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華人從軍回憶:一段不能被遺忘的歷史

盧曉雨、鄧皓悉尼

澳紐軍團日(ANZAC Day)是澳洲最重要的軍人紀念活動,每年的ANZAC Day,在各地都會舉行眾多的遊行。圖為Thomas Cheong在澳紐軍團日走在二戰Catalina水上戰機方陣隊伍的前方。(圖片:Thomas Cheong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4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盧曉雨、鄧皓悉尼報導)澳紐軍團日(ANZAC Day)是澳洲最重要的軍人紀念活動,在眾多遊行的隊伍中,一位佩戴戰爭勳章的穿著西裝的華人走在有二戰著名Catalina飛機橫幅的方陣前,顯得格外引人注目,他叫Thomas Cheong,曾參加過二戰時的空軍,今年已經92歲,依舊精神矍鑠,走完遊行全程。

Thomas Cheong和大陸抗日後裔James Yu在大紀元時報合影。(鄧皓/大紀元)
Thomas Cheong和大陸抗日後裔James Yu在大紀元時報合影。(鄧皓/大紀元)

在二戰中華人參戰人數等約有1,000人(包括護士、後勤),許多華人戰士勇敢善戰,但是這些無名英雄很少被後人提起。如今重提往事,讓後人記住戰爭的艱辛、和平的珍貴,正是Cheong先生的願望。

Thomas Cheong先生的祖父1882年從香港來到澳洲,在達爾文市的中國城經營一家雜貨店,Thomas Cheong父母結婚後,育有9個子女,Thomas Cheong生於1923年,是家裏最大的男孩。1930年世界經濟大蕭條,他們經營的店舖也逐漸敗落下去,15歲時的Tom不得不去政府部門當一名小職員維持生計。

1941年底澳洲已處於日本人入侵的威脅中。1942年2月19日早上10點,Tom聽到空中響起警報聲,一開始還以為是美國人的飛機來了,但他看到的卻是約有2百架日本飛機出現在上空,日本人投下一顆顆炸彈,街上到處都是人們驚恐的叫喊、狂奔和爆炸聲。Tom慌忙中趴在一個小水溝裡躲藏。

「日本人的飛機非常低,我能清楚的看到日本軍機上的駕駛員面孔,對方也看到了我,他手指著我叫道:『我會回來找到你。』然後飛機向前飛到一公里外的郵局進行轟炸。」 Cheong先生回憶到。

轟炸過後,整個中國城幾乎空無一人,Tom和他的侄子一起搭車先撤到達爾文80公里外的阿德萊德河畔,再撤到Alice Spring,然後才到悉尼。Tom在悉尼加入了澳洲空軍,他被派到墨爾本經過訓練,成為一名飛機無線電信號操作員和炮手。

Cheong先生說:「當時我沒有讓我父親知道我加入空軍,我自己也沒有覺得害怕,因為我年輕。」

Thomas Cheong先生年輕參戰時的照片。(照片由Thomas Cheong提供)
Thomas Cheong先生年輕參戰時的照片。(照片由Thomas Cheong提供)

Cheong先生被送到昆士蘭的Carpentaria灣空軍基地,加入PBY Catalina飛機的43中隊。Catalina飛機是二戰時著名的水上轟炸機,機上有9名機員,包括駕駛員、無線電信號操作員、機械師和炮手等。如果炮手陣亡,無線電信號操作員就會替換上。澳洲空軍43中隊成立於1943年,Cheong先生的頭銜是飛行官(pilot officer)。
「Catalina飛行速度很慢,只有160公里/小時,容易成為攻擊目標,所以我們經常晚上執行任務。」Cheong先生說。

「當時不知道誰發明了一種啤酒瓶『炸彈』,在啤酒瓶頸上繫上一把刮鬍子刀,到敵營的上空扔下『炸彈』,『炸彈』會呼嘯而下,猶如投下真的炸彈,日本人馬上躲藏起來,我們乘機尋找轟炸目標投彈。這一招很管用。」

Cheong先生的飛機到過新幾內亞、所羅門群島、南中國海,最遠到達菲律賓的馬尼拉,他們執行轟炸日軍的軍艦和海港,還有營救和偵察任務等,一次任務通常會連續飛行約22-24小時。澳洲空軍最多時有168架飛機,有320名空軍士兵在二戰中陣亡。

1944年5月4日- 8日爆發了著名的珊瑚海戰,戰爭發生在昆士蘭東北的廣大珊瑚島海域,日本人先想拿下新幾內亞的首都Port Moresby,然後把它作為入侵澳洲的基地。日本人在附近集結了航母、驅逐艦、護衛艦等,而美國顯然也察覺日本人的企圖,他們的航母和其它艦船也出現在臨近地區,雙方都在尋找對方的目標,以對對方進行第一時間打擊。

Cheong先生說:「我們澳洲的Catalina 43中隊飛機首先發現了日本人的軍艦,並通知美國人。美國空軍主動進攻,擊潰日本艦隊。」

由於日本人在珊瑚海戰慘重損失,使他們入侵澳洲的企圖徹底破滅,所以這場海戰對澳洲的二戰歷史非常重要。每年3月27日在馬丁廣場(Martin Place) 的無名英雄墓前紀念這場珊瑚海戰,美英荷三國都會派高級軍官來參加紀念那兩場發生在爪哇及珊瑚海戰的紀念活動。

Cheong先生一直希望能夠直接駕駛飛機,他幾乎每個月給總部寫一封信表達此願望。終於總部批准了,Cheong先生有機會去墨爾本參加飛行員培訓。

「不幸的是,戰爭到45年8月份就結束了。」Cheong先生為沒有機會親自開飛機打日本人而感到遺憾。Cheong先生後期飛行駕駛培訓挪到悉尼,一直到他畢業拿到飛行資格證書,成為正式飛行員。

從1948年至1961年Cheong先生在澳洲後備役部隊(Reserve Army)服役,官銜為空軍中校,是當時華人最高階,後來華人軍官中出現過一位少將軍銜,他現也已退休。

Cheong先生從軍生涯中獲得澳洲政府多枚勳章,包括OAM澳洲勳章,1939-1945 Star(二戰勳章),Pacific Star(太平洋戰爭勳章),Defence Medal(衛國勳章),War Medal(戰爭勳章)和Australia Service medal(澳洲從軍勳章)。

如今二戰已過去70年,曾經參戰的二戰軍人留在世上也越來越少,Cheong先生最大的願望是能夠給澳洲的華人後代留下一個二次世界大戰從軍紀念碑,以緬懷為澳洲和平繁榮的今天做出犧牲的華裔軍人。

2004年落成的澳洲華裔軍人從軍紀念碑。(鄧皓/大紀元)
2004年落成的澳洲華裔軍人從軍紀念碑。(鄧皓/大紀元)

1997年他們成立了澳洲華人退役軍人委員會,Cheong先生任副主席,2000年他接任主席。Cheong先生開始不斷地寫信給悉尼市政府、悉尼達令港相關機構和悉尼港海岸管理局(Sydney Harbour Authority),四處奔波只為尋求籌得資金和尋得一個建造紀念碑的地方,中間經歷無數次挫折,最後他們終於籌得足夠資金建造這個紀念碑。2004年2月19日,在達令港邊迪克森(Dixon)街的一座大樓旁,在豎立的一塊刻滿504名澳洲華人參加第一及第二次大戰軍人名字的紀念碑前,舉行隆重的揭幕典禮。他希望每年澳洲國慶日,有更多華人前去紀念碑觀禮致敬。

Cheong先生說:「之所以選定2月19日這天為紀念碑落成典禮,由於這一天是日軍第一次轟炸達爾文(Darwin)日子。那天恐怖景象歷歷在目,好像那200名敵軍在軍機上直指著我:『我會回來找到你。』也正是這天的經歷,也促使我不久加入澳洲空軍抗擊日本人。」

責任編輯:瑞木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雖然已經已經過去了將近100年,但墨爾本民眾對「澳紐軍團日」的紀念活動並滅有降溫。2013年4月25日早上6時許,上萬民眾集中在墨爾本戰爭紀念館前(Shrine of Rememberance)舉行凌晨悼念儀式,並向死難的軍人獻上花圈。儀式結束後早上9點多,在市中心舉行了一年一度盛大的老兵遊行,老兵及其家屬們展現出颯爽的英姿,透露出歷經歲月蹉跎依然不屈的精神。
  • (大紀元記者馬穎慧澳洲悉尼編譯報導)萬名澳洲人日前擁至土耳其,參加一戰加利波利(Gallipoli)登陸99週年紀念活動。星期五(25日)清晨,這萬名澳洲人將在土耳其北海岸的加利波利半島參加澳紐軍團升旗儀式。
  • (大紀元記者馬穎慧澳洲悉尼編譯報導)威廉王子夫婦在澳紐軍團日(4月25日)清晨出人意料地出現在坎培拉的澳洲戰爭紀念館(Australian War Memorial),並參加了在那裏舉行的升旗儀式。王子夫婦的出現令民眾們喜出望外。當日澳洲的各大城市都舉行了澳紐軍團日紀念活動。
  • (大紀元記者馬穎慧澳洲悉尼編譯報導)紐省政府將資助100名學生參加明年在土耳其舉辦的澳紐軍團日百年紀念活動。
  • (大紀元記者陳光、鄧浩、葉佩倩澳洲悉尼報導) 4月25日是澳紐軍團日,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澳紐軍團加利波利登陸第99週年紀念日。在全國各個城市中,有破記錄的3.5萬澳洲人參加了傳統的澳紐軍團日黎明悼念活動。各大城市還舉行了軍團日遊行,緬懷歷年來在戰爭中犧牲的澳洲軍人。
  • (大紀元記者陳光澳洲悉尼編譯報導)在首都坎培拉舉行的澳紐軍團日黎明悼念儀式上,高科技的投影技術照亮天空,首次將澳洲陣亡將士的面孔映射到戰爭紀念館的正牆上。給澳紐軍團日的紀念活動增添了新的色彩。
  • 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爾,是一個滿載歷史古跡的城市。在澳紐軍團日前夕,大批來自澳洲和紐西蘭的遊客,從伊斯坦布爾轉程前往加利波利,遊覽戰爭舊址,重溫那段悲壯的歷史。
  • 澳洲維省政府決定,從明年開始維省澳紐軍團日(Anzac Day)將不再設長週末假期。
  • (大紀元記者葉紫雲澳洲悉尼報導)在繼首次成功舉行日本受降69週年英文紀念會之後,9月23日,悉尼的部份抗日後裔在觀眾的強烈要求下,再次在澳洲退伍軍人俱樂部舉行了紀念日本受降日的中文演講。
  • (大紀元記者鄧皓澳洲悉尼報導)1月26日澳洲國慶日,在悉尼市Dixon街的前舉行了澳洲華裔軍人紀念活動。參加活動的包括軍方代表、華裔軍人後裔、國際獅子會、復員軍人協會、RSL俱樂部等。他們一起默哀緬懷戰爭中犧牲的華裔戰士,並在「華裔軍人紀念碑」前獻鮮花,二位華裔預備役軍人手持軍刀駐守在紀念碑旁。紀念活動在綿綿小雨舉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