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文足第四次會見 王全璋特別關心兒子上學

9月19日,李文足到山東臨沂監獄,第四次會見到丈夫王全璋律師。(推特圖片)

人氣: 10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報導)9月19日,李文足到山東臨沂監獄,第四次會見到丈夫王全璋律師。她說,這次看到王全璋比前幾次還要瘦,他三次問及兒子泉泉上學的事情。

此次會見仍有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709家屬王峭嶺、劉二敏陪伴。

李文足說,會見時,大約有一二十個警察圍著他們,還有一高一矮兩個便衣,一直跟著她進出。

她說,不知為什麼,王全璋的臉一次比一次消瘦,太陽穴明顯往裡面凹。

會見中,王全璋大約三次問及兒子上學的情況,同時還詢問江天勇律師,稱自己是從電視上看到江天勇被抓的。

李文足告訴王全璋,江天勇於今天2月份被釋放回來,但天天被幾十個警察軟禁在家裡,他的身體出了特別大的狀況,全身浮腫,手腳腫得特別厲害,但當局不讓他自由地看醫生。

此次會見,當局仍使用慣用的干擾招數,如:撒水車,噪音,便衣打傘干擾會見和拍攝。

據王峭嶺發布的消息,9月19日凌晨1點左右,她們幾個人加上泉泉住進臨沂的一家短租房,早晨7點多鍾,房東打來電話說警察已經找了她,要幾人拍照身分證。「我們想著螞蟻短租是要求登記身分證,不過分,就拍了李文足的身分證發過去。結果房東過了一會兒又說,警察還讓我們入住的每個人去物業登記。我們回覆:請警察直接上門查身分證吧。」

待她們九點鐘退房出來時,看見單元門口站著一個保安,盯著房門不眨眼,上車時還看見一個黑衣人閃到樹後。

當局採用噪音,便衣打傘,撒水車等等手段,干擾會見和拍攝。(視頻截圖)

前三次會見,王全璋都表現出對兒子特別地擔心,不斷地詢問上學的情況,並反覆強調不讓李文足和兒子再去看他,令李文足質疑:兒子一定成了官方要挾他的砝碼了吧?難怪每次全璋都讓我不要去看他了;難怪王全璋說不要保外就醫。

而就在19日會見前幾天,泉泉升讀小學一年級,新學期開是9月2日,開學僅4天就遇到了騷擾。北京國保特務數次去學校施壓,學校也怕公安、怕特務,終於頂不住了,泉泉渴望上學,喜歡上學,但被迫又再次失學。

王全璋於2015年709案被捕時,泉泉只有兩歲半,李文足氣憤指,現在又拿一個6歲的孩子上學來做文章。請問,你們(當局)要做什麼?

王全璋律師曾代理過許多敏感案件,包括法輪功、土地維權案等。自709案被抓捕,曾「被消失」超過1,400天,杳無音訊,外界認為他遭受到嚴重酷刑。2019年1月,中共天津市法院祕密審判,以其所謂「顛覆國家政權罪」判監4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5年。

4年來,獨自扶養稚子的李文足為了丈夫持續奔走抗爭,不斷遭到警方的阻撓、恐嚇和打壓。

今年6月28日下午,李文足終於見到了王全璋,但王全璋表現出極度恐懼,極度焦慮,記憶力出問題,像個木頭人,狀況一度令外界擔憂。#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9-20 8: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