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610間諜案開庭 中醫師承認刺探法輪功

德國下薩克森州最高法院(攝影:Renate Lilge-Stodieck/大紀元)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05月27日訊】(大紀元駐德國記者田宇報導)德國華裔「610」間諜案5月26日首次開庭,被告John Zhou不否認向中共專為鎮壓法輪功而成立的機構「610辦公室」提供了有關海外法輪功的情報。

德國聯邦檢察院以John Zhou涉嫌間諜罪向德國下薩克森州最高法院提起的公訴案,於5月26日上午9點,在策勒(Celle)市的德國下薩克森州最高法院正式開庭。德國聯邦檢察院在法庭上指控今年55歲的華人醫師John Zhou(原名為周超英,曾用名周修),自2005年底起與中共情報機構合作,並連續幾年為後者提供有關海外法輪功學員的資訊。檢察院指控John Zhou向中共情報組織提供的情報中包括法輪功學員使用的網絡服務器密碼以及德國法輪功學員的個人資訊,使得中共得以監聽法輪功學員的談話並對德國法輪功學員進行監控。

聯邦檢察院在起訴書中說,John Zhou 2005年底與中國駐德使館領事部參贊湯文娟在柏林會面,並表示願意幫助中共「解決與法輪功的問題」。

2006年3月,湯文娟安排John Zhou和三名中共「610」組織成員在柏林市中心的Park Inn酒店見面。在這次會議中,確定了一名叫陳斌(音譯)的「610」高官為John Zhou的主管。隨後,John Zhou每週都會通過skype與陳斌通幾次電話,並將其在德國法輪功學員郵件組裡收到的郵件轉發到陳斌指定的一個郵箱裡。除此之外,John Zhou還為「610」收集了海外有關法國歐衛公司切斷新唐人電視台的播放信號、歐洲議會開會討論歐衛問題以及德國之聲中文部女記者張丹紅發表支持中共言論等方面的資訊資料,並且為「610」辦公室寫了一份長達100多頁的所謂「法輪功組織結構報告」。2009年2月,John Zhou單設了一個新的郵箱,並將此郵箱加入了法輪功學員的電郵組。根據德國警方的調查,中共情報機構可以直接讀取這個郵箱中的郵件。德國反間諜部門追查到中方用戶來自上海附近的某一個地方。

據德國憲法保衛局和聯邦檢察院調查,與John Zhou在柏林會面的兩個中國男子中的一個是「610」辦公室的頭目,官階是副部級。聯邦檢察院在起訴書中說,憲法保衛局在John Zhou2006年首次與「610」頭目會面後,便警告他不要為中共情報機構工作,後又在2009年10月和2010年1月,兩次對其發出警告,而John Zhou卻在2010年4月再次從德國飛往上海,與其上司會面。

John Zhou,1956年生於上海,1988年受一個德國藥物公司的資助到德國留學。不久,為能留在德國與前妻離婚。1991年與一德國女子再婚,1994年加入德國籍。

John Zhou在供詞中說,他1995年通過住在巴黎的親戚知道了法輪功,從而對法輪功的功法產生了興趣。2005年,John Zhou想回國探望生病的父親,擔心自己在黑名單上,拿不到中國簽證。他的一個姑姑與中國駐法國使館的官員關係密切,幫他安排了與中國駐德使館參贊湯文娟的會面。據德國《明鏡週刊》2010年5月報導,德國情報機構認為名義上擔任領事部參贊的湯文娟實際是中國國家安全部的成員。

John Zhou承認自己將德國法輪功學員郵件組裡的郵件轉給了陳斌,並為其撰寫了上百頁的有關法輪功的報告,但否認自己直接參與了迫害。在庭審中,John Zhou多次強調自己的親屬與中共高官的關係,以及他的前岳父曾擔任北京市副市長,與現任高官往來密切。他聲稱自己認為「中共對法輪功的暴力鎮壓是失敗的」,將情報轉給中共「610」頭目,目的是「尋找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案」。

John Zhou間諜案第二次庭審時間初步定於6月8日。值得關注的是,跟蹤調查John Zhou的間諜活動的是德國內政部屬下的反情報組織──憲法保衛局,而為John Zhou擔任辯護律師的奧托‧席利博士(Otto Georg Schily)卻曾在施羅德當政時期擔任德國的內政部長,直接管轄德國情報部門和德國員警。2002年,前中共黨魁江澤民訪問德國時,德國警方配合江的無理要求,限制法輪功學員的行動,將所有亞裔面孔的顧客全部從江下榻的柏林阿德隆酒店裡強行搬到別處,下此命令者當屬當時擔任內政部部長的席利。現年79歲高齡的席利也曾擔任德國「紅色旅」極左恐怖份子的辯護律師。

評論
2011-05-27 8: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