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歷史今日】長江三峽截流背後 江澤民李鵬結盟

人氣: 14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11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綜合報導)1997年11月8日,中共執政者舉辦「長江三峽工程大江截流儀式」,時任中共總理李鵬宣稱大江截流成功,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講話。曾慶紅、羅幹等出席大江截流儀式。

長江三峽工程號稱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超級工程之一。它不僅投資巨大,所引發的聲勢浩大的百萬移民工程,水電過度開發對環境造成的破壞,尤其是地質災害,在中國引發的爭議也前所未有。

與「大江截流成功」慶典截然相反的是,三峽工程在2009年全部完工的慶典上,居然沒有一個中共領導人到場祝賀,這在中國是極為罕見的。

毫無疑問,長江三峽工程是政治決策。專家指,「八九六四」後,江澤民急於與李鵬結盟,親自出馬力推三峽工程議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過。江澤民、李鵬等人在執政期間在一片爭論聲中強行拍板三峽工程上馬。1993年1月,中共國務院成立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由李鵬擔任主任。

江澤民於1992年3月18日在中共兩會黨員負責幹部大會上作關於三峽工程決策的長達兩個小時的講話。這個講話曾對1992年4月2日中共人大批准三峽工程的議案起了決定性的作用。江澤民在當上總書記之後,第一次出訪就是湖北省三峽地區,並於三峽工程開工前視察三峽壩址。

近年來,三峽工程暴露出重重危機,這一禍國殃民的工程貽禍無窮。正如已故中國水利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所言:三峽工程是永不可建的工程,無論使用甚麼不民主、不科學的手段,使得決策得以通過,工程建成之後,這些問題也會暴露出來。

而在《江澤民文選》中卻沒有收入江關於三峽工程決策的幾次最重要講話,李鵬也在回憶錄中刻意撇清決策責任,可見他們非常清楚三峽工程是禍國殃民的工程。

三峽工程「是炸還是拆」?這樣具有強衝擊力的文章一度曾熱傳。從後續影響來看,三峽工程所需要的資金是一個無底洞。

江澤民親自上陣 主推三峽工程上馬

三峽工程全稱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工程,因位於長江干流的三峽(即瞿塘峽、巫峽、西陵峽)河段而得名。三峽河段全長約200公里。三峽工程計劃總工期17年。

在三峽大壩擬議修建之初,黃萬里教授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他預警了三峽水庫蓄水後卵石淤塞重慶、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開銷和必將釀成禍患的移民安置,並預言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因此,官方不邀請他參加三峽工程論證。

旅德著名水利工程專家王維洛博士撰文披露,1992年2月20日和21日,中共中央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討論三峽工程,江澤民主持會議。會議只邀請了幾名積極支持三峽工程的人到會,而反對三峽工程的人,一個也沒有邀請。

這次會議正式決定,中央同意建設三峽工程方案,由國務院提交中共人大會議審議。但是參加會議的政治局常委們表示擔心,在人民代表大會對三峽工程進行投票表決時,多數代表會舉手反對。江澤民表示,他將親自到「兩會」黨員領導幹部會議上就三峽工程去作動員。

1992年3月16日,李鵬代表國務院向第七屆中共人大第五次會議作「國務院關於提請審議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議案」的報告。三峽工程決策的任務擺到兩千多名人民代表面前。

1992年3月18日上午,中共人大黨組和中共政協黨組召開「兩會」黨員負責幹部大會,討論三峽工程決策。會議由李鵬主持,然後由江澤民主講,江整整講了兩個小時。

中共的一把手,為一個具體工程的投票決策,親自到「兩會」黨員負責幹部大會去作兩個小時的動員報告,這在中共的歷史上是首次,在人大歷史上也是第一次。

在這兩個小時內,江澤民對「兩會」黨員負責幹部的這次講話,對1992年4月2日人大批准三峽工程的議案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儘管如此,當時投票的結果是:贊成票1767票,反對177票,棄權664票,未按表決器的25票。

投贊成票的共佔出席人數2633人的67%,反對、棄權和退出投票的866人,占33%。反對票和棄權票之多,在中共建政後投票史上是破天荒的一次。

2006年8月出版發行的《江澤民文選》,卻沒有收入江澤民關於三峽工程決策的幾次最重要講話,特別是1992年3月18日在「兩會」黨員負責幹部大會上的關於三峽工程決策的長達兩個小時的講話。該講話對三峽工程的投票表決,有重要影響。

人民網去年2月刊出一篇根據李鵬回憶錄整理,帶有替李鵬撇清三峽大壩決策責任的文章,文章引述李鵬披露三峽工程決策內幕稱:三峽大壩工程是由鄧小平拍板的。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江澤民任中共總書記後,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峽壩址。

「八九六四」後江澤民急於與李鵬結盟

江澤民踏著1989年六四事件中被殺害的學生和市民的鮮血坐上總書記的「寶座」。當年其從上海趕到北京。位置還未坐熱,便於1989年7月21日去湖北省視察荊江大堤、葛洲壩工程,還專程到長江水利委員會聽取關於三峽工程的匯報。

據王維洛的文章披露,7月22日晚江澤民到了宜昌,便給在北京醫院裡「養病」的李鵬打了電話。7月25日江澤民視察回來,又馬上去醫院看望李鵬,並對李鵬說,他認為上三峽工程是必要的,使得李鵬很感動,不久便「病癒」出院,重新主持國務院工作。

江澤民上任後對三峽地區的出訪和對三峽工程的表態,是對於三峽工程獨有鍾情的李鵬的政治支持,作為政治回報,李鵬和江澤民結成了政治上的聯盟。

1991年7月6日至14日,國務院召開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報告會,國務院常務會議全體成員出席會議,由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技術總負責人潘家錚作匯報。

江澤民、李鵬等於7月13日接見了參加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的專家。接見留影后,江澤民宴請參加論證的民主黨派人士吃飯。江澤民再次表態支持三峽工程。並親自批示和組織三峽工程決策前的宣傳工作。

三峽工程決策前的宣傳鋪天蓋地,只片面宣傳三峽工程效益。北京新聞界組織了陣容龐大的三峽考察團,分兩批開赴長江三峽及中游防洪重點地區,進行採訪報導。贊成建設三峽工程的張光斗、潘家錚、李伯寧等經常在報刊、電台、電視台發表文章和接受記者採訪。而反對派的聲音被全部扼殺,李銳、黃萬里、陸欽侃等人的文章不讓發表,更沒有電視台邀請他們去做採訪。

1994年12月14日三峽工程正式開工。在開工之前,江澤民於10月14日至19日乘巴山輪由重慶,經涪陵、萬縣、秭歸到宜昌,進行視察、聽匯報。

李鵬從1982年到1986年,曾三次去三峽,為工程上馬督陣。從1992年到1997年,六年時間,李鵬又親自到三峽工地七次之多。

事實證明三峽工程帶來諸多禍患

2003年6月三峽水庫開始蓄水,之後三峽船閘試運行,三峽第一台發電機組投入運行;2006年5月20日三峽大壩全部完工。

在2003年6月三峽大壩合攏時,出身工程專業的中共領導人胡錦濤和溫家寶都沒有出席儀式,也被外界認為是不想接手這個爛尾工程。

事實證明,中共宣傳的三峽工程「具有防洪抗旱、發電、航運、環保等巨大的綜合利用效益」並沒有在現實中真正實現,相反,由此引發的各種用途之間的矛盾、移民、生態環境遭破壞等諸多問題,卻證明三峽工程「弊大於利」。

三峽大壩蓄水之後,清水下洩,造成大壩下游長江干堤發生嚴重崩岸。2004年冬,荊江長江干堤發生多處崩岸。2006年春傳來岳陽長江干堤發生嚴重崩岸的消息,湖南省水利廳負責人緊急赴京向水利部和國家防總匯報險情。

三峽水庫蓄水後,三峽大壩阻礙長江航運的暢通。三峽工程根本不能使萬噸輪船直達重慶,最多只能使萬噸船隊在一年中的五、六個月的時間內直達重慶。萬噸船隊只不過是將四艘或者六艘駁船捆綁在一起而已。

三峽工程開工以來,三峽庫區一直是中國社會最不穩定的地區。三峽工程移民對安置工作不滿,每年信訪的次數高達八萬多件次,連年持續不減。三峽工程的所謂開發性移民措施,不但沒有使百萬移民致富,而是使絕大多數移民陷入赤貧狀態。負責三峽工程移民信訪的官員將移民生活用「三低」和「三無」來描述∶ 收入低於搬遷前的水平;低於安置地當地農民的水平;家庭生活水平處於當地貧困線之下以及無田種,無工做,無出路。三峽工程移民問題是中國社會的一顆炸彈,隨時可能爆炸。
      
「三峽工程真正實現的是發電」

三峽成庫後,多次出現了逆調節現象。2010年全流域洪水,三峽水庫只能頂三天左右,就不得不大開閘門洩漏洪。三峽總公司只會首先考慮自己大壩和電廠安全——旱季缺水它要關攔強蓄不願加大流量下洩、洪季它要降低水位(預留庫容防洪)加大洩流。即旱季蓄水,下游幹得見底;雨季洩洪,下面沖得七葷八素。

王維洛的文章也指明,三峽大壩的幾個功能矛盾也非常深刻,顧及發電就顧及不了防旱,顧及大壩安全就顧及不了下游防洪,所以長江水利委員會和三峽建設總公司矛盾重重,互相打架,大旱大澇臨頭,誰也顧不了誰。

大陸水利專家明確表示,禍端出自三峽大壩——為了發電、為了經濟利益,逆向調節長江中下游的水流量等。而發電的負效應是藻類大爆發,漂浮垃圾堆積成島等。

中共水利部某司的一名官員曾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進入三峽總公司的水就是錢,它要用水發電,這是三峽工程的主要功效。

王維洛撰文表示,三峽工程並無中共國務院所稱的甚麼防洪、發電、航運等綜合效益,真正實現的只有發電。

大陸著名記者趙世龍認為:「利益集團謀算上這個項目時,就心知肚明三峽工程基本就是為發電而生」。

三峽大壩發電利潤並不屬於中國老百姓

三峽工程的發電並沒有照亮半個中國。去年5月,經濟學家馬光遠在微博質疑「三峽工程建設基金」超期徵收。去年10月,一篇名為《三峽工程又一秘密》的文章再次在網上引發關注。

文章說,「三峽工程建設基金」應該在工程全部完工就停止徵收,但至今仍在收取。公眾所期待的「電費下降」並沒有隨著三峽工程的完工而實現。

馬光遠曾在微博表示:三峽工程早於2009年全部完工,為甚麼今天在電費裡,每度電還要收取0.7分的三峽工程建設基金?此微博使「三峽工程建設基金超期徵收」炒得沸沸揚揚。

「三峽工程建設基金」超期徵收又引起本就對中國電價漲價不滿的民眾議論。「三峽工程建設基金」徵收到期後,中共以「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換個「馬甲」繼續收費,讓老百姓為三峽工程買單。

據王維洛計算,目前三峽總公司每年發電的收入為200多億元。到2010年僅中國百姓從電費中繳納的三峽基金(包括其後續基金)已經達到1,100億元人民幣,超過三峽工程總投資的一半以上。但是三峽工程的發電利潤並不屬於中國老百姓。三峽工程的所有水輪發電機已經被私有化,全部發電利潤屬於一個股份公司。三峽工程的一些決策者、中央部委和地方的一些官員以及主要工程技術人員則是這個股份公司的原始股持有者。

長江生態大崩潰 專家下「病危」通知

近期,中共農業部長江流域漁業資源管理委員會發佈了《2013年長江上游聯合科考報告》,警示長江上游漁業資源嚴重衰退,一些珍稀、特有魚類瀕臨滅絕,金沙江干流魚類資源瀕臨崩潰。

近年來,長江甚至出現罕見枯水,水電工程、圍墾污染等人類活動導致水生生物洄游通道、產卵場和鳥遷徙中轉地、越冬地等重要自然棲息地被侵佔,濕地生態系統退化、物種多樣性銳減,自然生態系統抵禦外來影響的適應力和回彈降低。

有專家和相關組織稱,長江生態系統已經崩潰,這條中華大動脈被發出「病危通知書」,長江就快「無魚可撈」。

原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局長、長江經濟技術學會秘書長翁立達等專家表示,長江生物種群和數量減少,除受水域環境污染、過度捕撈等因素影響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流域無序的水電開發。

專家預言,照此下去,未來的長江上游將成為一個巨大的水庫群,不再是一條奔騰、流淌的真正意義上的河流。專家憂慮,長江上游生態將徹底崩潰。

長江上游的最大水利工程首當其衝是三峽大壩。

2007年的一期美國地球物理研究通訊刊登了中國華東師範大學研究人員的一篇研究報告。報告認為,長江三峽大壩2003年以來每年攔截了來自長江上游三分之二的淤泥和營養物質的正常流通,造成大壩下游,特別是長江三角洲流域河床嚴重侵蝕,並破壞生態環境。美國環境專家也對此提出了警告。

近年來,位於江西省北部、長江南岸的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出現乾旱,處於歷史同期的最枯水位。兩湖洞庭湖和鄱陽湖萎縮成溝。

有學者指,三峽工程導致流域生態破壞,物種消失,產生地質性災害如引發泥石流、乾旱、地震,多數的生態破壞不能逆轉。大規模的人口遷徙不但產生新的物質競爭,資源爭奪,對地區安全帶來新的隱患。經濟利益如果建立在環境代價之上,這不代表社會進步,而是無知。

水利專家王維洛認為,現在不下決心拆除三峽大壩,將來想拆可能也不行了。他預言道,當三峽工程運行30年後,在論證報告上簽字的專家也不敢保證重慶港不被泥沙淤積。到那時再想拆除三峽大壩,泥沙淤積量超過40億噸,長江水無法將那麼多泥沙帶入大海,而是會堵塞中下游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

(責任編輯:姜斌)

評論
2013-11-08 8: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