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也談社會主義無憲政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5月29日訊】主持人: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主持人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聽眾朋友,今年憲政是一個特別熱門的話題,就是今年年初,今年元旦的時候,《南方周末》的新年獻辭最初的版本本來叫《中國夢,憲政夢》,當然後來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那篇文章被刪了,然後同時也引發了一個特別著名的「南周事件」。這個故事其實還沒有結束,就是那篇文章雖然被刪了,但是憲政這個話題在學術界被一直在討論著一直到現在。

這一個星期,中共幾個主要的喉舌媒體連續發表了文章圍攻這個憲政話題,比如說《紅旗文稿》發表了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楊曉青的文章,她認為憲政是西方資產階級的專政;《環球時報》也發表文章,它稱憲政的主張和中國憲法是對立的。

那麼我們今天的話題就是社會主義到底有沒有憲政?我們想先問一下橫河先生,什麼是「憲政」?因為這個名詞其實對我們大部分聽眾來說可以說是比較陌生的,一些學者當然是非常清楚,但是對普通民眾來說,什麼是憲政呢?

橫河:一般來說,憲政,人們比較多的用法是來自憲政主義,憲政主義它就是以一個憲法體系來約束國家權力、規定公民權利的一個學說或者是理念,憲政就是這個憲政主義的實踐。它主要的特徵第一個是限制權力,如果是君主立憲,它就限制君主的權力,如果是民主立憲,它就限制這個民主政府的權力,也就是說它是限制政府以及立法機構的權力。這是第一。

第二個就是保障,保障人民的各項基本權利,這個權利特別是講生命權、自由權還有財產權,就這一類的。所以它一個是限制,一個是保障。

這個內容,你像限制政府權力,最典型的這個手段就是三權分立,或者是幾權分立,就是分權;保障公民權利,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國憲法修正案,它都是屬於人權,就是保障人權的,這個就屬於憲政裡面保障公民權利的部分。

一般來說,人們認為實現憲政的前提,第一個是要符合就是我剛才講的這些精神的一個憲法,它的主要的意思就是主權在民,就是這個權力是人民給的;第二個是要有反對黨,而且這個反對黨是獨立的,而且強有力的,它可以對政府實行監督,這實際上屬於分權的一部分;另外一個就是要有一個獨立的司法系統,一旦出現政府違憲行為,它可以用獨立的司法系統來進行糾正。所以總體來說,這是憲政的主要的精神,它的內容。

主持人:按您這麼說起來,一個實施憲政的前提是要有一部憲法,那就是說有了一部憲法它並不表示它就實行了憲政,比如說中國過去63年它是有憲法的,那麼並不表示它是有憲政的。

橫河:對,就是按照剛才我們講的這個標準的話,你僅僅有一部憲法是不夠的,還需要至少這麼幾個條件,第一個就是憲法必須符合憲政的理念,不是說你可以掛一個憲法的名字就是實行憲政了。中共建政以來一共曾經有過四部憲法,至於憲法當中具體的修改就更多了,這四部憲法分別是1954年憲法、1975年憲法、1978年憲法和1982憲法,這四部憲法實際上互相之間幾乎沒有承傳關係。

你像1954年憲法是一部比較全的憲法;1975年的憲法就是文革時候的憲法,事實上跟1954年的憲法一點關係都沒有;1978年因為文革結束了,就把1975年的憲法基本上徹底否定掉了,但是那時候還遺留下來一些東西,所以1982年的憲法等於又重新寫過。所以後三部憲法分別是重新制定的,就沒有關係,這樣一來你就可以看到這個憲法簡直是兒戲!

你想想看,一共才63年,憲法大改動四次、小改動幾十次,可見它這個憲法,不說憲法的內容了,就說光是憲法在中國這個國家結構裡面的地位就非常低了。你怎麼可以隨便改動呢?你像美國憲法二百多年沒有改過啊!

主持人:對,我們印象中憲法是不可以動的。

橫河:對。這幾部憲法它有個共同的地方,就是沒有一部憲法對政府的權力進行限制的,實際上不僅是政府的權力,在中國,實際上是對一個統治的黨,就中共,是沒有任何限制的。這四部憲法當中相比較起來稍微好一點就是還有那麼一點像憲法的居然是最早的一部,就是1954年的憲法還比較像,後面就越來越不像了。當然中國也不是說沒有憲政,其實在中華民國台灣就是有憲政的,我們講中國就是指大陸。

主持人:中國大陸。

橫河:對,我們講中國沒有憲政的指的是中共統治的大陸。

主持人:您剛才說中共統治了大陸它沒有憲政,是不是主要的原因就是憲法裡面它沒有對共產黨的權力有限制、有制約,是因為這樣嗎?這是主要的原因嗎?

橫河: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但是正如我們所講的,它限制權力的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就是說所有的要素它沒有一個是有的,包括保障公民權利它也沒有。這裡就是說中國有憲法,但是不是憲政,它有一條原則就是在於你僅僅有一部憲法,這裡就存在兩個問題,第一,這個憲法符不符合憲政的原則?第二,這部憲法寫在紙面上的東西能不能實行?這是兩個不同的問題。

主持人:那就是說中國那些憲法它即使有些權利寫在憲法上了,並不一定表示它能執行,這是您的意思是吧?

橫河:對,因為很多國家都寫了憲法,都通過了憲法,那並不表示這是一個憲政國家,尤其是很多獨裁國家它表面上也去寫一些憲法在這裡。所以後來就有一些規定,比如說它有兩種憲法人們不承認它是符合憲政精神的,一種叫做「名義憲法」。「名義憲法」是什麼呢?就是說一個政府,在我們這裡指的就是中共,它是不受限制的,但是它通過一個憲法來取得法律上的認可,也就是說它在憲法裡面就把它不受限制的權力固定下來了,這個本身就和憲法限制政府權力的原則就是對立的了,也就是說它用憲法自己去規定有一個權力統治者具有超越憲法的無限權力,這就是中國憲法的一個特徵。

中國的憲法它規定了中共的領導地位,它規定了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這一整套東西的指導思想地位,所以這個憲法很大程度上就可以叫做「名義憲法」,就是說它和憲法原則完全對立。

還有一種就是叫「字義憲法」,很多憲法學者、憲政學者認為中國的憲法更典型的是屬於「字義憲法」,就是說它在憲法裡面規定和一般的憲政原則的憲法規定是一樣的,但是這裡面絕大部分它不執行,或者最重要的條款不執行。你像在中國的憲法第35條它就規定了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集會自由、結社自由、遊行示威自由;憲法的第36條規定了宗教信仰自由。但是這一些自由,過去的63年在中國大陸從來就沒有實施過,所以中國憲法又符合「字義憲法」的定義。

主持人:那這麼聽起來,中國現在的憲法有跟沒有是差不了多少的。

橫河:就是當統治者需要怎麼解釋的時候它可以用這個憲法,但是當真正實施起來的時候又不能夠按照字面上的規定來實施。所以中共老把憲法放在它的嘴裡說,你還不能說完全沒有,為什麼?對統治者有利的條款它執行的非常堅決。

主持人:它那個時候就說有了。

橫河:對。

主持人:咱們現在再回到前面我們講過的攻擊憲政的那幾篇文章,那幾篇文章寫的比較長,也非常的理論化,您能不能稍微用比較簡練的語言把那一些文章的主要的論點給我們介紹一下?

橫河:好,現在這幾篇文章一共是4篇文章,就是最近出來的。《紅旗文稿》這篇文章,楊曉青的,叫作《憲政與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較研究》,她這裡是比較理論化的一個,就是比較全面的來評述憲政和中共現行制度之間的比較。另外幾篇意義就不是特別大了,你可以說它就是隨便說說的,像《環球時報》週三發表的社評,它說憲政是兜圈子、是否定中國發展的路;《解放軍報》的文章就更荒唐了,說我們信仰的主義是宇宙的真理,這種你只能當它胡說啦。

主持人:還喊口號。

橫河:對,所以你不值得去評它。《人民日報》有一篇文章就是劉亞洲的文章,他說出來黨性如同基督徒相信上帝,這個更沒有什麼值得提的了。所以我想要評的話就評一下楊曉青的文章。她的文章提出了三個概念,第一個概念她就說:憲政的關鍵性制度的元素和理念只屬於資本主義和資產階級專政,而不屬於社會主義人民民主制度。

主持人:她這個論點我也看了一下,我看了一下她的文章,但我感覺她這個觀點她只是擺在那兒了,她雖然底下說了一大堆,但我覺得是沒有說服力的,而且給人感覺是邏輯比較混亂的。

橫河:對,這個原因主要是由於黨文化的話語系統造成的,中共它有一套很複雜的表達系統,就是把黑的說成白的、把白的說成黑的。你要去讀的話,看字面的意思的話,你覺得簡直就是瘋子寫的,他自己邏輯是非常混亂的。但是如果你透過它的字面的意思去看它的實質的話,其實她表達的還是滿清楚的。

就是說在這個問題上她故意提出了一個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對立,她把這個提出來了,而掩蓋了它所要表達的實質。就是原來在這裡是討論憲政的問題,而憲政的要素實際上是權力制約和公民權利,而不是私有制還是公有制的問題。

主持人:沒錯,她剛開始說憲政是設立在私有制基礎上,我覺得這個就有點說不通。

橫河:對,她就是故意偷換概念,她把憲政建立的其中所保護的主要因素,就是自由和財產不可侵犯,變成了憲政本身的要素,所以她這是一個偷換概念。然後她提出來更糊塗的就是社會主義人民民主制度,其實社會主義民主制度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詞彙拼出來的一個詞組,你如果透過他這個表述的話,實際上講的是中共的一黨專制。

如果說我們這麼清晰的把它分開來,就是實際含義的話,它的意思就是什麼呢?就是說中共的一黨專制不能夠接受權力制約,權力的制約是資本主義的,實際上我們不把它叫做資本主義,實際上講的是民主社會,權力的制約是民主社會的特點。她說的是中共的一黨專制是不合適來接受權力制約的。如果你把她表面邏輯混亂的描述,看上去是很混亂的描述,撇開以後看它的實質的話,實際上她講出了一個中國現狀,一個真正的中國的現狀。

主持人:對,您要這麼解釋的話,她這個講的是有她自己的思路的,一開始她又說社會主義人民民主制度,她又把專制制度,她用了一個名字的詞,所以聽起來就特別混亂。

橫河:對,你就覺得是名詞在那裡繞口令。

主持人:對。第二部分,她把憲政實行議會民主政治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做了一個對立的比較,您覺得憲政和人民代表大會它是對立的嗎?因為他表面上講起來他都說要還政於民。

橫河:這裡就是說因為議會民主的話,它是憲政當中制約權力的主要保證,而她所說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就是中共實行這個制度,實際上是中共統治集團意志實現的保證,也就是說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就是要保證中共的權力不受制約,所以從這點而言,議會民主政治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確實是對立的。

她批判議會民主的要害是什麼呢?她說它最大的缺點是只有代表資產階級利益的政黨才有財力去競選,實際上她混淆了兩種競選。在美國選舉,一個是民意代表的議會選舉,就是選國會議員;而她所說的,就是說代表很大的資產階級利益的政黨很有錢的財團競選的話,即使按照中共自己的講法,實際上它指的也是總統選舉。

主持人:而且事實上也不光是這麼回事,像林肯他當時當選的時候,他非常窮,他沒有什麼錢,他的對手就很有錢。

橫河:這個我們只是介紹她講的本身混淆的兩個概念。但實際上即使是選總統,它也不符合美國的現實情況,因為最終是選票決定的。像美國有一些很富很富的人曾經參加總統選舉,就是他的錢幾乎是用不完。

主持人:有一個叫佩羅,億萬富翁。

橫河:對,人家就說他就是花自己的錢過癮,為了花錢的癮,結果根本就沒有競選成功。

主持人:我記得他的得票率才2%。

橫河:對,非常有錢的人參加競選總統沒有成功的先例的。如果按照他這個概念的話,應該是最大的財團的掌握者應該是最容易競選總統的,恰恰是從來沒有這樣的人競選總統成功過。當然我們不管它了,就說她第一,歪曲了美國競選的實質;第二,她還混淆了不同競選的含義。

其實議會選舉,像國會代表選舉的話,那你說沒有財力基礎的,很多第一代移民就直接選上去了,這些人沒有是發財的。換過來說,她所推崇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它是一個典型的橡皮圖章制,即使再加上政協的花瓶的話也沒有任何手段,就是可運用的手段能夠實現她所說的人民主權。

我們舉個例子,就是人民代表大會它的召開、它的議程都是在前一年的年底開過黨代會以後,由黨代會給它規定了它才能開。所以它是中共意志的體現,它根本就不存在人民意志的問題。

主持人:那您覺得她為什麼要把這兩個東西放在一起作對比?她一對比的話,她自己本身給自己造成了很大的困難。

橫河:這個在她的第二部分裡面講的非常清楚,實際上牽涉到一個中共統治合法性的問題。她說憲政議會民主的關鍵,就是說不是經過競選上台的政權就沒有合法性,因此她說這個不適合中國的國情。中國的國情是什麼呢?她說人民代表大會制,它沒有必要也沒有權力給中共的統治授與合法性,就是中共的統治不需要人民代表大會授與合法性。它的合法性,它的統治合法性的來源是來自中共的革命,這個我覺得是這篇文章全部論述最關鍵的一點,也就是說中共合法性的來源。

主持人:就是因為它打了這個江山。

橫河:對,它就是用打江山的合法性來代替坐江山的合法性,實際上即使在中國的文化當中,這個也是不能代替的。你打江山可以的,但是你坐江山你得有天意和民意,這兩點它沒有,所以它只能回過去。

所以最近一段時間大家可以看到中共方面提的非常非常多的回到原始的毛澤東思想,甚至更早的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其原因就在於它只能用這個來做它的合法性基礎,它的統治,曾經使用經濟發展作為合法性替代品已經失敗了,那麼這一段正好說明中共統治是沒有合法性基礎的。

主持人:其實我覺得她這樣比較恰恰是自暴其短,因為中共它自己號稱是代表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那你既然代表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你為什麼不敢讓大家去選舉你一下呢?你要真代表了,人家不就選舉你了嗎?

橫河:對呀!她這一段就是來論證就是說這種人民代表大會制就不需要選票,因為江山是它打下來的。實際上她這一段講的非常露骨。

主持人:這個文章最後一部分她比較的是西方的三權分立和人民代表大會制,她認為憲政要求的是權力約束和制衡,而中共現在的人民代表大會制不需要,所以中國現在是有憲法、無憲政,更無憲治。您怎麼評論她這個觀點?

橫河:我覺得她這個正好說出了中國的現狀,就是有憲法、無憲政、無憲治,說明什麼呢?說明中國的憲法正好是人們認為不屬於憲法的那兩種,就是「名義憲法」和「字義憲法」,它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憲法。這一段話她想證明的是什麼呢?就是中共的權力是不需要制約的,所以就不需要實行憲政,這是她的一個說法。

主持人:就是她很赤裸裸的說我就是專制主義。

橫河:對,它就是專制主義,就是非常赤裸裸的說。

主持人:這麼看起來她這篇文章講的確確實實是中國現在的現狀,雖然她表面上用了一些很複雜的詞彙蓋來蓋去的,但是實質分析起來就是這樣子的。

橫河:對,這是中共統治的一個實際情況。其實不僅是中共,社會主義國家它都是共產黨統治,不管這個共產黨用了什麼名字,勞動黨也好,什麼黨也好,它都是一樣的,它們共同的特徵就是一黨專政,這個黨擁有絕對的領導權,它有不受制約的權力,這個國家沒有獨立的司法體系,而且剝奪公民的基本權利。

主持人:這麼說起來,是不是社會主義國家跟憲政是不能兼容的?

橫河:應該是這樣的。其實你看社會主義實踐從1917年蘇聯的十月革命開始到現在為止已經96年了,最興旺的時候是整個一個社會主義陣營,在這麼90年將近一個世紀的時候,沒有一天沒有一個實行社會主義的國家實行過憲政,前蘇聯是這樣、中共是這樣,現在的北朝鮮是這樣,顯然沒有一個例外的話就不能說它不願意實行憲政,而是說這個體制本身能不能實行憲政的問題,就是說這個體制就是這樣子的。

憲政和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其實根據我們剛才的分析,它每一條都是對立的,你把對立的機制硬揉在一起,那會出現一個什麼怪胎呢?就像現在我們中國講的理論體系,毛澤東革命和繼續革命和現在當權的紅色權貴資產階級所搞的三代表,這兩個理論就是對立的,因為紅色權貴就應該是毛澤東那個繼續革命理論體系的革命對象,那現在你把這兩個完全對立的理論體系揉在一起的話,你只能在口頭上講講,你真的要實行的話,那這個制度馬上就垮掉!

主持人:沒錯。

橫河:所以我認為社會主義和憲政是完全不兼容的。

主持人:我們再來看楊教授這個文章,您看他講的是中國現在的事實,您也覺得他這個觀點是對的,社會主義跟憲政是不兼容的,那是不是表示您就同意他這個文章本身整個的觀點呢?

橫河:這就是這樣的,如果我們排除她看上去的這些邏輯混亂以外,她講的實際上是中共所奉行的整個理論體系,最主要的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理論體系和中國現在實際實行的這個制度的一個現狀,事實上就是這樣子的,所以她講的是一個事實。

她的論證過程就是憲政和社會主義制度不兼容,這是個事實,我現在看不出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理論能夠打破這一點,你舉出一個它們能夠兼容的例子來,是舉不出來的。所以她論證的觀點沒有錯,錯的是結論。她的結論是什麼呢?她的結論是以現在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不能動作為一個基準,在這個基準上說不能實行憲政,因為一實行憲政就妨礙了共產黨的領導,就妨礙了憲法裡面規定的社會主義制度。

但是問題在於什麼呢?問題在於如果說這兩者不兼容的話,實際上需要讓步的不是憲法,應該摒棄的是社會主義,就是說不是要堅持社會主義,為了堅持社會主義而排除憲政,而是正好相反,就是說要實行憲政的話,必須拋棄社會主義這個理論體系,這才是一個正確的結論。

因為這個理論體系所講的一黨專政它沒有權力的制衡,它現在沒有證明這個沒有權力的制衡不會導致絕對的權力和絕對的腐敗,事實上它推崇的是中共的絕對權力。

我們知道現在中國民眾意見最大的,排除一些信仰方面的問題,或者是政治方面的問題,最大的問題就是在於腐敗,而這個腐敗實際上已經達到人們所說的絕對腐敗的這種程度了,那麼它的來源就是中共的絕對的權力不受制約。

整個這篇文章和中共所有的理論文章都沒有說出來在排除憲政的權力制約的情況下怎麼能夠防止腐敗?怎麼能夠阻止腐敗?更不談「字義憲法」上那些字義的東西怎麼能夠實現?我們現在大家都說回到憲法,不說回到憲政,回到憲法就回到中共的「字義憲法」上的話,現在在鼓吹社會主義和憲政可以兼容的這些人,就是支持這種觀點的人,有沒有措施可以在中共的權力不受制約的情況下能夠實現「字義憲法」上的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結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有沒有這樣的辦法?

主持人:沒有。

橫河:對,就是共產主義實踐的90多年,中共統治的63年證明沒有一次機會、沒有一種方法是曾經能夠讓字面上的「字義憲法」上那些措施得到落實的,我看了很多文章也沒有看出哪一個人提出一個有效的保留中共的統治能夠讓「字義憲法」上的東西實現的。

主持人:從我們現在的討論來看,就是因為社會主義這個制度和憲政它是對立的,難怪今年年初時候的那篇文章《中國夢,憲政夢》它小小的一篇新年賀詞就會被刪掉,而且會引起這麼大的一個震動。這麼看來,就是中國現在好多學者幻想著在中共現在的體制下實現憲政應該說是癡人說夢吧?

橫河:應該是說不能夠實現的,因為要真正實現憲政的話,就必須把憲政最大的絆腳石——中共,搬開來,把這塊絆腳石搬掉,中國才可能實行憲政。

主持人:今天的時間就要到了,我們今天這個話題就談到這裡,謝謝您的收聽。

橫河: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再見。

橫河:再見。

下載收聽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評論
2013-05-29 11: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