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滄海客:病入膏肓的道德

滄海客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1年10月22日訊】佛山街頭的慘劇震驚了世界。一個兩歲的小女孩,被汽車撞倒,司機知道,又用後輪壓過去,加速逃逸。七分鐘之內有十八個人從掙扎的女孩身邊走過,另一部車又從女孩身上壓過,揚長而去。路人們繞過女孩,目不斜視、面無表情、無人報警求救。最後幸由一位拾荒的婦女抱起女孩呼救。多麼可悲可怕的冷漠

看到這場悲劇,錐心刺骨的痛苦,直衝靈魂深處,欲哭無淚,悲憤難言。恐怖的場景,彷彿進了地獄,一群僵尸,雙眼發直,冷酷無情,繞過在血泊中掙扎的女孩,身若游魂,心如寒冰。此情此景,身為一個中國人,我真的不敢面對世人,無地自容。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冷漠是一種對生命的漠視,對社會的逃避。它源於一顆被強權嚇破了的膽,一顆被自私填滿了的心。從國民的冷漠程度,可以大致判斷一個社會制度的優劣和傳統文化的存在狀態。

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其核心是敬神愛人,崇尚仁義禮智信的倫理道德。自中共出現以來,一直不擇手段地破壞傳統文化,要與一切傳統文化徹底決裂,代之以黨文化。這是一場真正的浩劫。

我幾乎經歷了中共建政以來所發動的一系列政治運動。形式多樣,核心目的只有一個:一步步地消滅傳統文化,鞏固極權統治。

傳統文化是一個民族的靈魂,一個民族得以延續的精神支柱。馬列主義要用它的邪教教義取代傳統文化,要把人類變—馬列邪靈控制下的一群行尸走肉,也就是中共所要的「馴服工具」。操控這些工具,「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成為一伙反宇宙、反神佛的黑幫。

從「打AB團」、到延安整風、搶救運動直到四九年之後一連串政治運動,一直都是用殘酷鬥爭的辦法,「背靠背地揭發,面對面地鬥爭」,使人人自危,互相戒備。朋友、同事、親屬、夫妻之間,今日關係親密,明天反目成仇。黨性取代了人性,背叛、出賣、捕風捉影、造謠構陷、落井下石、刑訊逼供,無所不用其極。每次運動一來,總有一些人被批鬥、被「戴帽」、被勞改。

僥倖逃過一劫的人,必須與幾類份子們「劃清界限」,決不能流露絲毫同情。

久而久之,人人謹小慎微,冷漠無情,甚至幸災樂禍。只要沒整到自己頭上,不管他人死活。文革時期,我在被批鬥的會上,在「牛棚」裡,冷眼看中國,以為人人都變成了狼,其實是對狼的大不敬。

佛山市的慘劇,只是冰山一角,卻像一次隨機抽樣調查,証明冷漠之人占的比例高得驚人。不管你是什麼信仰,一顆冷漠的心,絕對進不了天堂。

信仰危機與馬列餘毒

文革之前,人們雖然心存恐懼,關係冷漠,但多少還有一個虛擬的共產主義幻想來填充混亂的頭腦。文革之後,幻想破滅,出現空前的信仰危機。鄧小平乘機拋出了一個「一切向錢看」的誘餌。

信仰有危機,理想變虛無,但鬥爭哲學猶在,加上個拜金主義,冷漠倍增。「摸著石頭過河」,把一切仁義道德攪成了一灘混水。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一個人如果冷漠到失去了惻隱之心,就失去了基本的人性。在中共極權統治之下,人心冷漠,是中國人的悲哀。在輾壓孩子事件中,暴露出來的極度冷漠,撕心裂肺,震驚靈魂。滿腦子拜金主義的肇事司機竟然說:我知道壓了孩子,壓死不過賠兩萬元。若壓傷了,就要幾十萬,所以我繼續往前開,壓死她。」真是豺狼不如!司機和路人們的極度冷漠,無疑應受譴責,而造成這種冷血環境的中共,更是罪無可赦。

當四川大地震時,學校的豆腐渣工程壓死三千多學生,政府卻嚴禁追查責任部門。反而把喪事辦成喜事。某作協副主席還說那些冤死的孩子們「雖死也幸福」!這些用筆殺人的御用文人,就是冷血的幫兇。

冷漠是人性的喪失,所以,在某種政治氣候之下,冷漠也可以轉化成一種殘忍的狂熱,一種虐待狂。想想文革時的大屠殺和殺人吃人的瘋狂;看看十幾年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酷刑折磨、活摘器官,無不反映出中共製造的冷漠,是一種喪盡天良的人性瘋狂。

不能回避的道德責任

女孩的鮮血,也是對我們每一個人的良心拷問。我們習慣於籠統地承認自己也是有罪的,但卻總是把具體的罪推給某些團伙,如四人幫之類。基本上不承擔個人應負的道德責任。另一方面,對中共犯下的纍纍罪行熟視無睹,甚至為其辯護。把愛黨和愛國混為一談。我的一些朋友,對於中共殺了幾千萬人的罪行,以及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很不以為然。當問他們是否認真看過各種有關的書報時,答道:我不信,也不看,我只看中央四台!我不喜歡他們搞政治。我問:中央台不就是講政治嗎?他無言以對。

海外華人表現出來的對中國現狀的冷漠,其實是一種逃避。因為內心依然懷著對中共的恐懼,對自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的所作所為,在潛意識裡希望回避。但是,每個人都無法回避自己的良心。認清真相,是得救的希望,其中也包括認清自己的過去和現在,真正清除黨文化的餘毒。

我向那位拾荒的婦人致敬!中共把她壓到了生活的最底層,卻沒能奪走她的愛心。拜金主義沒有腐蝕她的人性。有人竟然說她救人是為了炒作自己,卑劣的小人總喜歡向好人潑污水。也正說明這個社會的墮落。

冷漠已經為中國的一種國恥,但願小女孩的血沒有白流,能夠驚醒國人,認真地反思一下,人生之路應當怎麼走。

@

評論
2011-10-22 1: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