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律師:解封後 武漢人生活似貧民

人氣 10923

【大紀元2020年05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方淨採訪報導)武漢解封後生活恢復正常了嗎?疫情爆發以來,一直以公民記者身分滯留武漢的上海維權律師張展,觀察到當地民生陷入窘境。她對大紀元表示,物價高,生活水平下降,「人們開始一種貧民的生活。」

張展這段時間持續走訪各界,她發現很多人精神上也處於一種很冷漠、類似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狀態,「由於對共產黨的恐懼,摧毀了人的是非判斷力,大家缺乏那種自我認知和對比,也沒有對比。」

她同時也觀察到,中國傳統文化中人性的光亮點其實還在,只是中國人需要「去魅」,才能恢復正常人的狀態,「這個魅就是帶有一種魔力的一種錯誤觀念。」那是共產黨長期洗腦造成的,「這種東西要去改變,可能只有信仰能改變。」

旅館無人住 用餐極簡 生活無保障

張展住的旅館,老闆半個月前跟她說,再過10天商店都開起來了,就可以恢復正常了。可是半個月過去了,「旅館還是只有我一個人住,沒有恢復。」

她看到很多人一碗簡單的麵就打發了一餐,「裡面沒有任何菜,弄個雞蛋炒一炒10塊錢一份,這是一頓午飯。」不管是年輕人或工人都這樣,與過去有菜有肉吃米飯的正常日子已大不相同。

有一名清掃工人跟她說,現在是能不能活下去的問題,大家都想盡辦法來節約支出,「人們在慢慢回歸到貧民的狀態。」

張展曾經想幫助一個醫院的女工維權,這名女工因為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失去勞動能力,但她的醫院單位根本不管,讓她完全沒有生活保障。可是過程中她又害怕得罪政府與醫院,所以後來不了了之。

「這就等於在家等著天上掉餡餅。」張展說,他們不敢維權,只能自謀生路,「就是壓縮自己生活的成本,消費的需求壓到最低,開始適應一種貧民的生活。」

長期被洗腦變麻木 陷入斯德哥爾摩症不自知

張展有次想請一位30左右的小伙兒錄視頻談心情,沒想到他一邊拒絕,眼睛卻又一直流淚,但情緒又很平靜,不承認自己在哭。

她認為可能是人處於高度壓力之下,人心已經麻木很久而呈現的一種很奇怪的狀態,「一個人麻木地活了很久,突然他人性的那一點點東西被觸動了,但他可能自己也沒有意識到。」

還有一個住過方艙醫院的年輕人跟張展說,「我認為武漢一個人都沒死,因為(中共)官方說了,只要沒親眼見都是造謠。」這人一味強調不要負能量,只能說正向能量,「他不覺得有什麼問題,他覺得就是應該這麼說。」

「哪怕他掉到這樣的地步,他還要這樣表態,說病毒是美國人搞的。」張展分析,因為在中共的土壤下,百姓別無出路,「這種長期洗腦,已經把人性都弄沒有了。」「或者說這個社會本身已經極度缺乏光亮。」

從這些接觸的實例,張展看到整個社會反映出人們在不知不覺中,走向一種冷漠,又不太正常的狀態,張展表示,因為共產黨幾十年來對民眾的洗腦,在沒有對比之下,大部分民眾缺乏反思和檢驗自己思想的能力,反而認同中共所說的一切。

張展說,「這不就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嗎!」(註:是指被害者對於加害者產生情感,同情加害者、認同加害者的某些觀點和想法,甚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的一種情結。《維基百科》)

日常溝通被冠上搞政治 恐懼摧毀人的是非判斷力

張展接觸的一些義工告訴她,武漢死亡人數至少10萬,而且因為掩蓋,真實數據沒人知道,「這個數字裡面本身隱藏著罪惡。」

「一個健康的社會,一定是一個足夠活躍的社會,這個活躍是因為大家的信息能夠彼此溝通。比如說關心這個社會。」但張展發現,現在人們不敢聽、不敢說,也不敢把生活中一些基本的事情敞開交流,否則就被認為是搞政治。

「政治這個東西其實是一個稀鬆平常的事情,西方社會對政治的定義是很正常化的,是人人都可以談的,在中共的體制下,現在甚至談吃飯生存,談基本的生活,都搞成是談政治。」張展強調,「這樣真的太邪惡了!」

還有許多人因為經歷過文革,幼年時候留在腦海中的那種恐懼感無法突破,「那種恐懼已經超過了生和死,徹底的摧毀人性,讓人失去判斷力,是與非、黑與白就更加沒有了,完全把人奴化了。」

張展說這就是共產黨利用恐懼摧毀人性的手法,「它造一個虛假的假象,一方面摧毀了人性,一方面又讓你對這個政權本身產生極度的崇拜。」

傳統文化中人性光亮猶存 但中國人需要「去魅」

張展也提到,社會中還是有許多令人感動的人,她認識一位儉樸的大姊,卻在張展去拜訪時,弄了一桌好菜招待她。還有一個生活特別節儉的弟兄,卻把自己捨不得用的茶葉送給她,「他們自己過成那樣,還把自己最好的東西拿出來給別人。」

這些人跟她並沒有熟識到信任的程度,只是本能判斷她這人不壞,知道她是外地來的,就給予照顧。這些舉動,讓她感受到人性的光亮,「就是人類的關懷,沒有被社會價值觀影響,仍保留純樸的人性。」

「他有那種記憶中傳承下來的,傳統文化的待人之道,他把這樣的東西給你。」然而這樣的人,當談話涉及到維權和政府的事情的時候,他就變成另一個樣子,「說句話都要謹小慎微。」

張展發現一些人思想扭曲,「他們有一種公眾的潛意識達成的共識,就是談政治是不光彩的,我不愛政府不愛國我是不光彩的,他覺得我吃這樣(簡單)的菜但是我是正常的,談政治談共產黨好與不好,那不正常。」

許多1949年後出生的人,記憶中的貧窮,後來改革開放好過點,加上新聞的誤導,張展說,「他們認為這都是共產黨創造的,我們這輩全是被洗腦長大的,包括我們的父母輩都是被洗腦過來的。」

如果要改變,張展認為只有一點一滴去把這些道理撥開,讓人們看到真相,而想要改變這種被長期洗腦造成的觀念,張展說,「可能只有信仰能改變。」

責任編輯:林妍 #◇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新疆疫情嚴峻 信息被嚴密封鎖
【一線採訪】大連灣仍未解封 民眾陷崩潰
【視頻】北京降雨現9級大風 402航班取消
【視頻】廣州一4s店著火 一分鐘吞噬整個車間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8·11發布會:新增病例驟降至4萬
【紀元播報】中共高調宣傳北斗導航 疑竊全球數據
【紀元播報】印度將查孔子學院 涉清華等十所中國高校
【新聞看點】微信是橋是獄?兩大危害遭美制裁
【時事縱橫】美觸中共紅線?川普拜登大選對陣
【拍案驚奇】黨媒自曝醜事 美使館改標有深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