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勇武派」:不認同中共 認同中國

2019年8月24日,九龍東觀塘大遊行,遊行隊伍在這裡分兩路,一路繼續遊行,一路往勇武派搭建路障。(駱亞/大紀元)

人氣: 299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8日訊】香港過去三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採取有限度武力對抗的「勇武派」年青人,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香港警方和中國政府以「暴徒」稱呼他們。本台記者在香港採訪了兩位「勇武派」的年輕人。他們表示,自己所不認同的並非中國,而是共產制度。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抗議群體被劃分為「和理非」,即和平理性非暴力;和所謂「勇武派」,和香港警方的直接對抗,幾乎都是這些勇武派在進行。

還在職業專修學校的阿欣,今年剛剛16歲。她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香港年青人,但今年6月12日的遊行經歷,把她變成了一名勇武派。

「突然有一個戴著黃色頭盔的男孩,頭上全是血,倒在我身邊。我當時心裡想,警察應該保護市民,為什麼對我們使用這樣的暴力?從那一天起,我決定不再做和理非。」

今年22歲的大學生阿樂,則是因為當局對香港市民和平理性的訴求置之不理,而成為了勇武派。

「和理非的做法,都是集會、靜坐,但警察的暴力越來升級。所以我們也要有武力,保護這些和理非。」

阿樂介紹說,勇武派由香港的年青人自發形成的抗爭小組,早期多是人數十多人小型團體的分散行動,但逐漸各個小組也形成了相互協調的方式。在抗爭中,阿樂小組成員也曾有人被捕。阿樂說,被捕的手足遭到警方虐待,被拘捕時受傷流血不止,但四個小時之後才得到簡單治療。

16歲的阿欣身材嬌小,讓人很難與激烈抗爭的勇武派聯繫起來。她主要的工作之一,是在最前線熄滅警方的催淚彈。

「最簡單的就是用水澆上去,或者把催淚彈夾到有水的盒子裡。也有人用網球拍,把催淚彈打回去。」

阿欣說,她本人也曾多次被催淚彈直接擊中身體,也曾被警方的胡椒水射中。她說,胡椒水在皮膚上可以殘留三四天無法洗乾淨,那種疼痛難以描述。

她的家人原本支持她參與示威活動,但隨著警方鎮壓力度日益加大,家人開始反對她在街頭的行動,目前她已經搬出去。

過去三個月的抗爭運動中,黑衣黑褲,黑罩遮面,黑色頭盔和防毒面具,已經成為香港「勇武派」的標誌。當勇武派年青人出現在公眾場合,市民常報以掌聲,或以擁抱等方式表達鼓勵及支持。阿樂說,最讓他感動的,正是獲得市民的支持。

「有天,我和同伴在海富中心穿戴裝備。有一大批市民,很多都有白髮了,他們過來叫我們小心,說著說著就哭了。還擁抱我們,讓我們小心。當時我也想哭,但我不能哭,因為如果我哭他們會哭得更厲害。但我心裡非常感動。」

過去三個月港人的抗爭,是由港府強行推動「引渡條例修訂」引發的,然而阿樂認為,港人抗爭的目標並不僅於此,而是要爭取一個真正的「一國兩制」。

「我們需要一個自己選出來的特首,因為這樣港人才是他真正的老闆。這是重中之重。」

雖然都在九七之後才出生,但在身分認同方面阿樂和阿欣都堅持自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阿樂表示,香港年青人的這種態度,是因為他們不認同中國大陸的共產極權制度,而非不認同中國。

「不是因為有中國香港才變差,而是有共產黨香港才變差,這是很明確的。」

隨著抗議民眾和警方的對立日益嚴重,當局將勇武派稱為暴徒,視為頭號打擊目標。阿樂表示,他們已經發現有警方人員試圖混入勇武派的小組當中,來自警方的內部消息也證實,當局將打擊勇武派作為最重要的工作。

面對越來越大的壓力,阿欣表示絕不退縮放棄,希望能為香港爭取到一個更加光明的未來。

「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既然出來,就是以死相拼了。」

(轉載:自由亞洲電台)#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9-28 2: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