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15) 西安事變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人氣: 7804
【字號】    
   標籤: tags: , ,

二、西安事變

家賊難防

中共發現張學良是很可能被統戰成功的,於是向張提出組織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占領蘭州,打通到蘇聯的交通線接收武器。「兄部須立即相約配合紅軍,選定九、十月間的有利時機,決心發動抗日局面,而以占蘭州、打通趙蘇(蘇聯),鞏固內部,出兵綏遠為基本戰略方針。」(《飛機駕駛員海嵐‧里昂所收藏的有關西安事變的重要私人檔案》)

張學良被誘導後,以為有了共產黨和蘇聯的支持,準備武力反抗中央,實現西北割據。一九三六年,五月初,在張學良身邊的中共特使劉鼎向陝北發出急電,因為保密起見,信中用了隱語。原文為:你看他(張學良)的計劃,大則要把他家這莊大房屋的一角(東北軍)完全拿過來,東頭一條大道他也企圖著(爭取楊虎城十七路軍);小則把他的幾個傭人都要練為強幹的打手(東北軍內部將領)。最近他預備出去大活動(反蔣活動),目下還要裝得老實些,趕這功夫要向他鄰近各房本家(爭取西北實力派軍閥)以及住在他大門口的愛好老藍布袍子的幾個小伙子和嚴老老(爭取閻錫山的晉綏軍)等相好去。他已經開始用了『愛×』、『抗×』(愛國,抗日)話向內向外活動,將使大老闆(蔣介石)無法公然反對,同時預備著硬幹,預備著和大老闆打一架也可也(徹底反蔣其事)。老頭兒(張學良)提出到十一月可以得到新愛人的老親們的表示(指得到蘇聯的支持),牽延到十一月就起變化。這當中一面對內親和,對友作抗日的大活動,另一面捧大老闆(蔣介石)登峰造極。只要有半年功夫,大事可濟。我要幹就徹底幹。(《劉鼎致李克農信》,一九三六年四月二十七日)

張學良和中共幾次談判中,沒有一次不討論是否能否得到蘇聯援助。最後張學良和楊虎城會同中共,準備在西北建立東北軍、西北軍和紅軍為輔的「三位一體」的西北聯軍,成立和南京中央政府分庭抗禮的「西北抗日聯合政府」。

張學良本人在一九三六年六月底通過中共中央聯絡員劉鼎,首次向中共中央提出加入中共。七月二日,中共向共產國際請示。前蘇聯公布的一份共產國際文件顯示,共產國際於一九三六年八月十五日覆電說:「使我們特別感到不安的,是你們關於一切願意入黨的人,不論其社會出身如何,均可接收入黨和黨不怕某些野心家鑽進黨內的決定,以及你們甚至打算接收張學良入黨的通知。」

「曾經擔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統戰部長的閻明復披露,葉劍英生前曾經對主持東北軍黨史整理的編輯宋黎(西安事變時曾在張學良身邊工作的中共秘密黨員,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去世)有過交待,肯定張學良就是中共黨員。宋當時將葉劍英的這個談話作了記錄,並將記錄稿封存在保險箱裡,並交待張學良還健在,我們一定要千方百計保護他,他的中共黨員身份絕對不能外洩,等他去世後再把談話記錄拿出來報告中央。」(史鳴,《西安事變主角張學良中共黨員身份揭秘》,載於中國黃埔軍校網www.hoplite.cn)

早在一九三六年六月十六日,一份中共內部報告就已說出,此時中共已與張學良約定,一旦得到蘇聯的同意和幫助,就在西北發動抗日反蔣運動,爭取將陝、甘、寧、青、新五省區結為一體,成立西北國防政府和抗日聯軍。

按照這一計劃,中國將不可避免地再度陷入大規模內戰局面中去,莫斯科希望中國舉國抗日以牽制日本進攻蘇聯的可能,將不可能實現。因此,這一計劃馬上就受到了斯大林等人的否定。七月二十三日,共產國際總書記季米特洛夫在一次討論中國問題的會議上明確指出:「在中國的任務,現在不是擴大蘇區和發展紅軍,而是尋找機會,尋找途徑和尋找適當的口號、適當的方法,使絕大多數中國民眾聯合起來抗日。」(《季米特洛夫在共產國際執委會書記處討論中國問題會議上的發言》,一九三六年七月二十三日)

2190007fb8b99dcc394
張學良和蔣介石合影(公有領域)

「把蔣介石與日寇等量齊觀是不對的,這個方針在政治上是錯誤的,因為中國人民的主要敵人是日本帝國主義,在現階段,一切都應該服從抗日。此外,不能同時有效地進行既反對日本又反對蔣介石的鬥爭,也不能認為整個國民黨和整個蔣介石的軍隊都是日寇的同盟者。為了切實有效地進行武裝抗日,還需要有蔣介石的軍隊參加,或者其絕大部分軍隊參加。鑒於以上情況,必須採取停止紅軍同蔣介石軍隊之間的軍事行動並同蔣介石軍隊協同抗日的方針。……為此,我們認為中國共產黨和紅軍司令部必須正式向國民黨和蔣介石提出建議,立即就停止軍事行動和簽訂共同抗日具體協議進行談判。共產黨和紅軍司令部應該宣布他們準備馬上派出代表團,或者在蘇區接待國民黨和蔣介石的代表團。」(《共產國際執委會書記處致中共中央書記處電》,一九三六年八月十五日)

共產國際這一重要命令,中共沒有傳達給張、楊。

縱橫捭闔

「西安事變逼蔣抗日」是中共說辭。當時蔣公為國難,在西安事變前已經開始著手和平解決中共問題,甚至考慮收編。

「中日戰爭既已無法避免,國民政府乃一面著手對蘇交涉,一面亦著手中共問題的解決。我對於中共問題所持的方針,是中共武裝必先解除,而後對他的黨的問題才可作為政治問題,以政治方法來解決。

「二十五(一九三六)年五月五日,中共發出『停戰議和』通電。隨即由周恩來代表中共,潘漢年代表共產國際,到上海與張沖會商。潘漢年即到南京與陳立夫談判。政府對中共所提的條件為下列四點:

「一、遵奉三民主義;
二、服從蔣委員長指揮;
三、取消『紅軍』,改編為國軍;
四、取消蘇維埃,改為地方政府。」(《蘇俄在中國》)

中共方面則開始否決:「南京以鐵道部次長曾養甫出面答覆我們的信已收到,滿紙聯合抗日,實際拒絕我們的條件,希望紅軍出察綏外蒙邊境,導火日蘇戰爭。」(《毛澤東致彭德懷電》,一九三六年六月二十八日)

如果中共軍隊到察綏外蒙邊境上去抗日,蘇聯不能不支持,日蘇武裝衝突就可能爆發,蘇聯當然不同意。

main201209291352000138458592106
蔣介石在廬山軍官訓練團視察。1937年,蔣介石在廬山發表「最後關頭」演說,宣布長期抗戰開始。(公有領域)

中共不肯出兵察綏抗日,又不肯在蘇維埃改制和紅軍改編問題上妥協,蔣公便繼續進剿,同時命陳立夫與潘漢年舉行談判,謀求政治解決。

一九三六年六月,兩廣集中三十萬大軍以抗日之名義反中央,蔣介石急調四十萬中央軍大軍南下,直到九月,兩廣事變結束。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點閱【千古英雄人物之蔣介石】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古風》其七中李白寫出其與名道「千歲翁」安期公相見場景。《寄王屋山人孟大融》則描述李白在嶗山東海親嚐安期公所贈之棗。近千年前,千古一帝秦始皇東巡琅邪之中,在嶗山曾經召見過這位比彭祖還壽長200年的安期公,密談了三天三宿。安期公師從河上公。當年,安期公離開時,給秦始皇留書並留言,「千年之後,求我於蓬萊山下。」(漢劉向《列仙傳》,晉皇甫謐《高士傳》)但千年以後,卻是李白親嚐安期公所贈之棗,並和安期公一同暢遊天庭。莫非歷史深邃的時空中藏有更深的謎底?
  • 作為中國神傳文化鼎盛期的唐代,其繁榮文化就世界而言,可稱得上無與倫比。
  • 韓信打下漢室天下,享受戰果卻詭計多端厚顏無恥的劉邦,將叱吒風雲功高蓋世的一代戰神蒙上「謀反」的罪名冤死在長樂宮中,留下一段千古遺恨。
  • 魏武大帝曹操瑞應黃星,真人下世,撥亂治世,天下莫敵。曹操造就中國文學史上黃金時代之建安文學,使中國神傳文化在長期戰亂、社會殘破背景下得以承傳興盛。其武學巨著及用兵計謀為後世歷代兵家推崇傳揚,故後人稱「言兵無若孫武,用兵無若韓信、曹公」。曹操杜絕官民淫祀,剷除低靈亂鬼,扶持道教初生,致魏國上下習道成風,舉國清平。
  • 按計劃治理徐州一帶,包括徐州、揚州和豫州的一部份。徐州東起大海,南至淮河北岸,北到泰山。河流有黃河、淮河及沂水;山系有蒙山、羽山。向東治理泗水、沂蒙水,向南治理淮水,從桐柏山開始疏導淮河,向東和泗水、沂水會合,東流入大海。沂蒙山、羽山可以種植了。
  • 後世很多人一提及秦始皇,便想到「焚書坑儒」,並將其當作秦始皇殘暴,毀壞歷史、文化之所謂依據,不知真正準確史實。為正視聽,還原歷史真貌,本節將細述「焚書坑儒」史實、原委及意義。
  • 頭兩次圍剿中共軍隊,國軍主力沒有介入。一九三一年第三次圍剿,國軍主力介入,有所斬獲,因九一八事變而中止。第四次圍剿因熱河抗日,剛進行不到一個月就被迫停止。
  • 日本自從明治以來,早就有所謂北進的大陸政策與南進的海洋政策。陸軍將蘇聯列為第一大敵,主張北進「先應傾注所有兵力使蘇聯屈服」。海軍則要南進,在東亞驅逐英、美霸主地位後,再對付蘇聯。西安事變前一個月,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日本和德國在柏林簽訂了「反共產國際協定」,劍指蘇聯。
  • 一九三二年,蔣介石在陸軍軍官學校演講時預言:「據我看來是西曆一九三六年,……那時第二次世界大戰恐怕就要開始。」「……這次大戰起來的時候,就是我們中國生死存亡的關頭。」(《復興中國之道》,一九三二)
  • 一九二七年十月,蔣介石第一次離職後訪問日本,二十三日他在東京發表了《告日本國民書》。他說:「明達如貴國朝野人士,對於東亞百年之大計,其必有遠大之懷抱,而於排除我中國國民革命之障礙,亦必與吾人具有同情,而不加以阻止乎?「並切望日本七千萬同文同種之民族,對於我中國革命運動,澈底瞭解,而予以道德及精神上之援助,亦即我兩國根本親善之良謨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