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西油】一代宗師:雅克‧路易‧大衛(上)
法國新古典主義的開山鼻祖雅克‧路易‧大衛Jacques-Louis David,生活在波濤洶湧、風雲變幻的十八世紀後期。為什麼說波濤洶湧呢?法國大革命,美國獨立戰爭,路易十六上了斷頭台,雅各賓派血腥專政,一代戰神拿破崙登場!是不是夠精采!這樣精采的時代,也把這位大師推到了藝術的巔峰!
藝壇博覽
徐明義畫集8—一行白鷺上群山(彩墨)

2013年,我在台中大墩文化中心個展。一位老先生拉著我,找到掛在牆角的一幅畫作,說:「你就畫你這樣的畫,其它的就讓別人去畫。」他當時很鼓勵我用大色塊、大墨塊的構圖,認為這樣的畫很有特色,也很有張力。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聽泉(彩墨)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來的地方雜亂的長著樹木,林木的後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築有一座野亭,野亭左側沖下兩道飛泉,滯貯成一泓坳塘,之後再匯聚而下,我們彷彿聽得到嘩嘩的流泉聲。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芙蓉(彩墨)

芙蓉很入畫,所以很多人都喜歡畫它。以前在台北讀書的時候,去「國際學舍」找朋友,在外面空地的圍籬那邊看到整排的芙蓉樹,群體開花的時候真的是熱鬧繽紛,美麗極了。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繫舟(彩墨)

宋‧辛棄疾說:退隱之後做什麼最適宜?——宜醉、宜遊、宜睡;那麼醉飽、睡飽之後呢?——管竹、管山、管水。 這是一個偉大詩人將軍退隱之後所表達出來的心情——唉,世事煩雜,國事如麻,我年紀也大了,管不了那麼許多了,就放鬆自我,醉飽睡飽之後,就去遊山玩水,看雲海、聽流泉,駕著一葉小船,輕舟短楫,任它漂流,船停在哪裡就在那裡上岸吧。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激瀑(彩墨)

一座吊橋在猛烈沖激的瀑布旁穿過,像古人說的「長虹臥波」。我們走過瀑布旁,會有一股涼意。因為瀑水下沖之際,會激起帶水氣的「澗風」,有時還會冷得令人打顫呢。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世外(彩墨)

台灣處處有這樣的景色——草木蘢蔥、溫暖多雨又潮濕,卻景色宜人。 現在,在這麼一座不高不矮的山腳下,有草原向這邊延伸過來,形成一段平坦的階地,遠遠一條流瀑沖瀉而下,漁人在他家附近的溪邊垂釣,畫面很有「詩情」的氛圍。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回鄉(彩墨)

杜甫詩:「欲浮江海去,此別意茫然。」現在,咱們依杜詩詩意作這樣的構圖。 這名告老還鄉的老將軍,騎著一匹黑驢,走著走著,走到一處懸崖邊,前面已然無路可走,他停馬駐足,遲疑著、斟酌著:是不是走回頭路?該不該……。

托洛尼亞藏品:世紀典藏的古董大理石雕像

「托洛尼亞藏品」(The Torlonia Collection)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私人收藏之一。這項展覽結合了數筆重要的收藏,這些大理石作品是高達600多件托洛尼亞藏品中的一小部分,該收藏可說是無數收藏的大集合。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節奏(彩墨)

我常覺得繪畫、詩歌、音樂和文學其實是分不開的,都有其共通性——節奏感。 讓人朗朗上口的文章或詩詞,往往都具有音樂的節奏和律動感。而一幅好的繪畫作品更能讓人感受到畫裡涵育的音樂性。所以擅於繪畫的人一定擅於唱歌,擅於寫作,擅於彈琴,甚或也擅於下棋,因為這些技藝都有其共通性——節奏感。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深水坑(彩墨)

在森森林木的掩映之下,可以看見農莊屋宇的一角,稻草堆也疊置在屋旁。蓊鬱的樹林識相的讓出一條小路來,好讓騎牛駕車的人可以安然地通過。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雨中行(彩墨)

陰雨綿綿,淅瀝淅瀝下個不停。所有大地上的樹木、遠山、屋宇、天空都灰濛濛、濕淥淥一片,連綿不斷的雨幕讓人分不清前景、後景。

丹佛美術館展出收藏家珍愛的英國繪畫

感謝丹佛出生的藝術收藏家威廉·伯格(William M.B. Berger)和伯納黛特·伯格(Bernadette Berger),現在我們在美國也有機會親眼見到莎翁眼中輝煌的英國。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梯田(彩墨)

梯田很好看,很入畫——看它們有秩序地一字排開,由上而下,整齊的橫向排列,農田間點綴些許的農作物或一些草綠色的稼作,頗真是「豐草‧鮮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際,田間波光瀲灩,銀白色的水田被細小鐵線條似的田埂隔開成大小不同的塊面圖案,更是賞心悅目。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夜歸(彩墨)

李白詩:「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傍晚,我從山上走下來,月亮伴隨著我,跟我回家。

英國的企業家精神和美學品味

隨著城市逐漸解封,焦點再度回到促進經濟發展上,這場展覽或可啟發我們開拓新的商機,讓我們再次成為傳統工藝和古典美學的支持者。

不止於浪:日本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的繪畫之海

很多人應該都看過日本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本名中島時太郎)的《神奈川沖浪裏》(Great Wave off Kanagawa)這幅畫。正如葛飾北齋在自己簽名裡的題字,他是一個「對繪畫狂熱的人」,國際交流基金(Japan Foundation)的日本藝術助理策展人弗蘭克‧費爾滕斯(Frank Feltens)在電話訪問中說道。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蜀葵(彩墨)

我差不多每天都會去桃園市蘆竹區的鄉下散步,經常看到有些愛花人士在他們家的前院栽種各類花草或小灌木。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雨後村墟(彩墨)

在桃園縣大溪、龍潭甚或是新竹縣的關西、竹東一帶,因為臨近中央山脈,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變,美景處處。往往此時看是一景,繞個彎卻又是另一處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給。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月彎彎(彩墨)

晚上,一彎上弦月出來了,烏雲在月亮四周湧動,月兒時而露臉,時而被遮掩,天空頗不寧靜。

雷歐納多·達文西(六)《聖·傑洛姆在曠野》

大約在創作《三賢士的朝拜》的前後,達文西也在進行另一幅油畫《聖‧傑洛姆》的創作,但是確切的時間、創作的背景與委託人至今不詳。雖然幾世紀來的學者經常為達文西作品的真偽爭論不休,但這一幅卻從來不曾被懷疑過。

解讀文藝復興之後兩百年間的美術(5)

過去的歷史能夠給我們教訓與參照,使人不重蹈覆轍,明心正見,洞悉宇宙的智慧與奧妙,這也是人類研讀歷史的諸多重要意義之一。

英國彩繪畫廳裡的海軍榮景與神話

在舊王家海軍學院(Old Royal Naval College)彩繪畫廳(Painted Hall)內欣賞天花板上的壁畫,就好比水手們在海上仰望天際掌舵航行一般,讓觀者穿越時空,航行在18世紀初英國的歷史之舟上。

解讀文藝復興之後兩百年間的美術(4)

科學與思想的變革對美術的影響是巨大的。最明顯的現象就是宗教主題作品在比例上呈逐步減少的趨勢,包括在鼓勵宗教題材創作的天主教國家裡也是如此。進入十八世紀後,這一趨勢在整個歐洲可謂愈演愈烈。

雷歐納多·達文西(五)《三賢士的朝拜》(下)

瓦薩里說,達文西未完成畫作是因為碰到困境、眼高手低——他的構思「如此精妙,如此令人驚歎」而無法完美執行;「想體現他想像的東西時,他覺得他的手無法達到完美的地步。」另一位早期傳記作家洛馬奏也認為:「他一直畫不完手上的畫作,是因為他對藝術的想法太崇高了,別人眼中的奇蹟在他眼裡仍有缺陷。」

解讀文藝復興之後兩百年間的美術(3)

啟蒙運動是針對當時所有具備正常傳統思想的人進行的一次大洗腦運動,希望藉助實證科學知識和無神論觀點在意識形態上取代宗教信仰,為顛覆傳統的社會秩序打下思想基礎。其用意在於通過洗腦宣傳打掉人的正信,並為從十八世紀末開始策劃的一系列大規模殺人革命提供理論支持。

解讀文藝復興之後兩百年間的美術(2)

正如法國在美術上所承載的文化使命那樣,1648年,王家繪畫與雕塑學院(Académie royale de peinture et de sculpture)的建立奠定了此後三個世紀法國在西方美術界的領先地位。

解讀文藝復興之後兩百年間的美術(1)

燦爛輝煌的文藝復興可謂是西方藝術史上最為重要的一個時期了,其影響之深遠,猶如歷史篇章裡的黃鐘大呂,震古爍今。本次人類文明中的美術在文藝復興時期走向成熟,並對其後兩百年的西方藝術有著直接的影響。

雷歐納多·達文西(五)《三賢士的朝拜》(上)

《三賢士的朝拜》講述的是耶穌誕生時,三位東方的長老(註四)觀察到異象——天際出現的閃亮新星,得知聖者出世。他們循著星星的方向找到了伯利恆的聖家族,向聖嬰獻上黃金、沒藥和乳香。這個主題在古基督教義中代表著人類對救世主的期待和敬仰。

雷歐納多‧達文西(四)《聖母與聖嬰》

「聖母子」畫像或雕像是文藝復興時期頗受歡迎的個人小型宗教畫,也是維洛其奧工作室經常接受的委託項目。在1476至1480年間,達文西就畫了兩幅《聖母子》油畫,並為此作了一系列的聖母子的草圖。

共有約 68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