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東:武漢大疫讓專制之惡再次觸痛世界

人氣 2969

【大紀元2020年02月22日訊】武漢爆發世紀大疫,直接導致封城,死亡和傳染人數都超過了SARS傳染;被確診傳染者在多國出現,讓國際社會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成了2020年新年國際社會的第一關注點。

但人們發現,奔湧而來的信息,是那麼不可思議和恐怖,充滿悲哀。

疫病因為被刻意隱瞞而大肆擴散了

上一年的12月8日病毒感染就已經被發現,根據中國的傳染病上報機制,應該在2個小時內上報這種不明確來源的病毒。但是這個報告,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12月31日,在收治了十多名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以後,中國研究人員已經確認這是一種新病毒。1月3日起,中共已經開始向美國通報病毒情報。但是,中共政府刻意向中國民眾隱瞞了這個病毒傳染的危險。在向美國通報的同一天,還以造謡的名義抓捕了發出警告的醫生,並且在中國最大官媒中央電視臺播出8人傳播疫情謡言被抓的消息。引發中國互聯網最大抗議活動的武漢眼科醫生李文亮就是8人之一,「造謡者」眼科醫生李文亮被派去了治療病毒感染者,最後因為感染而死去。他的悲慘在中國互聯網引起過短暫騷動。

1月11日第一列感染者死亡出現,但是到1月19日武漢的官媒長江日報的頭條還在說專家認為不需要在重要場所戴N95口罩。中國的微信上流傳一個信息:中國疫病防疫最高權威、中科院院士高福,在武漢巡查以後宣布病毒不會傳染,但他將所收集的數據用到了在英國重要期刊的論文發布上。

直到1月20日,世界衛生組織發布了首份疫情報告,提到了中國大陸以外的日本、韓國、泰國和美國確認感染了這種冠狀病毒。中國一名在SARS爆發期間出名的疫病專家鐘南山,從廣東趕到武漢,宣布新冠病毒可以傳染到人。三天以後,中國開始封閉武漢城市。並逐漸對76個城市採取了同樣的封城措施。但這時候已經有五百多萬武漢人逃離到各地城市。事實上在過去的幾十天裡大量沒有得到任何警示的人群把病毒傳到了世界各地。

封城以後的民眾受到了最殘暴的對待

大量視頻通過自媒體流傳出來顯示,封城以後的民眾受到了最殘暴的對待。有視頻顯示,一些政府的人直接用木板釘死了被封閉者的家門,還有用電焊焊死了一棟建築物的門和樓梯。沒有人關注這個家庭有沒有藥物、食物,也沒有人關注萬一發生火災或者其他災難,這個家庭和這棟建築裡人們如何逃生?事實很清楚,這些人被毫不猶豫地活埋了。

為了防止人們逃離,所有交通停運了。政府挖斷了所有通往湖北地區的道路。1800萬武漢人以及後來的6000萬湖北人,在一夜之間成了被歧視和驅趕的人群。

因為沒有任何預案,封城以後,立即出現了物資奇缺的狀況,即使物價飛漲了十幾倍,但市場幾乎買不到食物了。更嚴重的是醫務人員的防護用品也短缺了。醫生們甚至不得不剪下消毒床單自製口罩,因為沒有替換的防護服,他們不得不穿上成人尿褲。

有視頻顯示,大量的人群在醫院外面排隊等候進入治療,醫院裡面垂死的患者在掙扎,一側的家屬以及醫護就只是帶了個外科口罩,邊上還有三具屍體沒有人去處理。即使在醫院也沒有任何隔離措施。病毒最集中的地方可以肆無忌憚地傳播。

出現的第一例患者自殺是在高架橋上。自殺者哭訴著,感染了,但沒有人幫助他,怕回家傳染家人,但又沒有地方去,公交停了,沒有力氣走到醫院,關鍵是沒有食物了,生不如死。最後跳橋自殺了。

這些事情發生在封城的第一週。17年前中國出現過類似的傳染疫病SARS,但是中共政府17年來什麼也沒有做。疫情出現了,它隱瞞,瞞不過了,封城。民眾生命和死活?不在他們關注範圍。

武漢封城第二天,就是中國人最重要的春節。那一天中共中央電視臺歌舞昇平的春節晚會照播,那個節目裡沒有一個人提到武漢的悲慘。在同一天,中共中央在人民大會堂舉辦了2000人的春節團拜會,幾乎中國所有權貴都出席了這個團拜會,中共中央主席習近平發表了新年獻詞。新年獻詞裡沒有一個字提到武漢傳染疫病。

慈善被壟斷、物資被貪污了

全世界都看到了武漢以及湖北的災難,發起了救助。但是中共官方在1月27日宣布所有捐助都必須歸於紅十字會。

在武漢醫護呼籲物資短缺希望社會救助的同時,人們發現國際國內所有捐助的物資,要麼堆積在庫房,要麼送進了政府部門。武漢救助主力,8000名醫護人員的協和醫院,因為自己發文向社會求援得罪了官方,只分給他們3000個口罩,最後真正到手475個。

武漢紅十字會官網發布的信息,收到專項捐款3.9億,撥付給政府5000萬。但是真正能報出帳目的,只有三家醫院,總額400萬元。武漢慈善總會的官網顯示,收到專項捐款5.5億,支付使用為0元。

《紐約時報》記者對從美國到中國的捐助過程,做過一個調查發現,這是一條比戰爭期間通過占領區更艱難的物資通道,它幾乎可以在每一個環節,都可以讓物資達到不了需要的人手中。有消息報導,雲南地區政府以打擊走私為名,直接查封了快遞倉庫,所有物資都被「沒收」了。而在口罩防護服這些物資,在海關和快遞公司就被私分了的事情幾乎成了慣例。

更有甚者,山東地區資助武漢的360噸蔬菜,被政府放到超市高價賣了。當人們查詢收入去向時,回答交給了紅十字會,而紅十字會當天回復,沒有收到任何相應款項。

有人在微信上發布,買到了自己捐助的物資。連自己當時寫的慰問信都還在。

中共財政部1月26日宣布向湖北地區撥付救助款人民幣十億元。人們算了帳,湖北6000萬人口,每人只得到16元,在武漢買一顆袋蒜苗價格已經是92元了。1月6日,中共政府剛剛對伊朗做了37億美元260億人民幣的「人道救助」。

2月16日中共政府宣布,對每一個染上新冠病毒的醫護人員補助人民幣3000元,對死亡的醫護人員補助5000元。中國網民評論,如果按體重計算,每個獻出生命的醫護人員的價格還不如市場的豬肉價高。所有人都知道,不願意公布官員財產的中共官員,每一個因為「反腐」而曝光的都是千億富翁。而且就武漢一地就有近十億的「專項救助資金」在帳面上睡覺。

一千萬噸糧食哪兒去了?中國民眾面臨新的饑荒?

武漢封城發生在中國新年期間,按習俗民眾都有大量食物儲存。但是因為市場已經無法購買到新的食物,一週以後就出現了食物短缺。

2月1日,中共政府宣稱湖北有1000多萬噸存糧,可以保障湖北6000萬人吃一年;到了2月6日,就立即變口稱可以保障湖北民眾半年口糧;2月14日,官媒宣布緊急調取東北3000噸糧食到湖北。如果按一人一天半公斤糧食計算,三千噸糧食只是6千萬人口三天的口糧。問題是這一千萬噸糧食哪兒去了?

中國的糧庫貪污早已不是新聞,每次中國糧庫檢查總會出現幾家「不幸火災」,而使用喂豬的陳糧替換庫存新糧也已經被多次揭露。中國數據庫裡的湖北1000多萬噸糧食,是不是也早已成了瘋狂貪官們海外二奶們的奢侈品了?

相對防疫,中共政府更在意防民眾反抗

武漢封城以後,第一時間進入武漢的是全副武裝的軍隊,軍隊進入武漢之前有個宣誓儀式,最重要的一句話就是聽黨指揮。而3萬醫護人員派往湖北是一個月以後的2月18日。這個時候的消息是,湖北地區的屍體焚化已經無法無法承受了,需要各地支援焚屍工人和運屍袋。

軍隊到達後封鎖了所有重要的機構,全副武裝的軍人甚至出現在超市。很顯然中共政府的關注重點不是傳染地區的物資缺乏和悲慘死去,而是因此可能發生的反抗行為。

如同歷史上所有發生過的事實一樣,中共政府對待防疫和救助幾乎完全不作為,但是在維護政權安全上顯示了及其高效和凶悍。

中共政府在全國動員了130多萬人,組成了「網格化管理網絡」。就6000萬人的湖北地區,就有17萬、浙江地區33萬、廣東地區18萬、四川等地30萬、重慶12萬。如果加上警察和軍隊,總人數應該超過三百萬。這些軍警以及像在中共文革時期一樣戴著紅袖標被臨時召集來的人群,對疫病災難困擾的中國民眾帶來了更大的災難。用木棍和鐵焊活埋一個家庭和一棟樓的居民就是他們的傑作之一。

在防疫的名義下,軍警以及這些紅袖標,在公眾場合貼出了「出門打斷腿、回嘴打掉牙」的紅色標語,開始肆意毆打、捆綁、反銬、逮捕所有不聽從的人。因為沒有戴口罩或者外出買菜,很可能被拒絶回家或者直接被捕。

一些在家裡打麻將的人,被衝進來的人打耳光,麻將桌直接被砸爛。有一群人被繩索捆成一串,警察拿著喇叭,警車跟在後面,他們在接受「遊行示眾」的懲罰。一個老人只是在自家門口曬太陽,穿著全套防護服的警察就直接把他抓進了警車。一個穿迷彩服戴紅袖標的年輕人,不停扇打一個老人耳光,口裡罵著你居然敢不戴口罩。而老人舉著雙手求饒,這老人只是偷偷地照看了一下自己的莊稼地的種植物,就遭遇了毆打。一個住在17樓的女士,試圖從窗口逃離,結果摔死了。這種與高樓火災逃生同樣悲慘絶倫的事件出現,可以想像那位女士在死亡前內心有多絶望,才會選擇這樣的逃生方式?幾個警察兇猛地把一個女孩從她的車裡拖出來,這個女孩慘叫一聲以後,就直接倒在車邊上,警察還用腳去撥動一下她的頭,看看是不是真的死了。一個沒戴口罩的人在街上遇到了警察和紅袖標,先被拳打腳踢、再被命令跪下,然後被綁到樹上鞭刑。在21世紀出現這樣的場景,如果沒有視頻記録,任何人都不敢相信。那些外出未戴口罩被抓捕的人群,後來去了哪裡?他們去了一個如同新疆集中營一樣的「學習班」,然後被逼繳納高額「生活費」。在小區封閉期間,人們只能購買強迫接受的高於市價數倍的食物,如果自己擅自外出購買,會被毆打和抓捕。

中國官媒《人民日報》和其他一些官媒,都有批評「個別地區粗暴」的信息,證實了這些事在中國真實地發生著。事實上它發生在所有省份,包括上海這樣的現代都市,並不是「個別地區」。

這些從中國流傳出來的網絡可以搜索到的公開信息,記録了什麼?如果不是自媒體時代,這一切都會被隱瞞。

中共政府雖然無法控制全部的真實信息外流,但是他們毫不留情地抓捕了十幾個做真實報導的公民記者,其中有網絡著名的陳秋實、許志永等人;中共政府也試圖通過驅趕《華爾街日報》記者來警告國際媒體封口。

為了欺騙國際輿論,中共宣稱11天高效在武漢建成了火神山冠狀病毒救治醫院,但這個以鐵皮做作主要建築材料、只有三千個床位、用軍隊武裝把守、不對外開放、內部風格更像死亡集營的「醫院」,收治特別挑選的病人。網友猜測,它更像武漢P4病毒實驗室的人類活體實驗倉庫。有信息傳出說,大雨之後,粗製濫造的火神山醫院出現了漏雨,還有參與建築的農民工如同過去一樣,拿不到工資。但願這一切只是無端的猜測和傳說,否則這將是人類社會的奇恥大辱。

另一個中共政府得意之作是武漢方艙救治所。在一個毫無隔離的場所,將上百個疑似病患如同地震救助帳篷一樣,床位相連地集中起來。完全不顧可能出現的更大交叉感染。它看上去更像是一個垃圾倉庫,而方艙這個名詞,就是武漢的一個智能的垃圾收容設備的名稱。

經濟利益和人類生命——中共政府選擇了前者

武漢疫情擴散之後,中國大部分城市都被封閉了。涉及人口大約在7.5億。這意味著,中國經濟處於停擺狀態。停擺意味著產業供應鏈將斷裂,而市場消費嚴重不足意味著需求支撐危機;也意味當世界25%的產品來源中斷發生以後,國際需求不得不尋求新的供應商。

中國被封閉的7.5億人中,至少有5億屬於依靠工資維持生存的人群,其中三億最底層的農民工,在中國這個對底層民眾完全任何福利保障的國家裡,不工作意味著整個家庭失去了任何生活來源,這也許比病毒傳染更讓他們感覺恐怖。當然,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全世界隨便出手就贊助其他國家幾百億美元的中共政府,如果願意,它們有足夠的資金保障這些民眾在疫病封閉期間的生活來源。但是在中國即使是慈善機構和保險公司都不願意、也沒有在做這樣的事情,中共政府則從來沒有這樣的思維和慾望。他們在過去而幾年裡在最寒冷的冬天把「低端人口」趕出北京,就已經昭告世界,中共從來不喜歡善待它們的民眾。

中共政府考慮的更多的是,經濟受損也許會威脅到政權穩定。所以,即使疫情完全沒有得到控制的情況下,中共政府宣布復工。於是中國各地出現了及其詭異的一幕。一邊是上百萬「網格化管理人員」殘暴凶狠地封閉人群,而另一邊出於經濟利益的強烈誘惑,出動了一切手段到各地搶人「復工」。浙江義烏市委書記下達死命令,24小時接受企業復工申請,半夜12點復工申請也必須辦好。他們出動幾十輛大巴車到各地免費運送復工人員,還有人包下專機「搶人」。中共政府對補貼救治疫情受難的醫護人員十分苛刻,但為了經濟利益,他們不惜任何代價,不僅包車包機接送,還出錢補貼願意復工人員。富士康鄭州宣布補貼「返崗人員」每人3000元,與政府補貼被感染醫護人員一樣高。

然而「復工」並不容易,一個企業要「復工」,需要蓋九個公章,按中國的慣例意味著企業主必須使用手段「打通」九個部門。因此出現的權力尋租大好時機,也許這正是中共部分官員特別熱衷「復工」的原因之一。中共官員「積極做事」的動力,其實也早已不是秘密了。

中共政府高層也許考慮的是經濟和疫情雙重威脅下的權利和政權風險,而普通官員考慮的更多的是「更多的發財機會」,至於民生、生命、人權,從來不在他們的詞典裡。七十年一貫如此。

「復工」第二天,2月19日傳來消息是:12家企業33人被傳染,15人確診,514人隔離。涉及到從北京到廣東的12個地區。

問題是,如果這些企業就在25%的國際商業供應鏈上,他們的產品,有人敢使用嗎?大疫情是不是還將繼續擴散到全世界更大範圍?中共政府會考慮這些嗎?

國際社會還在關注的是:病毒到底是否來源於滅絶人性的生物武器實驗室?這裡也許有更恐怖的真相?福克斯電視臺主持人惱火地說,中共知道了病毒感染,但是還在組成一個最大的代表團到白宮和所有人握手,還參加了達沃斯論壇,現在先對抗病毒,我們一定會追究到底。

奧地利裔英國經濟學家哈耶克在他的著作裡寫到「最能清楚地將一個自由國家的狀態和一個在專制政府統治下的國家的狀況區分開的,莫過於前者遵循著被稱為法治的這一偉大原則,而後者不會。法治的意思就是指政府在一切行動中都受到事前規章的約束。這些規章使得個人可以十分肯定地預見到當局在某種情況下,會如何使用它的強制能力,再根據這種預見規劃他的個人事務」。

哈耶克其實還是有局限,他根本無法預見,如果一個政權邪惡到不顧一切,就是他預見到的通往奴役之路的最壞情況,也許也不能準確描述中共在這次大疫病期間展示的專制之惡。◇

責任編輯:孟文瀾

相關新聞
鑽石公主包機將接回20台人 預計22點多抵台
北京多家醫院爆發新冠肺炎群聚感染
為何武漢病毒實驗室無法平息陰謀論?
228連假 客運業者落實防疫讓大家安心來出遊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浙江推復工 北京4動作惹非議
【現場視頻】維穩辦主任囂張 業委會主任不示弱
【現場視頻】出門遛狗 小狗被警察「執法」
【現場視頻】死在通山縣政府門前 政府不理
【三國英雄13】勝敗無常(文字版)
【十字路口】中共口罩外交藏詭計 小粉紅覺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