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美生活】我家的扶桑樹

作者:李文笛 撰文兼摄影

擺在家門口的這棵扶桑成了一個漂亮的景觀,整個夏天它都開花,最多的一天開了六朵。(李文笛/大紀元))
人氣: 569
【字號】    
   標籤: tags: , ,

常見的扶桑花是灌木狀的,在加拿大我偶爾看到過有喬木狀的,感到很驚奇。今年母親節前我有幸買到了一棵喬木狀的扶桑,這種一根樹幹上頂著標準的傘狀樹冠,怎麼看都像一棵樹。所以我把它叫做扶桑樹。

扶桑是多年生木本花,單層花瓣較受歡迎,顏色也多是大紅色。加拿大的扶桑種類和花色比中國多,粉紅、橘紅、黃色,單層花瓣,多層花瓣我都見過。2006年我和家人到多倫多動物園遊玩,在動物園門口看到一棵喬木狀的扶桑,很驚訝。在一片綠樹堆裡有這麼一棵開滿花的喬木狀的扶桑樹格外亮眼。我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扶桑樹,印象很深刻。

5月10日女兒休息,為了將要到來的母親節(5月13日)讓我高興,開車帶我到幾個花店買花。在沃爾瑪我看到了這類扶桑樹,價格還很便宜,很高興的買回了家。回家後我把它擺在了家門口。

剛買來不久的扶桑,個頭不算太大。(李文笛/大紀元)

這扶桑樹擺在家門口,就猶如一個接待賓客的漂亮小姐站在這裡,幾乎每天它都有不同數量的花開放,最多的開了6朵。每天早上它像一個害羞的美麗少女,安靜的開著美麗的花等待著我們開門欣賞。

我費了好大勁把六朵花都收入鏡頭。(李文笛/大紀元))

當然,早上我一開門看到盛開的扶桑花,不由得對它大加讚揚,還要對它表示感謝,「你真漂亮啊!謝謝你,給我們帶來了美好!」而且,無論誰來我家都會誇獎它一句「這花真漂亮啊」。6月初的一天,小女兒帶她的一對兒女來這裡,一看到它,還高興的情不自禁的和它合影。

就這樣在大家的讚揚中,它越長越水靈,開的花也越來越大。我印象中還沒見過這麼大的扶桑花,拿尺子一量——最大處足有175毫米。而且盛開的花還不是簡單的紅色,仔細看花朵還很有看頭——裡面有從花心向周圍輻射狀的光芒一樣的彩色線條。而且樹長得也很快,樹冠也迅速的大起來。

花朵很大,直徑足有175毫米。而且盛開的花還不是簡單的紅色,裡面還有從花心向周圍輻射狀的光芒一樣的彩色線條。(李文笛/大紀元)

樹冠一大就容易被風吹倒,我把家裡最大的花盆換上也不行。8月3日又換了更大的一個紅色花盆,這個花盆比較深,盆底還帶有4個小輪子。換上這花盆後看上去它更加氣派。但是還不能抵擋住風,看來要為它物色大的磁花盆了。

可惜的是每朵扶桑花開放的時間不長,一般只有一天,偶然會開兩天。有段時間,我突發奇想:能否鼓勵它開的時間長些——2天、3天甚至一個星期。於是,我不斷的給它資訊「你真漂亮啊,能否開放的時間再長點啊,如果能開一周多好啊!加油啊!」看得出它在努力爭取,確實我看到了好幾次第二天還很水靈的花,但是隨著天氣變熱,蒸發量大,它越來越吃力。我感到這太難為它了,就放棄了這努力。

天氣轉冷了,十月八日我把它搬到了室內客廳裡,一搬到屋裡,我發現顯得房間小了,而且我家陽光不好,對它過冬不利。十月十日開了最後一朵花後,它就沒有多少花骨朵了。而且有幹樹葉不時的掉下。我把它最長的枝條的頂芽掐掉,不讓它再長高。別的枝條我也打算等長到和這枝條一樣高時也掐芽尖,控制整體高度。

搬到室內後,十月十日開的最後一朵花。(李文笛/大紀元)

對於這新環境怎麼管理,我要摸索。我的目標是讓它健康的活到明年夏天再搬到室外重展風采。

前文介紹的辣椒樹,和這棵扶桑樹成了我家的風景,誰來都要觀賞一番。

萬物皆有靈,從日本江本勝博士對水結晶的試驗,到有人對兩棵相同的植物用善、惡不同態度的試驗,再到對兩碗米飯用善、惡不同態度的試驗,都得出相同的結論,善待對方的結果就美好,相反,惡待的結果就很糟糕。

對人的善待更是體現這一點,我曾是一名高校教師,我愛學生,對於不是班主任的班,我也認識並記住每個學生的名字;這樣對學生的異常表現能及時發現,並通過交流解決;我對學生要求很嚴,但從不對他們發火。學生對我也很尊敬,學習很認真,考試基本沒有不及格。在我當三年班主任的一個班,後兩年都沒有不及格現象,畢業答辯最低成績是「中」。這樣的教學是件輕鬆愉快的事,那是我人生美好的時光和記憶。

萬事萬物需要善!世界需要善!@*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
2018-11-13 8: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