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南方公園》揭中共 這一幕最深刻

10月1日,美國諷刺動畫劇《南方公園》推出23季第2集《樂隊在中國》(Band in China),此集聚焦中共侵犯人權、壓制言論自由。(Good times with weapons HD-DVD/維基百科)
人氣: 41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3日訊】美國人蘭迪‧馬什想到一個發財的主意——去中國推銷大麻。不料,他一入境就被捕。在中共監獄裡,他親眼目睹犯人被虐待、被槍殺,他自己也被迫違心地歌頌共產黨。蘭迪慨嘆:「這是怎樣一個瘋人院啊!」不過,當他看到商人們爭著討好中共時,他開始轉變,直至謀殺行凶。誰知,這條邪路竟然打開了財路。他種植的大麻出現在精心製作的廣告裡,被描繪成能夠讓中國人放鬆的好產品。蘭迪賺了一大車鈔票,返回家鄉。他和家人談笑風生時,被害者的鮮血仍掛在臉上。

以上情節,是美國動畫諷刺劇《南方公園》23季第2集的部分內容。此集聚焦大陸惡劣的人權狀況,嘲諷了見利忘義的好萊塢等知名商企。在故事結尾,蘭迪因謀殺而致富,將全劇的深刻和冷峻推向高點。

從中共那裡賺來的錢,為什麼有可能滴著血呢?

求救信與勞教所

2017年4月,美國紐約的Lourdes Figueiredo女士在打開新的蛋糕包裝紙盒時,發現了一張字條,上面以英文寫著:「在中國監獄製造。我想要自由。」(Made in china prison. I want freedom.)

近年來,多封來自大陸的「求救信」在海外被發現,中共奴工黑幕也隨之浮出水面。2012年10月,美國婦女朱麗‧凱斯(Julie Keith)在她購買的萬聖節用品中發現了一封信,上面寫著:「先生:如果你偶然間購買了這個產品,請幫忙轉送這封信給世界人權組織。這裡處在中共政府迫害之下的數千人將永遠感謝並記住您。」「在這裡工作的人們不得不一天工作15個小時,沒有週六、週日休息和任何假日。否則,他們就將遭到酷刑,毆打和粗暴的話語。幾乎沒有工資(一個月10元人民幣)。……」

凱斯將這封信上傳到社交媒體,隨即引發西方媒體的高度關注和詳細報導,美國政府也啟動了相關調查。幾年後,求救信的主人現身,他名叫孫毅,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曾在馬三家勞教所受盡酷刑。後來,他逃離中國,凱斯專程到第三國與他相見,並帶去了那封信。

孫毅走出馬三家後,警察仍然經常上門騷擾或抄家,致使他多次有家難回。他的妻子常年擔驚受怕,她曾期盼:「在美國就好了,我倆可以手拉手走在大街上。」孫毅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就像一座大勞教所。」

在這座龐大的「勞教所」內,經濟發展的目的不是為了國計民生,而是為了鞏固極權統治——紅色權貴最大限度地攫取利潤,擴大家族和集團勢力;中共獲得對內「維穩」、對外賄賂及滲透所需的金錢資本;各級政府打造「面子工程」,積累「政績」且壯黨國之威。在此過程中,西方投資為暴政「輸血」,眾多企業商家有意無意地成為人權迫害的幫凶。

這些年來,外界看到了中國GDP連續攀升的「奇蹟」、城市建設的浮華、對外撒幣的「慷慨」。然而,在「第二經濟體」的「崛起」背後,真相驚悚而殘酷:經濟的成長建立在最大化的壓榨勞動力和最恐怖的人權災難之上,廣大百姓的權利被踐踏,健康被犧牲,許多不為人知的悲劇和罪惡,就隱藏在無數亮麗產品和誘人的利潤當中。

大陸經濟發展的背後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普世價值為治國綱領。人民擁有監督政府、表達意見的權力和渠道;司法獨立於黨政之外,媒體以「第四權」有效地制約執政者。如此,官員的腐敗或侵犯人權等惡劣事件不會形成制度性亂象。

反觀大陸,70年來,人民從未作主,黨是永遠的領導和利益中心。政治、經濟、軍事、司法、文藝、宣傳、教育等各個系統的全部政策由黨制定、而且可以隨時改變。是非的標準取決於是否與黨保持一致,由此,道德墮落,法治、公平盡失。因此,中共治下的經濟建設之屬性,並不健康和單純,處處透著黑暗和骯髒。

據中共官媒報導,截至2019年6月底,外資對中國股市持倉市值突破萬億元人民幣,而2003年底QFII(境外合格投資機構)持倉市值不足10億元。這些資金被用在何處?

今年6月12日,美國參議員馬可盧比奧寫信給明晟指數(MSCI)(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公司)主席兼CEO,信中說:「像明晟這樣的公司有義務確保投資者知道他們投資的資金是否在無意中幫助中共國有企業竊取美國技術創新、破壞市場公平競爭、增加對美國國家和經濟安全的威脅、並支持中共系統大規模的惡劣侵犯人權的行為。」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鎮壓法輪功,傾舉國之力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善良公民。一名中共財政部官員曾明確表示:「鎮壓政策是錢堆出來的,沒了錢,鎮壓就維持不下去。」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在迫害法輪功最猖狂的幾年當中,平均每年耗去中國近四分之一的財力。僅2001年2月27日,江氏集團就一次性撥款40億元人民幣,用於在建築物上安裝大型監視儀器監控法輪功學員。2001年12月,又一次性投入42億元建立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洗腦中心或基地。遼寧省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就曾花費5億元興建新的監獄樓。

以上僅僅是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的幾項支出,即冰山一角。幾十年來,中共全方位地監控民眾,從興建集中營、看守所,到設置防火牆和幾億個攝像頭,再到安排專人負責抓捕、監控、監督網絡輿情,數以百萬計的「維穩」人員的開銷每年可達上千億元。此外,中共還以金錢鼓勵民眾舉報告密,收買海外媒體、政要、社團和個人,通過利誘等方式,換取外國政府、大公司對中共的人權侵害保持沉默。更有甚者,中共還要求一些外國商企配合,為其人權迫害提供直接服務。

美國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曾披露,1996年中共建立第一個公共網站時,對關鍵詞搜索感興趣,他們想過濾西方新聞、宗教和政治網址。思科(CISCO)公司以降價方式與中共做了一筆交易,為其製作一種特效設置的防火牆,使他們能夠在全國範圍內圍堵網站。

2004年11月,大陸記者師濤被捕,雅虎香港公司配合中共安全局,提供了師濤的個人信息,導致其被判刑10年,這一出賣行徑引起公憤。

2018年,媒體曝光了谷歌公司自2017年春天開始,為中共設計一款建立「敏感查詢黑名單」的搜索引擎,將能過濾中共要屏蔽的網站和搜索詞,引來多方嚴厲批評。

中共的經濟和交易,牽著一條惡性循環鏈:破壞生態環境,剝削勞工、利用奴工,強拆逼遷,行賄受賄……犧牲人民的生命、安全和權利。中共把持著國內的市場、資源和勞動力,以潛在的黑金不斷地吸引企業進入,然後再以利益為籌碼,逼迫外企服從它的管制,從而進一步加強對百姓的傾軋,在國際上擴大話語權和競爭力,更加霸道妄為,嚴重威脅人類的安定。

蘭迪的故事說明什麼?

回到《南方公園》——蘭迪原本不存惡念,只想去大市場分一杯羹。在他被監禁和蒙受屈辱後,特別是當他看到好萊塢一眾人物都臣服於中共時,他漸漸地倒向邪惡。他設計陷害他人,果真討到了中共的歡心。棄善從惡的他,不但走出監獄,還搖身變為成功富商,最後連犯罪的痕跡都懶得洗白。

如此畸形的事件,每一天都在中國大陸發生著。在那裡,誠實、善良、正直的人,往往被打入另冊,不見容於社會。見義勇為者,反被誣陷、被控罪;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妖魔化,被定為剷除對象,承受酷刑、洗腦甚至被活摘器官。揭露腐敗和不公的「良心記者」、為民請命的「良心律師」,以及環保人士、人權活動人士,接二連三地被強制「失蹤」、被軟禁、構陷、判刑、吊銷執照、禁止出境。他們的孩子甚至不能正常入學,親屬難以租到住房;他們上訴無門,走投無路。

黑白顛倒。前黨魁江澤民大搞「貪腐治國」,官員們貪得不亦樂乎,大肆侵吞國庫和民脂民膏;官商勾結,放行黑心食品、毒奶粉、毒疫苗;官匪一家,操控公安、司法。「依法治國」喊得響亮,而法律實乃為黨所用、形同虛設。只要你和黨保持一致,別管你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定能通行無阻,得到眼前的財富和風光。

這就是蘭迪等人面對的投資環境:你不需要遵守道義原則,只需要看中共的臉色。隨波逐流,可以賺得風生水起;假如不識時務,你就得關店鋪走人,說不定還被罰到血本無歸。因此,很多企業商家下意識地開始自我審查,唯唯諾諾,變成了中共的應聲蟲。

就在蘭迪醉倒在美鈔裡的同時,他的小兒子斯坦決定不再和中共合作,他正告審查劇本的大陸軍警:「我不會為此出賣我的靈魂。」

目前,中共已全面封殺《南方公園》,不過,與NBA受到的狂轟濫炸相比,《南》劇獲得了「溫和」的對待。這是因為,在香港問題上,中共可以打出「愛國」牌,可是,對於卡通片裡揭露的監獄虐囚、器官移植、言論監控、行刑殺人等不爭的事實,中共無力反駁。中共若是大做文章,只怕會引來更大的一把火,燒出更多真相。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10-13 4: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