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聲:肆意掠奪百姓 中共危在旦夕

真相深入民心 世人覺醒大潮系列回顧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03月11日訊】從史書古籍中我們也可以看到,凡是一個山頭上聚集著一夥土匪強盜,方圓百里之內就一定是民不聊生,老百姓是舉家逃難。古人說男不耕則為盜,女不織則為娼,自古以來民同此也。凡是不事生產,卻又喝酒吃肉大稱分金銀的人,不是盜匪,就是共黨,再不會是其他人了。盜匪們搶劫的是百里方圓,而共黨們禍害的卻是全國。文革中的大炒家是共黨篡政後對農工商大搶劫的餘波,儘管喊叫「萬歲、萬萬歲」的聲浪是一波高過一波,但事實確實國破民窮。

文革後的一項統計顯示,當時北京市的市民人均住房面積是二點二平方米,而上海市民人均住房面積是一點七平方米,民生的問題從來不在共黨的考慮範圍之內。毛澤東一心想打第三次世界大戰,揚言說要打就在中國打,不惜死傷三億中國人。秉承了毛瘋子備戰的旨意,北京當時是蓋了一些簡易房,以應對人口的暴漲。這種簡易房是每間十點三三平方米,一家老少三代住一間,每平方米的造價是三十五塊錢。造這種簡易房的理由是,一旦戰爭打起來了,這種房子不怕炸,倒不是因為結實,而是因為便宜,炸了也不心疼。

直到文革後十多年,中國人的居住條件並沒有改善,但是共黨已經是陸續地把農工商三大支柱行業搞得是破產的破產,名聲狼藉的名聲狼藉,無以為繼的無以為繼。通過股市把股民們圈的是自殺的自殺,一貧如洗的是一貧如洗。中國大陸還有甚麼可強的呢?到了現在剩下的也就只有土地了。

近十年裡扒房圈地的事情是越演越烈,蓋起來的辦公住宅樓到處都是,有人把這當作是繁榮的象徵,其實土地的收入已經成為了各地方政府的唯一的一項比較大的收入了。高房價成為了各地共黨們和奸商們最後大搶一把的機會。共黨們就是高地價、高房價的炒作者和推手,最近土地都達到了一、兩萬塊錢一平方米,房價已經超過了兩萬塊錢一平方米。

記得零八年底、零九年初的時候,一個共黨的幹部跳出來說,買房子就是愛國,據說這種論調還挺有市場的。一些共黨的地方幹部們成幫結伙地去新樓盤買房,也著實地折騰了一陣子。這種論調的荒謬根本就不值得我們去批駁它,僅就共黨們帶頭去買房,企圖做愛國表率的表演,倒使得我不能不說上幾句了。共黨們無官不貪是民間的共識,官商勾結是這三十年共黨運作最突出的表現也是個共識,共黨們動則是百萬、千萬、乃至上億的身家,多買幾套房不過如同是多買幾卷手紙一樣,根本不算甚麼。另外依附於共黨體制的地產商、開發商、建築商們又怎麼敢向共黨這幫地頭蛇們收買房錢呢?他們平時發愁的是提著豬頭找不著廟門,這一下子機會送上門來了,還能不趕緊的巴結討好,否則這碗飯還吃不吃了呢?

其實這些共黨的地方幹部們也不過就是跳出來擺個愛國買房的姿態,真正的其實是在作推手,他們哪個人沒有幾套房呢?早在二十多年前,本人的一位上司,當時是局級的黨委書記,就已經的偷偷摸摸地搞到了五、六套公房了。現在的共黨們掏錢買房,那就不是共黨了,白送的房子他們都未必要,因為他們太清楚現在樓房的質量了。每一個建築項目的工程投資款中,平平常常,總要有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六十是要進了他們的口袋的。這就好比用真材實料,一塊錢能做出來的東西,結果只用了四、五毛錢就做出來了。公眾們看到的是外表,並不知道結構質量和基礎,當是要老百姓們來上的,其中的實惠共黨們早就抽走了。偷工減料的豆腐渣工程還要賣一兩萬元一平方米,是誰買誰上當。

有人告訴我說,胡錦濤的月工資是六千塊錢人民幣,即使不吃不喝兩、三個月才能買一平方米的住宅。如果胡錦濤買一套四、五十平方米的住宅,也至少需要一百二、三十個月不吃不喝,待到了一零一二年他卸任的時候,才能買下一套房,而且還是豆腐渣工程。當然了這只是草民們說說而已。胡錦濤們早就是億萬富翁了,又怎麼能像老百姓們去考慮買一套四、五十平米的住房呢?中國社會科學院的一個數字說,中國民眾面對高房價,有百分之八十的民眾是買不起房的。對這個百分八十的比率,我是不相信的。每十個中國人中有兩個人買了房,八個人買不起,這個數字顯然是不符合中國大陸真實的國情的。

本人根據中國大陸官民的比率計算,買得起房的人的比例不會超過百分之七,而百分之九十三以上的國民們是買不起房的。在這不足百分之七的有了房的人群中,能夠抓住了機會規規矩矩掙了筆錢買套房子住的人,實在是少而又少,這個比例不會超過百分之一。真正擁有一處或幾處住房的,那是共黨大大小小的貪官們。

再有一批,那就是依附於共黨體制的犬儒、奸商們、幫兇、幫閒們,他們都有房,或者說都買得起房,因為在這幫人的收入當中,絕大部份,或者說是相當大的一部份,是屬於灰色收入。換句話說,就是這部份的錢都不是好來的。即使以八千萬國企職工們的收入來分析,平均年收入四萬到六萬塊錢,不吃不喝,不過買上兩、三平米的住房。使用銀行貸款買房,沒有二、三十年,也是償還不清的。

另據二零零一年的一份調查數字顯示,全大陸住宅樓的空置率是足足可以讓兩億五千萬人居住的;而辦公樓的空置率是更高。建樓蓋房的目的就是為了有人住,改善民眾的居住條件,沒有人住,一,那就是供大於求,那就必須降價;二,供大於求不但不降價,反而價格是越升越高,這就叫炒作,炒作的目的,那就是為了搶錢。零九年、一零年物價暴漲,民憤極大,一零年底共黨宣佈啟動了一系列莫名其妙的所謂機制以去抑制物價緩解民憤,並且還保證說,在二零一一年三月的所謂兩會前,物價不會再漲了。既如此,可是房價卻不在抑制的範圍之內,反而是越炒越高,地價高、房價高、空置率就越高,可是今年建築的開工量那時更高更大。

已建造好了的積壓,利潤就不要提了,連成本都收不回來,那也不怕,加大量印刷新鈔票,用新鈔票繼續蓋樓,蓋好了樓繼續炒作,炒不出去就繼續積壓,再因新鈔票,再蓋再炒再積壓,年復一年,始終循環。GDP是上去了,共黨們從工程投資款中也撈足了,留下了遍佈全大陸的豆腐渣工程,老百姓們仍舊是沒房住。

早在七十年代文革還沒有結束的時候,共黨的一次所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就有這樣的詞句,說人民手裡有筆錢,要全力以赴地拉動內需,形成購銷兩旺的市場局面。現在五、六十歲的中國人,都不難回憶起那個時期的生活狀況,當時是一切憑票限量供應,人均的月工資不過是四、五十塊錢。在那麼艱難的情況之下,能吃苦又能忍受的中國人,家家都多少有個百十塊錢到幾百塊錢的儲蓄,是防急用的保命錢。

當時聽到了這番話,就連根紅苗正的工人階級都在說,人民手裡就這麼幾個破錢,黨還惦記著,是打算坑走、騙走、還是搶走呢?本人是始終記得一九六六年八月的一天,北京市朝陽門內南小街陸米倉儲蓄所,把在該所存錢超出一千塊錢的人名單和住址,用大字報貼到了門外,公佈於眾。周圍幾個中學的紅衛兵和暴徒們,按照人名和地址,挨戶的去炒家,搶走人家的這筆錢。

共黨搶劫的歷史是源遠流長,至今。國是國人民眾的國,共黨們從不拿它當作國。從早期的誓死保衛蘇維埃,到近二、三十年撈足了錢就卷款外逃,足以證明共黨們沒有國家的意識。篡政前和篡政後,共黨們大方的割讓,出賣國家的領土與領海給周邊的國家,可是在出讓土地蓋房子本應是造福於民的事情,卻把地價房價抬高到了嚇人的地步上,讓人民買不起,這種寧贈外邦,不予家人的做法,更是充分的顯示出前三十年,國人民眾提供了共黨們的特權享受,可共黨並不領情。後三十年,民眾們容忍了共黨們個個當富翁,共黨們是仍舊不領情,反而還要從民眾們的身上撈取最後的一桶金。

本人時常問那些跟著共黨起鬨喊叫強大輝煌,且又自豪驕傲的同胞們說,當你的這種虛無的狂熱能冷靜下來以後,請想一想,中國大陸還有甚麼。現在是時候了,該是每一位道義良知人士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了。中國大陸除去領土領海,還能讓共黨繼續賣錢,除去了土地轉讓和房價讓共黨們撈錢以外,還有甚麼能夠生息的呢?中國人容忍了共黨六十多年,到頭來都為共黨們做嫁衣裳。中國人得到了甚麼?就連做人的自由、權利和尊嚴都沒得到,共黨們撈足了,連個謝字都不說。

去年的十二月二十六日,代表人民說幸福了的溫家寶在中央電視台說,住有其居,但並不意味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住房,有些剛畢業的大學生,有些農民工,都可以採取先租房的辦法力解決住房的問題,租價要合理,條件要完備,使他們住的能夠感到方便。

幾個月前口口聲聲說要抑制房價的是溫家寶,現在勸人租房的又是溫家寶。作為行政最高負責人的溫家寶比任何人都更明白,除去領導炒作土地和房價以外,已經是別無他事可做了。為了維持共黨這個政權運作的巨大開支,同時為了共黨們貪婪的搶劫欲,高土地轉讓費和高房價那就必須要繼續下去,否則共黨垮得更快。

自從大陸淪陷為共黨的匪區以後,經過了一輪對私人房地產的大搶劫,於是租房就成了極普遍的居住方式了。從我的父母一輩人到我這一輩人,以致我下一輩的子侄們,始終都是在租房住,所不同的是房租由原來的幾塊錢一個月,漲到了後來的幾十塊錢,直到最近這幾年的幾百、上千塊錢,可房子還是當初的房子,只是幾十年後的今天,是越來越破舊了。

溫家寶說的租價要合理,我不知道這種舊房還要漲到多少錢,溫家寶才認為是合理。至於溫家寶說的條件要完備這個說法我們就更不敢當了。幾十年陳舊殘破的條件,請人修我們請不起,也請不來人修,多年來都是我們自己對付著,修修補補。由於房租提高了一、兩百倍,房子又陳舊了,所以住在裡面感受不到任何的方便。溫家寶的話說了等於沒說,當然了溫家寶的話也不是衝著我們這樣的人說的,他是對大學畢業生和農民工說的。大學畢業生月工資不過一千多塊錢,兩年的工資未必買來一平米的住房。共黨煽動買方熱有不少年了,有幾個大學畢業生是憑著工資收入買了房的呢?即便是有了房的,也是憑藉著父母的力量,哪個不要在今後二、三十年的時間裏付銀行的貸款呢?除非他們的父母是共黨贓官,或者是有灰色收入。

記得那還是八十年代的中期,共黨的喉舌們把在校的大學生捧為「天之驕子」。一天一位大學生問我,我們是「天之驕子」不知道社會上對我們是甚麼評價。我直截了當地對他說,沒有評價,要到你們走入社會做出貢獻以後,或許會有評價,共黨喉舌們的無聊炒作,實在是誤人子弟至極。一個在校的學生,正是養性、養德的階段,哪一個配成「天之驕子」呢?共黨們也從來沒有打算贈送這幫「天之驕子」們每人一套房。溫家寶、胡錦濤畢業的那個年代,月工資不過就是五十六塊錢,不但買不起房,也沒有房子可賣。現在房價炒得這麼高,他們是推手,說出這種話,倒不如不說了。

至於農民工買房的說法那就更離譜了。古今中外,歷朝歷代,農民們所嚮往的就是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共黨們也打出了這個旗號。當共黨們還躲藏在山溝裡和山頭上的時候,是當地的農民們收留了他們,用糧食供養了他們,又貢獻出自己子弟們的幾千萬條生命,幫助共黨篡政成功。可是共黨不但絲毫沒有感激報恩之意,反而實行了在這個世界上最嚴苛的對待農民的限制和巧取豪奪的政策。非但如此,還實行對農民的歧視政策,以戶口制度,把農民貶低為二等公民。所謂的改革開放,帶給農民們的不過就是背井離鄉到城鎮去打工,但所得的工資又是全世界最低。

儘管如此,還時常使農民工們拿不到工資,而更可恨的是,外出的農民工們在打拼,可是他們家鄉的房子卻被扒了,地被圈了,所得的補償又被共黨狗官們層層扒皮貪污掉了。家已不成家了,城市又無法落腳,一個月的收入是不夠房租。憑著如此低微的工資,去買幾萬塊錢一平米的住房,不必溫家寶去勸說,農民工們連這種夢都從來沒有做過。

溫家寶為甚麼只對大學畢業生和農民工講這種話,而不對十億應就業的職工們發出這種話呢?因為溫家寶太清楚了,十億應就業人口中有五億三千萬是失業、無業、提前下崗和買斷工齡的人。而有業可就的四億七千萬人中,除去國企的八千萬職工,待遇還算說得過去以外,三億九千萬職工們的工資,也是世界最低工資,加上無勞保、無福利、看病上學,都要從這微薄的工資中自己支付,即使有些人省吃儉用的存下了一筆錢,也被共黨用股市、捐款、國庫券、罰款、尤其是失控的高物價圈走、掏空了。共黨六十年不變的手法,第一就是低工資,低待遇,甚至是無待遇,以得到政府的高積累,可是政府不但沒有積累,反而欠下了五十餘萬億的國債,那麼錢都到哪去了呢?無須諱言,全被共黨們貪污了、腐敗、搶劫、加上浪費掉了。

二零一一年中國大陸的經濟形勢將是,加大量印刷新鈔票,使幣值繼續大幅貶值,物價繼續暴漲,各地繼續大興土木,共黨們繼續貪污工程款,豆腐渣工程的空置率是繼續大幅攀昇、積壓,房價是只升不降,民憤的地火是隨時可能爆發,共黨們是危在旦夕。

節選自《希望之聲》蘇明評論

評論
2011-03-11 7: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