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毆打致左眼失明 陸男揭南陽市監獄黑幕

河南駐馬店市男子冷水照在南陽市監獄服刑期間多次被毆打,致左眼失明。(受訪者提供)
人氣: 14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河南駐馬店市冷水照先生因交通事故入獄兩年,在南陽市監獄裡多次被毆打,致左眼失明,出獄後在網絡上維權。

冷水照,今年49歲,是一名退伍軍人,轉業後政府部門並未給其安排工作,他只好靠打零工生活。2016年12月的一場交通事故改變了冷水照的命運,他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自己的遭遇。

2016年12月5日,冷水照開著四輪電動車與一輛汽車擦撞,他與對方從爭吵演變成肢體衝突,他拿起磚頭要砸車的時候,卻失手砸向了一位旁觀的民眾,對方索賠20萬元,冷水照因無力支付賠償,被以故意傷害罪判刑2年,2017年5月18日從看守所轉至南陽市監獄第七監區服刑。

服刑期間,他在2017年9月18日第一次挨打。當日在早上8時許,副監區長翟清偉將他叫到沒有監控的庫房,問他為什麼沒有完成生產任務(每天做五六十個電子配件)。他解釋自己是新手,而且左手拇指有傷還未完全好(交通事故時與對方肢體衝突時受傷)。翟清偉不由分說,掄起右手打向蹲在地上冷水照,正好打在他的左眼。

「照我左眼角狠狠抽了一巴掌,把我打得快昏了,眼角腫了,當時外面庫房門口還有三個人排隊,進去一個打完了以後出來,下一個再進去。」

冷水照被打之後監獄醫院的衛生員只是看了一下,一個星期只給了他兩片止痛藥吃。

同年的10月11日他又挨打了,他當時與其他四人負責打掃衛生,地上有一個煙紙盒,他在一犯人的面前走過去撿煙盒,引起該犯人不滿,一腳踢到他的下體。他起身後,也還手給了那名犯人一巴掌。

原來該名犯人與牢頭、獄警都有關係,所以天不怕地不怕,冷水照一還手,兩名牢頭上來三人一起毆打他。「一個人抱著我,另一個人打我,然後又推著我往牆上撞,把我推出四五米遠撞到窗戶上,正好磕到臉和額頭,當時流血了。」 這次他又被打到左眼,獄警在旁邊也未制止。

他的面部被打傷,最主要問題是導致視力明顯下降。之後他多次寫申訴書,要求治療、調監控。監區都以沒有完成生產任務為由,不准許他就醫。在他極力爭取下,一層層地上報,終於在10月18日讓他到監獄醫院檢查,但是檢查也只是給他開了三天的藥。

冷水照要求做面部、眼睛傷情司法鑑定,醫院方面只給他進行了胸透,然後告訴他面部沒有骨折。

10月25日,他再次要求請假看病,結果是被副監獄長秦國傑、七監區區長田震關禁閉2個月。

在冷水照被關禁閉期間第三次無緣無故挨打。11月17日晚飯後(雖然關禁閉室,但是吃飯時與其他犯人在院子裡一起吃),有一名牢頭管不住兩名年輕犯人,結果拿他來出氣,對他破口大罵。

「實際是罵我給那兩人看,這人也經常罵我,我只說了一句罵人不對,不能罵老人,他上來就打我,說你還敢頂嘴,把我拉到牆頭沒有監控的地方打。」冷水照說。

當時值班隊長李武正好走過來,冷水照向其報告,但李武不予處理,讓他蹲在牆角,過一會兒,他舉手報告要上廁所,李武就對他拳打腳踢。

「將我擠在監控照不到的牆角,李武對著我的面部、左眼部、顴骨猛力擊打多次,我說我的面部被打傷過,他仍不停手,打得更凶,打了很長時間。他打累了就大喘著氣轉身走時,還踢了我幾腳。」

冷水照左眼被打流血,面部腫脹,他要求去看傷,李武不讓他去,還給他戴上一個安全帽,指使牢頭范沖帶幾個人把他捆在老虎凳子上,關押在18號禁閉室,一直至後半夜1時許才讓他從老虎凳上下來。

11月20日,由於未獲得及時治療,他的左眼失明。

他表示,在被關押禁閉室期間,最大的問題是吃不飽,每頓只是一個饅頭一碗湯,其次是不給他發棉衣,讓他忍餓受凍。

12月24日,他從禁閉室出來以後,不停地進行申訴,對自己被無辜挨打討說法。

12月30日,他的申訴材料交給副監區長宋紹良,4個月沒有得到任何回應。2018年4月15日在監獄放風時,他把檢舉材料交到駐監獄檢察官李曉東,翌日,駐監獄檢察室兩名檢察官到七監區進行調查,4月17日,監區長田震和孫世忠區長調換崗位。

冷水照再次申請要求面部骨折、左眼司法鑑定。5月2日他才被安排到南陽市眼科醫院檢查,檢查過程中,監獄獄偵科警察不讓他向醫生說明傷情,同時不讓他做CT。

冷水照透露,監獄方面在調查時還刻意隱瞞獄警打人的部分,只記錄牢頭、獄霸打他的事件。

冷水照通過外診的檢查結果出來以後(面部眼眶骨折,左眼視神經挫傷,無特效治療方法),監獄方面也未進行司法鑑定,也沒有移交按刑事案件處理,只是派不同的人與他「協商」,最後是他的申訴材料「被人偷走」,10月23日宋紹良副區長蓄意報復,又將他的腰部踢傷。11月21日獄警又威脅衛生員改變證言,讓他出獄後上訪告狀。

2018年12月4日,冷水照刑滿釋放。2019年6月3日,他在駐馬店市申正法醫臨床司法鑑定所司法鑑定,被判定傷殘等級為8級。

出獄後,他通過網絡舉報南陽市監獄警察的惡行,同時想通過法律手段討回自己的公道。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9-09-07 5: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