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TikTok——極易上癮的鴉片

人氣 3222

【大紀元2022年06月24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原泉編譯)美國網絡新聞BuzzFeed News最近的一份報告顯示,字節跳動(ByteDance)的中國員工多次訪問了數千萬美國TikTok用戶的個人信息。這款應用程序背後的人不可信。此外,這款應用程序本身也很危險,就像一種非法的、極易上癮的鴉片,TikTok(抖音國際版)毀掉了人們的生活。

當聽到「上癮」這個詞時,人腦海中會浮現出什麼畫面?一個酒鬼躺在人行道上,周圍都是空酒瓶?一個吸毒者,無家可歸、無可救藥地的迷失了自己?如果一個人在社交媒體上閑逛,浪費數小時、數週、數月甚至數年的時間,會怎麼樣呢?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過度使用社交媒體堪比吸毒上癮。當然,不是所有的毒品都是一樣的,有些毒品比其它毒品藥效更強,社交媒體平台也是如此,在所有平台中,TikTok絕對是毒性最強的。

美國人民正在受到傷害,吸毒成癮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約有3,300萬公民受到濫用藥物的影響,濫用藥物會改變大腦;「劫持」中樞神經系統,操控我們的思想、行動、行為和情緒。

更具體地說,吸毒直接影響大腦的「回饋電路」,在反覆接觸某些物質後,大腦開始適應多巴胺的激增,簡而言之,需要更大的劑量才能達到同樣的快感。一旦一個人走上這條危險的道路,就很難回頭了。

社交媒體的作用類似於酒精和海洛因、可卡因等烈性毒品。Snapchat、Instagram、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等應用程序都存在問題。但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字節跳動公司開發的TikTok應用程序更糟糕。事實上,該平台被稱為「最上癮」社交媒體網站,年輕人每週平均在該應用上花費12小時12分鐘,相當於每個月有兩整天以上,每年24天。

在2019年至2021年期間,TikTok的全球用戶增加了一倍多(從2.914億至6.559億)。到2025年,TikTok預計將擁有至少10億用戶,至少8,000萬美國人使用TikTok,這幾乎是人口的四分之一。57%的TikTok用戶是女性,她們中大多數是少女。一項研究顯示,使用社交媒體對女孩的傷害大於男孩。同樣,並不是所有平台都會造成相同的傷害。如果臉書是社交媒體中的大麻,那麼TikTok就是強效可卡因

TikTok成癮

TikTok被稱為數字強效可卡因是有原因的,它讓人上癮,危險地上癮。事實上,這款應用程序的問題很大,以至於科學家們最近創造了「TikTok成癮」(TikTok addiction)一詞。用戶不只是使用TikTok,他們還對它產生了依賴,依賴是所有成癮的基礎。最初用戶能控制住,但隨後會迷失在該應用中。在許多方面,使用者成為被使用者,毒品支配著他們的每一個動作、想法和行動。

最近,由特立尼達和多巴哥大學(University of Trinidad and Tobago)的科學家特洛伊‧史密斯(Troy Smith)領導的一組研究人員,分析了數百名大學生的數據,然後他們測量了成癮的六個組成部分:顯著性、情緒改變、忍耐、戒斷、衝突和復發。研究人員發現,受影響最嚴重的TikTok用戶,在孤獨感方面得分最高。

在接受PsyPost的採訪時,史密斯警告說:「存在過度使用和可能出現問題的風險,與成癮類行為有關,可能會對患者的日常生活產生潛在的負面影響。」

2020年,TikTok成為世界上下載量最大的應用程序。從那時起,倫敦「帕拉塞爾蘇斯康復中心」(Paracelsus Recovery)的代表告訴BBC,他們看到年輕客戶「激增」,顯示出年輕人對TikTok的依賴。在過去的12個月裡,「TikTok成癮」的就診人數增加了「五倍」。

「帕拉塞爾蘇斯康復中心」是成癮和心理健康診所。

該診所的創始人簡‧戈貝爾(Jan Gerber)認為,TikTok應該被比作烈性毒品。他說:「TikTok對大腦生物化學的影響與烈性毒品非常相似。」

「TikTok對個人幸福感、日常生活和生產力都有嚴重影響。」除了竊取個人數據,這款應用還剝奪了人們的幸福。

當然,人們猜測這種搶劫是設計好的。TikTok由總部位於北京的科技巨頭字節跳動於2016年推出,實際上TikTok在中國是被禁止的。作為替代,中國用戶可以訪問抖音,這是TikTok的原始縮水版。

在中國,孩子每天被允許使用該應用程序的時間不超過40分鐘,嚴禁通宵使用。因此,即使一個孩子每天登錄40分鐘,每週也不超過5小時,將這個數字與美國的平均12小時12分鐘的時間比比看吧。與豆瓣網上的內容不同,豆瓣網的內容較溫和,而TikTok上的內容,沒有更好的詞來形容,其是有爭議的,用戶們被積極鼓勵:屏住呼吸直到他們昏迷、性暴露、魯莽駕車。

TikTok很危險,它會讓人上癮,就像所有危險的毒品一樣,毀掉人們的生活。人們想知道,為什麼這個應用程序仍然被允許在美國使用?

作者簡介:

約翰‧麥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名研究員和散文家,他的作品發表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新聞週刊》(Newsweek)、《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和《美國觀察家》(The Spectator US)等國際知名媒體。他的作品涉及心理學和社會關係,並對社會功能障礙和媒體操縱有濃厚的興趣。

原文:TikTok: The Digital Equivalent of Crack Cocain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國會需警惕TikTok的威脅
【名家專欄】美國為什麼應該禁TikTok
錄音外洩 TikTok中國員工讀取美敏感數據
馬斯克發推:TikTok在毀滅文明嗎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長江乾涸發電量腰斬 鄱陽湖瘦成河
【新聞大家談】AI腦控士兵 中共恐怖計劃曝光
【十字路口】比黑社會更壞 中共偽國家黑幫
【秦鵬直播】王毅免非洲17國債被罵翻 習圖啥?
【馬克時空】南早爆料共軍糗事 Su-30成台海演習主力?!
【橫河觀點】肖建華判給誰看 與20大權鬥有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