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银行世袭到行业垄断 中共体制被指畸形

人气 2304
PlayListen to More News

【大纪元2024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圆明采访报导)近日,一个小学生填词造句的视频引发热议。男童的理想是长大了要当农业发展银行的行长,“继承我的爸爸”,“继承我们的家产”。为此,业内人士解读了当下中国的社会生态。

“农行小行长”童言无忌,却引起一场轩然大波。有消息称,农业发展银行总行在内部下发了紧急通知,要求“各行部迅速组织排查是哪家的孩子,尽快溯源,消除舆情萌芽”。

4月7日,安徽省分行新闻发言人做出回应,称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以下简称“农发行”)共设四级机构,总行、省分行、地市分行、县支行。经排查,视频中的学生确实是该行员工的孩子。其父亲是某县支行行长,母亲是某市分行机关部门副主管,孩子的爷爷、外公曾经是农发行员工,均已退休多年,外公曾担任过另一县支行行长。

该发言人表示,孩子父母目前的工作岗位符合监管要求和农发行任职回避制度规定,为此他们处于异地工作状态。孩子父母是学校毕业后通过招聘进入农发行工作的,此后相互认识结婚。

2019年,农发行总行出台了严格的禁止准入规定,无论是校招还是社招等各类形式招聘,应聘人必须承诺在农发行没有组织人事部门规定的近亲属,否则一律不予录用。

网民则认为,它赤裸呈现了一个权力近亲繁殖的关系网络,且“大概能够看出某个地级市的权力结构”。

网民表示,“关键字是家产……这是谁给他的概念?”“从小就有把国有资产变家产的意识,多么有‘钱(前)途’的少年。”“有个成语叫耳濡目染,还有个成语叫童言无忌。”“确实是家产,孩子说了实话。”

“与前次一官二代在群里炫富,有部门马上出台通知让员工管好自己家属言行、自媒体内容……有异曲同工之妙。”“他只是个缩影。”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留意到,2022年6月,《河南日报》发布了一篇名为“三代烟草人的传承与守望”的文章,被网民们一眼看出了其中的裙带勾结、家族腐败,最终低级红高级黑的宣传惨遭翻车。

之后,又有许多类似的报导被扒出。例如“祖孙三代税务人/电力人/警察”的故事,其中最夸张的是由铁道部旗下媒体“人民铁道网”所发的《一家三代出了21个铁路人》。曾有网民如此评价中国社会的阶层固化、权力通吃现象——“有些工作岗位,跟爱滋病一样,通过血液、母婴、性传播。”

绕过监管红线 权位世袭代代相传

前河北某银行支行会计主管李女士告诉大纪元记者,亲属在同一个银行机构这种情况挺普遍的。因为银行企业比较好,一般只要有机会,都会想办法进到这个行业里。内招很明显就是针对银行的一些亲属有招收的名额,把一些名额分配给内部人的亲属或者子女。

李女士介绍说,早在2019年之前,为了防范银行业出现一些金融风险,就有一些亲属回避制度类似的规定。毕竟银行是金融行业,它有资金方面的监管要求;同时迫于上面央行监管政策的要求,下面不同的银行也会制定相应银行的规定。

“比如,支行里头,行长底下的信贷(发放贷款的部门)以及营业室,假如这一条线上都有自己的亲属,就很容易监守自盗。银行行长要发放一个违规贷款,管理人员不愿去承担这个风险,有可能会阻止行长去做这件事。如果说他们一家联合起来想做什么案的话,那就有这个可能。”她解释说。

但李女士指出,制定制度并不能从根本上去避免亲属进入银行。因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都会想方设法地避免碰触监管的红线,或者是换一家支行,或者换异地等等,甚至有的权力非常大的话,即便在同一家行,那谁也惹不起、管不了。

对于“银行小行长”事件,李女士认为,可能他们家里人在家关起门来说话的时候比较随意。一般爷爷都已经是行长的情况下,其实属于银行机构里的高管了,他说话就比较有权威,他想进个人、招个什么人,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包括招自己的亲属,子女、儿媳其实是挺容易的事情。

她说,“中国人在这个行业有了一定的人脉、有一定权威的时候,就包括我自己都听过,‘这个地方就是咱家的啊,你有啥事说话,我什么都能办……’,我听过类似的话。大人有这种心态,孩子耳濡目染听的多了,可能大人的一种夸张的话语他就会理解成那个(银行)就是他家的,他想怎样就怎样,那个就是他的家产,这是我理解的因素之一。”

“另外,中国整体的环境就是拜金主义,大家追求金钱、追求权势,都是这种风气。尤其是在(银行)那种行业出来的人,他说话办事很难免都是那样的。所以这个环境对很多小孩子都是一个负面的影响。只是这个小孩的视频暴露出来了,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讨论呀。其实应该说,这样的孩子并不少见。”

李女士特意提到前一阵中国比较热议的“县城婆罗门”。

今年新年期间,中国网络上出现了一个在年轻人中间引起热议的新词汇——县城婆罗门。“婆罗门”是指印度最高种姓。而“县城婆罗门”,是说现在县城级别的地域城市,已经形成了一股利益群体,构建出了隐形的阶级。

“它大概意思就是,这个县城里头有几个大户人家,官阶比较高,他垄断了这个县城的某些个命脉的行业,那么这些家族就成了当地县城的婆罗门。相当于把县城里头的各个行业、权威机构都给世袭了,可以代代相传。相较小孩世袭银行这个事件,其实是另外一种表现形式。”李女士说。

她认为,中共的这种体制绝对没有公平可言。对普通老百姓来讲,都在想着孩子能够考学,考出一条出路来,将来出人头地。这种体制也是造成中国高考比较畸形的原因之一。

由“银行小行长”看中国的教育模式

原山东潍坊学院历史系教授刘因全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国现行的体制,已经造成了红色权贵阶层这种既成的事实。谁当了什么官,他管辖的这个地方就像他家里一样,所以孩子他很单纯,他就认为将来当了行长,这个银行就像他的家产。(相关文章:专家:教育不取消党控 中国就没希望

他举例说,银行行长家里需要钱,他可以通过一些方式,贪污犯罪不说了。他用借贷,或者是以别的方式,把银行的钱转来转去,能转到他家里;当市委书记的也是,这个市里的大小事,这个市长、市委书记都说了算。他可以变着花样,弄一个招标项目,招给他亲戚的建筑公司,然后把款拨到公司,这个市就像他家里一样。

刘因全认为,确实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共产党从幼儿园开始就给孩子洗脑,所以它就培养出一些怪物来,到了世界上哪个地方,都是哪个地方的毒瘤,就像癌细胞一样扩散到哪里,就祸害哪个地方。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

他表示,接触过三教九流的人物,观察发现,有一些干部子女、红二代的、太子党在海外,骨子里就有一种傲慢,他根本不把平民百姓家庭出身的孩子当回事。他认为他们是高贵的,他们的血统也是高贵的。“有时候他们谈话,流露出一些观念来,感觉非常的可笑。”

“几代人被共产党洗脑,六七十岁的当爷爷的,都是毛泽东时代被洗脑的这些人。他们的孙子一代一代洗脑下来,已经真是很难扭转了。特别是红色权贵,他们已经把享受当成一种自然的、应该的,所以他不感觉心理上有什么障碍。”

在中国大陆,孩子被过早地灌输中共政治宣传。从家庭教育方面,刘因全认为,培养孩子还是要用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比如儒家的“仁、义、礼、智、信”,这些基本的人类道德,与人为善,谦卑隐让,人类共同的这些美德,无论什么时候,还是要从小教给孩子,尽量地给孩子纠正社会上一些不好的东西。

“看上去,像有些孩子,共产党体制内那些当权的、顺风顺水的,以为现在已经很成功,很得意,是人上人了。那些人看上去,他们已经很风光,但不定什么时候他们就倒楣了。”他说,“我觉得教育后代还得叫他们脚踏实地,走正路。”◇

责任编辑:孙芸#

推荐阅读

中共印钞54万亿仍陷通缩 钱哪去了?

大陆多家银行反向追薪 员工吐出绩效工资

南京储户243万存款被挪用 银行只肯赔一半

相关新闻
想当行长继承家产男孩的父亲确是农发行行长
FBI警告中共正倾力破坏世界安全和经济
广西糖厂12吨消毒剂散刺激烟雾 疏散千余人
中国近日恶性伤人事件频发 令民众担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