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俄美走近 戰狼為何不敢向普京呲牙

何清漣

人氣 17801
標籤: , ,

【大紀元2020年05月01日訊】目前中國(中共)陷入改革開放以來最大外交困境,「戰狼」突擊隊四處出擊,重炮轟美國國務卿彭佩奧與共和黨;胡錫進更是極度無禮,稱澳大利亞「像粘在中國鞋底上的嚼過的口香糖,有時你不得不找一塊石頭把它給蹭下來」。但在疫情時期因中國僑民與北京摩擦甚多的俄羅斯,不僅送上抗疫物質,還要搭上無數美言。對4月25日的美俄總統就易北河會師75周年發表的聯合聲明,中國卻只發了條不帶任何評價的新聞。這一行動充分顯示:除了非洲兄弟之外,在大國當中,北京最不敢得罪的就是普京這位主兒。

北京的超然掩飾內心失措

在武肺疫情(中共肺炎)席捲世界,所有國家疲於應對之際,美俄總統發表的聯合聲明惹人關注。美國關注,是因冷戰以來反蘇情結尚存,加上民主黨與媒體一致指控俄羅斯上次干擾美國大選心存芥蒂;歐洲關心,則因對肺炎疫情過後世界格局變化的關心,極不願美俄走近。這兩大勢力的共同擔心是:美、中兩大世界強國貿易戰休兵、武漢肺炎源頭問題針鋒相對時,美、俄如果真的摒棄前嫌通力合作,他們將被置於何種境地?

此事於中國來說利益攸關,無異於給中國敲了一記悶棍。面對此消息,中國外交部與宣傳機器不再擺出一幅一碰就跳起來咬人的戰狼姿態,只有新華社發了一條「莫斯科4月25日電」談及此事,整篇文章將這一聯合聲明純粹當作與目前國際局勢完全無關的一條新聞處理,用強裝的冷淡掩蓋著內心的失措。

中俄關係百年恩怨,經歷了「以俄為師、以俄為敵、以俄為友」這三大階段的變化。但連中國人自己都知道,現階段的「以俄為友」實有點勉強,北京希望與俄羅斯交好,共同對抗美國,扼制西方。但俄羅斯對中國一直是表面如友,內裡冷淡,隔幾年就在中國移民問題上發作一次,中國只能裝聾作啞。特朗普本人對普京一直持友好態度,只因美國國內反俄力量太強,包括共和黨建制派在內也持此態度,加上通俄門事件的影響,才不得不與普京保持距離。如今兩國總統借著紀念易北河會師這一不能公開反對的理由,表達了走近之意,如此動向,中國怎能不防?

俄羅斯因疫情遭受重創

中國在俄羅斯的移民數量,中俄兩國都沒準數,中國方面認為只有約30萬人,而俄羅斯則認為有百萬之數。該國人口學家預測,如果俄、中兩國之間這種緊密聯繫持續下去,大約到2050年,中國人可能成為俄羅斯的第二大民族。目前韃靼人是排在俄羅斯人之後的第二大民族。

俄中雙方之所以保持友好,政治上全因美歐拒絕俄羅斯;經濟上,兩國之間有石油這個因素羈絆。但這次疫情太過嚴重,為中俄關係帶來變數。在中俄之間穿梭行走的中國人,先為俄羅斯帶去疫情威脅;俄羅斯疫情嚴重之後,這些人急欲回國,又成為中國的境外病毒輸入者。

兩個月前,俄羅斯同樣把中國視為病毒主要來源和威脅。這次疫情,儘管俄羅斯從一開頭就採取了防堵策略,無奈在俄華人太多,俄羅斯最終還是淪為疫情嚴重之國。3月中旬至4月中旬,普京與習近平通過兩次電話,據中俄關係專家分析,因為原油價格暴跌,沙特阿拉伯排擠俄羅斯市場份額,第一次電話交談可能同普京請求中國購買俄羅斯石油有關。第二次電話交談很可能是習近平請求普京不要驅趕中國人,避免給中國防疫增添更多壓力。儘管如此,4月中旬以來,俄羅斯的疫情不斷加重,據俄羅斯傳染病專家估計,俄羅斯可能會在今年6月至7月間迎來疫情高峰,而未來幾週內俄羅斯將迎來「艱難時刻」。

疫情改變了普京許多大計劃

法國《世界報》地緣政治版刊出專欄作家希爾薇·考夫曼的文章,說武漢肺炎疫情毀了總統普京的所有大計劃:石油價格暴跌,5月俄羅斯疫情進入高峰,全民公投修憲和愛國大遊行都被推遲。

該文指出,俄羅斯原定4月22日舉行全民公投,就俄羅斯憲法改革草案投票表決。這個修憲草案獲得全民通過本不成問題。普京總統精心炮製的這個憲法改革方案,可以讓他做總統一直做到2036年。儘管從法律上講,這個公投程序並非必不可少,但罩上全民支持的光環,就有了高度合法性。

然而這個計劃被武肺疫情毀了。俄羅斯的疫情比西歐稍晚出現,預計在5月份講達到高峰。於是普京明智地延後了這場公投,卻沒有定下公投延到什麼日期,沒人知道什麼時候選民可以安全地投票,而且經濟的不確定性更需要考量:誰會願意選擇在國民失業率最高和收入最低的時刻舉行全民投票?

上述事實,可以猜想普京有多恨中國這場疫情。

中俄之間的石油羈絆

但普京儘管惱火,卻不得不忍著心頭怒火,因為目前他還面臨另一場戰爭:石油戰。在這場與OPEC的價格戰中,他需要中國的幫助。

中國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進口國,進口來源於世界大約50個國家和地區。自2016年以來,俄羅斯、安哥拉、沙特穩居前三,且俄羅斯逐漸占優。只有2019年,沙特對華出口石油總值略超俄羅斯。

石油對俄羅斯的經濟與財政極為重要,占俄羅斯GDP的比重為15%,為美國的兩倍。俄GDP與石油價格變化的關聯度幾乎為99%。今年,發源於中國的武肺疫情導致全球經濟停滯,對原油需求明顯下降,產油國之間再度發動石油戰。與以往沙特啟動的「石油戰」不同,本次「石油戰」由於疊加了疫情蔓延對全球經濟的抑制,其對原油價格「殺傷力」更大,而且影響更為深遠。目前的直接影響是:石油進口國將從這場「戰爭」中獲利,尤其是中國和歐洲,由於大流行病造成生產下降,資源價格低迷將對其大有幫助。

俄國與歐洲關係不佳由來已久,只能指望中國繼續保持對俄羅斯石油的需求,這對俄羅斯財政很重要,這從近三年俄羅斯對華出口石油總值可見:2017年, 183億美元;2018年,323億美元;2019年,317億美元。

俄羅斯經濟嚴重依賴石油天然氣收入。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前,俄羅斯的經濟就已停滯不前。原油價格暴跌的前景,對俄羅斯來說簡直就是災難。因為俄羅斯的政府預算是以每桶原油42.5美元作為收入基礎計算。

這就是普京無論如何,也不能與中國翻臉的原因。

中國無論如何不想再增加一位敵人

目前,不少國家與曾經的友中人士正在反思:武肺病毒危機顯示,在一個擁有強大中國的世界裡,生活要付出巨大代價。中國雖然嘴硬,但也知道自己處於四面楚歌之境。美俄總統在紀念易北河會師75周年那天發表聯合聲明,稱「『易北河精神』是俄美摒棄分歧、建立信任和為實現共同目標開展合作的典範」,必定讓中國回憶起舊事:當年冷戰時期,美國為了對付前蘇聯,確定聯中制蘇的國際戰略方針,於是有了基辛格奉尼克松之命開展的破冰之旅,中國的國際地位從此大變,西方世界的門自此對中國大開。歷經數十年風風雨雨,中美關係又回到破冰之旅以前的敵對狀態。此情此境,聽到這等語言,可想而知,中國內心有多麼不高興。

但中國確實不想再增加一位強敵,更何況,中共還準備在美國國內政治上再狠搏一次,寄希望於民主黨拜登明年大選獲勝。目前,民主黨正努力想把大選議題從民主黨非常不利的經濟、移民等議題上轉向疫情;中國則通過各種外宣管道抹黑特朗普。越來越左的民主黨與根子上就信奉馬克思主義的美國左派為了在意識形態上與前蘇聯劃清界限,一直對俄羅斯持敵對態度,一旦特朗普失去白宮位置,俄美關係就難以寸進。

這就是中國雖然對美俄總統4月25日的聯合明很惱火,但卻未派出戰狼去咬普京的原因。

(轉載:自由亞洲電台)

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劍指中俄 美兩黨國防預算達共識 建太空部隊
美國俄亥俄州新增一例中共肺炎疑似病例
蓬佩奧:中俄伊傳播假信息 打擊美防疫工作
美國對俄強調 核武軍控談判須納入中方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近平「我將無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獨立日前夕 川普在總統山演講
【拍案驚奇】酷吏進港掌國安 港現「維權律師」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黨媒滲透 台灣下驅逐令
【珍言真語】劉銳紹:國安法四任務 借外打內
【直播】川普在「向美國致敬」典禮上演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