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逃亡之路水迢迢(下)

筆者1973年泅水偷渡澳門的逃亡線路圖。(大紀元製圖)

人氣: 8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作者 | 文斐

歷史的長河,不乏大時代的存在。我們有幸適逢其會地也置身於一個大時代中。但,卻何其不幸地承受了太多的折騰、煎熬。1974年,我從廣東斗門縣白蕉鄉「起錨」,最終成功登上香港這顆「東方之珠」。

第三(四)夜

第三夜因故不能下水,多留荒島一夜。

從小芒洲下水,稍靠右游。因左邊珠海有漁船泊及海防夜巡遊弋,被「撈捕」機率大。右邊小/大橫琴其時為荒島,少人煙。至望見澳門氹仔大橋(西灣大橋),其時還缺最後一個橋埻末完成接駁。即趕緊靠右向缺口發力狂游。此處岸邊仍是荒亂石堆,由此登岸無人監控。

過了下半夜,到凌晨四時登岸,上小山崗藏身(圖中標記3處)。晨曦時份,我們站在高高的山崗上,第一次輕鬆、舒坦自如地俯瞰著大海。目睹那海上日出之壯觀奇景。嗨,波瀾壯闊﹔何其氣勢磅礡!但見﹕

曉日冉冉上升,波浪滾滾向前

也代表著我們泅海重生的前程。

匆匆下山,趕往未完成的大橋墩邊之氹仔碼頭。老遠就望見我們的兄弟,正萬分焦灼地東張西望,引頸相候。一看清是我們,即狂奔過來,禁不住相擁喜極而泣,劫後餘生 !

他們在這與我們約定的碼頭「德士古」大廣告牌下,已經苦候了我們三天,幾乎要絕望了。因為三夜延成四夜,真正的第三夜我們無法下水——有漁船家裡死了親人,整晚守在下水口哭喪。所以,我們不得不重爬回荒灘,再躲藏多一夜。第四晚深夜,才重新摸索著下水道。這夜泅游時間最短。因海道直通至澳門,所以漁民警覺性高,而且有海防巡邏,較前二段水路巡察嚴緊得多。

圖中3個標記——碉堡、葡京賭場大光燈、氹仔大橋,是取向至關重要的指路標誌。另是,每夜下水上水時間,必須拿掐得十分準確。不可多游,也不可少游。因為入夜之初,海軍出巡搜捕。凌晨時份起,漁民就出海撈魚,又「撈人」。

所以,我們冒險選第一夜農曆五月十五下水,有三個好處:

一、當正「龍舟水」潮汛,順逆流速均最為急猛。因為,這個特殊的「龍舟水」,流速比人游速更快,可以力半功倍來彌補我們體力較弱之憾。另是,寧可冒險多游一夜﹔縮短在水中的時間(晚出早起) ,避過早(漁船撈人)、晚(海防巡邏捕撈)失手熱點。

二、明月當頭照,天氣好,水中對海面目標清晰易辨,得以及時把握跨轉水道游向。

三、很多人怕十五月光太亮,易被漁民或海防軍巡發現。而我們反其道而行之﹔正好利用「撈人」也會生此心理,反而放鬆監控。據說,月黑三十夜,撈捕的人特多。

第五夜

本約定我們乘船往港,但因為泅游泡水幾夜,一登岸,雙腳就腫得不能下地。作業偷渡香港的黑社會船主,是我女夥伴之父年輕時的拜把兄弟。見狀,遂令船老大﹕「我的世侄女不能即時下船,改明夜起錨。」其太太善心,連忙煮中草藥水給我們,浸泡腳掌小腿大半天。有效消腫,穿得上高跟涼鞋,扮作香港小姐,方能上船去。

第六夜

載我們偷渡往香港的船老大阿哥,嘿,瞟見身材嬌小的我,竟游了三晚夜水那麼長距的逃亡水路,不勝驚訝。而且,我戴的那副「瓶底」鏡片嚇呆了他——其時鏡片是 1500 /1200 度大近視,泅游時用橡筋在後腦把兩鏡架腿綁牢,若丟失了眼鏡,我就是盲妹一名。他搖頭嘆息:「四眼妹,服了你!一定把你(們)平安送至香港。」

以前被抓捕,在深圳邊防鹽田軍營收容勞動時,那指導員官兒也有些良知尚存,看著我又厚又重的大眼鏡,個子小小,不忍要我搬石頭勞動,予我「優待」。喊我站在一旁,拿著紅寶書大聲唸語錄,給勞動著的「獄友」聽。我心裡大聲疾呼:「謝啦!」——那年頭,黑白兩道,都還有點人性人情味吧。

多謝上天、父母賜我一副堅毅,頑強,勇敢的好性格。讓我勇於屢敗屢戰,終於成為命運勝利組的一員。

當時我的兩位泅游夥伴,一是女知青,曾與我同獄交為好友;另一是醫生,是我前男友中山醫學院的同學。我僅憑在腦中牢記那水路「航圖」,把整個計畫周密安排,在四晝夜險象橫生的泅游過程中都能指揮若定,三人在海、陸途中都沒有失散,做好他們的「領頭羊」(嘿,半盲的!)。

可謂「時來風送騰皇閣」。我們終得以平安抵澳,天助也。感恩 !

充分體會,人的一生也好,人生的一刻也好,甚至人生的一剎那也好,都充滿著「時也,命也,運也」之變數。就看你如何把握。

但,性格,是人生要贏的極之重要的因數。它,決定命運。

今日的香港人,有性格。

年輕人不惜命——勇武派街頭抗暴,前仆後繼不懼入刑;中年人不惜財——爭相買入黎老闆股票,一日推高股價300%,史無前例用股票作公投;老年人不退縮——黎智英先生七十有二,寧捨棄億萬身家,以性命回報香港自由。銀髮一族,無畏,上街示威 。

港人之所以能有這般堅韌不拔的鬥志,是因為這小島七佰多萬人口,其中蘊藏著不少家庭的成員(祖輩或父輩),都有過與黎智英先生和我和其他同類項的艱險經歷。

這些經歷造就了香港人堅韌不拔的「香港精神」——「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同時,滋養了高尚純真的「香港情懷」:

愛過方知情重,醉過方知酒濃;
追求、尊崇、擁有自由的人,決不肯跪著而生。

責任編輯:顏永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