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專欄】民主黨初選辯論有哪些醫保主張

2020年1月14日,愛荷華州得梅因(Des Moines)德雷克大學(Drake University),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進行初選辯論。(Scott Olson/Getty Images)
人氣: 246
【字號】    

【大紀元2020年01月24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imon F. Haeder/高杉編譯)當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聚集在愛荷華州進行第七場辯論時,伊朗問題和美國外交政策可能會成為中心話題。

但是對於許多美國人來說,醫療保險問題仍然是最重要的、最有爭論的話題。毫無疑問,當晚所有六位候選人都將會使用諸如「醫保全面覆蓋」(Universal coverage)、公共選項醫保(Public option)、「全民醫保」(Medicare for All)和單一支付者(Single-payer)等名詞、術語來談論他們自己的醫療改革提案。

這些術語的意思是什麼呢?在愛荷華州舉行辯論的各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在把醫保的覆蓋面擴大到全體美國人的問題上的立場都是什麼呢?

首要問題:誰會被醫療保險所覆蓋?

大多數西方國家都確保每個生活在他們國家的人都有機會獲得醫療保險,這就是所謂的「醫保全面覆蓋」。一般來說,這種全面覆蓋的範圍包括獲得所有必要的服務和福利,同時保護個人免受過高醫療成本的影響。

但美國是個例外。即使是美國的《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保險法案》(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也只是創造了所謂的「近乎全民醫保」,剩下了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沒有保險。

從政策角度來看,實現全民醫療保險是一個值得努力的目標。有大量證據表明,「醫保全面覆蓋」總體上改善了個人的健康和財務安全。

但單一的途徑無法實現「醫保全面覆蓋」。實現了這一目標的國家都是利用不同的方式共同實現了這一目標的。各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都同意,他們的最終目標是使醫保覆蓋所有人。然而,他們在如何以及以多快的速度達到這個目的的問題上存在著很大的分歧。

單一付款人、全面付款人與醫療社會化

實現全民醫保的其中一個方法就是建立一個「單一付款人體系」(Single-Payer Systems)。這意味著一個實體,最有可能是政府,將是唯一和專門負責支付醫療產品和服務的機構。簡而言之,支付醫療保健費用將被社會化。

而事實上,政府往往是占主導地位的但不是唯一的支付人,並允許補充保險或允許個人支付替代或額外服務。單一付款人制度可能僅限於提供災難性保險,同時允許私人保險提供額外福利。

支持者經常讚揚單一付款人制度的管理簡單,而且單一付款人制度也不會根據個人的醫療狀況將他們分成不同的保險範圍。單一付款人制度還能夠利用其絕對的市場和預算權力來控制成本。

單一付款人制度不應與所謂的全面付款人(All-Payer Systems)相混淆,就像德國那樣。在全面付款人系統中,一些私營實體聯合起來,為醫療保健服務和福利共同制定價格。單一付款人制度也不應該等同於社會化醫療,一個完全由政府所有和經營的醫療系統,例如英國的情況和公立醫院,或像美國的退伍軍人健康管理局(Veterans Health Administr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那樣。

參議員桑德斯(Sanders)和沃倫(Warren)強烈支持將美國的醫療保健系統改為單一付款人系統。所有其他民主黨候選人都對此表示了有限的支持,同時也都沒有否認單一付款人制度是醫療改革的最終目標。

進步人士的最愛:全民醫保

被討論最多的民主黨醫療改革提案「全民醫療保險」(Medicare for All)特別提到了「聯邦老年人醫療保險制度」(Medicare),這個醫療保險計劃覆蓋了美國大多數老年人。然而,許多人並沒有認識到,傳統的老年人醫療保險制度的福利有限,而且往往需要大筆的自付費用。

實質上,「全民醫療保險」 (Medicare for All)提案只是借用了「老年人醫療保險制度」(Medicare)的名稱,同時在美國實施單一付款人制度,提供慷慨的福利待遇。

正如它的兩個最熱心的擁護者:佛蒙特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以及馬塞諸塞州民主黨人伊莉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所提議的,全民醫保將取消所有私人保險。它將通過稅收來籌集資金,而且即使有自付成本,也是非常有限的。

實施全民醫療保險制度的一個特殊的政治障礙就是,它會使醫療保險的總成本成為一個顯而易見的焦點。這是因為它集合了整個國家的所有過高的醫療開支。按照單一付款人制度,預計從2022年到2031年,美國總的醫療支出大約為60萬億美元。這就給人造成了一種成本過高的感覺,而且大部分只是以當前的成本為基準。

此外,它還將對美國人目前關於醫療保險的體驗造成重大干擾,因為將會有數以億計的美國人不得不放棄目前的保險。他們中的許多人肯定會對此感到不安,因為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都認為自己目前的保險很好。

其他四位民主黨候選人就廣泛地談到了這些擔憂,稱系統性混亂和缺乏廣泛的政治支持將阻礙向全民醫保的快速過渡。

溫和派的回應:「公共選擇」(Public Option)

並不是所有的民主黨人都主張對美國現行的醫療保健體系進行徹底的改革。

大多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都支持進一步擴大《平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範圍。在喬‧拜登(Joe Biden)的領導下,這些提案包含了所謂的「公共選擇」(public option)和一系列的監管改革。這些建議將在很大程度上保留現有的醫療保健系統的結構,並保留私人保險的作用。

在2010年關於《平價醫療法案》的辯論中,「公共選擇」一詞首次獲得了關注。當時,進步派民主黨人試圖將一家政府經營的保險公司納入《平價醫療法案》市場。然而,最新的「公共選擇」概念明顯比《平價醫療法案》更具變革性。它將對每一個美國人開放,無論他們是自己購買保險還是從雇主那裡獲得保險。這家上市保險公司還將利用其市場影響力,協商出更優惠的價格。

已經有四位民主黨候選人公開表示強烈支持「公共選擇」醫保,這些人包括拜登、前南本德市(South Bend)市長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明尼蘇達州民主黨參議員艾米‧克羅布查爾(Amy Klobuchar)和湯姆‧斯泰爾(Tom Steyer)。

同時,沃倫也表示支持在向全民醫保過渡期間實行「公共選擇」醫保。隨著時間的推移,「公共選擇」醫保可能成為通向單一付款人體系的橋梁。

儘管民主黨候選人在醫療改革問題上基本上分為兩個陣營,但他們普遍認為,提供負擔得起的醫療保險覆蓋率至關重要。在做出必要的調整之前,所有民主黨候選人都強烈支持目前的《平價醫療法案》。

與共和黨醫保計劃的對比

在《平價醫療法案》被簽署成為法律將近10年後,共和黨尚未能夠出台一項全面醫療改革提案。然而,毫無疑問,共和黨的醫療改革將會看起來與民主黨大相逕庭。

雖然所知細節仍然很少,但共和黨的任何改革都可能會消除《平價醫療法案》的許多旨在擴大覆蓋面的措施。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由於該法案獲得了醫療保險,因為他們被允許在26歲之前繼續享受父母的醫療保險。還有數百萬人因為「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d)或《平價醫療法案》市場的擴大而獲得了保險,通常都是在有保費補貼的幫助下獲得的。

共和黨人還可能會改變「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d),該保險計劃覆蓋了近7000萬美國人。他們會通過限制聯邦政府對醫療補助的財政補貼來達到這一目的。

最後,他們可能還會取消許多(如果不是全部的話)《平價醫療法案》的保險市場改革措施。例如,這些措施包括保證承保之前存在的條件,以及禁止保險公司針對福利實行年限和壽命限制。

由於雙方都在談論改革,政治現實使得共和黨和民主黨都不太可能在短期內取得成功。

然而,隨著不斷有法律訴訟在威脅著《平價醫療法案》法案,美國人很快就會發現,大多數人支持的現行體系已經瓦解。當然,這會導致在《平價醫療法案》之前存在的醫療保險制度被重新恢復,而那個制度很少有人會認可,而且能夠滿足的醫療保險覆蓋需求也要少得多。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西蒙·海德(Simon F. Haeder)是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的公共政策助理教授。

原文Heading Into Iowa: Where Do the Democratic Candidates Stand on Health Care Coverage?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葉紫微 #◇

評論
2020-01-24 12: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