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论坛】北京权争投影仪 贵州官场大塌方

人气 3923

【大纪元2024年06月16日讯】过去十多年中共掀起了所谓反贪腐运动,大批贪官被查处,其中贵州的情况尤为严重。贵州是中国最贫穷的省份,也是中国政治上最重要的一个省份,贵州省出了一个总书记,一个人大委员长,多名政治局委员,但也有两任省委书记因为贪腐被抓,还有一任省委书记的太太因为贪腐被判死刑。2024年贵州省官场再次出现大地震,有评论说,贵州官场快被抓完了。那么贵州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对中国的未来又有什么样的启示呢?

习废太子陈敏尔 遗祸无穷 贵州官场巨震不断

独立电视制片人李军在新唐人《菁英论坛》节目中表示,贵州可以说是近两年来中国反腐风暴刮得最猛的一个省,贵州现在以所谓政绩工程、面子工程为线索来查旧账,翻老底,纪委几乎是一查就查出一批官员落马,现在这个风暴还在继续。从级别来看,2023年原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因为严重违法违纪被查,2024年2月份被开除党籍被批准逮捕,贵州被抓的省部级干部还包括贵州省原副省长李再勇(李再勇曾经是陈敏尔的大秘),贵州省政协副主席周建琨。此外贵州省政协副主席陈晏2024年3月25日也落马了。2023年全国一年总共查处了四十多个省部级干部,贵州占的比例远远高出其它省份。2023年贵州省纪委立案审查调查的省级干部有82人,比2022年多了60%,最近网上有个说法,说贵州的官员是不是被抓完了?还有哪个部门,哪个地方,没有官员被抓?最新的消息是6月11日贵州省卫健委党委书记杨慧涉嫌违纪违法被查处。

旅美的中国前资深媒体人蔡慎坤在《菁英论坛》表示,贵州历来是中国一个贫困大省,贫困人口比例应该是中国最高最多的。如果中国要解决扶贫问题,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贵州的贫困问题,所以过去历任贵州领导人都打贫困牌,怎么样脱贫,怎么样使得贵州走向小康。特别是习近平上任这十年来,贵州的省委书记实际上是走马灯式地换,十年换了五任省委书记,基本上每一任省委书记在任时间长则三年,短则两年。

蔡慎坤说,贵州这次出事,我觉得很大可能是跟孙志刚有很大关系,因为孙志刚会牵连到陈敏尔,孙志刚当年能够接任这个位置,陈敏尔肯定也是跟他有所交代的。陈敏尔过去担任贵州省委书记期间,那时候大家没有想到习近平会修改宪法,按照当时情况,之江新军的领头、头马就是陈敏尔,人们普遍都认为,陈敏尔是习近平之后当之无愧的接班人。所以那个时候,各路人马、各路大佬,都跑到贵州去拜码头。像当时还很风光的王健林这样的人,都是卑躬屈膝地跑到贵州去拜访陈敏尔,而且一出手就是给贵州扶贫项目几百个亿。他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想讨好陈敏尔,或者是认为陈敏尔在习近平之后能够顺利接班。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习近平根本就没有打算栽培接班人。

陈敏尔后来到了重庆,他的手下接连出事,包括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在京西宾馆“坠楼”死亡,也是跟陈敏尔有很大关系。鉴于这种情况,实际上陈敏尔已经被习近平抛弃了,或者是冷落了。很有可能现在出事的这些官员多多少少都跟陈敏尔有一些牵连,所以不排除陈敏尔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也会出事。当然孙志刚的情况就更不用说了,孙志刚明显不是习近平所赏识的人,也不是习近平亲自挑选的人,所以说打掉孙志刚实际上背后还会牵涉到很多很多的人。孙志刚的背后,最早培养他的是吴官正,后来提拔他的是俞正声,后来他到北京之后,因为来自安徽又跟李克强私下有很多交集。在这个过程中,习近平肯定不愿意让这样一个人继续留在这个舞台上。更重要的是孙志刚可能在脱贫奔小康过程中,或者是欺骗了习近平,或者是某种程度上让习近平难堪。因为贵州当时是最先宣布脱贫的,但是后来习近平发现根本没有脱贫,但是却让习近平向全世界宣布已经脱贫,已经走向小康了,这不是在全世界面前打习近平的脸吗?

陈敏尔效应 资金大量流入 见钱眼开贪官辈出

蔡慎坤在《菁英论坛》表示,贵州的穷不是说现在造成的,贵州历来就穷。贵州可耕种的土地面积非常有限,过去很多工业也不可能完全放在贵州,因为交通实在不方便。现在有高速公路、有高铁之后,贵州来来往往相对方便一点。贵州过去有一些三线工程,所谓的军工、航空企业的一些分支机构在这个地方,但是它对整个贵州GDP没有太多的促进或拉动作用。实际上过去穷的时候,贵州贪官并不是太多,因为没什么东西可贪。

但是过去这十年来,贵州为什么出这么多贪官?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因为陈敏尔,包括过去这些历任的重要领导,他们在贵州主政之后,很多资金涌向了贵州,使得贵州这么一个穷地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导致这些官员们见钱眼开。再加上贵州大力发展房地产,我们看整个贵阳基本上山都快挖完了,到处都是盖的房子。贵阳本身是没有太多就业机会,那你盖那么多房子,你卖给谁呀?当然它最终可能是卖给全国各地那些夏天想到贵州避暑的人,据说贵州的夏天非常凉爽,所以它打这张牌吸引了很多外地人到贵州去买房子,这是一个比较普遍的情况。当然更重要的贵州的举债,要讲负债率的话,从全国来看,贵州的负债率应该是地方债务比例最高的。

现在贵州总体的地方债务达到一万多亿,贵州每一年的财政收入还不到两千亿,每一年的财政收入都是入不敷出,每一年都要靠大量的中央财政转移才能够维持基本的运作空间。所以很多债务到了贵州基本上是还不了。我们看到过去比较富裕的遵义,现在早就财政破产了。它那个债务早就已经跟债主签订协议了,我只付利息,我不付本金,你干不干?而且是20年只付利息不付本金。你不干,那我就利息都不付了。最后逼得那些银行、债主不得不举双手投降。

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贵州的主要问题是大肆的举债,官员们过去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多的钱,所以说是见钱眼开,尤其是有权力的官员,纷纷的都介入到如何去花钱的过程,你只要花钱就有绝对的利益。因为在中国,政府主导的项目,寻租成本公开的都在20%以上。而贵州这样的穷乡僻壤,很多的扶贫项目,政府主导的扶贫,我估计三分之一的钱都会进到到各路贪官,或者是各路白手套的手上。所以说要归根溯源就会追到这些省委书记的头上。但是省委书记也不是说这钱都揣自己腰包了,他也要把这些利益输送给他们背后的各路靠山上面。习近平要刨根问底的话,他就会追到这些巨大的地方资金项目究竟给了谁,最终的受益人又是谁?所以说习近平现在顺藤摸瓜很容易摸出他背后的敌人,不排除反腐,一方面反腐,一方面来清洗政敌。因为过去习近平这十来年,他都是通过这样一种模式来打掉政敌的。所以说贵州的事情也是原来的一个套路。

贵州经济、政治有何特色 为何腐败如此严重

大纪元资深编辑与主笔石山在《菁英论坛》表示,大概多年前,我在做一个扶贫报导时,曾经电话采访过贵州的一个扶贫官员,谈得挺不错。他跟我说,他们那个地方按照政府规定的贫困线来计算,大概是四成多人口都是贫困人口,他们扶贫的方法就是把老百姓家里的鸡下的蛋全部都计算成GDP,他用这种方法可以把贫困人口降低一成。我记得那个时候中国是按照每人每天一美元来计算贫困线的,其实联合国那个时候已经是两美元了,而中国还是按1美元来算,一年收入是365美元/人,人民币就是两千多块。如果收入不到这个线,你就是贫困,如果你是一年可以收入两千多人民币,祝贺你脱贫了。但是这位官员也说了,实际上老百姓只要一年感冒一次,或者家里面有一个人生个小病,就会花掉两三百块钱人民币,他们就又变成贫困人口了。所以这个说起来非常可笑,最近十多年,贵州等于是大干快上,全国小康看贵州,脱贫就是贵州拖了后腿了,所以贵州拚命地借钱,拚命地建设。

《大纪元时报》总编辑郭君在《菁英论坛》表示,根据中共官方数据,2012年到2021年这十年时间,中共对党政官员立案调查的有380万个案件,查处的官员有408万人,其中二十多万人被追究刑事责任,370万人被党纪或者政纪处分,包括省部级以上的392人,厅级的是2.2万人,县级的是17万人,乡镇级的有61万人,这还是两年前的数字。这两年还是不断地大规模抓捕和处理。我们算一下中国政府公布的公务员人数总共是800万,那400万人已经被处分了,这个比例实在是太可怕了。全世界恐怕还没有任何一个其它群体有这么高的犯罪率。

一般来说,官员的贪污腐败和社会道德是有关系的。但现在的中国是价值观崩溃的年代,官员贪污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这种时代下的贪污和经济好坏其实关系不是很大,当然也有一些关系,我觉得中国的这个社会,当经济变化很快的时候,可能官员更容易贪污。也就是在一个急剧转变的时候,比如说一个地方从贫困向富裕快速转变的这个过程中,人性受到的考验是最大的。贵州的情况我觉得有一些经济数据可能对我们考虑这个问题有些帮助。

贵州省每年的GDP差不多是中国最低的,人均GDP也就是如此,贵州2022年GDP大约是2万亿人民币,但贵州省的政府财政收入是七千多亿人民币。按照人均来算,贵州人均GDP大约是五万多元人民币,人均财政支出近2万元。我们可以和上海比较一下,上海2022年人均GDP是18万元,但上海人均支出的财政大概是3万元。也就是贵州省政府的财政支出占当地经济的比例,要比上海大得多的多,换句话说,贵州的经济是完全被政府控制的,政府控制经济资源,说明行政权力在经济运行的角色,贵州要重得多。我们都知道不受限制的权力越大,贪污就一定会更多。所以贵州有两个情况,第一个是最近二十年经济高速增长,不管是依靠债务,还是依靠其它什么途径,它的经济增长是非常快的。第二个情况是贵州政府对经济的这种控制程度远远大于其它省份。有了这两个因素,贵州官员贪污严重,我们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新唐人、大纪元推出的新档电视节目《菁英论坛》,是立足于华人世界的高端电视论坛,该节目将汇集全球各界精英,聚焦热点议题,剖析天下大势,为观众提供有关社会时事和历史真相的深度观察。

本期《菁英论坛》全部内容,敬请线上收看。

——《菁英论坛》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转载和引用《菁英论坛》文章 ,请保持原文内容,并标明出处。

相关新闻
陈敏尔大秘被查  地方债成罪状之一
陈敏尔大秘突被双开 高层两大派内斗升温
分析:“魔咒”下的天津市委书记陈敏尔
陈敏尔前大秘、贵州前副省长李再勇被起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