酈劍鋒:不為憲政所動

標籤: , ,

【大紀元2013年05月28日訊】最近,圍繞「憲政」,中共各方連續發文進行論戰。

按照常理,這本不是一個可以引起爭論的甚麼問題。權力在民,實行民主,依法執政,任何人、任何政黨不得超越於國家憲法之上,不允許任何個人和一黨的獨裁壟斷權力存在,這是現代社會現代國家的基本標誌。

關於這個問題,拋開爭論及其結果,有三點應該是非常明確的。

一是,為甚麼人們會對此感到「驚奇」?

中共以前有過多次姓社、姓資的巨大爭論。小時候,聽說「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當時曾懵懵懂懂不得其解,還做過簡單幼稚的比較:人也不吃草,為甚麼偏偏要那個「草」呢?難道「社會主義的草」就比「資本主義的苗」要好不成?

《求是》旗下刊物、《環球時報》等質疑憲政,把憲政歸為資本主義的專利,很多人都吃驚不小,覺得不可思議,甚至認為這是明擺著在公開「挑戰」憲政夢。

其實,我覺得「挑戰」肯定是沒有的,因為到目前為止,所謂的「憲政」,連八字還沒有一撇呢,何談挑戰?此其一。

其二,中共60年來提出的目標與理想簡直多了去了,中國人早就習以為常了,有誰還寄希望於它能去實行?例如「讓人民當家作主」、「為人民服務」兩個主要口號,中共就足足喊了60多年,並寫進了憲法和法律,但它從未真正實行過。把棒槌當針(真),總相信中共的忽悠才使國人一再上當。

其三,去年人大委員長的「五不搞」、「十八大」的「不走邪路」宣示,以及該年底《南週》的「中國夢,憲政夢」事件,這些都形象地反映出,今天所發生的不過是以前的合理且合乎邏輯的延續而已。

前一陣子,馬三家勞教所酷刑被曝光,很多國人都不敢相信,認為都21世紀了,社會主義中國怎麼還會出現如此惡行?所以,從人們的陣陣驚詫聲中,我們分明看出,時至今日,不少人依然還對中共的本質缺乏瞭解,還對中共抱有幻想。

二是,爭論的實質何在?

爭論屬於兩個陣營互鬥?你死我活的爭奪?抑或是其它甚麼因素導致?不同的人可能都有自己的不同理解。

爭論中誰代表正義?是不是一方要搞憲政,而另一方卻要阻止和反對?人最可能出現這種認識思維,總喜歡弄個誰是誰非來。不能說這樣的看法不行,但放在中共身上,那肯定不適用,等於讓它把本性改變了。騙子就是騙子,特別是中共這樣的騙子更不可能改邪歸正。

這跟說「既得利益集團阻礙改革」有點類似。改革開放前,是有殭化頑固者持反對立場,但也正因為改革,中共黨政權貴們才真正嚐到甜頭,不僅政治上大權獨攬,一個個也賺得大包小卷缽滿盆滿,中共因之度過文革過後的危機難關,因而也奠定了改革在中共心目中的地位。這為人所共知。不改變中共根本制度與執政地位的任何改革都只能是於中共有利無害,在這種情況下,你說它們為甚麼要反對改革呢?因此,不是既得利益集團反對改革的問題,而是中共顧忌改革損害到其個人大大小小的利益,特別是可能危及中共統治,它怕的是這個。

有的或認為這是中共內鬥。即便如此,有一點也得肯定:一方面,中共內鬥有它的底線,必然以不損害中共的根本利益為限度:另一方面,從目的來說都是為了維護統治。

三是,中共能否實行憲政?

這個問題,到今天為止可以說已經不需要再費筆墨了。真的依法治國,推行憲政,意味著對中共無法無天的獨裁權力進行限制制約,有中共在,這比「蜀道難」還難吧?中共不可能把自己的權力關進籠子。

從這個角度,說憲政「姓資不行社」也不無道理,至少非常符合當下中共統治的現實。社會主義也好,共產黨也罷,只與貧困、腐敗、落後、專制、強權等相聯繫,而與憲政絕緣。

我們不妨做個假設,如果中共準備搞憲政了,那中國人怎樣對待中共及其本質?

改革,這是中共標誌性的工程,是必須得搞的;中共每個在位者也總要弄出自己的一套來標新立異,美其名曰「指導思想」。限制政法委權力,否定重慶打黑,曝光馬三家酷刑以及多起因刑訊逼供造成的「被殺人」冤案,危機之下進行若干改變也不是沒有可能(如果時間允許)。

但即使這樣,它能說明甚麼?是否說明它已經根本上發生改變了,有了執政合法性了?可以欠下血債不用還了,可以繼續穩坐江山了?比如強調維護憲法的作用,將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或許這是進步,但是很顯然,這裡的所謂「憲法」,還是共產黨主導下的「憲法」;所謂的「制度」,不過還是共產黨領導下的「制度」,從根本上都不屬於全體中國人民。搞這種裝潢門面的「憲政」——「中共特色的憲政」,那也與真正的憲政相去甚遠,只會起到繼續矇騙中國人民的作用。

中共現在並不存在搞憲政的基礎,如何做更是難上加難。和平情況下風平浪靜都在極權獨裁,搞獨裁都搞出經驗,搞得理直氣壯來,何況今天危機四伏即將解體倒掉的險惡形勢下?從前「權力不出中南海」,現在仍然還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就拿改作風提倡勤儉,「礦泉水瓶子裝茅台」,面對徒有其表慣於走形式的官場政治常態,誰都無可奈何。從中國現在的實際情況觀察,依然還是外甥打燈籠,未見甚麼根本的改觀。上樑不正,加上歷史積弊日久,誰也不可能挽狂瀾於即倒。

憲政,不管它是現實還是夢想,我們都不應該動心。其實,危機之下是不可能有甚麼憲政的。面對形勢,我們只要把握一點:不管誰當政,他都是個人行為,或者真正為民,造福一方;或者死守教條框框,苟延無所作為,或乾脆一條道走到黑。歸根結底,這是人的選擇問題。但中共罪行纍纍必須解體。人可以變化,可以改變,中共的命運是不可逆轉的。

相關新聞
周曉輝:美國官方為何對江澤民之死很冷淡 
李正寬:江澤民的無間地獄噩夢
撣封塵:法輪功教人做好人 江澤民對好人有「三狠」
袁斌:中國民眾真的是為疫情感到沮喪嗎?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真實死期遭疑 江澤民黑歷史再曝光
【時事軍事】戰場情況對比 烏俄勝負已分
【探索時分】俄4700枚導彈 為何烏克蘭不屈服
【舞蹈三劍客】舞蹈演員才有!意想不到的8個「怪」習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