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勇武派”:不认同中共 认同中国

2019年8月24日,九龙东观塘大游行,游行队伍在这里分两路,一路继续游行,一路往勇武派搭建路障。(骆亚/大纪元)

人气: 298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8日讯】香港过去三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采取有限度武力对抗的“勇武派”年青人,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香港警方和中国政府以“暴徒”称呼他们。本台记者在香港采访了两位“勇武派”的年轻人。他们表示,自己所不认同的并非中国,而是共产制度。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抗议群体被划分为“和理非”,即和平理性非暴力;和所谓“勇武派”,和香港警方的直接对抗,几乎都是这些勇武派在进行。

还在职业专修学校的阿欣,今年刚刚16岁。她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香港年青人,但今年6月12日的游行经历,把她变成了一名勇武派。

“突然有一个戴着黄色头盔的男孩,头上全是血,倒在我身边。我当时心里想,警察应该保护市民,为什么对我们使用这样的暴力?从那一天起,我决定不再做和理非。”

今年22岁的大学生阿乐,则是因为当局对香港市民和平理性的诉求置之不理,而成为了勇武派。

“和理非的做法,都是集会、静坐,但警察的暴力越来升级。所以我们也要有武力,保护这些和理非。”

阿乐介绍说,勇武派由香港的年青人自发形成的抗争小组,早期多是人数十多人小型团体的分散行动,但逐渐各个小组也形成了相互协调的方式。在抗争中,阿乐小组成员也曾有人被捕。阿乐说,被捕的手足遭到警方虐待,被拘捕时受伤流血不止,但四个小时之后才得到简单治疗。

16岁的阿欣身材娇小,让人很难与激烈抗争的勇武派联系起来。她主要的工作之一,是在最前线熄灭警方的催泪弹。

“最简单的就是用水浇上去,或者把催泪弹夹到有水的盒子里。也有人用网球拍,把催泪弹打回去。”

阿欣说,她本人也曾多次被催泪弹直接击中身体,也曾被警方的胡椒水射中。她说,胡椒水在皮肤上可以残留三四天无法洗干净,那种疼痛难以描述。

她的家人原本支持她参与示威活动,但随着警方镇压力度日益加大,家人开始反对她在街头的行动,目前她已经搬出去。

过去三个月的抗争运动中,黑衣黑裤,黑罩遮面,黑色头盔和防毒面具,已经成为香港“勇武派”的标志。当勇武派年青人出现在公众场合,市民常报以掌声,或以拥抱等方式表达鼓励及支持。阿乐说,最让他感动的,正是获得市民的支持。

“有天,我和同伴在海富中心穿戴装备。有一大批市民,很多都有白发了,他们过来叫我们小心,说着说着就哭了。还拥抱我们,让我们小心。当时我也想哭,但我不能哭,因为如果我哭他们会哭得更厉害。但我心里非常感动。”

过去三个月港人的抗争,是由港府强行推动“引渡条例修订”引发的,然而阿乐认为,港人抗争的目标并不仅于此,而是要争取一个真正的“一国两制”。

“我们需要一个自己选出来的特首,因为这样港人才是他真正的老板。这是重中之重。”

虽然都在九七之后才出生,但在身份认同方面阿乐和阿欣都坚持自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国人。阿乐表示,香港年青人的这种态度,是因为他们不认同中国大陆的共产极权制度,而非不认同中国。

“不是因为有中国香港才变差,而是有共产党香港才变差,这是很明确的。”

随着抗议民众和警方的对立日益严重,当局将勇武派称为暴徒,视为头号打击目标。阿乐表示,他们已经发现有警方人员试图混入勇武派的小组当中,来自警方的内部消息也证实,当局将打击勇武派作为最重要的工作。

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阿欣表示绝不退缩放弃,希望能为香港争取到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

“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既然出来,就是以死相拼了。”

(转载:自由亚洲电台)#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9-28 2: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