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極寒 ‧ 封鎖 ‧ 必需品

魁北克的冬天寒冷漫長,極寒天氣溫度低至攝氏零下20~30度。(Fotolia)
人氣: 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文 | 蓋聶

1月31日星期日,庚子年臘月十九,宜開市、交易,忌修造、祈福

這一天魁省遭遇今冬最冷的天氣,氣溫降到攝氏零下22度。一大早,魯比打算開車出門,車卻發不動了。

前兩年冬天的極寒天氣,魯比的老車也曾被凍得打不著火,最不巧的一次,趕上要去渥太華公幹,只得坐火車去。兩天後他從渥太華回來,氣溫回升,車竟然又能發動了。當時他總結出「規律」,氣溫降到低於零下十度,老車電瓶虧電,就容易「趴窩」,高於零下十度就好了。後來換了新電瓶,把這檔事給忘了。這次突如其來的寒流,又給他上了一課——入冬時就應該做好電瓶的保養啊!

魯比忽然想起來,太太說下週二輪到她去公司辦公室上班。

因為疫情,太太的公司安排員工每週輪流去公司一、兩天,平時在家上班,以降低人員接觸感染風險。太太有駕照,但不敢開車,她去公司路途遠而乘公交要轉兩次車。每每想像身處病毒四伏的險境,太太紅潤的臉龐就會布滿愁雲。於是魯比承擔起「護駕」的責任,開車接送她。

如果下週二車還動不了可咋辦?

幸而天氣預報下週溫度回升,「到那時應該就好了」,他想。

2月1日星期一,庚子年臘月二十,宜解除,忌祭祀、祈福

天氣預報說,星期一下午氣溫回升,預計下午3點升到零下6度,這不就零下10度以上了嘛!魯比心裡充滿期待。

下午提早回家,3點,在自家車道旁,他默默地看著車,心裡說「拜託了」。

啟動機「喀喇喀喇」掙扎了幾次,儀錶盤的燈光黯淡下去——電瓶的電越來越少了,引擎終於沒有轟鳴起來。魯比下意識地拿出手機看了看,氣溫零下9度。無語。

進屋後,太太問,車發動了嗎?「沒有,呃……」魯比說,「我現在去買個充電器來給電瓶充電。」

太太說:「現在Lockdown(防疫封鎖),商家只賣『必需品』哪兒能買到充電器?」

「我去看看,也許碰上好運氣……」魯比說著出了門。

其實,對於所謂「必需品」,他並不清楚指的是哪些東西,只想當然認為「每天生活需要用的東西」,而這天的經歷可讓他長了見識。

下午4點半,魯比到了經常去的一家COSTCO超市。平時開車到這裡十多分鐘,乘巴士(加上等車的時間)就要半小時。

進門沿著貨架一路走去,好多區域被用黃色塑膠帶攔著封鎖起來,那些就是所謂「非必需品」:手錶、手機、小家電、家具、服裝等等……,也不知道怎麼分的類,總之塑膠帶圍起來的東西就不能買。而那些食品、藥品以及日化用品顯然被歸為必需品,可以買。

商場貨架沒有被封鎖的就表示那些物品可以買。(蓋聶提供)

噫!他在可買商品區看到了電池,成堆擺放的各式電池和手電筒、應急燈具,然後看到電纜線、汽車跳接線,然後是汽車電瓶,然後……他的心沉了下去,然後是塑膠帶封鎖的區域,在那裡,貨架上赫然擺著那嚴寒中老車的「救星」——汽車電瓶充電器。

繞著被封鎖的貨架轉了幾圈,他對一旁的COSTCO員工說:「您看,這兩天遭遇極寒,我的車電瓶虧電,發動不了,我迫切需要這個電瓶充電器,因為明天一早我亟需用車……」員工回答:「你找supervisor去說說吧,他在收銀台那邊。」

魯比來到收銀台區,但不認識誰是supervisor。就近找一位收銀的妹子問:「請問哪位是supervisor?」「那個就是。」妹子指著一位穿著亮黃色帶紅條馬甲的華裔小哥。

來到華裔小哥面前,魯比用最謙卑的態度、最誠懇的語氣,重複了一遍亟需汽車電瓶充電器的話。雖然戴著口罩,小哥一定感受到了他殷切期盼的表情。

然而,小哥淡定地說:「不行,不能賣,那不在政府規定的必需品清單上。」

(這政府是啥規定,電池屬必需品,充電器就是非必需品?!)

商場貨架被黃色塑膠帶封表示「非必需品」,在防疫封鎖期間不能賣。(蓋聶提供)

接下來,哪怕魯比再三求情,申訴多麼亟需給電瓶充電,小哥都不為所動,「我們若賣了非必需品,會被政府取消執照的。」他最後說,「那邊有汽車電瓶,都是充滿電的,你可以買個回去換上。」

霎時,魯比腦海裡浮現出《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中場景,柯本(Korben Dallas)與外星劫匪芒格洛人(Mangalore)激戰打了光子彈,朝躲在臺球桌下的雷(Baby Ray)喊道「The Gun! The Gun!」雷忽略身邊芒格洛人掉下的槍,匍匐到桌邊撿起兩顆臺球扔給了柯本……

「用完後。你若不需要,可以再回來退貨。」小哥言語中充滿誠摯。

「謝謝。」魯比仿著柯本苦澀的笑,朝小哥道謝。

「你可以找其他好心司機給你的車對火啟動(jump start)啊!」小哥旁邊的同事插話說。

魯比家住處較偏,現在疫情期間,更是極度的僻靜,要找好心司機幫忙,得走到數百米外的大路上。想像著站在車輛急馳的公路旁,舉手求助,而急著在宵禁之前趕回家的司機會是怎樣的糾結……魯比在心裡搖搖頭,「好主意!謝謝!」然後走出了COSTCO大門。

下午5點半,魁北克冬日的夜幕已經降臨。魯比在落寞的夜色中乘上巴士,尋思是不是再到其它商場看看,一路盤算著去哪裡有順道的公交,能夠保證在宵禁前趕回家……正思想間,遠遠看見一家Canadian Tire,停車場燈火通明。

「噫!Canadaian Tire開門啊?」之前他以為Canadaian Tire這樣的商場,應該沒有必需品賣,肯定不開門……「進去看看!」下了巴士,他快步走進商場。

同樣是有塑膠帶封鎖的區域,同樣在可買商品貨架上看到很多電池、汽車電瓶,不同的是他還看到了汽車電瓶充電器!……有一種感動,是歷經挫折後期盼成真的酸楚,這時魯比忽然領略賈閬仙「兩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的心境了。

2月2日星期二,庚子年臘月二十一,宜祭祀、祈福,忌四離

頭天晚上回家,魯比將買到的充電器接上電源給電瓶充電,幾個小時後電瓶就充滿了。星期二早上,氣溫零下5度。發動車,送太太去公司。又一個平常的冬日。

聽說下午魁北克省長會宣布給一些疫情輕緩的地區解封,對一些行業的限制也會放鬆。但魯比仍不得解的是,同一種東西,為何在一家商場是必需品,而在另一家就是非必需品了呢?

責任編輯:顏永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