出现退潮。

共军的第一梯队三个团分乘300多艘船,于25日凌晨登陆金门时,正值海水最高潮时,水深浪阔,船只长驱抢滩。

共军登陆后,恰好遇到退潮。潮水一下子退到10米开外,共军船只全部搁浅在海滩上。

当晚,这些船只受到国军炮火的猛烈攻击。天亮后,国军的飞机和军舰赶来,从天上和海上对着这些船只又轰又炸。

结果,300多艘船只无一幸免,全都在炮火中化为灰烬。

结语

1949年10月,金门一役,共军全军覆没,出乎共军官兵意料之外,也出乎国军官兵意料之外。因为当时中共在大陆已夺取政权,国军正败退台湾。

对于中华民国来说,古宁头大捷,除了共军主观失误,国军英勇奋战,国军海、陆、空密切配合等之外,一连串的意外,确似天佑神助。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56年前毛泽东为何紧急飞离武汉?
王友群:中共在台湾问题上极端虚伪
王友群:中共为何对台湾羡慕、妒忌、恨?
王友群:1948年刘伯承邓小平为何争吵分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