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起「息訴罷訪」案看中共信訪制套路

人氣 1060

【大紀元2021年02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中共治下冤案層出不窮,民眾不斷上訪維權,卻遭到各地政府截訪、關押、軟化、恐嚇等各種手段迫害。有學者指出,中共體制從上到下層層腐敗,信訪制度是中共設計的一個套路,目的是為了逼迫民眾屈服。

近日,江西宜春訪民孫任秀的家屬告訴大紀元記者,孫任秀因為進京維權被當地政府官員毆打、抓捕,目前已在宜春市源仙台看守所被超期羈押1年半之久。去年法院2次開庭沒有判下來,至今也不放人。

家屬表示,孫任秀去北京都是正常上訪,沒有去拉橫幅,但多次遭到當地政府人員截訪。

2018年,孫任秀和大姐等三人在宜春市朝陽廣場西街一小區購買商品房,但毛坯房經過裝修後發現開裂漏水,在本地通過政府部門去信訪,一直沒有得到回應。

孫任秀等三人前往北京上訪,在南昌被截訪,回到宜春在飯店裡吃飯的時候,被楠木村村書記鄒觸軍拿玻璃杯子砸得頭破血流,還被黑社會人員打得昏倒在地。

2018年2月27日,孫任秀(左圖)進京上訪,在南昌被截訪,回到宜春在飯店裡吃晚飯時被楠木村村書記騶觸軍用玻璃杯(見右圖)打傷頭部,血流滿面。(受訪者提供)

事發後,當地政府不願追究打人村官的刑事責任,反而威逼孫任秀私了。一份蓋有彬江鎮白源村委會章印的《息訴罷訪承諾書》顯示,由楠木鄉對孫任秀補助2萬元,再由彬江鎮白源村委一次性補償7萬元。而這一協議是「在上級部門的統一協調下,彬江鎮、楠木鄉積極主動參與」。

孫任秀則須承諾,一、不再對村官打人的事糾紛糾結,此事徹底了結;二、不得以任何事件、任何理由上訪、上訴(包括對所購商品房質量問題);三、如果對上述問題再去上訪,自願承擔一切法律和經濟責任。

孫任秀簽寫《息訴罷訪承諾書》。

沒想到禍不單行,2019年7月份左右,因兒子交通事故被判全債一事,孫任秀2019年8月22日再去北京上訪。結果當天警方就把她兒子抓起來了,後判刑一年半緩刑。第二天,把孫任秀也抓起來了,被以尋釁滋事的罪名起訴。家屬指政府不應該這樣打擊報復孫任秀。

家屬新近提供的一份起訴書顯示,檢察院對村官打人一事避而不提,還把孫任秀的名字全部錯打為孫仁秀。上面另附手寫公訴人量刑建議:4~5年有期徒刑。

袁州區檢察院對孫任秀的起訴書。(受訪者提供)

稍早,大紀元曾報導,馬三家受害人李平舉報遼寧遼中公安冒領國家司法救助款,將救助款變成他們的小金庫、黑庫存,公開遼中公安的35萬元「白條子」,為此遭到警方的監控、拘留等打擊報復。

遼中分局出具的維穩救助款明細。(受訪者提供)

遼寧訪民李平的丈夫因醫療事故死亡,她為此進京上訪維權,多次遭拘留,並被送入馬三家勞教所。她因為在勞教所裡高強度勞動和缺醫少藥,成為重度殘疾人。

2013年李平丈夫的醫療事故案最終改判,李平申請司法救助補償。但李平沒有拿到這筆錢,救助款信息也一直沒公開。

然而,接下來的七年當中,遼中公安幾乎每年都給她一筆信訪維穩救濟款,要李平保證(在敏感期間)不進京上訪。七年來總計有35萬元,李平都保留了收條和保證書。

在李平與警方的談話錄音中,警方不承認存在司法救助,但一再要求李平說出「一個合理的數額」。

從去年起,李平開始追查35萬白條子資金的來源合法性。由於堅持追要國家司法救助款去向,李平成為當地維穩重點打擊對象,家門口安裝攝像頭,便衣警察24小時監控。

2019年10月,中共十九大五中全會前幾天,李平提前買票進京上訪,被警察以維穩為名闖入家中。25日晚上8點,李平被以取信訪救濟款誘騙到公安局裡,警察把她的輪椅抬上警車,直接推到審訊室。

李平在封閉室裡待了三十多個小時,吹冷風加缺氧,險些喪命,送醫後仍被送到瀋陽看守所,30日晚上才被送出監室。

記者留意到,在上述兩個案例中,當地政府都曾與訪民達成某種協議「私了」,而當訪民再去上訪、上告時,就被認為「違約」遭到政法官員一系列打擊報復。

而在天津公開退黨第一人張蘭英的案例中,當地警方直接強加給她一個所謂的「約法三章」。

張蘭英係原建設銀行天津分行紅橋支行的職工、中層幹部,2010年8月因商品房被強拆開始了維權上訪路。2015年8月被以尋釁滋事罪構陷判刑三年。

2014年7月,張蘭英以視頻和文字等不同方式在公開場合發表《退黨聲明》,稱「不願與它們同流合污」。待張蘭英出獄後,當地警方警告她,「一不准翻案,二不准發聲,三不准上微博,否則就抓你。」

去年12月,當地警察無故對她的姐姐進行非法傳喚及騷擾。12月25日,張蘭英和河南維權人士邢望力一起到中共國家信訪局中紀委登記上訪,當天就被帶回並被傳喚至天津南開分局,目前仍以「尋釁滋事罪」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市南開區看守所。

中共政法系統層層腐敗 官官相護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向大紀元分析表示,這些個案有一些相同點,都是跟中共的體制聯繫在一起的。中共的各層官員尤其是基層官員,非常蠻橫,就是「土皇帝」。老百姓受了冤枉,按中共設計的體制逐層上訪、申訴,這個路是走不通的,是一條非常泥濘的路。

薛馳表示,老百姓為了討個說法,是忍辱負重。這時候有些特別硬氣的人、有血性的人,當局其實也是害怕的。硬的壓不服你,那就給你好處,進行軟化。「如果繼續上訪,以前已經拿過錢、簽了息訪協議的,現在就是『尋釁滋事』,它新帳舊帳一起算,目的是要把你整得害怕,放棄反抗、申冤的意識。整個這個過程,就是中共閹割老百姓的過程,摧毀人內心對於公平正義的追求。讓你完全屈服、沉溺於黑暗之中。這是一種普遍的情況。」

「從這些個案裡所披露出來,那些政法系統的腐敗,是從基層到上層,層層貫通起來的腐敗,官官相護,根本就觸動不了。」他說。

薛馳強調,中共現在搞了很多的運動,比如2018年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去年公安政法系統的整風運動,要「刮骨療傷」。

「唯一可行的就是進行民主轉型,真正推行法治,這就要了中共的命。如果講法治,法律前人人平等,龐大的既得利益階層怎麼中飽私囊?如果大家都來公平競爭,那共產政權分分鐘就完蛋,現在的既得利益層分分鐘就要熄火。」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就採取在形式上,中央做好人,上面唱紅臉,下面唱白臉,讓人認為中央還是好的,上面的經是好的下面念歪了。這就是一種非常精緻也非常歹毒的欺騙,對老百姓進行洗腦和愚弄老百姓的方式。」他說,「中國有句老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不要認為上面光亮、下面黑暗。其實這是中共設計的一個套路。」

薛馳認為,老百姓被逼上訪喊冤,其實內心深處還是想在現行的總體框架下,個人爭取一個相對合理的要求,個人境遇搞得好一點,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人就接受了中共的那個條件。但是這個錢是不好拿的,要付出代價的。

退出中共 個人際遇才能得到根本性改變

「所以在中共的體制下,四面黑暗,是不可能找到出路的。對中共和中共的任何說法,都不能相信。」薛馳指出,《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有三億中國人退黨,三退大潮的根源就是中共的邪惡腐敗,對老百姓的逼迫已經到了忍無可忍、活不下去的地步了。

「所以老百姓要覺醒起來,對中共有一個清晰的認識,能夠溶入退黨大潮。個人就是一個水滴,涓涓細流匯成洪流。個人願望才能在中國實現歷史性改變的過程中得到實現,個人際遇才有可能因此得到根本性的改變。」他說。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馬三家受害者公開證據 舉報公安截留救助款
舉報遼中公安截留救助款 馬三家受害者遭報復
天津公開退黨第一人 張蘭英:我不後悔
訪民進京上訪村官打人 江西宜春警方亂抓人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美議員推重磅法案 中共紅線全踩了
【新聞看點】美3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秦鵬直播】蓬佩奧加盟福克斯 美國歐盟抗中共
【有冇搞錯】習仲勛重修惠能金身傳說
【財商天下】比特幣暴漲 淘金熱加劇晶片荒
【唐浩視界】數字人民幣 藏中共6大謀霸戰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