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纯清:党官李新功中共“优秀党务工作者”的称号名符其实

郑纯清

人气 10

【大纪元2012年05月31日讯】中共河南省永城市的党官李新功的兽行暴露后,不少人的震骇、震惊,已并非因其是党官,而是因其还被多次评为中共“优秀党务工作者”。不因其是党官而震骇、震惊,这不用解释,因为大家已经看清楚了,不吃腥的党官太难找了,已经濒临灭绝了,而如此禽兽不如的党官太多了,并且其队伍与日俱增,其兽行与时俱进,人们都震骇得麻木了,所以,也就不再为党官脱掉人皮后的“兽相” 原形而骇怪了。

可是,因其还被多次评为中共“优秀党务工作者”而震骇、震惊,这就很难一语道破了。平心而论,这种感觉本身就比较含混,不是那么清晰,不是那么确切:好像中共 “优秀党务工作者”的形象,不应该是这种鬼兽,而应该是与这种鬼兽正好相反似的;好像中共的“党官”倒不包括其“党务工作者”似的;好像真正的“好官”,在中共这个魔窟里真的能够“优秀”起来似的。这种含混,正是党文化刻意制造的含混病态思维所导致的结果。有人说,对其的重用和褒奖,是上边的“失察”,也属于同类问题,好像上边从来没觉察到其有些“不优秀之处”正合领导意图似的,好像上边真的都想重用贤能似的,好像中共的逆向淘汰机制还真的会选贤任能似的。其实,党官李新功中共“优秀党务工作者”的称号是名符其实的,人家是合格的“优秀党务工作者”。什么意思呢?还没看透这个问题的,可能是把那个称号真的当成什么神圣的称号了。

不消说,李某的兽行在极端之列。强奸幼女,罪大恶极,犯一次,就罪大恶极!可是,为什么这样的人,在中共里面能混那么久,并且还混得那么风光呢(实际上,只有这样的人,在中共里面才会如鱼得水,才能混那么久,才能混得那么风光)?为什么中共里面这样的人越来越多呢(实际上,这是中共的故意,是“党培养教育的结果” ,是其“腐败治党”、“腐败治国”的体现)?弄清这个问题,就必须解决好到底怎么去认识中共的问题,或者说是就必须看清楚到底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

《九评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时候指出:“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无法简单的回答。虽然共产党披着一个为“公’的外衣,以一个政党的名义出现,的确能够迷惑很多人,但是共产党却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政党,而是一个邪灵附体的害人邪教。共产党是一个活的生命:党组织,也即邪教的世间表象,是它的肌体;从根本上主宰着共产党的,是最早注入的那个邪灵,它决定着党的邪教本质。”同时指出,“中国共产党害怕人民有良知善念,所以不敢给人民以信仰自由。对于追求信仰的好人,如追求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如信仰耶稣和上帝的地下教会成员,中共极尽其残酷迫害之能事。中共害怕民主政治会终结一党专制,所以不敢给人民以政治自由,对于有独立思想的自由人士,甚至对民间维权人士,也是动辄以大牢伺候。但是中国共产党却给了中国人以另一种自由,那就是只要你不关心政治,不反对党的领导,你就可以把自己的任何欲望都放纵开来,直至去干任何邪恶的、伤天害理的事。随之而来的,就是中共的大堕落,以及令人痛心的中国社会道德大滑坡。” “堵死天堂路,打开地狱门”,这正是当今中共邪教败坏社会的写照。

有人想,中共也没有明着教人学坏、作恶呀?当然,中共魔教惯用的的两手是暴力加谎言。为了欺骗,也好话说尽。它的有些骗人的漂亮话,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执政为民”之类,被有的党员、干部当真了,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歪打正着。可是,对于这种情况,中共一是利用,二是限制。利用,就是“一切功劳归功于党”,哪怕是你纯粹凭良心干的,只要是好事,只要它认为是好事,那就一定都说成是“党叫干的”,“党教育的结果”。即使本来跟党一点都不沾边的,如果党需要的话,也要通过追认其为中共党员而将其之功据为党有,甚至把其尸首都用党旗裹走。诚然,这更包括把优秀人才拉入党内,提为干部,评为先进。但是,在这里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一切为着塑造和维护党伟光正的光辉形象”,不是粉饰,就是掩饰。而无论从长远的看,还是从某一时段或者某一事情上看,党性不强的,即邪气不足的,是不会得到真正的重用或重奖的。限制,就是通过不断洗脑、恐吓和党规党纪限制其党徒的人性,束缚人的善良的一面,把没能被扼杀了的其人性限制在党所需要的范围之内,束缚在党所允许、所划定的框框之内。同时,与这种限制和束缚相匹配的,还有教育诱导,就是通过教育、执纪和典型引路,特别是用人(这实则是在树立“最有力的榜样 ”),强化党性,放纵人欲,放纵人的恶的一面。这样以来,在如此邪恶的轨道上,使得人们除了顺从向邪、随波逐流,就是出局。

另外,以为中共没有明着教人学坏、作恶的看法,尽管可能完全是无意的,其实也是一种误解,也是被党文化迷惑的一种糊涂观念。不说它公开宣布的“暴力革命”、“ 两个彻底决裂”(与传统的所有制和传统的观念彻底决裂)了,就拿其祖传的“公妻制”邪说来讲吧,那也是明火执仗的。不信,请看《共产党宣言》的原文里是怎么说的:

“但是,你们共产党人是要实行公妻制的啊,—-整个资产阶级异口同声地向我们这样叫喊。”“资产者是把自己的妻子看作单纯的生产工具的。他们听说生产工具将要公共使用,自然就不能不想到妇女也会遭到同样的命运。”“他们想也没有想到,问题正在于使妇女不再处于单纯生产工具的地位。”“其实,我们的资产者装得道貌岸然,对所谓的共产党人的正式公妻制表示惊讶,那是再可笑不过了。公妻制无需共产党人来实行,它差不多是一向就有的。”“我们的资产者不以他们的无产者的妻子和女儿受他们支配为满足,正式的卖淫更不必说了,他们还以互相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其实,不言而喻,随着现在的生产关系的消灭,从这种关系中产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卖淫,也就消失了。”(《共产党宣言》)请注意,在马恩看来,“公妻制”是“一向就有的”,而“所谓的共产党人的公妻制 ”不过是“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它将会而且只能“随着现在的生产关系的消灭 ”而“消失”。

而我们在所谓的那种生产关系消灭之后的今天所看到的,恰恰相反,是在那种邪恶“ 公妻制”的全面泛滥、公开化和极端恶性膨胀。
可是,过去对这些东西,有不少人包括很多党员都以善意去“正面理解”了。所以,毛泽东一再讲,“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毛泽东当年并不知道马克思拿保姆当二奶的事,但却懂马列的邪性,所以就一直放肆地乱搞女人。在党内外多数人莫名就里的情况下,江泽民这号党性特别强、人品特别差的小人,平步青云,成为邪党党魁。江泽民就借着人们的莫名就里之势,在那种生产关系消灭之后,与时俱进,“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代替了“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并且在人们对中共抱着改良从善的期盼中,江泽民和中共向坚持真善忍,提升人类道德的法轮功举起了屠刀,一级带一级,不断突破道德底线。于是,李新功们就在肆无忌惮的黄色浪潮中涌现出来了。

这样再回头看看,要不是被公开发现,也就是说,要不是影响到党的声誉,如果只是在一定范围的党内议论议论,就像都在悄悄议论江宋风流事那样,那李新功的“优秀党务工作者”的称号,谁会去质疑呢?谁能说其人下一次一定不会继续被评为“优秀党务工作者”呢?可见,问题不在于表面,而在于实质,在于“优秀党务工作者”的实质是什么,中共的本质是什么。试想,如果承认中共是邪教,那它那个“优秀党务工作者”算什么呢?这与王立军身上的“共和国第一卫士”的称号不一样吗?可是,谁又知道那些没暴露出来的中共的英模里面有多少一丘之貉呢?

对照现实,看看九评,弄清这个问题,自然就明白为什么要三退了,为什么现在必须赶快三退了。

相关新闻
郑纯清﹕重塑中国魂
郑纯清:拜年请问“退了吗?”(外两首)
郑纯清:二零零七年新年寄语
郑纯清:中共让你害人就是邪灵在陷害你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五中全会 十四五接续十三五大失败
【重播】川普访宾州三地演讲:民调在上升
【时事军事】台湾铺路爪雷达 掌握中共空中活动
【直播预告】美大选日 17小时接力直播
【远见快评】谷歌搜索暴增:我可以更改投票?
【新闻看点】五中大戏登场 专家预测川普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