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住房問題是中共的癌症

梁京

人氣 16

【大紀元3月17日訊】兩會再次以溫家寶的真情作秀結束。不過,他演技再高,也改變不了此次兩會留下的惡劣印象:中國的紅色權貴資本主義已進入更無恥的階段。不少權貴講話十分放肆,甚至不怕引起眾怒。這也許是因為他們在全球經濟危機中大發橫財,得意忘形,但更可能因為他們相信中共的「維穩」體制不可動搖,老百姓再不滿意,也拿國家鐵拳無可奈何。

中共治下的權貴資本主義真的牢不可破嗎?中共高層並不敢這樣想。溫家寶在會見記者時不得不承認,中國存在嚴重的社會不公,威脅到政權的穩固。于建嶸不久前透露,一位高官對他說:「我認為(中國)一定會發生動盪,而且時間不會太久」。

事實上,此次兩會為理解中國未來發生動盪的機制提供了一個重要線索,那就是住房問題很可能將成為全面引發中國經濟和社會危機的一個導火索。

據《南方週末》透露,儘管胡溫刻意迴避房價問題,卻無法阻止代表紛紛自發議論這一敏感話題,房價成為兩會的第一話題。許多議論傳遞出權貴的真實心態和想法。

比如,當記者逼問住房建設部長姜偉新政府能否穩定房價的時候,他的回答是「能穩定,總理都說了,不穩定怎麼行,肯定行!不行也得行」。這種近乎黑色幽默的表態,如何給人信心?

報導中還有一個細節,全國政協教育組在一次分組討論中,話題自發地集中到了高房價。開發商張傑庭好心勸其他代表買房,「我們是房地產二級開發商,知道過程中所有細節。今年趕快買吧,北京住房的均價,未來兩年要漲到4萬元一平米。」有人問:「那老百姓怎麼辦呢?」張傑庭大聲回答說:「老百姓有老百姓的活法,政府有政府的活法,有錢人有有錢人的活法。」全場鴉雀無聲。

許多人會問,溫家寶到底是不想降房價還是沒有辦法降房價?要搞清這個問題,必須明白房價高的真正原因。3月8日,政協委員梁季陽的大會發言多次獲得熱烈掌聲,就是因為他點破了許多人不敢說的事實:「房地產市場的病根在於土地壟斷,在於地方政府對土地財政的過度依賴。」他還說:「地方政府是房地產交易中最大的獲利者。據統計,2009年全國的土地出讓金收入已經超過1.5萬億元,不少城市的土地出讓金已經佔地方財政收入近50%。」

按照這個邏輯,溫家寶只要打破地方政府的壟斷,把農民的所謂小產權房合法化,居高不下的房價馬上就會應聲而跌。問題是溫家寶絕不敢這麼做,因為梁季陽講的只是部份事實,高房價不僅支持著地方財政,而且支持著中央財政,支援著中國的銀行系統。打破政府對城市土地的壟斷,房價可以降下來,但中共政權就垮臺了。

因此,正如葉檀所說,溫家寶現在終於明白,機會主義的調控房價不可能奏效,於是溫決定完全複製新加坡模式,大規模發展保障性住房。問題是,這條路能走通嗎?葉檀說,中國與新加坡一樣,土地高度稀缺,不可能走美國的道路,此話不錯,但新加坡是一個小小的城市國家,不存在大規模的流動人口問題,一個十幾億人口的大國,能簡單地模仿一個幾百萬人口的城市國家的住房制度嗎?葉檀在結論中模仿住房部長的話:「不成功,也得成功。沒有其他路可走。」我為這個結論感到驚訝,不知葉檀是真這樣想,還是在調侃當局。難道中國住房問題的癥結真的在土地稀缺嗎?她應該清楚,中國真正稀缺的並不是土地,中國缺的是社會公正,是治理大國的政治智慧。

不難看到,住房問題已成為中共政權難以醫治的癌症,而這並非因為溫家寶調控房價屢屢失誤。中國高房價隱含著巨大風險,是因為中共多年來迴避對土地、戶籍、財稅和金融制度進行有利於農民的改革之必然結果。中共利用不平等的制度從億萬農民工身上搾取巨額的不義之財,同時也累積了巨大的系統性風險,這些風險現在都集中到了高房價上。迴避實質性的改革而拷貝香港和新加坡的住房制度,當然不可能消除這些風險。這是因為,香港和新加坡都沒有農民問題,而農民問題才是中國的核心難題。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社科院藍皮書:中國85%家庭沒有能力購房
中國房價飆升離譜 上海男白領《蝸居》徵婚
中國有85%家庭沒有能力購房
梁京:中國2009——危機加速深化的一年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阿爾特斯:對中共病毒案提公訴
【新聞看點】紅色恐怖逼香港 北京恐懼什麼
【拍案驚奇】七一遊行全記錄 警惕國安法暗捕
【重播】川普新聞會:6月就業大增480萬
【重播】川普在美國精神展示會上發表講話
【珍言真語】程翔:亡秦必楚 香港不屈滅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