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毛澤東大字報掀文革血腥 摧毀中華倫理

1966年8月,中國遊行隊伍中抬出的毛澤東《炮打司令部》大字報。(網絡圖片)

人氣: 46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1年08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明綜合報道)歷史上的今天,1966年8月5日,毛澤東不經過中共政治局討論和中國當時的最高行政系統,個人獨裁專斷寫下《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並在《人民日報》上公開發表,其矛頭直指當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阻礙文化大革命的進行。

毛的這篇大字報在中華大地上掀起了紅色恐怖狂潮,使全國人民陷於長達十年的血雨腥風浩劫,也系統地破壞了中國傳統文化的道德倫理,中國當時出現兒女檢舉父母、朋友之間相互出賣、父母「大義滅親」的情況,中華五千年文明的仁義禮智信的道德倫理,在這場文化大革命的血腥風暴中幾乎被摧毀。

十年浩劫:摧毀中華傳統倫理道德

中共毛澤東發動的文革,挑動鬥爭和人的魔性,煽動仇恨,徹底摧毀了中華傳統古訓的三綱五常、師道尊嚴等倫理道德。夫妻反目、兄弟成仇、子女揭發批判父母、學生批鬥毆打老師、徒弟毆打師傅、辱聖人、謗神佛、砸孔廟、焚古書,各種無法無天、逆天叛道的亂象司空見慣。從中共高官到普通平民百姓,人人置身其中,難以自保,不是昧著良心揭發批鬥別人,就是被人揭發批鬥。


毛澤東發表其大字報後,大字報揭批風潮席捲全國各地。(網絡圖片)

中共自己也稱發生於1966~1976的文革為「十年浩劫」。80年代,中共中央下令對全國29省市進行統計,整個文革波及遭殃者至6億人,占中國人口的一半左右。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曾對南斯拉夫記者說:「當時有約一億人受株連,占中國人口的十分之一。」

專家根據中國縣志記載的統計,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至少達773萬人。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報告說:「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重新統計的文革有關數字是:420萬餘人被關押審查;172萬8千餘人非正常死亡;13萬5千餘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武鬥中死亡23萬7千餘人,703萬餘人傷殘;7萬1千2百餘個家庭整個被毀。」

這場史無前例的政治運動,名副其實的「革中華民族文化之命」,它徹底切斷了炎黃子孫與中華歷史、傳統和文明在文化上的聯繫,顛覆毀滅了五千年中華傳統和價值觀,對中國人心靈和道德的摧殘破壞一直延續至今日。


批鬥中共元帥彭德懷,中共元老張聞天同場陪鬥。(網絡圖片)

文革批鬥劉少奇大會 (網絡圖片)

「宋彬彬」向「宋要武」的轉變


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第一次接見紅衛兵,宋彬彬為毛佩戴上紅衛兵袖章,毛為宋改名「宋要武」。(網絡圖片)

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第一次接見紅衛兵。北京師範大學女子附屬中學學生、上將宋任窮之女宋彬彬給毛戴上紅袖章。據當時的黨媒報道,毛澤東問:你叫什麼名字?答曰:宋彬彬。毛再問:是哪幾個字呀?答:是文質彬彬的「彬彬」 毛說:不好,要武嘛。於是改名「宋要武」。


文革期間,天安門前的瘋狂紅海洋。(網絡圖片)

1966年,毛澤東接見紅衛兵,天安門前的瘋狂紅海洋。(網絡圖片)

因為毛澤東的接見和指示,宋彬彬的名字變成了「宋要武」。8月20日,黨媒《光明日報》發表署名宋要武(宋彬彬)的文章《我給毛主席戴上了紅袖章》,翌日《人民日報》轉載。

宋要武在文章中說:「過去,修正主義的教育制度緊緊地束縛著我們,想把我們革命的稜角都磨光磨圓,把我們磨成不敢造反的文質彬彬的書獃子。今天,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給我們指明了方向,我們起來造反了!我們要武了!從「彬」到「武」,這反映了人們思想的一個大變動,反映了革命的小將們在成長,這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產物,是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事情。」

儘管宋彬彬本人在文革多年後稱這篇文章是記者越俎代庖強加給她的,但是當時黨媒鋪天蓋地的宣傳造勢已經令「宋要武」紅遍中國,成為紅衛兵狂熱暴力的象徵和符號,刺激並引發全國各地發生打人事件。紅極一時的宋彬彬/宋要武也在十年浩劫之後臭名昭著。

就在毛澤東接見宋彬彬的前夕,8月5日,宋彬彬任紅衛兵造反派主要負責人的北師大女附中,發生了學生活活打死50歲女教師的人間慘劇:該校高中一年級的一些紅衛兵學生將卞仲耘等三個副校長、兩個教導主任打成「黑幫」,對這五個人批鬥,往他們的衣服上倒墨汁,強迫他們跪在地上,用帶鐵釘的棍棒和軍用銅頭皮帶毆打,用軍靴踐踏,從鍋爐房提來開水燙他們,折磨達數小時,其過程令人髮指。50歲的第一副校長卞仲耘被打死,另一位副校長被打骨折。


1966年8月5日,四個孩子的母親、北師大女附中50歲女校長卞仲耘老師被該校學生活活打死。圖為卞仲耘生前和家人的合影。(網絡圖片)

8月18日毛澤東接見宋彬彬等紅衛兵後,中國凡有「文」字者皆一律改為「武」字。北師大女附中一度改名為「紅色要武中學」。在該校的化學實驗室裡,紅衛兵又把一個附近飯館的18歲的女服務員綁在柱子上打死。

根據官方內部記載,在北京,在「8.18」以後的二十天中,有1772人被紅衛兵打死。大規模的群體暴力迫害迅速在全國蔓延,女教師卞仲耘的命運成為很多人的命運。

文革後的今天,提到「宋彬彬」的時候,親歷文革的人們想到的是革命名義下的瘋癲、殘忍,想到的是人民的呻吟、流血以及那禍國殃民的動亂。

劉少奇之女公開揭批父母

在文革荒誕歲月裡,傳統的家庭倫理和人性親情被徹底顛覆,夫妻反目、兄弟成仇、子女揭發批判父母的悲劇比比皆是。受共產黨「鬥爭哲學」的毒害煽動,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之女劉濤公開揭發批判父母便是其中一例。

劉濤是劉少奇和前妻王前所生的女兒,王光美視其如同己出。1965年7月,劉濤加入中國共產黨,文革爆發時為清華大學自動控制系學生,並擔任該校紅衛兵和文革籌委會等領導職務。

1966年8月21日,江青找劉濤談話之後,劉濤在清華大學貼出了大字報《跟著毛主席幹一輩子革命,造王光美的反》(原載清華大學《井岡山報》1966年12月31日)。1967年1月3日,劉濤在清華大學和中南海職工食堂等地同時貼出一式三份的大字報《看!劉少奇的醜惡靈魂》,揭發批判親生父親劉少奇。


批鬥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網絡圖片)

7月22日,劉濤與生母王前、弟弟劉允真聯名寫出大字報《堅決支持北京建工學院八一戰鬥團揪鬥劉少奇的革命行動》,由劉濤與劉允真送到中南海外「揪劉火線」,給批鬥劉少奇火上澆油。

劉濤在大字報中表示,通過學習毛主席著作,認識到從前站在自己父母的立場上是錯誤的,「對家庭、對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就應當仇恨」。劉濤揭發繼母王光美用資產階級一套腐蝕了很多人,說王光美如果要頑抗下去,那只有自絕於人民。劉濤還指控:「劉少奇在政治上的錯誤比王光美嚴重得多,他負的責任更大。」

劉濤披露,王光美聽了劉濤要揭發她後,氣得直發抖,哭著對她控訴了一番,說她沒良心。王光美還抱著她哭了一通。但是劉濤不為所動,在大字報中表示:「我想,不住中南海就不住中南海,斷絕家庭關係就斷絕家庭關係,有什麼了不起的。我的家庭不要我,黨和人民要我!」「通過我所講的這些可以看出,兩條路線的鬥爭在我們家是多麼的激烈。」

透過女兒騙母親,北京30萬人批鬥王光美

1967年1月6日,清華大學化學系學生、「井岡山」造反兵團頭目蒯大富帶領紅衛兵「精心設計」,上演了一場所謂「智擒王光美」的鬧劇。蒯大富等紅衛兵逼迫劉少奇與王光美的女兒劉亭亭給王光美打電話,詐稱他們的另外一個女兒劉平平在路上被汽車壓斷了腿,需要截肢,把劉少奇夫婦騙到醫院,然後連夜將王光美綁架到清華大學審問、批鬥。

從1968年5月29日到7月27日,在蒯大富領導下,清華大學武鬥一直沒有停息,這就是臭名昭著的「清華百日大武鬥」。

文革前,王光美曾經穿旗袍戴項鏈,隨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出訪外國,一時風光無限。結果引起中共「第一夫人」江青的妒忌不滿。江青曾說「王光美出國訪問時戴項鏈,完全是資產階級的作風」。


1967年4月10日,清華大學30萬人批鬥王光美大會。(網絡圖片)

1967年,清華大學批鬥王光美大會(網絡圖片)

1967年4月,「春寒料峭」的北京初春,在江青的支持下,在清華大學召開了批鬥王光美的30萬人大會。在眾目睽睽下,王光美被逼穿上絲綢旗袍,脖子上掛著用乒乓球串成的大項鏈,被批鬥羞辱。黨媒記者還拍了許多王光美醜態百出的照片流傳全國。

關於逼王光美穿旗袍,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井岡山報》記錄了這段紅衛兵文革三審王光美的對話:

王(堅決拒絕穿旗袍):反正你們不能侵犯我的人身自由。

紅衛兵:(哄堂大笑)你是三反分子老婆、反動的資產階級分子、階級異已分子,別說大民主,小民主也不給,一點也不給,半點也不給。今天,是對你專政,沒有你的自由。

王:這是綢子的,太冷了。

紅衛兵:「凍死蒼蠅未足奇。」(註:毛澤東詩詞中的一句話)

1967年8月5日,為慶祝毛澤東《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發表一週年,北京天安門廣場召開了百萬人批劉大會。與此同時,中南海內部也對劉少奇夫婦倆進行長達2小時的謾罵和扭打。

中共還先後成立了王光美專案組、劉少奇專案組(周恩來任組長)。這兩個專案組採用刑訊逼供、弄虛作假、先定性後羅織罪名等卑鄙手段,製造出所謂「鐵證如山」。於是中共毛澤東將劉少奇打成「叛徒、內奸、工賊」,並開除出黨,將王光美打成「美國戰略情報局特務」,為美國和台灣蔣介石「竊取最機密的戰略情報」。

1969年,劉少奇在監禁中遭受長期殘酷迫害後慘死。王光美被投入秦城監獄關押,幾乎喪命。文革期間,劉少奇一家,4人慘死,6人坐牢。劉少奇長子劉允斌在內蒙古臥軌自殺,長女劉愛琴被關在「牛棚」裡遭受毒打,次子劉允若在監獄裡患脊椎結核,被折磨得死去活來。女兒劉平平被逮捕入獄,劉亭亭在工廠勞動改造。

母親唆使兒子殺害父親

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曾經在大學講台上授課的薛適先生,多年後在《八十歲的回憶》文章中披露了這樣一個家庭慘劇:文革期間,山東有一個老太太唆使未成年的兒子用斧子砍死了高燒臥床的爸爸,因為兒子的父親、她的丈夫是「反革命」。

有網友評論說:在毛共執政期間,類似的悲劇不知道發生過多少。許多熱血青年在土改中帶頭鬥爭自己的地主爹娘,導致父親被活活打死。後來才無限痛苦地發現,自己非但沒因此贏得我黨賞識,反倒成了「殺關管」家屬,屬於「與我黨有殺父之仇」的天然懷疑對象。揭發父母的劉少奇女兒劉濤、林彪女兒林豆豆與那些所謂「地富反壞黑崽子」的區別,只在於「革命革到自己頭上來了」而已。

毛澤東態度變化 彭懷德一天被毒打7次


批鬥中共元帥彭德懷(網絡圖片)

1958年,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造成大饑荒,餓死4千萬無辜百姓,死亡人數是抗日戰爭期間死亡人數的兩倍。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中共元帥彭德懷公開上書毛澤東,為民請命,反而跟黃克誠等人被打成「反黨集團」。此後,彭德懷被撤銷國防部長職務,被貶到西南三線。

2007年第11期《黨史博覽》刊登閻長貴的回憶文章,閻長貴曾在文革初期擔任江青的秘書。閻長貴表示:「文革中江青為什麼敢於提出『把彭德懷弄回來』?說到底,恐怕還是毛澤東對彭德懷的態度起了變化。」

於是就有了北航紅衛兵造反派頭目韓愛晶膽敢非法強行從西南揪回彭德懷元帥,對彭進行殘酷批鬥毒打。

1967年7月9日,韓愛晶等紅衛兵在北航的一間教室裡對彭德懷開小型「審鬥會」,帶頭對彭德懷逼供和毆打。因為彭懷德據理駁斥,拒絕簽「認罪書」,韓愛晶惱羞成怒,先後7次將彭打倒在地,使彭的前額被打破,左右兩側第五、十肋骨骨折,肺部受內傷。

一個星期後,北航又召開了數萬人的「批鬥大會」,不顧彭德懷的嚴重傷病,對彭搞「噴氣式」批鬥折磨,會後又掛牌遊鬥,並再次毒打彭德懷,連陪鬥的中共元老張聞天的頭部也被打成血腫。

十年文革浩劫,慘無人道的批鬥會席捲全國。從中共高官到普通平民百姓,人人置身其中,不是昧著良心揭發批鬥別人,就是被人揭發批鬥,被批鬥者尊嚴盡失,備受屈辱。高壓的政治環境讓人人恐慌,今天打人的說不定明天就在台上挨鬥被打。多少家庭破碎,無數妻離子散的悲劇在全國各地上演……


文革批鬥會(網絡圖片)

文革批鬥會(網絡圖片)

毀滅中華傳統文化——革中華民族文化之命

文化大革命這場政治運動本身,是名副其實的「革中華民族文化之命」。它徹底切斷了炎黃子孫與中華歷史、傳統和文明在文化上的聯繫,顛覆毀滅了五千年中華傳統和價值觀,對中國人心靈和道德的摧殘破壞一直延續至今日。


強迫出家人辱罵詆毀神佛(網絡圖片)

在毛澤東帶頭反中華道德倫理的毒害下,受中共高層指使,紅衛兵不僅肆無忌憚的批鬥打人,而且辱聖人、謗神佛、砸孔廟、焚古書,把中華五千年的優秀傳統文化、宗教信仰和習俗當作「四舊」予以無情地破除和毀滅。

1966年,北師大造反派頭目譚厚蘭在中央文革指使下,帶領井岡山的200餘紅衛兵,在山東曲阜召開了搗毀孔廟的萬人大會。從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譚厚蘭他們共毀壞文物6千餘件,燒燬古書2,700餘冊,各種字畫900多軸,歷代石碑1千餘座,其中包括國家一級保護文物的國寶70餘件,珍版書籍1千多冊。這場浩劫是全國「破四舊」運動中損失最為慘重的,留傳了數千年的中華寶貴文物,遭受了空前的大破壞。


燒燬孔聖人「萬世師表」匾(網絡圖片)


砸孔廟,辱聖人。(網絡圖片)

下面是曲阜師範學院「毛澤東思想紅衛兵討孔戰士」的實錄:

「由紅衛兵和貧下中農組成的突擊隊,帶著深仇大恨到了孔林。他們掄起橛頭、揮舞鐵掀,狠刨孔老二及其龜子龜孫們的墳墓。經過兩天的緊張戰鬥,孔老二的墳墓被剷平,『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的大碑被砸得粉碎!孔老二的七十六代孫令貽的墳墓被掘開了……孔林解放了……在毛澤東思想的光輝照耀下,獲得新生了!」

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指出,毛澤東發起的文革使中國文化人遭遇了亙古未有的殘酷整殺。多少著名的作家、藝術家、演員被活活迫害而死,多少無辜的文學藝術工作者因被強加上了莫須有的罪名而慘遭批判和鬥爭。

僅上海音樂學院在文革中就有200名藝術家被迫害身亡。三、四十年代為共產黨打天下曾「功勳卓著」的共產派文化人幾乎被一網打盡。被共產黨封為「人民作家」的老舍、人民演員的舒秀文、上官雲珠等一大批作家和藝術家,只能含恨訣別人間。安徽的著名黃梅戲演員嚴鳳英,雖已被逼自殺,屍體還要被軍代表和造反派勒令「脫光解剖」,要「尋找向台灣國民黨發報的發報機」……

雖然中共稱十年文革為「浩劫」、「內亂」,民間則稱之為「太陽最紅,而人間最黑」的年月。

評論
2011-08-05 10: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