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恐惧三大风险交织 专家:金融崩坏将至

人气 5625

【大纪元2024年05月25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赵彬、宁芯采访报导)中国房地产爆雷两年后,其冲击力引发的更大规模金融危机正在逼近,以至于主管金融的中共副总理何立峰近日发出警示:“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的近、中期目标,直面金融领域存在的风险隐患。”

“这一次他们(中共最高层)非常着急!实际上,情况的严峻已远超过所谓的系统性金融风险隐患,现在就是金融崩坏。”旅美华裔经济学者李恒青对大纪元表示,“与房地产泡沫破裂后紧密相连的金融系统的崩溃、垮塌的过程就在眼前。”

“三大风险”交织

5月21日,中共举行全国地方党委员会金融办主任会议,国务院总理、中央金融委员会主任李强要求:“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中央金融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何立峰出席会议时也称,要严防三大风险交织叠加。他说:“当前,要统筹做好房地产风险、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地方中小型金融机构风险等相互交织风险的严防严控。”

中国指数研究院最新报告显示,1—4月份,新建商品房销售面积2.9亿平米,同比下降20.2%;同时新建商品房销售额为2.8万亿元人民币(约3,866亿美元),同比下降28.3%;4月单月,商品房销售额为6,712亿元(约927亿美元),同比下降30.4%。

此外,中共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各线城市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同比和环比的下降幅度在扩大;70个大中城市中,新房价月增的城市包括上海在内仅有6个,比3月减少5个;新房价月减的城市有64个,比3月增加7个。

房地产断崖式下滑直接冲击中共政府的财政收入,官方发布数据称,1-4月,中共的税收收入66,938亿元人民币(约9,16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4.9%;在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车辆通行费、彩券公益金等收入)中,与房地产关联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10,536亿元(约1,45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0.4%。

李恒青表示,何立峰提到房地产、地方政府债务、中小型金融机构的三大风险,其中房地产是核心风险。“现在房地产爆雷引发的大危机就在眼前,灰犀牛就在门口,黑天鹅天天在窗户外飞,严峻的现实令中共最高层着急了!”

李恒青解释说,“过去几年,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把大量融资都投到了房地产,房地产爆雷后留下巨额债务,有的估算是60万亿(约8.3万亿美元),也有估算是90万亿(约12.5万亿美元),甚至接近100万亿(约14万亿美元)。这样规模的债务地方政府无法还,现在很多地方政府欠薪,公务员在降薪。即使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

对于中小型金融机构的风险,李恒青说,此前发生了河南村镇银行事件,涉及40万储户的毕生积蓄,共400亿元人民币(约55亿美元)无法提取,储户的维权申诉遭到中共的冷血镇压。像这样的中小型银行在中国大约有4,000家以上,下一步很快将冲击到这些银行,类似河南村镇银行的事件将陆续爆发,中国版雷曼时刻进入读秒阶段。

中国银行系统如何躲过危机?

北美投资顾问Mike Sun对大纪元表示,“危机的蔓延过程通常是从村镇银行到地方性中小银行,再到股份制银行,最后到国有大银行。国有银行巨头为躲避危机,今年开始陆续在发债补充资本金,近期又开始发行‘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债券。”

近日,中国最大的几家国有银行开始首次发行一种特殊的吸收损失的债券,其目的被指是避免2008年雷曼金融危机的重演。

5月20日,中国工商银行(ICBC)宣布,发行了400亿元人民币(约55亿美元)的所谓“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债券。5月23日,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也启动了300亿元(约42亿美元)TLAC债券发行的定价。

“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债券是为了应对银行“大到不能倒”的问题,2015年金融稳定理事会(FSB)针对全球系统性重要银行(G-SIBs)提出TLAC资本要求,以避免这些大型银行破产时可能演变成系统性金融危机。

当发债机构出现重大营运或破产危机时,得以契约形式或通过法定机制将债券减记面额或转换股权,这可能导致客户部分或全部债权减记、利息取消、债权转换股权、修改债券条件。如到期日、票息、付息日或暂停配息等变动。

Mike Sun表示,“他们(中共高层)不想重蹈日本当年房地产泡沫破灭后的覆辙,应对危机短期可以依靠发债,但是中长期还是要靠内需,当局现在的手段只是延缓危机,并不能解决爆发危机的根本问题。”

另一方面,近日,广东、四川、山西等省的中小金融机构正在试图通过合并、重组壮大其资金能力以应对危机。

日前,成都银行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拟收购本行控股子公司四川名山锦程村镇银行其他股东股份将其改建为雅安分行的议案》。

东莞农村商业银行则将于5月30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吸收合并旗下两家村镇银行惠州仲恺东盈村镇银行、东莞大朗东盈村镇银行相关工作的议案。

山西银行董事会定于6月6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关于收购阳曲县汇民村银行有限责任公司等4家村镇银行合并设立分行的议案》。

击鼓传花游戏已走到尽头

在过去20年中,中国的房地产及其关联产业一直是GDP的重要支撑,2010年之后,一直占据中国GDP的25%—30%。世界银行估算,中国房地产投资占GDP的13%,“如果考虑供应链投入品,则房地产行业约占中国GDP的30%”。

2010年之后,房地产及其关联产业之所以成为中国GDP的重要支柱,与2013年时任总理李克强再次抛出被称为“棚户区”改造(简称“棚改”)的房地产大规模的投资有关。在这一年的6月,中共国务院决定,“今后五年,再改造各类棚户区1,000万户。”

所谓“棚户区”是指过去在中国各地城市普遍存在的结构简陋、安全隐患多、基础设施不配套的住房较为集中的区域。“棚改”最早始于2005年,当时,政府直接以金钱的形式来补偿被拆迁的棚户区居民,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2010年之后,棚改成为中共刺激经济的一项重要手段,同时也催生了中国房地产的泡沫,在面对大量房地产库存时,中共采取的手段是进一步升级扩大“棚改”规模来消化库存,又把房地产泡沫吹得更大。

李恒青表示,中共已经失去多次解决房地产泡沫的机会,击鼓传花的游戏已经走到尽头。如今房地产爆雷所引爆的金融系统危机,以及地方政府的超级债务危机近在眼前,此时,中共只有两种选择,让危机“硬着陆”或者“软着陆”,两者中的任何一种选择都会导致中共政权的倒台。

“‘硬着陆’就是迅速按照法律程序清理债务,但对社会冲击巨大,恐带来社会恐慌,同时,中共政权以及领导人必然遭到问责,中共政权将失去合法性。”李恒青说,“‘软着陆’就是延缓危机来临的时间,找机会慢慢解决,而且这个机会基本来自欧美。比如,中美贸易回到从前,依靠出口盘活经济,慢慢解决泡沫,但是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台湾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对大纪元表示,“当前中国的政治、经济现状与晚清时高度相似,危机四伏,任何一个冲突事件都有可能成为中共政权倒台的契机。何立峰强调要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实质是保党保中共政权,也只是给中共续命而已。”◇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中国各线城市房价环比跌幅创新高 中共急救市
中共推政府买房去库存 专家:资金从哪来?
中共猛打“救市组合拳”专家析难走出困境
专家:中共下猛药能救起ICU里的楼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