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電視台特別專題 【細語人生】

琴瑟和鳴 繾綣情深(3)——中國歌王關貴敏和夫人鄒曉群的故事

中國歌王關貴敏和夫人鄒曉群。(新唐人電視台)
font print 人氣: 11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前面刊登的兩期文章中,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女士為我們講述了她個人的演藝生涯,以及她和中國歌王關貴敏先生從相識、相知到結婚的一些故事。這是一段非常美好的回憶。然而,一個名人的妻子是怎麼樣的一種感受?人生是否永遠是這樣的一帆風順呢?下面讓我們繼續跟著節目主持人宇欣傾聽鄒曉群講述他們的故事。

做名人之妻的艱辛 深受社會主義大鍋飯之苦

主持人宇欣:「觀眾朋友大家好!您現在收看的是《細語人生》節目,我們今天節目中繼續為您請到的是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女士,歡迎她來到我們的節目中。我想問一下,你們兩個就像您也是一個事業型,他也是一個事業型,而且你從事這個專業還是在關先生之前,您覺得一個成功的人,一個名人的妻子是怎麼樣的一種感受呢?」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在中國的那個氣候,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是非常的緊張的,我感覺,那時候他出名沒給我帶來多大的什麼歡樂,只是更要檢點,人們對你的要求就高了,好像認為一個歌唱家他就是完美的,實際上人無完人,他怎麼可能是完美的呢?如果你要是讓他完美,那只能是你自己更要辛苦一點,就是去創造他完美。所以,我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扮演這個角色!」

主持人宇欣:「雙重的角色啊!」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沒錯,所以這時候他們的領導說,這個榮譽是我們給你的,你已經有了榮譽了,很多人都沒有榮譽,所以別人就要在物質上來給予他們,這樣才公平,如果要是名譽也有,物質也給你,這就不公平了。所以我們一直等啊,等啊,我們很多年以後才能分上房子,全團的人都有了房子,我們才能有這個房子。所以我們的生活非常非常的艱苦!」

主持人宇欣:「所謂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大鍋飯?」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這大鍋飯就是名副其實的養懶漢,打擊的就是那些個勤勞的人,富有創造的那些個人,有才華的人在這個國家是很難生存的。為什麼都是海外赤子呢?都是因為赤子都跑到海外去了。

「如果你不外流啊,恐怕不知道哪個運動就會給你帶來很多的不幸。我們最苦惱的就是,我們的這個業務團體都充斥著這個政治空氣,領導都不懂得業務,很多團裡的、隊裡的、基層的領導,他們基本上都是業務很差的人或者是不懂的人,所以他們特別不願意正視這個業務。」

主持人宇欣:「他們不是像關貴敏先生這樣的,業務上非常好被提拔上來的,不是這樣嗎?」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不是這樣的。最可笑的一個傳說就是,文化部沒有文化,工業部沒有工業。當領導,考慮的是他的出身和態度,業務是很次要的,微不足道的,靠關係,還要看階級,實際就是掩蓋他們的無知。」

主持人宇欣:「那就是看階級和資產階級所謂的定性,還有要靠關係,拉關係,走後門。像你們在事業上都是特別上進,在那樣的一個環境當中,你們是否感到一些壓抑呀?」

中國歌王關貴敏。(新唐人電視台)

事業鼎盛之時 因病退出歌壇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有壓抑。可是就這樣,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再加上工作量很大,長期得不到休息,所以關先生的身體是越來越差,直至他病倒。有一天他實在是起不來了,他覺著很不舒服,我們把就工作停了。去醫院一檢查,結果說他的肝有問題。他從那以後,身體越來越不好。

「北京的醫院已經通知他,說這個病沒有特效藥,就只能是保養,所以建議他能不能改行,就是搞一些非文藝的工作。因為所有的文藝工作他晚上都要熬夜。肝病是特別忌諱這個,所以那一階段關先生特別痛苦。因為他事業上剛剛有一些成績,突然就倒下了,當時你要再想唱,進行這個也不可能。

「那時他剛一出門,就走那麼二三分鐘路,就大汗淋淋,這人就要虛脫,自己就不行了。所以,你想做也沒法做了。就是這樣的身體,可能有那麼三四年,最重的時候。」

主持人宇欣:「那個時候關先生已經很出名了,在事業上非常走紅,那就是說,讓他放棄這個工作,可想而知他的心情是怎樣的。」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他就到處求醫,可是在大陸的人都知道,只有合同醫院才能報銷,不是合同醫院就不能報銷。關先生認識比較好的老中醫,但不在合同醫院,所以藥費單位就不報銷,他心裡非常難過。他說,你看我在奮鬥的時候,我是那種奉獻,我沒有計任何什麼……

「他那一副藥在當時是五十多塊錢,他最起碼一星期要抓一副藥,一個月就是二百塊錢。所以這個錢的問題無形中就落到我們家裡。我們那時候真是感覺到飢寒交迫,真是那種感覺,一個人一個月的工資是四十八,所以那時候關貴敏就產生了想調動工作的想法,就是調到中國音樂學院,在那裡他可以白天教學,避開了夜晚的工作。

「當時關先生心情特別不好。慢慢的他調到了中國音樂學院以後,身體也從來沒有恢復過,就是湊合著,儘量的少工作,少接那些比較重大的演出,出頭露面少。所以人們感覺好像關貴敏突然消失了。」

主持人宇欣:「對,前幾天,我在大陸的朋友還在談起說,關貴敏?他好像以前人已經怎麼樣了,怎麼樣了……」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對,是有這樣的傳說,有一陣特別有意思,在報上經常報導關於關貴敏去世的消息。所以有些親朋好友經常到我家看一看,到底出事沒出事,所以我們家就是面臨著這麼一個狀態。我說真是,這個成名的背後,也確實是承擔了很多。」

關貴敏和鄒曉群二重唱:

歷盡萬險來到凡間

孩子啊,你是否還記得立下的誓言?

多少塵埃是否迷住了你的眼?

多少的苦和難呀,是否擋著你向前?

主持人宇欣:「聽說後來關貴敏先生得病之後,很多醫生見了關貴敏都認識他,也給他開一些好藥,而且後來他又找到了溥儀的一個醫生,那個病還是沒有任何起色?」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沒有,他確實是勞累過度,那個病也是不輕。舉個小例子,他們說關貴敏不像是搞藝術的,像是蓋世太保。」

主持人宇欣:「因為是什麼呢?」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就是他笑都累,剛一笑就耷拉,那嘴就下來了。那他剛一笑就覺著很累,你知道吧?所以你見著他的時候,他從來就非常非常嚴肅。」

主持人宇欣:「他是哪一年得的那個病?」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就是八三年嘛。」

重踏藝術之路的奇蹟

關貴敏獨唱:
當我在那人生中飄搖,
當我在那迷茫中等待,
尋找那真理和光明。
法輪大法,宇宙的法,
法輪大法,眾生的法。
燦爛的光芒照耀我的心,
從此我走上了修煉之路,
走上了修煉之路。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在這種萬般無奈的情況下,終於盼來了一個特別好特別好的一個消息。就是有一個朋友介紹給我們法輪功

「關先生學了法輪功以後也是特別神奇,第二天身體就特別有活力。以後慢慢的就越來越好,越來越好,身體基本比他年輕的時候感覺還好,比沒病之前精力還好。」

主持人宇欣:「談到他修了法輪功,那是怎麼樣一個過程?他這麼快就見效?」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自打他得病以後,他就一直學這個功學那個功,就是因為想病好,也花了不少錢,上下求索,到各個寺廟,五台山,什麼四川的峨眉山呢,就是是寺廟一般都要去,都要看一看,有沒有好的理念吶,或者能不能有好的功法呀,一直在求索。

「就在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他們軍樂團的一個女高音說:『哎呀!關老師,你的氣色這麼差呀,我給你介紹一個朋友,他是煉法輪功的,你看看他的狀態!』他說:『那好啊!什麼時候你引薦一下?』她說:『這好辦!』她給我們介紹了一個法輪功學員。結果我們去了那個法輪功學員家,他就給了我們《轉法輪》這本書。

關貴敏在看《轉法輪》。(新唐人電視台)

「關先生回家就看這本書,看書時他特別激動:『哎呀!這本書就是我要找的,說的那個道理真好啊!』當時他那個手勢我還記得:他就拿手拍那桌子,『啪』的一下,說:『哎呀!太棒了!我就要學這個,我終於找到了!』他就是特別有緣。

「從此,他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他到處跟人說,見到朋友就說:『法輪功好啊!法輪功好!』他自己很高興。他的學生,我們很多的朋友都是因為看了關先生的身體狀態的變化,就學了法輪功,他的學生都學了法輪功。」

主持人宇欣:「後來關先生肝病就好了?」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好了!他說我自己的感覺我自己是最知道的。更有意思的是,他來到美國了以後啊,正好我們那個後花園還有一些樹,樹被砍掉了,還有樹墩子。結果他在一個星期裡挖出來九個大樹墩子。他說:我那個力量根本就使不完!人一看那大樹墩子還很大,他就是每天要做,不覺著累。他說:要像以前我還砍什麼樹墩子啊?我坐著都累,我只能躺著。所以他自己也是覺著特別信法輪功。」

主持人宇欣:「關先生又重新返回了藝術舞台,我們在海外也經常可以看到關先生和您的這個演唱。」◇(待續)

(點閱【琴瑟和鳴 繾綣情深 】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莉莉一夜間聽完李洪志師父12盤講法錄音後,發現自己的人生觀發生了徹底的改變。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莉莉找到了人生的真正意義,並在生活中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莉莉的丈夫在國內有了外遇,不僅背叛了她,還要莉莉在上海江邊價值連城的房子,莉莉的臉、眼睛都沒抬,就說:「你要房子你就拿去吧。」丈夫深感驚訝。
  • 叱吒風雲的紐約商界女強人莉莉,無法留住丈夫的心,身體的病痛和心靈的創傷使她對人生感到無望。兩位男同事的偶然拜訪,竟然使莉莉奇特的夢成為現實,他們向莉莉介紹了法輪大法。莉莉一夜間聽完李洪志師父12盤講法錄音後,發現自己的人生觀發生了徹底的改變,真善忍蕩滌她心中的憂傷與迷茫。預算師Judy的預言:莉莉的人生會有大好事,隨之應驗了。
  • 莉莉用50美金起家打天下,她來到「世界之都」的紐約市,從學英文開始,到餐館打工、做學徒,最後她成為服裝界的頂尖人物,一個叱吒風雲的商界女強人。然而天有不測之風雲,就在她事業成功之時,美滿幸福的家庭出現了裂痕,與她青梅竹馬的先生離開了她和女兒,她的身體由於長期勞累緊張出現了嚴重問題。雙重打擊使莉莉感覺跌進了命運的底谷,未來的路在哪裡?
  • 一個上海女子隻身一人只帶了50美金來到「世界之都」的紐約市,從學英文開始,到餐館打工、做學徒,最後她成為服裝界的頂尖人物。在她的這個奮鬥史中,我們可以從頭到尾地看到一個中國移民是如何實現美國夢的。
  • 扶搖的故事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說,是非常特別的,但對於千百萬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家的孩子們來說,扶搖的經歷又是非常平常的一個。因為,當一個上億的修煉人的群體遭受中共迫害的時候,得有多少孩子失去了爸爸或者媽媽的陪伴?又有多少孩子,甚至在父母被抓走的那一刻起就再沒見過他們?
  • 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劉京、原中共廣電總局副局長李東生、原中共新華社社長田聰明、原中共央視新聞聯播主持人羅京、原中共央視「東方時空」欄目主管陳虻,這五人均遭厄運。這五人有一個共同特徵——參與了二十年前中共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用謊言煽動仇恨。
  • 十九年前的2002年3月5日,中共鐵幕下的中國發生了震驚海內外的法輪功學員電視插播真相事件,被西方媒體稱之為「法輪功最為大膽無畏的行動之一」。原籍長春的法輪功學員金學哲先生,是目前唯一活著逃離大陸的插播倖存者,他曾被中共秘密非法判刑十年,遭銬「老虎凳」等酷刑折磨,出獄後輾轉來到海外。
  •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中國歌王關貴敏的太太,做客《細語人生》,為我們講述了她和關貴敏先生從相識、相知到結婚的一些故事。關貴敏在事業頂峰之際,被查出患有肝病,他深受病痛困擾,經歷了各種治療方法,但都藥石罔然。後來他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重獲健康。下面讓我們繼續跟著節目主持人宇欣傾聽鄒曉群講述他們的故事和她本人修煉法輪大法後,她的身體和聲樂事業發生的巨大變化。
  • 進入八十年代,大陸人對關貴敏幾乎是盡人皆知,他演唱及錄製過上千首歌曲,歌曲一經演唱便會紅遍大江南北。學術界評述他的音域寬廣,音色甜美明亮,韻味純厚。有歌迷稱,關貴敏的這首歌《那就是我》最後11秒的長音沒有人能企及,關貴敏在領導男高音新潮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