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哈尔滨一位大学教师17年的坚持

《圣经.启示录》中使用“圣徒”一词的地方所对应的时间都处于历史的末期,即羔羊传法之时。图为黎明的晨光(摄影:戴德蔓/大纪元)

人气: 37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11月20日讯】2000年11月7日晚,北京的气温降至-7℃。孙开清穿着单衣,戴着冰冷的手铐,被铐在北京永定派出所院子里的一棵树上,将近整整一夜。

孙开清是哈尔滨师范大学教育系的数学教师,他恐怕一辈子都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成为一个“囚犯”,并且17年来一次次地“沦”为阶下“囚”。

第2天,他就被送往北京门头沟看守所。一进门,几个犯人将他蜂拥围住,拳脚像雨点一样落下。很快,孙开清被打得鼻青脸肿,衣服也被撕成碎条。接下来的遭遇更加出乎意料:先是冷水浇冻,约半小时后,再以开水浇烫脊背,这种“冰水+开水”的酷刑直接导致他的“后背大面积烫伤,直流黄水”。

“警察和在押人员轮番以一百多斤的体重穿着鞋站在我的大腿上,碾压大腿,使肌肉严重碾伤,行动艰难;用烟头烤烫我的十指甲,十指连心,钻心的疼痛,十指几个指甲被烫出紫斑。屁股被打得血肉模糊,涂上辣椒末。内裤粘在屁股上,结痂后才脱下。”

3天之后,孙开清被带回哈尔滨,关押在看守所50天,被罚款4000元才放回。回来后,哈尔滨师范大学不让上班,并很快停发工资,每月只给400多元生活费,2004年完全停发生活费,直至2011年退休。

这是孙开清第一次被抓捕的经历,起因是2000年11月7日他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上访碰壁后,没有直接回到哈尔滨,而是走上天安门广场炼功–以这种特有的方式为法轮功请愿。在大陆生活过的人都知道,走出这一步,在这个共产极权机器统治的国家意味着什么。

“君子坦荡” 为法轮功说句真话

孙开清经历过文化大革命,17岁时,曾下乡到农场。艰苦的环境使他原本健康的身体变得体弱多病。从此,腰膝寒痛、肾寒、胃寒、风湿、心慌,脑震荡后遗症……10多种疾病伴随他20多年,直至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非常神奇,孙开清修炼法轮功后很快无病一身轻。1997年冬,三九天不穿棉衣裤,也不觉得冷。

法轮功让人重德、向善,孙开清开始按“真、善、忍”去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几十年从没有违法违纪的事发生在他身上,就连向来比较倔强的脾气也变得平和了。

但是,1999年7月20日起,江泽民对法轮功下达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 的迫害指令,在全中国掀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

一切如同文革重演,电视、广播、报纸⋯⋯一面倒地打压法轮功。在这样的环境下,每一位法轮功学员每一天承受着如影随形的巨大压力。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种物质,有时令人窒息。

面对一个极权政府开足马力的打压,在中国一般的团体或者个人很快就会销声匿迹,但法轮功学员是一个例外。《华尔街日报》报导说,镇压以来,法轮功信仰可以说是对执政的共产党政权最为持久的挑战。

2000、2001年,很多法轮功学员走上天安门广场请愿,他们或展开一面横幅,或静静地张开双臂炼功,或者席地盘腿打坐。一位法轮功学员,从四川用了2个月的时间徒步走到北京,他来到天安门广场席地打坐,刚刚坐下,警察就像疯狂了一样,冲过来抓住他。 他向警察说:“先别抓我,让我把话说完再抓。”说着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9双鞋,一一摆到了天安门广场的地上,说道﹕“你看到这9双鞋吗,我从四川用了2个月的时间,穿破了9双鞋来到北京,就为到天安门广场做一件事,说一句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和其他走上天安门广场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孙开清深信法轮功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他要为法轮功说句真话。“君子坦荡”,他觉得这是应该做的。

只是,令孙开清没有想到的是–讲法轮功真相这一路到现在已经走过17年,而且荆棘遍布,处处艰险。但他至今初衷不改。

非法劳教 历经种种酷刑折磨

2001年11月,孙开清因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2年。2002年1月20日,被关入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

黑龙江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位于哈市近郊,是专门迫害哈尔滨地区被非法劳教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场所。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大纪元记者无法向黑龙江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求证其所作所为。但据知情人向北美明慧网的一份投书, 长林子劳教所曾在2008年特意烧毁了数百份法轮功学员的档案。

这份投书说,2008年10月6日早晨约7点前后,黑龙江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大队警察强国盛与管理科警察付滨拿着一个丝袋子来到食堂灶房,让负责烧火的劳教人员郑忠波将丝袋子里的档案全部放到灶坑里烧掉。这些“卷宗”是曾被非法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的档案,大约有700-800份。警察在一旁监督,并且不允许郑看里面的内容。

在孙开清被关进长林子劳教所之前的2001年7月,有10名男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暴虐致死。

一开始,孙开清被关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三大队。他自述:队长王占启指挥犯人“对我殴打并且严管,还把我吊在二层床边铁栏杆上,用高压电棍电击,用重拳猛击,使我大腿肌肉受伤,走路都困难”。

孙开清很快绝食抗议。但是队长王占启让狱医那大夫对其进行野蛮灌食–糊状玉米粉+大量食盐。这种灌食令人窒息,有生命危险,而且其间痛苦难以言表。每次灌食后,他都口鼻流血,呕吐不止。

2002年6月,孙开清被转入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

一天晚上8点半过后,监室的人都躺下休息了,四大队全体法轮功学员40多人被叫起来开会。队长郝威开始对大家宣讲和污蔑法轮功。

孙开清当场提出疑问,话还没讲完,就被事先安排好的在押人员连打带拖、关进禁闭室(小号)吊挂。

在长林子劳教所,很多法轮功学员被24小时吊挂,不分昼夜,一分钟都得不到休息,身体处于极度疲劳状态,常常出现心力衰竭。法轮功学员张涛、李洪彬被吊挂在监栏上期间,绝食抗议,最后生命垂危,死于送往万家医院途中。

孙开清双手被吊起挂在小号的铁栏杆上整整3天。从小号里被放出来时,他手脚肿胀,行走困难。

8月份,孙开清再次被关入小号1个月。从小号放回后,他们“强迫我每天蹲在地上,不蹲就让犯人对我“推排撅”“,即把两臂从后背抬起成180度,手又触在地上,并向划船一样来回划动。据悉,此刑极其残忍,剧痛无比,往往让人能痛得昏过去或者虚脱。

一位监友回忆了9月13日孙开清被架到洗漱间遭受“推排撅”酷刑时的情景。“尽管洗漱间离我们蹲的阅览室隔着几道门,但仍能清楚的听到孙开清的惨叫声。一会孙开清呻吟着、踉跄地被刘斌等人推搡着回来,郝威跟在后面,骂骂咧咧。到阅览室门口,几个人将孙开清往里一推,孙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头部正撞在暖气片上,当即昏了过去。因为被剃光了头,孙的头顶部被暖气片撞了两道筷子深的口子,粉白的肉中慢慢渗出血珠,一会儿,血就淌成了流。郝威让人从储藏间里拿了一个破旧的绵帽子扣在孙开清的头上,并命人把他拖走。”

经历种种折磨之后,孙开清还是坚持拒绝转化,随后,他被转入严管五队。

五队大队长赵爽对他进行“罚蹲”–每天近18个小时,从早上5点到夜里12点;中间只有吃饭时间3次,各15分钟,上午和下午各上厕所1次,每次大约10分钟。

蹲着不准动,如果动了,就是酷刑折磨,由负责24小时看管的在押犯人施行。

孙开清回忆,“有一个叫杨晓东的犯人最狠毒,经常变化手法毒打折磨我:抡板凳打身体,打得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针扎;打火机烧烤;飞镖扎;飞锤抡打脑袋;硬塑料管抽打,打得我头上现在还留有一些包;抽打手心、脚面,手脚打得都肿起来了;捏睾丸;往衣服领子里灌凉水,一直从裤腿流出,不准脱下衣服;往口鼻灌芥末油。”

有一种酷刑让他的手指烂到指骨,“有一个姓王的犯人踢人特别重,被他踢一下特疼,有一天看我不蹲,他就用牙刷杆放在我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间,捏着我的手指,另一手转动牙刷,我顿时手指流出鲜血,后来烂到指骨,如今还留有伤疤。”

后来,孙开清的身体实在蹲不了了,就被多次关进小号冷冻。共计3次,最后一次长达10几天。

那时正是11月中下旬的冬天,外面已经是零下20多度,小号里24小时开着窗户。看守的犯人4小时一轮班。即便如此,他们身穿棉服,冷得在屋里不停地走动。

“我们5个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小号里,不让穿棉衣裤、棉鞋。我身上穿有一个棉背心,队长赵爽看见了,让人给扒下,只穿单衣。24小时没有被褥。晚上冻得才睡10几分钟就冻醒,并且白天只能坐小板凳,不准站起来活动手脚。晚间也不准活动。”

11月26日放出小号时,孙开清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双腿被严重冻伤、浮肿。

从那以后直至现在,即使三伏天,孙开清也要穿绒裤、毛袜,穿比脚大3号的运动鞋。那次长林子劳教所一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近200人,无一幸免被迫害。

2003年11月,孙开清堂堂正正地走出了长林子劳教所。

再次身陷囹圄  百折不挠 控告江泽民

但是,2008年4月,因和路人讲法轮功真相,孙开清再一次身陷囹圄,被送进哈市南岗看守所。

一进监牢,姓刘的牢头带4个人一齐上来殴打。他们5人“一个拽头往墙上撞,一个手捏戳睾丸,一个抡圆手掌砍我的咽喉(即酷刑:锁喉),一个用胳膊肘击打我的上身,一个用膝盖顶我的大腿。”

20小时内,孙开清被毒打了3次,每次大约半小时。“最后一次是第二天晚上约7、8点钟,4、5个犯人把我打得晕倒在地,身体瘫软。我那天被打得咽喉严重受伤,讲不出话来,咽食艰难,只能喝稀粥; 浑身被打得青紫。”经过这一次毒打,孙开清半年后咳嗽时胸肋依然作痛;至今喉咙痒痛,吃饭时经常被呛。

2008年5月中旬,孙开清被南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

12月8日,大队长杨金堂带领警察和几个在押犯人,不由分说,把他按在小号里的铁椅子上。双脚被用绳子捆绑,双手反绑在铁椅子上。不让打瞌睡,一瞌睡就往脸上浇凉水或者殴打。孙开清被绑在特制的不能直腰坐着的小铁椅子上,共8天8夜。手脚背勒进很深的沟,手被勒紫了,脚脖子被勒伤。几年后,这些伤疤才消失。

12月下旬的冬天,坐在铁椅子上,孙开清的腿脚严重冻伤。手脚被捆着近200小时。被从铁椅子里放下来后,孙开清连续3天晚上浑身疼痛,彻夜难眠……

孙开清至今仍身陷狱中。这些年来,孙开清和大陆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一样–看似柔弱,但坚忍似铁 ; 一次次受尽磨难,却百折不挠;在腥风血雨中,他们始终坚持用真相揭穿谎言,用言行来反抗迫害。

2015年5月,大陆开始兴起控告江泽民大潮,6月,孙开清汇入这一洪流,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提交了控告江泽民书。

他在控告书中说:“为迫害成千上万的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江泽民动用了国家非常巨大财力、人力、物力,给整个中国社会造成巨大的社会灾难。”

“任何一个有良知的正义之士都应追究江泽民的罪责。”

参考资料:

1.《三次被劳教、控告江泽民 孙开清又遭冤狱折磨》,明慧网2016年11月18日发表。
2.《长林子劳教所烧毁迫害档案》,明慧网2009年6月8日发表。
3.《长林子劳教所恶警2002年间的暴行》,明慧网2005年8月2日发表。
4.《曝光邪恶的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明慧网2004年9月10日发表。

(撰写:李辰;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11-21 2: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