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關將近 大陸各地出現討薪潮

人氣 2
標籤: ,

【大紀元2月3日訊】(大紀元綜合報導)中國新年是閤家團聚,其樂融融的日子,人們回家團聚時都希望帶給父母、親友多一些錢。但在中國大陸,每逢年關前,各地出現一片討薪潮,其慘烈程度令人觸目驚心:為了討薪,有農民工堵路堵人,有遭開發商毆打,有被割斷生殖器,有遭到侮辱的女工,也有被董事長駕車拖行兩公里……。在Google上搜索「討薪」,可找到262萬條相關新聞。各大網站並設有專題網頁。

據南方網報導,目前,全國拖欠民工工資已高達1000億,建築企業拖欠工資的比例高達72.2%,僅有6%的民工能按月領取工資。「民工欠薪,心酸話題幾時休?」。

70位民工討20多萬工錢4個月仍未果

據長江日報3日報導,「快過年了,我們70餘人20多萬工錢討了4個月一直未討到。」2日,黃陂農民工吳恆運說。

吳恆運介紹,前年7月,他們與武漢闊達裝飾工程有限公司承包人林珀簽訂合同,承包東風汽車有限公司商用車技術中心武漢試驗基地3號廠房的部份裝飾工程,承包總額32萬元。雙方約定工程整體驗收合格後付清全款。去年9月,工程驗收合格交付使用。但對方僅付10.5萬元,暫扣5%質保金,還欠著21萬餘元。

去年9月至今,他們多次向承包人林珀討要工錢,林珀均以發包方沒與其結算為由推脫。2月1日,他們去詢問發包方,一經理稱錢已給林珀。這些農民工手上均有林珀簽名認可的結算單。他們說,為討工錢,他們專程來漢多日,住旅店一天花費50多塊。

2日,承包人林珀手機一直關機。目前,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勞動保障監察支隊已對此立案調查。

上百農民討薪堵路 「知道違法迫不得已」

據河南商報2日報導,1日上午10時30分許,上百農民工堵路討薪,致鄭州北環大動脈「腸梗塞」,車輛排起數百米長龍,不少司機鳴笛洩憤。在北環與花園路交叉口,這些農民工跨過護欄,擁到北環路上,扯起白色條幅,將車輛堵得水洩不通。

一個操著四川口音的女子情緒非常激動,正大聲跟北林路辦事處的工作人員理論。「只要能將錢討回來,我就算被槍斃了都沒事。」這名女子自稱姓何,是替由四川廣元來豫的600多農民工討工資,如果「討薪」失敗,他們就一直「堵」下去。

何姓女子說,堵路是迫不得已。她自稱是河南省宏達建築勞務公司的會計,因河南省航天建築有限公司拖欠了公司600多名四川農民工的工資,「像孤兒一樣無助」,只好到路上來堵車。何女士說,經過多次交涉,拖欠方都不理不睬。「我就像皮球一樣,被一腳踢過來,一腳踢過去。」

同在該公司的吳先生,言語更激動:「我知道『堵車』是違法行為,但不違法不中,不違法要不來錢。」

北環是交通大動脈,從1日8時直到中午,斷斷續續被討薪農民工阻斷。經現場測算,在行車暢順時,北環路每分鐘通行約70輛車,每小時約4200輛。如果按被堵2小時計算,被堵車輛就達8400輛。如果每車平均有3人,每人平均浪費1小時,就浪費了社會約2.52萬小時,浪費的警力成本更是無法計算。

無奈堵人 守七天終於見到人

1日上午11時30分許,在鄭州市經八路與任寨北街口,30多人圍著一輛車,情緒很激烈。車內坐著一名中年男子,看不清面部表情。討薪這件事兒讓兩撥農民工「走到一起來」。一撥在鄭州找,一撥在新鄭找,終於「圍追堵截」找到共同的包工頭。

他們有相同的包工頭,有相似的要賬經歷。為了找到包工頭,兩撥農民工結成了「聯盟」。其中一撥農民工派人在包工頭家蹲守了7天,終於見到了人。另一撥聽說後,也趕了過來。

為了不讓車內人出來,車主許又軍摁了鎖車鍵。許又軍是一個小工頭,他帶著幾十號人承包工程。而車內那名男子就是欠錢人。

「他現在還欠我工程款42萬,另外還有10萬元借款也沒還。」許又軍說,他手下有87名工人,分別來自駐馬店、信陽、安陽等地,從施工到現在,一分錢還沒有領到。

最後結果是,一方獲得付款許諾,另一方還在談。

8名農民工討薪無果 「綁架」老闆坐駕

1月25日下午,鄭州市一建築工地的數位農民工將項目負責人的寶馬車圍住,不讓離開,而項目部負責人則另外叫車「強行離開」。
  
一穿綠色羽絨服的婦女表示:「我叫凌端萍,2009年6月15日,我和老公老宋組織了50多名工人,承接了海天集團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在鄭汴路一工程的屋頂鋼漂架項目。」凌端萍介紹,當時,他們和項目部經理方汝生簽訂的工程造價是160萬元,在交過20萬元押金後,他們開工了。

「待工程即將完成時,方汝生10月20日早上把我們的施工人員攆出施工現場。從趕我方出場時到現在已兩個多月……工人在工地等待長達兩個多月要不到一分錢。」

25日15時,市建委清欠辦主任張順海說,他們已和三方溝通了一個上午,但由於各方面都不肯讓步,協調沒有結果。但市建委從即日起,暫停當事建築公司及勞務公司在鄭承接工程的資格,由工程總承包單位和勞務公司通過協商或正常法律途徑解決工程款結算糾紛,而後根據結算結果,支付工程款,支付農民工工資。

而方汝生說,老宋他們那個鋼漂架工程幹得「一塌糊塗」,「我準備起訴他們,不想再說了。」
  
包工頭討薪十年未果 變身破爛王

據亞心網報導,在烏市南梁坡26號一個廢棄工地的工棚裡,陳德軍看見工人李志林走進工棚,然後「嘩啦」一下把一編織袋的塑料瓶子倒在地上,蹲下給瓶子歸類,問道:「其他人呢,什麼時候回來?」李志林抬眼看了下他又低下頭,幾秒後生硬地蹦出3個字:「不知道。」

10年來,陳德軍早已習慣了工人們對他的這種態度,因為作為包工頭,他沒能替工人們把工錢要回來。

今年46歲的陳德軍老家在四川南部縣大堰鄉,1999年,他帶著工人在這個工地打工,原以為勞務費可輕鬆拿到手,哪想被一拖再拖,而且這一拖就是10年。

10年間,陳德軍從沒回過老家,他留在這裡的目的只有一個——「拿到屬於自己的工錢」;10年間,陳德軍的工人已走了不少,但目前仍有26名工人被迫和他在一起堅守,他們也從沒回過老家;10年間,為了維持生計,陳德軍和他的勞務大軍大部份轉變了身份——從建築工人變成走街串巷的拾荒者。

7名打工多年的洗腳工討薪 老闆堅稱不認識

據重慶晚報報導,眼看新年快到,都想回家團聚時錢包鼓一些。渝北區的7名女子想起曾工作過的洗腳城還有一個月工資未領到,便找到老闆想補發。萬萬沒想到的是,曾經常見面的老闆如今卻成「陌生人」,一口咬定不認識她們。為老闆辛苦工作五、六年,老闆怎麼就不認識自己的員工呢?前日,洗腳妹經廷英問,怎樣才能喚醒老闆的「記憶」?

洗腳城周邊的幾家店面,一不願透露姓名的店主說,以前常見這些妹兒出入洗腳城,還時常照顧他的生意。曾在這家洗腳城干了10年的前主管、50來歲的蔣世芳說,7位洗腳妹以前是這家洗腳城的員工,她們的暫住證、健康證、工作牌等,當時都是由她一手經辦,然後報請張老闆批准。蔣世芳告訴記者,那個唐姓主管是張老闆的姐夫、唐姓員工是他的侄兒,不明白張老闆為何說不認識二人。

盧佐瓊還出示了前年辦理的、編號為G-10569的健康證,工作單位就是該洗腳城;經廷英手裡還有一份洗腳城2006年為她辦理的保險單和一枚工作牌。

針對這些情況,張老闆還是堅持說不認識這7個人。至於她們手中的證照,張老闆說,那些都是可以偽造的。

這些故事還有很多:

西安80餘農民工討薪遭開發商毆打

民工上門討薪被割斷生殖器

杭州毆打侮辱討薪女工4名涉案人員被拘

討薪職工被董事長駕車拖行兩公里

20名工人貼身跟蹤領導討要社保福利(組圖)

農民工為討薪圍堵小區 與特警對峙2小時(圖)

農民工討薪遭報復 為了70元失去一個腎(圖)

男子討薪不成街頭裸奔 手舞足蹈瘋狂攔車(視頻)

民工跳樓討薪 圍觀者冷漠起鬨:換個姿勢(圖)

村民討薪路上水庫溺水身亡 官方稱正常蓄水

婚慶主持人向老闆討薪遭罵請假跳江

………..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實行養老保險新政 廣東退保潮引發衝突
湖北農民工患甲流 付不起昂貴的醫藥費
中國農民工接種甲流疫苗杯水車薪
邊打工邊「蹭課」 農民工修成碩士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數字極權主義侵襲 最後的自由之戰
【珍言真語】張崑陽:痛心同伴陷囹圄 堅持抗爭
【新聞大家談】至暗時刻 重現奇蹟關鍵密碼
【財商天下】公私合營復活?「待割韭菜」出逃
【薇羽看世間】釋放大海怪 舞弊陰謀無處遁形
【微視頻】川普記者會正名 拜登社會主義改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