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系列連載】進化論是怎樣被判死刑的(二)

作者:張維克(DNA解碼科學與信仰聯盟)

西斯汀禮拜堂大天頂壁畫:米開朗基羅的《創世紀》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7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4月19日訊】

三、人和黑猩猩共祖的理論是個偽命題

進化論者中有個「理論」叫做:人和黑猩猩共祖,人和黑猩猩的基因有98.77%相同;人的2號染色體是黑猩猩兩條染色體的融合等等。只要你認真地檢索和分析,就會發現這完全是虛假的設想或誤解,或者說是個偽命題。

1. 每一條染色體是一個DNA編碼的序列

在19世紀末,人們就知道細胞中存在著染色體。但是,直到上世紀50年代,憑藉高倍顯微鏡,才確定在人類的細胞核中,有23對(46條)染色體。與此同時,美國生物學家沃森(James Watson)和英國生物學家克里克(Francis Crick)發現了染色體中的DNA雙螺旋的結構,從此,打開了「生命之謎」,開闢了由人們自身中的DNA,去尋找遺傳信息實質和傳遞祕密的道路。

人類的基因DNA編碼(佔DNA編碼縂數的百分之三)和非基因DNA編碼,都包含在染色體的DNA編碼序列上。這樣數以億計的編碼,排列在長約幾厘米的染色體上,又縮卷為幾微米大小。46條染色體,全部藏身於小小的細胞核之內,承載著絕大部分的遺傳信息(還有少量的遺傳信息在線粒體DNA編碼中)。這個科學所表達的奧祕,實在令人驚歎。

DNA編碼序列是十分嚴格進行編織的,在某些重要的位置上,只要有一個編碼發生錯誤,就可能產生嚴重的疾病。所幸,在細胞的分裂中,有準確的複製機制,這樣,才保證了生物在一代代的繁衍中,DNA的序列基本保持不變。

由於全世界人都來自一個起始的男人,才使得全世界的男人和女人的染色體序列,雖然歷經上萬代的繁衍,也僅僅只有千分之一左右的差異。在人類男、女的染色體中,有一些DNA片段序列,全世界人都非常一致,完全沒有差異,我們稱它為「固有標記」。因為這些「固有標記」不可能隨機產生,所以,它們必然是來自第一個男人的DNA序列。這些來自DNA編碼序列的結論,是和進化論完全對立的。是進化論者不能接受卻又是無法反駁的科學事實。

那個98.77%是怎麼得來的呢?2002年1月,美國《科學》雜誌刊登了一篇論文「人類與黑猩猩DNA序列的比較與分析」(注1)。這是由中國大陸、台灣、美國、德國、韓國和日本等國科學家組成的國際研究小組,在比較人和黑猩猩的基因DNA序列後,發現二者在DNA序列上的差別只佔1.23%,即98.77%都是相同的。

這個98.77%相似率,其實只是DNA片段相似率,是以「每個片段約300個鹼基」條件下的比較結果。由於比較的片段很短,其意義是有限定的。另外,由於DNA中,基因所佔DNA總量的比例很小,這個比例並不能說成是:人類與黑猩猩基因有98.77%相似。只能說是從基因組或DNA,用BLAST(「基於局部比對演算法的搜索工具」)方法得出的基因DNA的相似度數據。

而且在這個報告摘要中,有一個內容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它說:「在我們檢測選定的位置裡,包含了在人類21號染色體上面的兩個基因簇,表明在人類和黑猩猩兩個基因組之間,有著大差異的非隨機選擇區域。」在以往大量引用「98.77%相似」的時候,卻幾乎沒有人提及這一部分的內容。也就是說這只是對部分DNA的測試結果。

其實,生物都是DNA編碼編製的,都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這不是因爲同源的進化,而是來自唯一的那位編碼者——上帝(神)。

2. 染色體數目的差異是猿進化成人的鴻溝

進化論認為人與黑猩猩是共祖的。因為人進化了,而黑猩猩沒有進化,所以在600多萬年前分道揚鑣。按照這個假定,這個共同的祖先(古人猿)就應該是和黑猩猩(包括猩猩、大猩猩和紅毛猩猩)一樣,有24對染色體。

進化論者必須面對,24對染色體的古人猿與23對染色體的現代人,依據DNA編碼的物種起源學之間,存在一個無法逾越的鴻溝:染色體對數的區別阻斷了古人猿進化成人的可能性。

達爾文認為進化是「無數的、連續的、輕微的變異」(by numerous,successive,slight modifications)漸變形成的,而染色體對數必須是整數的差別,這就成為了靠著「漸變進化」無法跨越的鴻溝。就像不可能去商店購買47.99個雞蛋,染色體條數同樣不能以非整數存在,因此,不能有染色體條數的數目一點點地漸變。(注2)

例如不可能在48條(24對)染色體和46條(23對)染色體中間,存在著47.99、47.98、47.97……等染色體條數的、漸變過程中的猿人。

達爾文在《物種起源》中說:「徜使能證明有任何複雜器官不是經過無數的、連續的、輕微的變異形成的,那麼我的學說就要完全破產。但是,我還沒有發見這種情形。」(《物種起源》中文版第72頁)

人類23對染色體集合的細胞核,可以說就是一種基本的、微小的「複雜器官」,也是所有細胞構成的核心。恰恰它就是「不可能」從古人猿的24對染色體的細胞核「經由無數、連續地、微小的變異而形成」的。24對染色體的各種器官,也都不可能如此地「進化形成」23對染色體的器官,難道不是這樣嗎?

在這裡來看黑猩猩和人各自的Y染色體差別,數碼化的DNA編碼完全不可能來至同一個源頭。

人類與黑猩猩的Y染色體有很大的差別(作者提供)

達爾文沒有發現是十分合理的,因為他沒有高倍顯微鏡。但是,達爾文的這句話,很客觀地為他的理論留下了餘地。今天,他留下的餘地被應驗了,結論是:他的「學說完全破產」了。

3. 驟變產生「23對染色體人始祖」的假說同樣不可能

面對進化論無法解決的染色體鴻溝問題,進化論者重新提出了物種產生的「驟變論」,認為是古人猿的染色體發生了驟變,24對染色體瞬間變成了23對,產生了兩個23對染色體的現代人男女始祖,並以此跨過了染色體對數的鴻溝。

進化論者設想:人類的2號染色體由黑猩猩的2A、2B染色體合成的,這個假設經常被人們用來作為融合的根據。實際上黑猩猩的染色體編號,應該和其他生物一樣,按照染色體的長度來命名。最長的一條,應該是1號,以後按長度編號遞減。為什麼命名為2A和2B呢?因為他們認為就是這兩條染色體,融合成人類的2號染色體。

按照這個新假設,黑猩猩的2A和2B兩條染色體要融合成人類的2號染色體,就要丟棄三分之一的染色體長度。從現代醫學理論來看,一個編碼發生錯誤就可能導致嚴重的遺傳疾病,何況丟棄三分之一!這樣產生的病態黑猩猩根本不可能存活。至於同時產生完全相同染色體組合的一男、一女的兩個健康的人,更是不可能的。

提出融合假說的人,認為2號染色體上有一個融合標記(一段789個DNA編碼)。如果我們要問,怎麼能同時「融合」而成一男、一女,他們在2號染色體同樣的位置上,有完全相同的789個DNA編碼的序列,這個隨機產生的概率有多少呢?答案是概率P=1/4^729,從數學概率上看,是萬不可能的。

參考文獻

1、Asao Fujiyama,et al.,「 Construction and Analysis of a Human-Chimpanzee Comparative Clone Map」, Science Vol. 295 4 Jan. 2002.
2、參看「DNA解碼科學與信仰」網站: http://www.bydnacoding.org
之第七節:染色體數目的差異是猿進化成人的鴻溝。

作者簡介:

來自湖北武漢,北京水利電力學院畢業。九十年代初,受邀到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作訪問學者,後在加州從事電腦工程師的工作。現已退休。

2009年開始從事有關生物DNA編碼的數學分析,並由此去追尋生命的起源。已出版「依據DNA編碼的物種起源學━尋找科學亞當與科學夏娃」等7本書和在雜誌上發表7篇相關文章。還於2010年起,在中國「貓眼看人」網站上,發表了「尋找Y染色體亞當(亞當理論)」等文章,得到近100萬點擊和多數讀者的肯定。

責任編輯:喬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