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靜:退出黨、團、隊就是退出了假、惡、暴

陳靜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12月05日訊】獨裁者好像都有一個共性,自己把自我膨脹到極致然後逼著別人把自己供起來,他以為這樣就可以成神了。他以為強權可以統治一切改變一切,卻不知道強制改變不了人心的道理,結果弄得自己死於非命。

他混淆了一個概念,真正的神不是被人逼著供起來的,而是人們真正的從內心裏敬仰神,對他五體投地的。

2011年10月20日,卡扎菲被他的人民革了自己的命,在這之前他用了42年的時間革了民眾的命。最後他在自己建起的關於的革命英雄的神話中悲慘地死去。42年的強權統治對於利比亞來說是個不短的噩夢。那樣一個不可一世的噩夢了別人42年的卡扎菲,這樣的不得好死,我想一定會觸動到每個人的內心,因為卡扎菲不僅是我們的噩夢,其實還是我們每個人的一面反光鏡。

42年的強權為甚麼會存在?是因為卡扎菲拿著強權逼著利比亞人的緣故嗎?當然是這樣,面對強權的槍口很多人低下了高貴的頭,這不能不讓人遺憾,自己的意志被強權強姦有的人違心的低下了頭默不作聲。更可怕的是還有少部份人認同了卡扎菲的強權並且誓死為之效忠的。不管是被迷惑誓死效忠的還是被迫強姦意志的,都是卡扎菲42年強權的不同層度的支持者。因為一種強權的存在不會是,不會僅僅是某一個人就能構成強權。

是啊,我們在卡扎菲被俘之後終於看到了他的卑微和渺小。為甚麼呢?因為卡扎菲的背後沒有了支持者。即使他有再大的魔性也沒有人去為他執行了。

但是,也有那些不屈、不畏強權、堅持正義的勇士,正是因為他們的正義之舉順應了天理,利比亞才會有光明的到來。

中國人在被邪的強權強制了60多年之後,很多人已經麻木的連真相都不聽了,
當卡扎菲成為我們每個人的一面反光鏡時。首先我們要問一問自己,我們有沒有認同過中共「假、惡、暴」的特性;我們有沒有膨大的自我不可一世的樣子過;我們有沒有為了個人的利益去傷害別人過;我們有沒有為了五斗米折腰,迫於強權低下了高貴的頭,甚至助紂為虐。

卡扎菲成為我們每個人的一面反光鏡時,也讓我們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因為卡扎菲最終也沒有逃出一個理「你怎麼對待人民,人民就怎麼對待你」。

其實你也許有所不知,卡扎菲最崇拜的人曾經是毛澤東,並倣傚其搞起「文化革命、大躍進……,」還曾經要到毛的紀念堂去給毛授勳,後被制止。不管是真崇拜還是為了強權借用了毛的強盜邏輯,都在說明一個問題,如果不是卡扎菲青出於藍就是毛比卡扎菲還魔性十足。難怪人稱毛為大魔頭,其死後多年,天安門城樓上還掛著他的頭像;他的屍體還在天安門你那擺著;還有人帶著他的像章在胸前,家裏車裡掛著他的魔像,說是讓他來保護自己,用魔頭來保護自己能有甚麼好下場呢?可悲的人啊,被邪的歪理邪說弄得是非都不清了,很多人已經麻木的連真相都不聽了,總覺得退不退沒有甚麼關係,果真是這樣嗎?

毛死了他的像還在,連同中共的強權還懸在民眾的頭上。像一把利劍宰割著人民。作為毛的粉絲卡扎菲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連同他的暴政強權一同消失了。中共亡黨之日指日可數了,那麼那些被邪黨打下獸記的人,如果不能及時的退出,那結局會是甚麼呢?那就是為其陪葬!這一點都不是聳人聽聞。天要滅這邪黨,等到清算的那一天,一切都來不及了。

現實生活中有的人悟性很好,你跟他說要退出邪惡的黨、團、隊,他立刻就能明白這個道理;有的人你一說要他退出共產黨的魔教,他還會對你瞪眼睛,死也不肯退,你告訴他全世界有一億多人都退出了黨、團、隊;你告訴他貴州的藏字石已開口說話「中國共產黨亡」6個大字清晰可見。看不見的不相信也罷,他看見了也不相信這怎麼解釋呢?現在卡扎菲的結局我們都看到了,連同他的追隨者都跟著遭殃。卡扎菲成為大眾的一面反光鏡。多行不義必自斃。卡扎菲暴死之後被曝屍5天,之後中共政府終於對外表白其和卡扎菲不是朋友。其嘴臉是欲蓋彌彰啊。有誰會相信呢?

等有一天掛在天安門城樓上毛的畫像被人民踩在了腳底,中共的血腥統治成為歷史的時候,那些還不清醒的人該怎麼辦呢?那時候如果你才醒悟後悔也晚矣!

趕緊退出邪惡的「黨、團、隊」,才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到時候謊言也救不了你,因為每個沒退的人腦門上還會有邪惡的獸記。到時候一但真相大白,再也沒人勸你三退了,因為已經沒有意義了,所以說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你也許相信也許半信半疑,還是覺得玄。不過勸你一句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也許你還會說我甚麼都不信。可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是誰都改變不了,眼下卡扎菲之死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其實所有的獨裁者都逃不過這一劫,不管他當初有多麼的不可一世,越是邪惡的人其下場越是悲慘。

退出邪惡的「黨、團、隊」,從心裏為自己抹除獸記,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評論
2011-12-05 11: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