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從狼牙山五壯士到昌平女法官看中共英雄觀

人氣: 137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3月09日訊】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剛剛過去的這個星期六是3月5日,70後或者更年長一輩的都知道,這是中共設立的學習雷鋒紀念日。現在的年輕人可能想像不出來,當年全中國的媒體是用什麼樣的力度來宣傳雷鋒,雷鋒被說成是全中國人的榜樣和楷模。那麼這幾年這個名字慢慢就淡出了大家的視線,偶而提起來也是因為有一些人對雷鋒這個人物的真實性有了一些疑惑,然後進行了探討,一個完美無缺的大英雄難道是造假造出來的嗎?

我們今天提到雷鋒,起因是因為前幾天發生了一件法官被槍殺的案件,法官被槍殺的案件怎麼又提到雷鋒呢?因為這個法官是北京昌平的法官,她叫馬彩雲,她被槍擊致死,兩名凶嫌也自殺了。兩天之後在這個案情還不清楚的情況下,最高法院官方微博就連發了兩條微博說:法官的死亡是殉職,認定槍殺法官的這兩個人是歹徒,然後官方就開始了把這個女法官樹立成英雄,為她申請烈士,並且追記一等功。

這樣的舉動引發了網絡上的熱議。凡事都有原因,這兩個人總不可能平白無故去殺人吧?那法官是不是會貪贓枉法呢?司法不公正會不會有可能呢?當事人是不是有冤情難以伸張才用這樣的極端的手法來處理?當局急急忙忙把法官樹立為烈士的動機也很讓大家質疑。那聯想到雷鋒,從雷鋒到現在的法官,大家就會問:到底什麼樣的人會被中共樹立成英雄?這樣的英雄歷來中共樹立了很多,這些英雄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是假的,為什麼又要去立這樣的英雄呢?我們今天就請橫河先生來給我們探討一下這方面的問題。

橫河先生,這個昌平法官被殺的事件,您覺得是不是應該被稱做為烈士?就是這個法官是不是應該被封為烈士?

橫河:如果當局現在公布的消息都是真的話,當然有很人是質疑的,她被殺就跟她的職務,就是她所擔任法官其間判案有關係,所以她是因職務工作而死的。那麼說是殉職,我們不管這是好還是壞,說殉職是可以的。

關於「烈士」這個詞,在英文裡面它是跟宗教有關的,就是殉教的成為烈士,後來推而廣之,為某一個事業,或者為某一個理想犧牲的也稱為烈士。那中共歷史上為了中共的政權而死的有很多成為烈士。那麼法官在判案當中,很多中國的法官,現在因為在中共的統治下都有政治性,所以他是為中共的統治服務,為中共的統治排憂解難的,最終很可能是為這個而死的,所以定為中共的烈士,我覺得也是正常的,它符合中共烈士的定義,只是說這個烈士和國家、民族、中國的民眾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只跟中共有關。

主持人:那您能不能跟我們講一下這個案件的細節?這個法官她被這兩個人殺了,她是冤死的嗎?就是您覺得這個法官她死她可惜不可惜?

橫河:不管什麼原因,因為職務關係被殺了,她當然是不應該這樣死的。如果她是在判案的時候判了冤案的話,那麼這和制度是有關係的。那我們知道中共的法院就是冤假錯案批發生產者,大批的生產冤假錯案。如果是跟冤案有關的話,那法官既是施害者,也是受害者。她是這個制度的受害者。

但是因為現在這個案情還不清楚,而且中共即使把最終的調查結果公布出來,也可能不一定是真相,所以我們不打算在這裡評論這個案情本身是是是非,那要在公正獨立的司法調查完成以後的事情,但是中國沒有。

但至少這裡有一個細節是很有問題的,就是兩個凶嫌是到她家裡去打的,對其丈夫開槍,結果子彈沒打出去,然後他們就逃離,這個女法官追到外面去被打死的,她的丈夫緊追其後追出來被打傷。這個過程非常不合常理。當初我說怎麼沒有人質疑這個細節?後來發現有人質疑這個細節了,認為這不合常理,所以這一段是造假的。造假肯定有目的,是不是想把法官塑造成英雄?就是追凶手嘛。當時報導的時候就想樹立英雄,我覺得不會,很可能是後來才想起來的。

我有另外一個假設,就是做法官做慣了,這個人這幾年判了多少案子,一年判400多個案子,那簡直是霸道極了,就是她霸道慣了;而平民方面,這兩個凶手肯定是平民,就唯唯諾諾慣了。所以第一槍沒打響以後,法官的本能就凶起來了;而凶嫌本能就害怕了,所以才出現拿槍的兩個男凶犯被空手的女法官追的怪現象,太不正常了。

但是這個假設我想中共官方是不願意採用的,即使是真的它也不會這麼說。為什麼呢?這就說明凶嫌很可能不是天生窮凶極惡的暴徒,要是窮凶極惡的暴徒天生就是很狠的人,不會見到法官一槍打不響就害怕了,就逃這個女法官,這不可能!如果這個事實真的是像官方所說的這個過程的話,那麼顯然是一種報復行為,我們不知道是真的還假的。

報復有二種,一種是報復社會,這種人他報復的是無辜者,或者是更弱勢的像兒童這種。另外一種是報復仇人,就是我們中國人講的冤頭債主這類的。一般的普通的老百姓不會去害怕第二種報復,就是針對仇人的報復。

當然我認為任何事情都不應該用暴力解決,我是主張非暴力的。但是在中國現在暴力是一個事實。它怎麼造成的?我們不去詳細討論,但是顯然中共在這當中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一個,它宣揚暴力;另外一方面,它把非暴力的信仰者、維權律師,因為走法律途徑顯然是非暴力嘛,都關起來了。你把最非暴力的人都關起來了,那你不就在社會上鼓勵這些暴力行為嗎?所以至少在客觀上中共的所作所為有這樣的作用。

主持人:那我們今天的話題是想討論中共樹立的英雄,這個案子細節我們也不很清楚,所以我們就把話題就轉移到中共樹立英雄這個問題上。談到英雄,中共這幾年從建政以來是樹立了很多的英雄,最近因為網絡的發達,這些英雄多多少少都會被人質疑,比如最近《炎黃春秋》就因為發表了對《狼牙山五壯士》質疑的文章而被辱罵,然後《炎黃春秋》起訴罵人者,這個案子最近有了新的進展,二審判下來是維持原判,《炎黃春秋》是敗訴。但我們相信無風不起浪,您覺得這個案情背後它是怎麼樣的情況?

橫河:我可以簡單介紹一些這個案情,因為這個案情在國內很可能大家聽到的不是真的。原告,就是這篇文章的作者在《紐約時報》發了一篇文章,關於《狼牙山五壯士》官方它有正規的說法,後來民間,官方也有一些不同的說法。《炎黃春秋》這個案子它是起源於2013年的時候,當時我們都記得廣州越秀警方把一個網民給抓了,說他在新浪微博上誣衊《狼牙山五壯士》,行政拘留七天。這個作者叫洪振快,他對警方抓人就質疑,他就說警方不應該這樣抓人,結果他就寫了二篇文章,一篇發在財經網上,一篇發在《炎黃春秋》上面。《炎黃春秋》上面是一個比較嚴肅的考證文章,就是他質疑的是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的報導,關於《狼牙山五壯士》的報導。

這二篇文章質疑了官方的版本,結果引發了左派網絡活躍人士兩個人公開以這種所謂極具污辱性的言詞辱罵。作者和《炎黃春秋》就通過律師發函給對方,沒有作用。一個作者、一個編輯就以侵犯名譽罪起訴這兩個罵人的人。

結果在去年12月份的時候,北京兩個法院海淀、丰台都認為罵人有理,不需要負法律責任。原因它在判決書裡面就說了,說文章試圖質疑甚至顛覆《狼牙山五壯士》的英雄形象。前幾天,二審是維持原判。也就是說法庭是認為由於政治上錯了,所以別人可以侵犯你名譽、可以罵你,這是法庭這樣判的。

主持人:關於《狼牙山五壯士》,我看了那篇文章,他質疑的這篇文章,列了很多質疑的細節,還有採訪當地的村民什麼的,所以它看起來是比較有真實性的。那您覺得關於《狼牙山五壯士》哪一種說法更可信?

橫河:《炎黃春秋》的文章吧,它是屬於非常學術化的,就是它反覆考證。從《炎黃春秋》寫的過程來看、事實來看的話,它基本上,按照他們自己的說法,沒有否定中共樹的英雄,就是它對中共樹的所謂抗日英雄還是抱著正面的態度的,只是把一些細節考證了一下,比較中共官方的宣傳和《炎黃春秋》的文章,《炎黃春秋》相對可信一些。但是我個人覺得廣州警方抓的那個網民轉載的那個故事更可信,因為那整個就把這五個人徹底否定掉了。

為什麼我認為《炎黃春秋》相對更可信呢?第一,《炎黃春秋》知道中共有檔案,但是不讓查,家屬去查了以後,查到的和外面宣傳的故事版本不一樣,而和《炎黃春秋》考證出來的更接近,所以這個我們就知道了官方公開的說法是錯的,是假的!

第二個,故事本身就很可疑,從當時我看這個戰鬥故事的時候,我小時候讀書的時候,我就覺得不是一個戰鬥的故事。是日本人來掃蕩,然後八路跑反的故事,老百姓跑反的故事,就是到處逃嘛,逃到山裡頭去,很像是被追到絕路上的過程,你去看那個描述。

相比官方說法的話,《炎黃春秋》就更學術,更重證據、更重推理,這就是第三點了,就是當外界有質疑的時候,官方用什麼方式來對應的?它不是跟別人辯論誰有理,它是用抓人的方式去封口。因為官方掌握了全部信息。你掌握了全部信息,你都不敢跟人家辯論,只敢把人家抓起來封口,那就說明什麼呢?說明無理!

而《炎黃春秋》這個案子,在這個案子裡面,被告的代理人就是軍方的,是總參政治部下面一個什麼宣傳部的副部長,而且這個代理人自己還透露說是原來國防大學的政委,一個上將給法律部門打電話,說是這個案子如果你們判反了的話,你們就是反軍叛國!就這樣子威脅別人。用這種方式來看的話,我更傾向於相信《狼牙山五壯士》的故事裡面摻假的成分太大了。

主持人:您剛才也講到《炎黃春秋》這個文章它其實並沒有想推翻這五個人,只是在追究一些細節。那為什麼中共官方它不能拿出來,在這個細節上進行比較公開的討論?這樣子不是比用現在這種法律的手段強硬封口更能維護中共的形象嗎?

橫河:但問題是這樣的,撒了謊以後,這個謊本身是一套系統,一旦質疑了以後,就一個接一個的謊言就被揭穿,然後你要去編更多的東西來填補這些謊言。所以對它來說的話,要維護形像就要維護它原來的那個故事,那個故事要是被捅穿了一個地方的話,它就全部崩潰了,因為很可能整個故事從頭到尾都是假的!經不起推敲。

為什麼說中共那麼在乎這些人的形象呢?說起來,《狼牙山五壯士》也不是中共本身嘛。第一個,從廣義的英雄來說的話,是中共的英雄,它代表中共形象的,維護中共自己樹的英雄就是維護中共自己。

第二,具體到這個案例,是中共繼續打民族主義旗號必須要有的。中共有一些英雄在不同的時代,在朝鮮戰爭和在內戰時期,中共它都有說不清的地方,因為越到現在別人對這兩場戰爭的質疑就越多。朝鮮戰爭它保住了金家王朝,結果是把兩千萬朝鮮人民推到水深火熱之中,現在核武器直接威脅中國,講不清楚,你再去樹那種英雄的話,為什麼而戰呢?

再一個就是內戰,內戰時期的英雄,內戰是中國人打中國人,所以對中共的合法性基礎沒有多大幫助。那麼一追究過來的話,唯一一個還講得過去的,對中共來說就是抗戰了。當然這些年在國軍主要戰場的信息下面,大家知道主要戰場是國軍打的,中共本來就陷入被動了,如果連屈指可數的幾個英雄都是假的話,那它真的是什麼本錢都沒了。

要知道中共抗日無英雄,中共抗日最拿得出手的是兩場戰役,一個是平型關、一個是百團大戰,都沒有英雄!如果有人注意到的話。你看,國民黨可以有200多個將軍戰死在疆場,而中共一個都沒有!抗日英雄,據我所知道只有這五個,狼牙山五壯士,能夠報得出名來的,沒有了!再加上王二小,那小孩也沒打仗,所以它沒有打仗的英雄。剛才我講了,這五壯士即使是真的話,可能也就是跑反!所以好不容易樹了一個假英雄起來,還真的得拼了命的保。

主持人:還有很多中共樹立的其他英雄,光我們能夠指出名字來的大概就有10多個、20多個。這些年來這些英雄也紛紛的被大家質疑,好像並不是像中共宣傳講的那樣子,其實他們的真實性都存在可疑性。您能不能講講這些人物是怎麼回事?

橫河:我先簡單按照時間順序講一下。內戰時期比較典型的兩個所謂英雄,一個是董存瑞、一個是劉胡蘭。董存瑞當然已經有很多人質疑了,就是說當時董存瑞手托炸藥包的那個鏡頭根本就是事後「推測」出來的,從來就沒有人目擊過。

劉胡蘭更值得說一下,劉胡蘭她是個兒童,她10歲開始被中共引誘著去跟著中共跑,她不是一個抗日英雄,她是中共革命的英雄,在書中說她是參加了革命,沒有說她參加抗日,抗日和革命是兩回事,革命是中共的革命,所以她實際上是屬於兒童戰士,就是替中共賣命的兒童。按照現在聯合國講起來的話,任何一支軍隊招募兒童去當兵、去冒死都是不對的。她當時,就按照中共官方的研究結果,半官方教授的研究結果,她是殺了一個給閻錫山交稅的村長,後來閻錫山回來把她殺了。當然後來也有教授研究說她不是被閻錫山的軍隊殺的,是被村民殺的,就是說她殺了別人,別人報復嘛,就把她殺了,她先殺別人的。

這裡是內戰部分。內戰部分我們剛才講了,是打中國人的,算不上民族英雄,只是中共的英雄。當初閻錫山是國民政府的,國民政府還是正規政府,人家給正規的政府交稅,合法政府交稅,你就把人家給殺了?這算什麼英雄?

朝鮮戰場上最有名的是黃繼光和邱少雲。黃繼光我們以前曾經講過,他就是一個堵槍眼的事情。這件事情因為穆正新,這個作者他經過了很詳細的調查,列舉了黃繼光堵槍眼所有的疑點,甚至包括黃繼光在不同的報導當中,光死亡地點就有四個完全不相干的地點。而且他最大的質疑,後來我想了一想,這個質疑很有道理,中共官方專門說了這個質疑沒有道理,就是這個地堡沒有辦法人撲上去擋槍眼的,就是如果說要人撲上去擋槍眼的話,這一定是一個極微型的地堡,裡面只能裝一個人,可能槍都放不下,就這麼小的一個地堡,他才能夠去堵槍眼。他講了一個非常有說服力的證據,就是說中共拍了很多電影來鼓吹它的各種各樣的英雄,唯獨黃繼光這麼英雄的行為沒有拍過電影,其原因就是拍不出黃繼光堵槍眼的鏡頭來。

邱少雲也是,當有人質疑的時候就拿出來說他的家屬要起訴誹謗邱少雲的人。起訴的理由是什麼呢?這個姪子說從小就聽他父親講邱少雲的故事,就是他的消息來源跟我們是一樣的,都是看官方宣傳來的。他也沒有到朝鮮戰場上去過,他怎麼知道邱少雲怎麼死的?這根本就不是理由。唯一的理由是什麼呢?就是他們家就靠邱少雲這牌子,吃邱少雲的飯,所以就不能砸邱少雲的鍋!就是這麼回事。跟我們不同的是,他是吃這個英雄的,所謂英雄的。

建政以後的英雄,兒童英雄很多,舉幾個例子,一個是草原英雄小姐妹,這個很多人也質疑的,當初我就知道,在第一次報導草原英雄小姐妹的時候有這麼一句話:她們聽大人說過,暴風雪來的時候必須跟著羊群走,不然就凍死了。所以實際上她們是一種求生的本能,跟著羊群走,也沒有什麼英雄行為。就是有英雄行為的話,兩個小孩的命去換一群羊,這個概念錯的嘛。

劉文學就更荒唐了,是階級鬥爭的產物,到現在還沒有放棄劉文學這塊牌子。那你想當時是什麼老地主偷海椒,人家就有一個很簡單的質疑:你劉文學半夜三更出去幹什麼呢?我認為可能性最大的是劉文學死在地裡,全村只有一個地主,就把他拿起來屈打成招,就把他給判了!誰也不知道劉文學怎麼死的。我到現在都懷疑真的有這麼一個老地主去把劉文學掐死這個故事,我真的是不相信。就是真的有的話也是階級鬥爭。那老地主要是偷海椒被抓住,那不就是死?劉文學是個犧牲品。但是什麼環境造成階級鬥爭要把兩條人命去換海椒?這就是中共制度的問題了。

賴寧,賴寧就是兒童去救山火,根本就不應該鼓勵的,這裡山火一來叫大家全都撤退的,只有專業救火的隊員才能上去,一般的家庭成人要去幫救火都不讓你去,是搗亂嘛,這鼓勵也是不對的。

還有就是軍人英雄,雷鋒不講別的,就講質疑最多的,照片哪來的?為什麼有這麼多照片?第二個,一個月6塊錢的補助,哪有這麼多錢來幫人家?穿得還都是當時特別時髦、特別貴的那些東西,到現在官方也沒有解釋清楚。我們就不講具體的了,分析已經太多了。

歐陽海救火車,問題是他是救火車還是救馬?我現在一直懷疑。因為馬駄在身上的話,只能駄很小的砲,火車撞到馬是不會翻的,撞汽車有的時候都不會翻,一般轎車都不會翻,除非撞到十八輪大卡車差不多出軌。火車不需要他救,他是救馬的話,那就不值得了。中共捧他當然他是學《毛選》和學劉少奇《共產黨員的修養》的典型。

實際上中共的英雄,被人詳細分析揭穿過的就是黃繼光堵槍眼,是個典型。中共之所以能夠造假成功,原因是多數人不求甚解,就是你想求甚解的話信息也有限。碰到了像穆正新這樣又認真、又能夠搜集到資料、又會分析的人,那它的謊言就揭穿了,但很可惜這樣的人不多。

還有一類就是明顯的違背常識、或者是經不起分析的,像我剛才講的雷鋒的收支不平衡、擺拍照片,這就是經不起分析的。還有一類是現在應該是明顯否定的,就是劉文學你半夜出去幹什麼去了?還有劉胡蘭把村長,村長是替中華民國合法政府的軍隊派糧派款的,被劉胡蘭配合武工隊將其處死。像這一類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東西,現在至少你應該低調一點,不要再去說這些事情了。

有一個問題,中共英雄當中兒童很多,劉胡蘭、劉文學、賴寧這些都是兒童。兒童判斷的能力是最差的,所以也最容易被中共利用,而利用兒童實際上是最不道德的一種做法。

主持人:我們現在就有一個問題,中共它為什麼需要塑造這麼多英雄?就剛才您分析出來這些英雄其實都不是真正的英雄,他們既然是假的,為什麼還要給他們樹立出來?我們在美國也看到很多人在某一個時候表現得非常好,但是輿論也只是報導一下而已,並沒有把他們樹立成一個模範或者楷模。

橫河:楷模要有人樹立。美國它是社會道德所認可的英雄行為。比如說幫助鄰居,像這次受獎的,他去解救人質的時候替人質擋子彈,那這種是英雄行為。是哪個部門,比如你是代表國家作戰的,那國家會給你獎勵,但是一般民間的英雄很多,美國的英雄絕大部分是民間的英雄,就是他符合人的道德規範當中的英雄的概念。

中共是不一樣的,中共的英雄他不是民間的英雄,中國沒有民間英雄的,都是官方塑造的,而且是官方有相對比較準確資料的情況下、壟斷信息的情況下故意造假,而且它是用國家的力量打擊揭露謊言的人。這就是中國和美國不一樣的地方,它是屬於全國性的,就是從最高當局開始整個系統性的造假。

在這裡就有一個問題,就是什麼是真相、什麼是謊言?因為中共說揭露它的謊言的人是在造謠。在中共的系統裡面,它把權力作為標準的,只要我有權我就掌握真理。但實際上權力它不是真相和謊言的標準,事實才應該是標準。

中共為什麼要樹立這些英雄呢?我覺得跟中共的政治性是有關係的。中共建立社會主義制度,它要破壞人類所有的社會結構,而樹立起自己新的結構來,這個新的結構裡面就包括意識形態和所謂共產主義新人,它所樹的這些英雄就是中共所建立所謂新社會、新制度的共產主義新人的模板,就是要向這些人學習。

這些人如果我們仔細分析一下它都有共性的,一個共性都是要做中共的螺絲釘,就是中共叫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另外一個共性就是人的生命不重要,什麼廠房、羊群、海椒、木頭,金訓華就是搶救木頭嘛,要比人的生命更重要,只要是中共的財產都比人的生命重要。

主持人:這個好像跟普世價值是完全相反的!

橫河:對,它整個這套系統,英雄系統的樹立方式和所推崇的東西都是和人類普世價值,和中國的傳統文化對立的、相反的,更重要的是他們全都是「政治正確」的典型。你看雷鋒學毛選的、歐陽海學《毛選》和劉少奇的《共產黨員的修養》的,學這些東西以後,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自願去做中共的炮灰。

整個這個系統你可以看到,它們所樹的表面上看,人們一直說,學雷鋒不是學他做好事嗎?不是的!學雷鋒不是學他做好事。周恩來怎麼題詞的?學他的是叫做「憎愛分明的階級立場,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而忘私的共產主義風格,奮不顧身的無產階級鬥志。」哪有一點點叫你學他做好事的?就是做中共的炮灰!這就是為什麼中共要系統性的去樹一些東西,但這種人是不存在的。和普世價值對立的、又是好人的,到哪裡去找?中共是痞子嘛!找不到就編,所以這些都是編出來的典型。

中共為什麼要保這些人呢?是因為中共的合法性跟這些假英雄已經緊緊的連在一體了,不保他就是不保自己的合法性,所以中共是必須保這些人。

主持人:但是因為現在網絡的發達,而且人們的思想慢慢開始會有一些想法,那其實假的東西它是不可能把它保住的?

橫河:這就是為什麼它要封鎖網絡,它要利用這種罵人的人、鼓勵那些五毛也好,或是左派也好,去壓制那些想去發現真相的人,通過宣傳持續不斷的灌輸,再通過網絡去控制,所以它是很怕真相的,這些真相廣泛傳播以後,對中共的整個統治和它的信譽是要動搖的。

另外一個就是選擇性信息的問題。在中共的統治下生活慣的人,你必須要有一個意願去尋找事實真相,你才能看到真相,否則你看到以後你就抵制,那你就沒有辦法了。關鍵問題是每個人你願不願意被中共欺騙?你願不願意看到真相?這點很重要。

主持人:好,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這個話題就談到這裡,橫河先生最後講的那幾句話非常的重要。雖然找真相的過程可能非常的痛苦、也會被打壓,但我相信沒有人是願意被騙的吧!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6-03-09 9: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