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律师:解封后 武汉人生活似贫民

人气 10924

【大纪元2020年05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方净采访报导)武汉解封后生活恢复正常了吗?疫情爆发以来,一直以公民记者身份滞留武汉的上海维权律师张展,观察到当地民生陷入窘境。她对大纪元表示,物价高,生活水平下降,“人们开始一种贫民的生活。”

张展这段时间持续走访各界,她发现很多人精神上也处于一种很冷漠、类似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状态,“由于对共产党的恐惧,摧毁了人的是非判断力,大家缺乏那种自我认知和对比,也没有对比。”

她同时也观察到,中国传统文化中人性的光亮点其实还在,只是中国人需要“去魅”,才能恢复正常人的状态,“这个魅就是带有一种魔力的一种错误观念。”那是共产党长期洗脑造成的,“这种东西要去改变,可能只有信仰能改变。”

旅馆无人住 用餐极简 生活无保障

张展住的旅馆,老板半个月前跟她说,再过10天商店都开起来了,就可以恢复正常了。可是半个月过去了,“旅馆还是只有我一个人住,没有恢复。”

她看到很多人一碗简单的面就打发了一餐,“里面没有任何菜,弄个鸡蛋炒一炒10块钱一份,这是一顿午饭。”不管是年轻人或工人都这样,与过去有菜有肉吃米饭的正常日子已大不相同。

有一名清扫工人跟她说,现在是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大家都想尽办法来节约支出,“人们在慢慢回归到贫民的状态。”

张展曾经想帮助一个医院的女工维权,这名女工因为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失去劳动能力,但她的医院单位根本不管,让她完全没有生活保障。可是过程中她又害怕得罪政府与医院,所以后来不了了之。

“这就等于在家等着天上掉馅饼。”张展说,他们不敢维权,只能自谋生路,“就是压缩自己生活的成本,消费的需求压到最低,开始适应一种贫民的生活。”

长期被洗脑变麻木 陷入斯德哥尔摩症不自知

张展有次想请一位30左右的小伙儿录视频谈心情,没想到他一边拒绝,眼睛却又一直流泪,但情绪又很平静,不承认自己在哭。

她认为可能是人处于高度压力之下,人心已经麻木很久而呈现的一种很奇怪的状态,“一个人麻木地活了很久,突然他人性的那一点点东西被触动了,但他可能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还有一个住过方舱医院的年轻人跟张展说,“我认为武汉一个人都没死,因为(中共)官方说了,只要没亲眼见都是造谣。”这人一味强调不要负能量,只能说正向能量,“他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觉得就是应该这么说。”

“哪怕他掉到这样的地步,他还要这样表态,说病毒是美国人搞的。”张展分析,因为在中共的土壤下,百姓别无出路,“这种长期洗脑,已经把人性都弄没有了。”“或者说这个社会本身已经极度缺乏光亮。”

从这些接触的实例,张展看到整个社会反映出人们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一种冷漠,又不太正常的状态,张展表示,因为共产党几十年来对民众的洗脑,在没有对比之下,大部分民众缺乏反思和检验自己思想的能力,反而认同中共所说的一切。

张展说,“这不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注:是指被害者对于加害者产生情感,同情加害者、认同加害者的某些观点和想法,甚至反过来帮助加害者的一种情结。《维基百科》)

日常沟通被冠上搞政治 恐惧摧毁人的是非判断力

张展接触的一些义工告诉她,武汉死亡人数至少10万,而且因为掩盖,真实数据没人知道,“这个数字里面本身隐藏着罪恶。”

“一个健康的社会,一定是一个足够活跃的社会,这个活跃是因为大家的信息能够彼此沟通。比如说关心这个社会。”但张展发现,现在人们不敢听、不敢说,也不敢把生活中一些基本的事情敞开交流,否则就被认为是搞政治。

“政治这个东西其实是一个稀松平常的事情,西方社会对政治的定义是很正常化的,是人人都可以谈的,在中共的体制下,现在甚至谈吃饭生存,谈基本的生活,都搞成是谈政治。”张展强调,“这样真的太邪恶了!”

还有许多人因为经历过文革,幼年时候留在脑海中的那种恐惧感无法突破,“那种恐惧已经超过了生和死,彻底的摧毁人性,让人失去判断力,是与非、黑与白就更加没有了,完全把人奴化了。”

张展说这就是共产党利用恐惧摧毁人性的手法,“它造一个虚假的假象,一方面摧毁了人性,一方面又让你对这个政权本身产生极度的崇拜。”

传统文化中人性光亮犹存 但中国人需要“去魅”

张展也提到,社会中还是有许多令人感动的人,她认识一位俭朴的大姊,却在张展去拜访时,弄了一桌好菜招待她。还有一个生活特别节俭的弟兄,却把自己舍不得用的茶叶送给她,“他们自己过成那样,还把自己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给别人。”

这些人跟她并没有熟识到信任的程度,只是本能判断她这人不坏,知道她是外地来的,就给予照顾。这些举动,让她感受到人性的光亮,“就是人类的关怀,没有被社会价值观影响,仍保留纯朴的人性。”

“他有那种记忆中传承下来的,传统文化的待人之道,他把这样的东西给你。”然而这样的人,当谈话涉及到维权和政府的事情的时候,他就变成另一个样子,“说句话都要谨小慎微。”

张展发现一些人思想扭曲,“他们有一种公众的潜意识达成的共识,就是谈政治是不光彩的,我不爱政府不爱国我是不光彩的,他觉得我吃这样(简单)的菜但是我是正常的,谈政治谈共产党好与不好,那不正常。”

许多1949年后出生的人,记忆中的贫穷,后来改革开放好过点,加上新闻的误导,张展说,“他们认为这都是共产党创造的,我们这辈全是被洗脑长大的,包括我们的父母辈都是被洗脑过来的。”

如果要改变,张展认为只有一点一滴去把这些道理拨开,让人们看到真相,而想要改变这种被长期洗脑造成的观念,张展说,“可能只有信仰能改变。”

责任编辑:林妍 #◇

相关新闻
【拍案惊奇】中美外交降级?崔天凯自曝睡不着
【一线采访】瑞丽市民:被告知禁足医院附近
【十字路口】中共24年最激烈挑衅 欲台海开战?
【重播】川普发布会:中共的威胁远超俄罗斯
最热视频
车评:新旧之间 2020 Volkswagen Passat R-Line
【拍案惊奇】逃离中共体制成潮流 下一个是谁?
【西岸观察】是谁创建美国?1776 vs 1619
【新闻第一现场】金斯伯格去世 微信正式被禁
【十字路口】中共24年最激烈挑衅 欲台海开战?
【罗厨寻味】粥烫东星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