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純清:黨官李新功中共「優秀黨務工作者」的稱號名符其實

鄭純清

人氣 10

【大紀元2012年05月31日訊】中共河南省永城市的黨官李新功的獸行暴露後,不少人的震駭、震驚,已並非因其是黨官,而是因其還被多次評為中共「優秀黨務工作者」。不因其是黨官而震駭、震驚,這不用解釋,因為大家已經看清楚了,不吃腥的黨官太難找了,已經瀕臨滅絕了,而如此禽獸不如的黨官太多了,並且其隊伍與日俱增,其獸行與時俱進,人們都震駭得麻木了,所以,也就不再為黨官脫掉人皮後的「獸相」 原形而駭怪了。

可是,因其還被多次評為中共「優秀黨務工作者」而震駭、震驚,這就很難一語道破了。平心而論,這種感覺本身就比較含混,不是那麼清晰,不是那麼確切:好像中共 「優秀黨務工作者」的形象,不應該是這種鬼獸,而應該是與這種鬼獸正好相反似的;好像中共的「黨官」倒不包括其「黨務工作者」似的;好像真正的「好官」,在中共這個魔窟裡真的能夠「優秀」起來似的。這種含混,正是黨文化刻意製造的含混病態思維所導致的結果。有人說,對其的重用和褒獎,是上邊的「失察」,也屬於同類問題,好像上邊從來沒覺察到其有些「不優秀之處」正合領導意圖似的,好像上邊真的都想重用賢能似的,好像中共的逆向淘汰機制還真的會選賢任能似的。其實,黨官李新功中共「優秀黨務工作者」的稱號是名符其實的,人家是合格的「優秀黨務工作者」。甚麼意思呢?還沒看透這個問題的,可能是把那個稱號真的當成甚麼神聖的稱號了。

不消說,李某的獸行在極端之列。強姦幼女,罪大惡極,犯一次,就罪大惡極!可是,為甚麼這樣的人,在中共裡面能混那麼久,並且還混得那麼風光呢(實際上,只有這樣的人,在中共裡面才會如魚得水,才能混那麼久,才能混得那麼風光)?為甚麼中共裡面這樣的人越來越多呢(實際上,這是中共的故意,是「黨培養教育的結果」 ,是其「腐敗治黨」、「腐敗治國」的體現)?弄清這個問題,就必須解決好到底怎麼去認識中共的問題,或者說是就必須看清楚到底共產黨是個甚麼東西?

《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質》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時候指出:「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卻無法簡單的回答。雖然共產黨披著一個為「公』的外衣,以一個政黨的名義出現,的確能夠迷惑很多人,但是共產黨卻不是一個通常意義上的政黨,而是一個邪靈附體的害人邪教。共產黨是一個活的生命:黨組織,也即邪教的世間表象,是它的肌體;從根本上主宰著共產黨的,是最早注入的那個邪靈,它決定著黨的邪教本質。」同時指出,「中國共產黨害怕人民有良知善念,所以不敢給人民以信仰自由。對於追求信仰的好人,如追求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如信仰耶穌和上帝的地下教會成員,中共極盡其殘酷迫害之能事。中共害怕民主政治會終結一黨專制,所以不敢給人民以政治自由,對於有獨立思想的自由人士,甚至對民間維權人士,也是動輒以大牢伺候。但是中國共產黨卻給了中國人以另一種自由,那就是只要你不關心政治,不反對黨的領導,你就可以把自己的任何慾望都放縱開來,直至去幹任何邪惡的、傷天害理的事。隨之而來的,就是中共的大墮落,以及令人痛心的中國社會道德大滑坡。」 「堵死天堂路,打開地獄門」,這正是當今中共邪教敗壞社會的寫照。

有人想,中共也沒有明著教人學壞、作惡呀?當然,中共魔教慣用的的兩手是暴力加謊言。為了欺騙,也好話說盡。它的有些騙人的漂亮話,像「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執政為民」之類,被有的黨員、幹部當真了,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會歪打正著。可是,對於這種情況,中共一是利用,二是限制。利用,就是「一切功勞歸功於黨」,哪怕是你純粹憑良心干的,只要是好事,只要它認為是好事,那就一定都說成是「黨叫幹的」,「黨教育的結果」。即使本來跟黨一點都不沾邊的,如果黨需要的話,也要通過追認其為中共黨員而將其之功據為黨有,甚至把其屍首都用黨旗裹走。誠然,這更包括把優秀人才拉入黨內,提為幹部,評為先進。但是,在這裡有一點是非常明確的,那就是「一切為著塑造和維護黨偉光正的光輝形象」,不是粉飾,就是掩飾。而無論從長遠的看,還是從某一時段或者某一事情上看,黨性不強的,即邪氣不足的,是不會得到真正的重用或重獎的。限制,就是通過不斷洗腦、恐嚇和黨規黨紀限制其黨徒的人性,束縛人的善良的一面,把沒能被扼殺了的其人性限制在黨所需要的範圍之內,束縛在黨所允許、所劃定的框框之內。同時,與這種限制和束縛相匹配的,還有教育誘導,就是通過教育、執紀和典型引路,特別是用人(這實則是在樹立「最有力的榜樣 」),強化黨性,放縱人欲,放縱人的惡的一面。這樣以來,在如此邪惡的軌道上,使得人們除了順從向邪、隨波逐流,就是出局。

另外,以為中共沒有明著教人學壞、作惡的看法,儘管可能完全是無意的,其實也是一種誤解,也是被黨文化迷惑的一種糊塗觀念。不說它公開宣佈的「暴力革命」、「 兩個徹底決裂」(與傳統的所有制和傳統的觀念徹底決裂)了,就拿其祖傳的「公妻制」邪說來講吧,那也是明火執仗的。不信,請看《共產黨宣言》的原文裡是怎麼說的:

「但是,你們共產黨人是要實行公妻制的啊,—-整個資產階級異口同聲地向我們這樣叫喊。」「資產者是把自己的妻子看作單純的生產工具的。他們聽說生產工具將要公共使用,自然就不能不想到婦女也會遭到同樣的命運。」「他們想也沒有想到,問題正在於使婦女不再處於單純生產工具的地位。」「其實,我們的資產者裝得道貌岸然,對所謂的共產黨人的正式公妻製表示驚訝,那是再可笑不過了。公妻制無需共產黨人來實行,它差不多是一向就有的。」「我們的資產者不以他們的無產者的妻子和女兒受他們支配為滿足,正式的賣淫更不必說了,他們還以互相誘姦妻子為最大的享樂。」「資產階級的婚姻實際上是公妻制。人們至多隻能責備共產黨人,說他們想用正式的、公開的公妻制來代替偽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其實,不言而喻,隨著現在的生產關係的消滅,從這種關係中產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賣淫,也就消失了。」(《共產黨宣言》)請注意,在馬恩看來,「公妻制」是「一向就有的」,而「所謂的共產黨人的公妻制 」不過是「正式的、公開的公妻制」,它將會而且只能「隨著現在的生產關係的消滅 」而「消失」。

而我們在所謂的那種生產關係消滅之後的今天所看到的,恰恰相反,是在那種邪惡「 公妻制」的全面氾濫、公開化和極端惡性膨脹。
可是,過去對這些東西,有不少人包括很多黨員都以善意去「正面理解」了。所以,毛澤東一再講,「我黨真懂馬列的不多」。毛澤東當年並不知道馬克思拿保姆當二奶的事,但卻懂馬列的邪性,所以就一直放肆地亂搞女人。在黨內外多數人莫名就裡的情況下,江澤民這號黨性特別強、人品特別差的小人,平步青雲,成為邪黨黨魁。江澤民就藉著人們的莫名就裡之勢,在那種生產關係消滅之後,與時俱進,「用正式的、公開的公妻制」代替了「偽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並且在人們對中共抱著改良從善的期盼中,江澤民和中共向堅持真善忍,提升人類道德的法輪功舉起了屠刀,一級帶一級,不斷突破道德底線。於是,李新功們就在肆無忌憚的黃色浪潮中湧現出來了。

這樣再回頭看看,要不是被公開發現,也就是說,要不是影響到黨的聲譽,如果只是在一定範圍的黨內議論議論,就像都在悄悄議論江宋風流事那樣,那李新功的「優秀黨務工作者」的稱號,誰會去質疑呢?誰能說其人下一次一定不會繼續被評為「優秀黨務工作者」呢?可見,問題不在於表面,而在於實質,在於「優秀黨務工作者」的實質是甚麼,中共的本質是甚麼。試想,如果承認中共是邪教,那它那個「優秀黨務工作者」算甚麼呢?這與王立軍身上的「共和國第一衛士」的稱號不一樣嗎?可是,誰又知道那些沒暴露出來的中共的英模裡面有多少一丘之貉呢?

對照現實,看看九評,弄清這個問題,自然就明白為甚麼要三退了,為甚麼現在必須趕快三退了。

相關新聞
鄭純清﹕重塑中國魂
鄭純清:拜年請問「退了嗎?」(外兩首)
鄭純清:二零零七年新年寄語
鄭純清:中共讓你害人就是邪靈在陷害你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王岐山董經緯上官媒 核電專家跳樓
【新聞看點】G7空前抗共內幕 神祕文件助攻
【財商天下】潘石屹甩賣SOHO 這筆買賣虧嗎?
【時事軍事】中共空軍J-20 的真面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