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一位大學教師17年的堅持

人氣 3740

【大紀元2016年11月20日訊】2000年11月7日晚,北京的氣溫降至-7℃。孫開清穿著單衣,戴著冰冷的手銬,被銬在北京永定派出所院子裡的一棵樹上,將近整整一夜。

孫開清是哈爾濱師範大學教育系的數學教師,他恐怕一輩子都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成為一個「囚犯」,並且17年來一次次地「淪」為階下「囚」。

第2天,他就被送往北京門頭溝看守所。一進門,幾個犯人將他蜂擁圍住,拳腳像雨點一樣落下。很快,孫開清被打得鼻青臉腫,衣服也被撕成碎條。接下來的遭遇更加出乎意料:先是冷水澆凍,約半小時後,再以開水澆燙脊背,這種「冰水+開水」的酷刑直接導致他的「後背大面積燙傷,直流黃水」。

「警察和在押人員輪番以一百多斤的體重穿著鞋站在我的大腿上,碾壓大腿,使肌肉嚴重碾傷,行動艱難;用煙頭烤燙我的十指甲,十指連心,鑽心的疼痛,十指幾個指甲被燙出紫斑。屁股被打得血肉模糊,塗上辣椒末。內褲粘在屁股上,結痂後才脫下。」

3天之後,孫開清被帶回哈爾濱,關押在看守所50天,被罰款4000元才放回。回來後,哈爾濱師範大學不讓上班,並很快停發工資,每月只給400多元生活費,2004年完全停發生活費,直至2011年退休。

這是孫開清第一次被抓捕的經歷,起因是2000年11月7日他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上訪碰壁後,沒有直接回到哈爾濱,而是走上天安門廣場煉功–以這種特有的方式為法輪功請願。在大陸生活過的人都知道,走出這一步,在這個共產極權機器統治的國家意味著甚麼。

「君子坦蕩」 為法輪功說句真話

孫開清經歷過文化大革命,17歲時,曾下鄉到農場。艱苦的環境使他原本健康的身體變得體弱多病。從此,腰膝寒痛、腎寒、胃寒、風濕、心慌,腦震盪後遺症……10多種疾病伴隨他20多年,直至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非常神奇,孫開清修煉法輪功後很快無病一身輕。1997年冬,三九天不穿棉衣褲,也不覺得冷。

法輪功讓人重德、向善,孫開清開始按「真、善、忍」去要求自己,工作兢兢業業、盡職盡責,幾十年從沒有違法違紀的事發生在他身上,就連向來比較倔強的脾氣也變得平和了。

但是,1999年7月20日起,江澤民對法輪功下達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 的迫害指令,在全中國掀起迫害法輪功的運動。

一切如同文革重演,電視、廣播、報紙⋯⋯一面倒地打壓法輪功。在這樣的環境下,每一位法輪功學員每一天承受著如影隨形的巨大壓力。空氣中似乎瀰漫著一種物質,有時令人窒息。

面對一個極權政府開足馬力的打壓,在中國一般的團體或者個人很快就會銷聲匿跡,但法輪功學員是一個例外。《華爾街日報》報導說,鎮壓以來,法輪功信仰可以說是對執政的共產黨政權最為持久的挑戰。

2000、2001年,很多法輪功學員走上天安門廣場請願,他們或展開一面橫幅,或靜靜地張開雙臂煉功,或者席地盤腿打坐。一位法輪功學員,從四川用了2個月的時間徒步走到北京,他來到天安門廣場席地打坐,剛剛坐下,警察就像瘋狂了一樣,衝過來抓住他。 他向警察說:「先別抓我,讓我把話說完再抓。」說著從隨身攜帶的包裡拿出9雙鞋,一一擺到了天安門廣場的地上,說道﹕「你看到這9雙鞋嗎,我從四川用了2個月的時間,穿破了9雙鞋來到北京,就為到天安門廣場做一件事,說一句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和其他走上天安門廣場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孫開清深信法輪功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他要為法輪功說句真話。「君子坦蕩」,他覺得這是應該做的。

只是,令孫開清沒有想到的是–講法輪功真相這一路到現在已經走過17年,而且荊棘遍佈,處處艱險。但他至今初衷不改。

非法勞教 歷經種種酷刑折磨

2001年11月,孫開清因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2年。2002年1月20日,被關入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

黑龍江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位於哈市近郊,是專門迫害哈爾濱地區被非法勞教的男性法輪功學員的場所。

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大紀元記者無法向黑龍江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求證其所作所為。但據知情人向北美明慧網的一份投書, 長林子勞教所曾在2008年特意燒燬了數百份法輪功學員的檔案。

這份投書說,2008年10月6日早晨約7點前後,黑龍江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大隊警察強國盛與管理科警察付濱拿著一個絲袋子來到食堂灶房,讓負責燒火的勞教人員鄭忠波將絲袋子裡的檔案全部放到灶坑裡燒掉。這些「卷宗」是曾被非法關押在長林子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的檔案,大約有700-800份。警察在一旁監督,並且不允許鄭看裡面的內容。

在孫開清被關進長林子勞教所之前的2001年7月,有10名男法輪功學員在這裡被暴虐致死。

一開始,孫開清被關在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三大隊。他自述:隊長王占啟指揮犯人「對我毆打並且嚴管,還把我吊在二層床邊鐵欄杆上,用高壓電棍電擊,用重拳猛擊,使我大腿肌肉受傷,走路都困難」。

孫開清很快絕食抗議。但是隊長王占啟讓獄醫那大夫對其進行野蠻灌食–糊狀玉米粉+大量食鹽。這種灌食令人窒息,有生命危險,而且其間痛苦難以言表。每次灌食後,他都口鼻流血,嘔吐不止。

2002年6月,孫開清被轉入長林子勞教所四大隊。

一天晚上8點半過後,監室的人都躺下休息了,四大隊全體法輪功學員40多人被叫起來開會。隊長郝威開始對大家宣講和污蔑法輪功。

孫開清當場提出疑問,話還沒講完,就被事先安排好的在押人員連打帶拖、關進禁閉室(小號)吊掛。

在長林子勞教所,很多法輪功學員被24小時吊掛,不分晝夜,一分鐘都得不到休息,身體處於極度疲勞狀態,常常出現心力衰竭。法輪功學員張濤、李洪彬被吊掛在監欄上期間,絕食抗議,最後生命垂危,死於送往萬家醫院途中。

孫開清雙手被吊起掛在小號的鐵欄杆上整整3天。從小號裡被放出來時,他手腳腫脹,行走困難。

8月份,孫開清再次被關入小號1個月。從小號放回後,他們「強迫我每天蹲在地上,不蹲就讓犯人對我「推排撅」「,即把兩臂從後背抬起成180度,手又觸在地上,並向划船一樣來回划動。據悉,此刑極其殘忍,劇痛無比,往往讓人能痛得昏過去或者虛脫。

一位監友回憶了9月13日孫開清被架到洗漱間遭受「推排撅」酷刑時的情景。「儘管洗漱間離我們蹲的閱覽室隔著幾道門,但仍能清楚的聽到孫開清的慘叫聲。一會孫開清呻吟著、踉蹌地被劉斌等人推搡著回來,郝威跟在後面,罵罵咧咧。到閱覽室門口,幾個人將孫開清往裡一推,孫一個趔趄摔倒在地,頭部正撞在暖氣片上,當即昏了過去。因為被剃光了頭,孫的頭頂部被暖氣片撞了兩道筷子深的口子,粉白的肉中慢慢滲出血珠,一會兒,血就淌成了流。郝威讓人從儲藏間裡拿了一個破舊的綿帽子扣在孫開清的頭上,並命人把他拖走。」

經歷種種折磨之後,孫開清還是堅持拒絕轉化,隨後,他被轉入嚴管五隊。

五隊大隊長趙爽對他進行「罰蹲」–每天近18個小時,從早上5點到夜裡12點;中間只有吃飯時間3次,各15分鐘,上午和下午各上廁所1次,每次大約10分鐘。

蹲著不准動,如果動了,就是酷刑折磨,由負責24小時看管的在押犯人施行。

孫開清回憶,「有一個叫楊曉東的犯人最狠毒,經常變化手法毒打折磨我:掄板凳打身體,打得我身上青一塊紫一塊;針扎;打火機燒烤;飛鏢扎;飛錘掄打腦袋;硬塑料管抽打,打得我頭上現在還留有一些包;抽打手心、腳面,手腳打得都腫起來了;捏睪丸;往衣服領子裡灌涼水,一直從褲腿流出,不准脫下衣服;往口鼻灌芥末油。」

有一種酷刑讓他的手指爛到指骨,「有一個姓王的犯人踢人特別重,被他踢一下特疼,有一天看我不蹲,他就用牙刷桿放在我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間,捏著我的手指,另一手轉動牙刷,我頓時手指流出鮮血,後來爛到指骨,如今還留有傷疤。」

後來,孫開清的身體實在蹲不了了,就被多次關進小號冷凍。共計3次,最後一次長達10幾天。

那時正是11月中下旬的冬天,外面已經是零下20多度,小號裡24小時開著窗戶。看守的犯人4小時一輪班。即便如此,他們身穿棉服,冷得在屋裡不停地走動。

「我們5個法輪功學員被關在小號裡,不讓穿棉衣褲、棉鞋。我身上穿有一個棉背心,隊長趙爽看見了,讓人給扒下,只穿單衣。24小時沒有被褥。晚上凍得才睡10幾分鐘就凍醒,並且白天只能坐小板凳,不准站起來活動手腳。晚間也不准活動。」

11月26日放出小號時,孫開清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雙腿被嚴重凍傷、浮腫。

從那以後直至現在,即使三伏天,孫開清也要穿絨褲、毛襪,穿比腳大3號的運動鞋。那次長林子勞教所一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近200人,無一倖免被迫害。

2003年11月,孫開清堂堂正正地走出了長林子勞教所。

再次身陷囹圄  百折不撓 控告江澤民

但是,2008年4月,因和路人講法輪功真相,孫開清再一次身陷囹圄,被送進哈市南崗看守所。

一進監牢,姓劉的牢頭帶4個人一齊上來毆打。他們5人「一個拽頭往牆上撞,一個手捏戳睪丸,一個掄圓手掌砍我的咽喉(即酷刑:鎖喉),一個用胳膊肘擊打我的上身,一個用膝蓋頂我的大腿。」

20小時內,孫開清被毒打了3次,每次大約半小時。「最後一次是第二天晚上約7、8點鐘,4、5個犯人把我打得暈倒在地,身體癱軟。我那天被打得咽喉嚴重受傷,講不出話來,嚥食艱難,只能喝稀粥; 渾身被打得青紫。」經過這一次毒打,孫開清半年後咳嗽時胸肋依然作痛;至今喉嚨癢痛,吃飯時經常被嗆。

2008年5月中旬,孫開清被南崗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

12月8日,大隊長楊金堂帶領警察和幾個在押犯人,不由分說,把他按在小號裡的鐵椅子上。雙腳被用繩子捆綁,雙手反綁在鐵椅子上。不讓打瞌睡,一瞌睡就往臉上澆涼水或者毆打。孫開清被綁在特製的不能直腰坐著的小鐵椅子上,共8天8夜。手腳背勒進很深的溝,手被勒紫了,腳脖子被勒傷。幾年後,這些傷疤才消失。

12月下旬的冬天,坐在鐵椅子上,孫開清的腿腳嚴重凍傷。手腳被捆著近200小時。被從鐵椅子裡放下來後,孫開清連續3天晚上渾身疼痛,徹夜難眠……

孫開清至今仍身陷獄中。這些年來,孫開清和大陸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一樣–看似柔弱,但堅忍似鐵 ; 一次次受盡磨難,卻百折不撓;在腥風血雨中,他們始終堅持用真相揭穿謊言,用言行來反抗迫害。

2015年5月,大陸開始興起控告江澤民大潮,6月,孫開清匯入這一洪流,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提交了控告江澤民書。

他在控告書中說:「為迫害成千上萬的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江澤民動用了國家非常巨大財力、人力、物力,給整個中國社會造成巨大的社會災難。」

「任何一個有良知的正義之士都應追究江澤民的罪責。」

參考資料:

1.《三次被勞教、控告江澤民 孫開清又遭冤獄折磨》,明慧網2016年11月18日發表。
2.《長林子勞教所燒燬迫害檔案》,明慧網2009年6月8日發表。
3.《長林子勞教所惡警2002年間的暴行》,明慧網2005年8月2日發表。
4.《曝光邪惡的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明慧網2004年9月10日發表。

(撰写:李辰;責任編輯:高静)

相關新聞
舉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民眾善念支持
與母親同遭迫害 重慶青年高揚控告江澤民
控告江澤民的女教師:大法救了我的孩子
丈夫遭冤獄迫害離世 安徽張蘭萍控告江澤民
最熱視頻
2021預測:全球瘟疫更具毀滅性 善惡大決戰
史前文明:地球上真的生活著三種人?
【新聞看點】武漢封城周年 上海再現隨地倒
【微歷史】共產黨利用民主在三個大國奪權(上集)
【有冇搞錯】美國極左派將消退
車評:高氣壓的藍天 2021 Mazda3 2.5 Turbo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